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122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国为什么丢失了藏南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5日 转载)
    
    来源:铁血网 作者:白晨阳
    

    导读: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印度一直在西藏拥有大量特权,甚至有驻军。新中国当时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清除印度在藏特权,稳定西藏各派势力,而不是去加强与印度的争夺。 英国藏起了“麦克马洪线” 民国时期,军阀长期混战不止,北洋政府时期几乎对西藏不闻不问,国民政府时设立了蒙藏委员会,并成功在拉萨设立了联络处,但除此之外,实际收复工作也没有多大进展。这期间发生了一桩对后来的藏南甚至整个西藏问题都影响深远的事情,就是1913年10月至1914年7月间导致“麦克马洪线”出笼的西姆拉会议。
    
    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印度一直在西藏拥有大量特权,甚至有驻军。新中国当时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清除印度在藏特权,稳定西藏各派势力,而不是去加强与印度的争夺。
    
    英国藏起了“麦克马洪线”
    
    民国时期,军阀长期混战不止,北洋政府时期几乎对西藏不闻不问,国民政府时设立了蒙藏委员会,并成功在拉萨设立了联络处,但除此之外,实际收复工作也没有多大进展。这期间发生了一桩对后来的藏南甚至整个西藏问题都影响深远的事情,就是1913年10月至1914年7月间导致“麦克马洪线”出笼的西姆拉会议。
    
    其实在西姆拉会议上,英国的野心远不止于要划一条中(藏)印东段的麦克马洪线,它的主要目标是将整个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作为英控印度次大陆的“缓冲区”。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是1914年3月24日英方代表在德里与藏方代表夏扎的一份秘密换文,夏扎签字的真正理由已经不得而知,一般认为,既是因为他畏惧英国两次成功入侵西藏的历史而屈服于英方的压力,也是由于垂涎英方私下答应赠给西藏的5000支枪、50万发子弹(后于1914年出售给藏方),及将在外交及其他各方面支持西藏的许诺。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英国人并没有马上公开“麦线”,并占领相关土地。相反,他们甚至对此长期保密。西方现在的主流解释是,其后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以及从印度平原进入这些“未开化的荒野地区”的困难,使英国没能马上采取行动,而后又由于官僚作风拖延了很长时间。
    
    英国实际动手抢地,主要集中在1938~1944年中国陷入艰苦抗战、西藏又积极谋求独立,都不敢得罪英方的时候。1935年英国植物“探险家”肯东瓦德事件,是引发达旺实际之争的主要导火索。肯东瓦德事件本身还是老一套:未经许可自行入境,私自采集标本,被地方官吏逮捕。于是大英帝国表示严重关注其臣民的命运,随后提出了领土要求。噶厦由于在班禅事件上正有求于英方,对此事采取了含糊的拖延战术,除了并不实际撤退驻达旺地区的人员外,在口头上不时说些英方爱听的话。
    
    此后几年,英国人开始了对藏南地区实际大规模占领。1938年4月,英军上尉莱特福德首次率军进入达旺,同年,英国驻亚东商务委员再次正式提出要占领达旺。1940年和1941年,英军分别在卡科和热嘎建立了军事哨所。但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英国并没有马上占领达旺地区。1943年,英国争夺达旺的行动又开始积极起来。3月英印政府给噶厦的备忘录中,要求噶厦召回其驻达旺地区人员,并停止对更南边的如巴、歇尔岗、噶拉塘等地的征税。4月噶厦外交局给英国复信,仍坚持达旺地区是西藏属地,但承认达旺以南的如巴、夏贡、噶拉塘等地区为英国属地。此后,英国又在1944年分别侵入占领了下察隅的瓦弄地区,以及达旺地区色拉,并在1944年九十月间与藏方的会谈中,企图再次用“支持西藏独立”的许诺来换取领土让步,但遭到了藏方的拒绝。
    
    印度和中国同时行动
    
    时间到了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很快把目光投向了西藏。几乎与此同时,同样独立不久的印度,乘新中国成立之初忙于他务,无暇西顾,于1951年2月派兵越过西山江、达旺河,占领了达旺;并在侵占达旺前后,侵占了“麦线”以南门隅的马果等地。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印军反而进一步加紧侵吞,到1953年基本上侵占了门隅、珞瑜、下察隅各地。此后,印军又越过“麦线”向北推进,侵占了西藏的兼则马尼等地。
    
    因为这段时间上有所重合,现在有些人指责当时入藏的解放军没能尽到保护国土的责任。其实,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中央政府根本就不知道藏南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麦克马洪线也只有极少数人听说过,因为这条“麦线”长期被英国人保密,而新中国政府既没能继承原来的国家外交资源(都拿到台湾去了),自己培养积累的外交人才和资料也相当匮乏。一直到1953年底,中国政府开始与印度进行有关西藏问题的谈判时,噶厦才向中央代表提供了藏方所藏的“麦克马洪线”原图。
    
    朝鲜战争签约停战后,中国开始腾出手与印度谈判解决西藏历史遗留问题。不过一开始的中印谈判并不是谈边界,而是印度在西藏的特权问题。也许现在很多人不知道,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印度一直在西藏拥有大量特权,甚至有驻军,这是继承英国两次侵藏战争的“成果”。
    
    中印谈判自1953年12月31日始,到1954年4月29日双方签订了《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取消了印度在西藏的特权。这个条约签署之后,中印关系的友好程度也一度达到了高峰。
    
    1954年起,驻藏解放军开始逐渐向边境地区分兵驻守,中印在边界上的矛盾与冲突也不可避免地频繁和尖锐起来。
    
    1954年,印度成立了“东北边境特区”管辖中国藏南地区,同年出版的印度官方地图首次把“麦克马洪线”从1936年以来注明的“未标定界”改为“已定界”;1972年,印度将该特区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又过了14年,印度议会立法将“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邦”。
    
    1959年3月22日尼赫鲁给周恩来写信,正式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1960年6月到12月,中印两国官员举行会晤,分别提出和审查对方提出的边界主张的论据,印方要价极高,且毫无妥协之意;而到了1962年8月至10月,印度更多次拒绝与中国继续举行谈判。此后,印度的贪婪直接导致了1962年的中印战争。
    
    新中国一直在努力
    
    当解放军入藏时,“麦线”以南地区主要据点都已经落入印度之手,而中国能从内地调入西藏的力量严重受限,同时西藏内部却又有重重危机,在这种条件下与印度开战根本不可能收回藏南,反而有可能丢掉更多控制区,助长印度气焰;甚至导致印度全面出兵,努力扶植一个“独立西藏”。
    
    事实上,新中国一直在努力扭转这种局势,比如通过谈判手段尽可能收回外国特权、争议领土;大力加强内地与西藏交通建设,尽量弥补在后勤上的致命弱点;宣传民主改革、大施福利恩泽,与旧噶厦政府争夺藏民人心,为全面、深入地巩固在西藏的地位打基础、作准备;同时占据实控线以北要点,阻止进一步的入侵。最后更是进行平叛和民主改革,建立了真正服从中央、认同国家的自治区政权。了解西藏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西藏全面建立了真正忠诚与服从中央的地方政权,实现了国家对西藏基层的直接有效治理。 (博讯 boxun.com)
30205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前驻印度大使:中国放弃了收回藏南最好机会
·中国藏南又修路了!印度彻底抓狂呼上当 (图)
·中国大陆地图缺台湾、 藏南 奥迪道歉 (图)
·西藏南部灾情严重 逾二十万灾民
·全球最狂海盗藏南海 中国战舰镇守不敢动 (图)
·印度总统29日突访藏南 中印关系或再度敏感
·曝藏南牧民被越境印军肆意拘捕殴打
·致习近平主席先收回藏南地区再开19大之建议/陈尔晋
·高洪明:达赖喇嘛访问藏南地区难道只是宗教活动吗?
·高洪明:真希望哪一天中国出兵光复中国藏南地区!
·中国用藏南陆权换印度洋海权战略已现端倪?
·怎说藏南是“鸡肋”/阮次山
·胡锦涛温家宝早就图谋出卖藏南的来龙去脉
·太极对垒瑜伽 龙象逐鹿藏南/周晋(图)
·印度今次增兵藏南,相信是「内部消费」的决定
·中国西藏藏南地区广袤国土被印度占领,中国人还能容忍吗?/乔理
·试论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巨大利益和可行性:《龙与象的战争》之二/周晋
·藏南——我失去的大好河山(图)
·中国政府收复藏南的决心始终没有变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民族党被取缔 美欧呼吁尊重香港自治
  • 马尔代夫:民主党候选人萨利赫赢得大选
  • 瑞典决定停止向中国遣返维吾尔人
  • 莫斯科VS以色列 S-300出口叙利亚
  • 白宫称特朗普周四将会晤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
  • 刘强东性侵案女生求救微信曝出关键细节
  • 英遭指控放任中国货品入关欧盟罚要27亿欧损失
  • 朝核问题北京疑被挤出局了?
  • 中梵关系是否进入了新世纪?
  • 台《西瓜缘》在巴黎邀您探索Queer性别认同
  • 滴滴整改后淫司机疑犹在恐吓女客脱裤子
  • 贸易战升级 陆白皮书斥美“不实指责且恫吓”
  • 小熊维尼披龙袍 网评为扮演者捏汗
  • 向中国大外宣开战,美国司法部打响第一枪
  • 陈日君:中梵终会建交台梵关系或维持良好
  • 国际特赦吁陆承认关押穆斯林 给其家人交代
  • 疫苗效果不明时中国疯狗威胁不可小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