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生物專家替麻雀「求情」 遭毛澤杔殘酷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6日 转载)
    生物專家替麻雀「求情」 遭毛澤杔殘酷迫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01日訊】1955年11月,毛澤杔出台《農業十七條》除四害,消滅包括麻雀。一些生物學家從同年冬開始為麻雀抗爭,直到1960年春,才迫使毛放棄這一計劃。但是,在1966年開始的「文革」中,他們卻被扣上種種罪名,受到殘酷迫害。
    
    1955年11月,毛澤東在杭州和天津,分別同14位中共省委書記和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商定了《農業十七條》(即《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又稱《農業四十條》的前身)。
    
    毛所定《農業十七條》第13條為:「除四害,即在7年內基本消滅老鼠(及其他害獸),麻雀(及其他害鳥,但烏鴉是否宜於消滅,尚未研究),蒼蠅,蚊子。」
    
    在醞釀《農業十七條》過程中,農業部一位責任人,曾約見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室研究員、鳥類學家鄭作新,諮詢該不該消滅麻雀?
    
    鄭作新表示:麻雀在農作物收成季節吃穀物,是有害的,但在生殖育雛期間吃害蟲,是有相當益處的。對付麻雀的為害,不應該是消滅麻雀本身,而是消除雀害。鄭作新的意見,沒有被習慣獨裁的毛採納。
    
    1956年毛澤東與他人商量後,將17條擴充為40條,擬出了《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的草案初稿,並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名義正式提出了《1956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又稱《農業四十條》,其中第27條規定:從1956年開始,分別在5年、7年或12年內,全國範圍內基本上消滅老鼠、麻雀、蒼蠅、蚊子。
    
    自此,各地展開了捕雀運動。有的地方規定了捕雀的定額,為了交足麻雀腿,群眾不管什幺小鳥都捕殺,包括許多明顯的益鳥。當時,甘肅省曾有百萬青少年齊出動、7天消滅麻雀23.4萬隻的報導。
    
    隨後,許多科學家頂住巨大的壓力,陳述麻雀既有有害的一面,又有有益的一面,不要消滅麻雀,最好消滅雀害或控制雀害。
    
    1956年10月,在青島舉行的中國動物學會第二屆全國會員大會上,中科院實驗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朱洗首先發言,發言中引用了大量史料。他說,1744年,普魯士國王弗里德里希,因為討厭麻雀每天唧唧啾啾叫個不停,而且還偷吃櫻桃園裡的果子,就下令懸賞消滅麻雀,誰殺死一隻麻雀就可以得到六個芬林的獎金。于是大家爭相捕雀,結果麻雀沒有了,果樹上害蟲沒了天敵,越繁殖越多,把果樹葉子都吃光了,結不出一個果子來。
    
    事後,弗里德里希不得不收回成命,並且去國外運來麻雀,加以保護和繁殖。
    
    朱洗在繼續引用美國紐約以及附近城市、澳大利亞為撲滅害蟲從國外引進麻雀的成果後說:我們如果公平地衡量利弊得失,應該承認麻雀在某些季節確實有害,更多的時間是有益的。是否應該消滅麻雀尚應考慮。
    
    鳥類學家鄭作新也在發言,重申他多次在不同場合,以不同形式表達過的兩點意見:1、防治麻雀應是消除雀害,而不是消滅麻雀本身;2、麻雀在飼雛期間是吃蟲的,在這一階段是有相當益處的。
    
    鄭作新說:對麻雀的益害問題不能一概而論,應該辯證地對待,在農作地區,它吃穀物是有害的,但在城市、公園、山區、森林地帶,它是否同樣有害,尚屬疑問。為明確起見,全國範圍內消滅麻雀的行動,似乎應該改為在一切麻雀可能為害的地方消除雀害。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薛德焴、復旦大學教授張孟文、西北農學院教授兼院長辛樹幟、福建師範學院教授丁漢波等動物學家們紛紛表示,定麻雀為害鳥的根據不足,建議在沒有得到科學結論之前暫緩捕殺麻雀,同時呼籲有關部門,對麻雀的益害問題進行深入研究。
    
    會議過後,薛德焴連續發表文章,曆數國外保護麻雀和撲滅麻雀的正反兩方面的經驗,並在分析麻雀的生活習性和食性後說:麻雀之益不能一筆抹殺。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張作人,在《對麻雀問題提一點參考的意見》一文中說:「其實這是行政上的事務,是一種想增加農業生產的行政事務,應當加以修正」。
    
    但是,這些生物學家的反對意見毫無作用。1958年,「大躍進」時代,全民圍剿聚殲麻雀運動全面展開。
    
    據不完全統計,同年3月到11月上旬,8個月的時間中全國捕殺麻雀19.6億隻!但是無視自然界的客觀規律,不重視科學,忽視生態平衡的國人,受到了懲罰。
    
    1959年春,上海、揚州等城市樹木害蟲大面積發生,有些地方人行道樹的葉子幾乎被害蟲吃光。生物學家更加強烈要翻麻雀冤案。
    
    但是,毛卻有完全不一樣的看法。1959年7月10日下午,毛在廬山會議上,當講到《農業四十條》時,他不滿地說:有人提除四害不行了,放鬆了,還要搞,麻雀現在成了大問題,還是要除。
    
    但朱洗、馮德培、張香桐等幾位科學家,繼續為麻雀鳴冤。所幸的是,他們的強烈反對意見得到中國科學院有理智領導的支持,1960年3月4日,由有關國家機關和諸多科研單位人員組成、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主任童第周任負責人的「麻雀研究工作協調小組」成立。
    
    看中國科學院的架勢,毛澤東或許感到繼續堅持消滅麻雀行動不妥,1960年3月18日,他在起草的《中共中央關於衛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蟲,口號是『除掉老鼠、臭蟲、蒼蠅、蚊子』。」
    
    這些生物學家從1955年冬開始為麻雀命運的抗爭,在1960年春終於見到曙光。
    
    但是,在1966年開始的「十年文革」浩劫中,這些生物學家們,被扣上利用麻雀做文章,反對毛澤東,反對「大躍進」,反對最高指示······等種種罪名,受到殘酷迫害。其中1962年過世的朱洗先生,還遭到掘墳、砸碑、曝屍骨的懲罰。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 (博讯 boxun.com)
49713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什么是假新闻
  • 严家祺:人生九论
  • 网路99.9%自媒体9大“自现象”
  •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 和平民主100问序言
  •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 四派勘误
  •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正确对待劣质人
  • 生命禅院人生是一场幻象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 藏人主张《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 生命禅院三十、灵性人生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 牧草地謝松齡:廉價的恩典與基督徒的自由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07)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 郑恩宠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赤裸人生身正不怕影子歪
  • 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原创--改良派与武力派
  • 曾节明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 藏人主张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 谢选骏“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坛最新文章:
  • 剑桥「亚洲研究」也遭中国施压下架敏感文章
  • 日本惊呼中国红色经济登陆东瀛
  • 回声报:欧洲有理由面对中国自我保护
  • 加拿大最新一波的海地难民潮
  • 富翁特朗普总统卫队居然有发不出工资窘境
  • 评论指红色通缉令沦为当权者打击异己帮凶
  • 明镜指习近平大权在握地位直逼毛泽东
  • 平壤宣称将对韩美军演予以报复和惩罚
  • 万达放弃收购伦敦市价值5.1亿欧元地产
  • 日本防卫省决定提出史上最高防卫预算
  • 法德意共促欧盟阻外资收购欧盟企业疑剑指中国
  • 美俄签证战:莫斯科反增发美国人俄签
  • 叙利亚拉卡市至少42人在空袭中丧生
  • 特朗普的阿富汗新战略:不撤军与印结盟
  • 广州诗人浪子吴明良因刘晓波诗作遭拘禁
  • 毒鸡蛋灾情蔓延欧亚台湾也沦陷
  • 两名中国人在日本遭离奇砍杀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