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戴晴评中共北戴河秘密会议(1)、(2)
(博讯2002年07月20日发表)


戴晴评中共北戴河秘密会议(1)

   今年中共领导人在北戴河的秘密会议,普遍被认为是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接班的最后准备。北京的作家戴晴感叹,在21世纪的今天,世界最大的国家的最高权力的交接, 仍然是老百姓只能猜测的事务。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心中的问号(一)

    眼下,凡与中国政局有关的人,心里都揣着一个问号:这届大会之后,中共的大权由谁执掌?

    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中国今天基本上还属于集权统治,执政的共产党里边哪个人获得了哪个名头,基本上就是当今皇上(或垂帘者)了,而我们治下百姓会有什么样的日子过,无不与那人的学识、性情、偏好紧密相连,更不必说张扬于台面、策划于密室、须与他们酬酢周旋的大小政客了。

    按照现代社会构成原理,这人本来应当由我们大家,也就是为国出力出钱的人公推。无奈共产党早在50年前就靠枪说话,把别的党派都变成了它的“亲密助手”,使他们失去了和共产党比民心、比实力的资格,百姓们只好认可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被动等候它出个好人为民谋利。本来,按照现代政党原理,这“好人”也应该由它的党员公推,从小组到支部到总支,先选出代表,代表投票选委员会、再选常委和总头儿──对此,共产党不仅认账,还堂皇地写进自己的章程,可惜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那似乎天经地义的程序就是招晃一张,从来不曾对高层人事安排起过作用。

    我们知道,陈独秀是共产党第一任总书记。这位新文化运动先锋、名重一时的北大教授根本没到上海开会,不仅他的“当选”是出于共产国际的指定,中共的经费和重大决策也多出自莫斯科。

    就这么当了五届之后,原先派给他的盟友蒋介石突然翻脸杀人,第六届党代表大会已经不能在中国开。鉴于对知识分子的彻底失望,莫斯科这回指定了工人,向忠发懵头懵脑地给按到第一把交椅上。

    这是1928年。从诞生时算起,共产党的“一大”到“六大”,在七年间已经开了六次。可从“六大”到“七大”,却整整间隔了十七年。是形势平稳得无须碰头了么?显然不是,因为在这十七年间,中国经历了日本的侵占和全面侵略,经历了国民政府由坚持一党独裁到容纳各方意见,共产党自己也从没有一兵一卒到养兵一百多万,地盘由早先与当局分庭抗礼的苏维埃共和国到归属南京的边区政府……就连对蒋介石的称呼也从校长到独夫民贼到领袖翻了好几个个儿。

    是该开七大了。事实上,不仅在苏联最有面子的王明(国际执委,马列主义权威)1937年奉命回国时,怀中就已经揣了一纸召开七大的命令,各地选出的七大代表,也早已自1938年就千辛万苦地陆续抵达延安。

    不到时候绝对不能开会。这是毛泽东自“神仙从天而降”(王明奉命回国)起,就一直居心良苦地抗拒着的。 国际派颐指气使,不九因为他们一有莫斯科撑腰,二是满口马列么。但十个月之后, “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召开了。这是因为,新从莫斯科归国的王稼祥带来了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的话:“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虽然此节对今日的历史研究者而言,依旧属于不足为凭的孤证,但在当时足以把毛泽东推上了“主持日常工作”位置。

    而正是在这次会上,毛第一次正式提出“马列主义中国化”。(VOA 17日)


戴晴评中共北戴河秘密会议 (2)

     今年中共领导人在北戴河的秘密会议,普遍被认为是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接班的最后准备。北京的作家戴晴感叹,在21世纪的今天,世界最大的国家的最高权力的交接,仍然是老百姓只能猜测的事务。这篇评论从昨天开始由美国之音向中国大陆播出,这是第二部分。


  戴晴评论:心中的问号(二)

     从他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六届六中全会,到为下一届,也就是为七大做准备的七中全会,中间间隔了七年。在这七年里,毛以“开展学习竞赛”、“整风”、“抢救”等手段,对他的老战友、新同志强行洗脑。到1944年,他觉得差不多了(而且时间已经相当紧迫),七中全会召开。这会整整开了11个月,直到从历史上全盘肯定毛泽东已成定局(即《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才决定会议闭幕──而闭幕之后三天,最受御用史家赞颂、将毛泽东推上最高权威巅峰的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

     从“七大”到毛泽东很不满意、但在当时隐忍而未发的“八大”大约十年。

     大家可能记得,在为八大作准备的七届六中全会上,他表面上是相当意气风发的:把主持农村工作的邓子恢骂做“小脚女人”,扬言要“使资本主义在六亿人口的中国绝种、在地球上绝种”……,而到了八大,刘邓等人表面上虽然依旧在捧他,但居然痕迹不露地把这次大会变成了中共历史上正规化和制度化程度最高的会议,出台了好几项限制他的决议,如加强党内民主、实行年会制,毛泽东思想决定不再提,考虑设立名誉主席等等。

     这时的毛泽东,或许可以用上“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那句老话。

     八大一次会议选出的“新中国第一代领导集体”显得真精神、真富于朝气呀──陈云邓小平50出头,刘少奇周恩来不到60,年纪最大的朱老总也不过刚满70,百姓不禁以为,或许中共就此走上建设与现代政党的路子。无奈我们已经经过的现实是,二次会议(即巩固大跃进精神成果的会)上,毛就推翻了“八大”决议,此后不但从肉体上根绝了党外的批评,自己同志也绝不许有丝毫忤逆。直到发动文革,并在八届最后一次会议会上彻底解决了刘少奇,与“八大”间隔十三年的“九大”才“胜利召开”。

     看看中共的历届领袖吧。国际指定的几位:陈独秀被剥夺职务后开除、向中发被捕投敌;莫斯科回来的小伙子们在国际的“建议”下给挤下台;八大选出的刘、邓不到九大就给“灭”了;九大写入党章的第一接班人林彪,不到十大就密谋篡位,结果在逃跑中丢了性命;十大的指定接班人王洪文两年后被捕,最后死在监狱;十一大的华国锋、十二大的胡耀邦、十三大的赵紫阳,都没坐到下届选举。

     如今,照老规矩,十六大前夕的最后一届全会正在北戴河召开。交椅最终怎么排,全世界都在猜。

     中共的十六大应该说非同小可,因为这个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共产主义大党”,正面临“公产”重新分配──有早先拿枪抢来的,更多的是几代人中国人含辛茹苦创出来的。如今,共产党一党当家这一格局尚未变,但当家的共产党却正在变──在向谁也说不清、但肯定已经不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方向转变。

     无论是现代的程序与制度,还是传统的仁、义、信,对毛泽东而言,都是随用随扔的工具。居于权力的巅峰是他唯一的目标。使他离开这位子的,只有自然规律:疾病、衰老、死亡──再刁钻险诈的谋略,至此也没奈何了。虽然离世前若干年就辞去了正式位置,“第二代领袖”邓小平之恋权恋位,也好不到哪里。他改革的两大败笔(广场镇压、创造中国改革大毒瘤权贵资本家),就在他做了太上皇之后。

     我们只看如今的一班人怎么代表“先进文化”吧。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2/07/2002072000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