[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不锈钢老鼠”刘荻被逮捕
(博讯2002年12月19日发表)

   记者林森报导因在网上参与讨论和发表文章被北京市公安局带走调查的北京师范大学女生刘荻18日已经被逮捕。刘荻的父亲日前到“有关部门”询问,被告知她女儿犯了“危害国家安全罪”,已被逮捕。

   刘荻的父亲被“有关部门”告知她的女儿已经被逮捕,但并不清楚是哪个部门下达的逮捕令,也没有收到正式的逮捕通知。直到12月16日,刘荻的奶奶刘衡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仍表示十分乐观,她表示信任共产党,并认为中国现在要比过去进步许多,她的孙女不会因发表言论而坐牢。

   刘衡表示,“一九五七年当公安要来抓我时,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们,但这次公安来搜查我家,就很有礼貌,所以你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种进步。” (博讯boxun.com)

   刘荻81岁的祖母、从四十年代起就在中国官方<<人民日报>>工作的刘衡女士10日对多维社说,孙女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至今下落不明,她心理十分着急,不知道孙女被带到哪里。如果刘荻是犯法被警察刑事拘留,那麽按照中国的法律,家人应该在一个月内收到拘留证,或是有个“说法”。而如今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刘荻的家人仍然不知道她的下落。

   刘奶奶说,11月7日中午刘荻被人从学校带走,晚上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持搜查证到她家搜查刘荻的房间,抄走了刘荻的电脑、24刘电脑软盘、一些笔记本和叁本书。搜查者出示了证件,告诉刘奶奶说,她孙女牵扯到“非法组织”,已被带走“接受调查”,看看她涉案有多深。刘奶奶问是哪一个非法组织,搜查者说要保密,不能说。搜查者走後留下了一刘署名“北京市公安局张娟”的收据,说明抄走电脑和一些书。该收据没有标明“张娟”的职务。

   多维社记者北京时间11日上午致电北京市公安局对外宣传办公室时被告知,本社属於北美的新闻媒体,但在中国外交部没有备案,故公安局不能接受采访。该处官员也拒绝透露任何有关刘荻案的信息。

   刘奶奶说,北师大在刘荻被人带走几天後,告诉她说北京市公安局来人到学校,询问刘荻在校的情况,并查看了刘荻的户口记录。公安局的人说,刘荻参与了“非法组织”,是其中的骨干。他们要刘荻说出该组织的另一个领导人,刘荻不肯说,态度顽固。他们说,如果刘荻把问题说清楚了,就可以出来,但她不肯说,所以问题就在那里“摆着”。

   多维社记者电话访问了刘荻的一位朋友。该朋友在网络论坛中提供了他的电话号码,并在留言中提到後悔没有带刘荻多参加野营爬山之类的户外活动。他和刘荻都曾经常访问一个叫”西祠胡同”的网站。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对多维社说,刘荻可能是因为和“工运人士”一起吃过饭而被带走调查。

   据他说,刘荻身体比较弱,从小就和同龄人玩不到一起去,显得有点孤僻。她喜欢看书,读过许多书,所以思想上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写文章也很深刻,观点独特,笔锋犀利。然而刘荻毕竟年轻,加上内向,与人交往能力并不强,但很真诚坦率,也大不懂得人情世故,有书呆子气,喜欢看科幻小说,喜欢自由思考、幻想。他认为,刘荻对谁来说都是一个无害的人。

   有网络文章说刘荻与工运人士有来往,但这位匿名朋友说,刘荻可能与一些没见过面的网友聊天,交流思想。她也不清楚这些人是干什麽的,只知道他们的公开身份是商人。刘荻与他们的联系仅仅是“泛泛之交”。她觉得他们很神秘,好像在从事某种事业,是“理想主义者”。刘荻曾告诉朋友说,有个人以前在网上读过她的文章的东北人到北京办事,找到刘荻,想见见这个网络闻名的“不锈钢老鼠”。於是他们就一起吃了顿饭。结果东北人发现令他钦佩的文章的作者原来只是个小女孩,大感失望。刘荻却觉得那人神秘昔昔的,很好玩。

   刘奶奶透露,刘荻在北师大已念四年级,她因为爱看自己感兴趣的书,在学校的功课分数并不很高。刘奶奶认为刘荻天资聪明,如果有时间和意愿,有几个月功课就可以赶上来。她说刘荻毕业於北京二中,是重点中学,高考时又以优异成绩考取着名的北师大。刘荻的朋友对多维社说,她在校的专业课成绩还好,但有些课她不喜欢,考试分数不高。

   刘奶奶对多维社说,刘荻个性比较孤僻,从小喜欢看书,不大外出交朋友。她喜欢使用电脑互联网,不多的几个朋友是通过网络认识的,有的连面都没有见过她就和人家聊天,聊熟了有时也见面,经常交往的朋友就是几个思想趣味相投的网友。刘荻因为喜欢看书,经常去图书馆。她平时住在北师大学生宿舍,每个周末都回家,从不随意外出。

   刘奶奶说,刘荻妈妈生她的时候早产,所以刘荻有个小名叫“早早”。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再加上平常不爱运动,刘荻生得比同龄孩子瘦弱一点。刘奶奶几年前曾跌倒骨折,一直需要借助双拐走路。现在刘荻下落不明,家里只有她自己和一个保姆。刘荻的父亲已经再婚,不与她同住。刘奶奶在报社有微薄的养老金,刘荻的父亲也办了内退,只有少量退休金收入,维持生活。

   刘奶奶告诉多维社,按照刘荻的性格,她应该不会随便交朋友,也不会去参加什麽“非法组织”。到现在刘荻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她父亲去公安局询问,被告知“不接待”。刘奶奶自己打电话到学校去问,学校告诉她公安局说“一个月会有结果”,到时会“主动把结果通知学校”,所以她只好等待。

   这位刘荻的朋友说,刘荻被从学校带走,她的同学都感到十分意外和震惊,从没有想到过这样一个文弱安静的女孩会对国家安全有危害。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是在遥远的过去,文革,或是小说里才可能发生的事,如今却发生在他们身边。刘荻的朋友觉得她在学校的专业课成绩不错,但有些课她不感兴趣,比如政治课,成绩就不好。他说刘荻是凭兴趣学习,喜欢科幻小说,已经决定报考北师大中文系新设立的科幻文学专业的研究生。

   据说,“不锈钢老鼠”是美国着名科幻小说家、评论家、艺术家哈里·哈里森写过«不锈钢老鼠»系列小说。“不锈钢老鼠”是一个典型的“反英雄”形象。多维社记者在网络上找到了刘荻以“不锈钢老鼠”发表的杂论文章。

   在一篇题为<<我的价值观>>的文章里,“不锈钢老鼠”说,五种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依次是“生命、自由、创造力、家人朋友、和我的理想”。划掉的顺序则相反。。。所有的“乌托邦”都有一个关於自由的悖论:“乌托邦”都声称自己是自由的(看来自由是个好字眼),而今天的世界是不自由的;但是,未来的人们生活在由今天这些“不自由”的人们设计规划好的世界里,而不是由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生活的世界,还能说是“自由”吗?。。。对我来说,自由不仅仅包括外在的自由,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心里的自由。这就是人本主义心理学所说的对信息开放。头脑中没有僵硬难改的条条框框,这样我们可以不受过去和将来的限制,自由地为此时此地做出选择,同时面对不确定的将来。这样我们可以容忍如行云流水一般的生活本身的不确定性,而这也正是创造的源泉。那些“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权力主义者不能容忍丝毫的不确定性,他们生活的每分每秒都是被计划好的,而这样他们也就失去了自由,成为了自己计划的奴隶。

   在另一篇<<今天,我们都是自由人>>里,“不锈钢老鼠”说,我们可以发起一个“今天,我们都是自由人”的运动,定期(比如每个月一天吧)以自由人的标准行动。在这一天,大家都只说自己想说的话,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要管什麽GCD。然後把自己说过、干过的值得一提的事,写出来贴在网上,供大家欣赏。其馀的日子,我们再去参加政治学习,去说违心的话,去。。。我们还应该用行动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这场运动。我认为,这也不失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自由之路。

   该“老鼠”还宣称:“不管黑老鼠还是白老鼠,不被猫捉住就是好老鼠!”

   署名东海一枭的网友评论此事说,刘荻因何被抓,各种猜测都有,有说是言论过激的,有猜是通过审问老鼠破获什麽非法组织的,有猜是她加入了非法组织的。公安局的说法是老鼠“很危险”,在“接受调查”。令人不明白的是一个师范小女生,上网发贴子,对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会有什麽危险。即使不小心加入了某个未经注册的组织(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机小),也还是属於言论、结社自由的范畴,也没有越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许可的范围吧。

   文章说,浏览了几篇老鼠的老贴子,发觉这是一只有一定品位思想正义的老鼠,在弥漫着极端功利主义气息的当代大学生中,当数凤毛了。例如,她对中国人的权力主义人格作出了具有一定深度的分析:“权力主义者的另一个特徵是‘世上处处有阴谋’的妄想狂。他们自己热衷於追逐权力以控制别人,而且认为别人也是这样对自己的,所以他们不信任别人;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习惯於把人分成‘自己人’和‘敌人’两个极端二元对立的部份;因此认为‘敌人’总是阴谋反对自己,也是必然的了”。

   在《虚拟现实主义方案:柿油派网虫集体向党和政府投诚》中,她由於同情无辜被捕的黄琦的遭遇,策划了一个方案:“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全国各地曾在网上发表过反动言论的柿油派网虫,同时前往当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到达公安机关後应当说明头案原因及与黄琦共进退的决心”;在《虚拟现实主义方案:上街宣传共产主义》中,她呼吁她呼吁“同志们应该来一次行为艺术实验:让我们走上街去,宣传共产主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2/12/2002121922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