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高芸香:我亲属中的“阶级敌人”(2)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0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二、我爹被戴了“坏分子”帽子
    
    一九六六年七、八月之际,我正受文化大革命潮流的鼓动处于情绪昂奋之中,与班内几位家庭出身不过硬(农劳、上中农子弟)的同学处心积虑争取好的政治表现,想得到一个“革命小将”的象征——红卫兵袖章。家中传来不幸的消息,我父亲被戴了“坏分子”帽子。父亲,是我无法逃脱的嫡亲,此后填政治审查表我再没有缝隙可钻了。
    
    爹是怎么被弄成“坏分子”的呢?这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谜团。直到一九六八年响应领袖号召返乡务农回到农村,在“清理阶级队伍”的一场运动中,爹替三奶奶填政治审查表,让我替他填他的政审表(在规定的期限必须交表,三奶奶不识字),我才知道爹被划到反革命队伍中的来由。
    
    我父亲生于一九二一年。从小师从老爷爷、爷爷背诗书学孔孟。十六岁遵从父母之命与我娘结婚。婚后方知夫妻秉性差异很大,议事每每相左。加之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爱看《说岳全传》、《七侠五义》的父亲壮怀激越,违背父母之命(我奶奶爷爷让他安分守己在家,想抱孙子)跑到阎锡山的学兵大队参加了“闫匪军”。事实上他当时弃农投戎必然到阎锡山那里。因为受地域条件所限,我们家乡离阎锡山老家河边镇的学兵大队也就百里路程。父亲的性格是不论干什么都专一和执着,在部队中十分卖力。因此由班长一路攀升,最高级别是代理过十二天营长。大约是土改前夕(一九四五、四六年之际)我爷爷悄悄到部队中看他,见他的军帽中有弹孔。爷爷一惊,这子弹稍微向下一点儿,这孽子就会毙命。爷爷谎称奶奶病危,诓骗父亲回村探亲。归家不久,土改兴起,外来压力促成家族的空前团结。父母久别重逢,婚后十年才孕育了新的生命,那就是我这个长女。
    
    根据父亲这一段“蒋介石、闫匪军”(工作组这样说)的不光彩经历,本来应戴“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可是上面似乎有政策,抗战期间国共合作,那时的代理营长不够“历反”的杠杠。那么“地、富、反、坏、右”五类中不够“反”,能否往“坏”上凑呢?很快,“四清”工作组(我们村是“四清”未结束,“文革”就开始了,因此两运动合而为一一起搞)就抓到了父亲的“现行”。首先一条是父亲是贪污犯“四不清”干部村支书的得力干将,在当大队会计、统计期间,有几项账目不清的记录。第二条是有严重的“投机倒把”行为。不仅自己卖苇席,还组织地主子弟倒卖苇席。——我们村有下湿地,盛产苇子。社员们分了苇子,编了苇席除交大队集体外,剩下的就编了炕席和囤条子卖。换取油盐酱醋钱。我娘善编,既省苇子,又编得 匀称。我爹他世路宽,善于卖,还拉扯上我三叔、四叔去卖。记得有一回卖席子回来,他曾自豪地说:“定襄有一买主,说好要买四柱子的,可是一见咱家的席子打开,就转移了目光,抢着把咱家的抱走了。”言外之意是我娘手艺好。爹还叹道:“以后可不敢同时打开了,得先让老三、老四卖完。咱家的不愁卖。”爹轻易不夸娘,可把我娘欢喜了几天。
    
    我父亲的罪状还有一条更为严重,那就是他曾有过“续家谱”的动议,虽然未曾付诸实施,但“想替那地主三叔招魂”、“与无产阶级对抗”的心机已暴露无疑。
    
    受“坏分子”父亲所累,我下面的妹妹、弟弟都比我惨,没有一个念过初中。最小的三妹连小学都没有读完。且二妹、三妹都是残疾人(耳朵聋,患了麻疹病得不到及时医治)。其实最冤的还不算我家,村中戴了“坏分子”帽子的另三个人更冤。他们又没有参加过闫匪军的案底,就因为善于脱贫理家,有的会养蜜蜂,有的善于倒卖苇席、旱烟(跟着刘少奇的“三自一包”走就叫投机倒把、资本主义),都被划到“坏分子”行列。他们的儿女当然也被打入另类、列入另册。
    
    与前面提到的我姑姑不同,这些被入另册的子女们大多数缺乏自由意识和自主意志,没有挣脱桎梏束缚的抗压能力。背着沉重的包袱,越来越自卑和自闭。他(她)们从小就匍匐在黄土地上,没有上学,找工作的奢求(用不着填那政审表),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如虫蚁般苟活。
    
     (博讯 boxun.com)
43608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芸香:我亲属中的“阶级敌人”(1)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雷鸣电闪(修改稿)
  • 谣言创造历史
  •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 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2
  • 岠嶂山桂花林
  •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 蔡楚:秋(图)
  •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 陈泱潮现实中国有超越美国的精神力量
  • 谢选骏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 藏人主张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
  • 李芳敏1440005你不曉得風的路向,不知道骨頭如何在孕婦胎中形成,照樣,創
  • 张三一言转:浅谈郭文贵的“假恶丑”
  • 吴倩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的慈悲是
  • 藏人主张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 谢选骏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 东海一枭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 曾节明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谢选骏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 上海维权网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 东海一枭【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
  • 谢选骏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 曾节明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谢选骏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论坛最新文章:
  • 马耳他揭贪腐女记者遭暗杀 欧盟表震惊愤怒
  • 法媒关注习近平治下的集权与经济管控
  • 加拿大民意对中国和印度的取舍
  • 法国世界报:中国艰难推进的经济转型
  • 19大前 官媒发英文社论指中国民主好过西方
  • 性侵犯 法国保护女权协会鼓励女性勿忍
  • 地中海人道危机灾难严重
  • 蔡英文接见医师代表肯定捍卫台湾会籍名称
  • 安倍又送靖国神社玉串料 刺激中韩不满
  • 十九大:登场前的最后悬念
  • 美国无人飞机在巴基斯坦炸死26人
  • 显和谐团结 江胡与习近平或同列开幕主席台
  • 英准备出台法规 进一步保护军工、高科技
  • 前法国总统奥朗德批评特朗普的对伊朗政策
  • 外媒:金正恩与特朗普都是威胁搞砸习近平的人
  • 中国证实特朗普访华 竞争与朝核威胁如影随形
  • 日本担心特朗普下月5日访日向日本施压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