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64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法广六四专题】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吴仁华更多文章请看吴仁华专栏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八九民运期间天安门广场
    
    【法广六四专题】: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是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他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1990年流亡到美国后,吴仁华28年来坚持做六四死难者名单搜索和整理工作。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对于他来说,整理死难者,伤残者以及加害者的名录就是他纪念六四的最好方式,因为历史必须对这个事件有一个记载,否则就会被遗忘。*
    
    法广:经过多年的研究后,到目前为止,对六四屠杀事件中死亡人数有没有一个比较确切的数据?
    
    吴仁华: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数据,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没有办法做出准确的统计,所以我只能利用自己专业的背景,国学专业有考据学的训练,所以我在这个基础上花了很多时间去搜寻当年北京一百多家医院的情况。
    
    当时大多数死难者或伤员都是被送到这些医院去的,所以我现在通过搜寻这些医院的情况,对六四屠杀造成的死难者和伤者的人数有了一个大概的估计,但是我今天还是不能回答具体数据这个问题。我还需要大量的时间继续去追踪这些医院透露出来的咨询。包括当年在这些医院中的亲身经历的情况等等。
    
    作为历史文献学者,对死难者人数这样一个问题还是不能轻易做出回答。网络上出现的一些数据我也觉得不够慎重。包括一些亲身经历者,随口就说几千人,或者三千人,或三千人以上,实际上我觉得是不恰当的。这必须有一个调查的过程,科学的认证,然后有一个比较符合真相的数据。
    
    法广: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您是否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
    
    吴仁华:现在要和一百多家医院和人员保持联系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一个禁区,当年经历过的医护人员也不可能接受外界的咨询。所以我只能利用自己考据学的训练背景去通过各种方式搜寻零星的咨询,然后进行判断。在这些医院,如果有数字或者见证人的一些回忆,我就将其像拼图一样拼出来,得到大概每家医院的死难者或伤员的情况。
    
    法广: 您自己对中国当局在六四事件28周年后丝毫没有松动的局势如何看?
    
    吴仁华: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去谈,我觉得似乎也没有太多的价值,所以我觉得每个人还是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突破六四的真相封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回到我自己的个人身份上,我认为六四这样一个震惊世界的大事件,或者说是屠杀事件,一次政治性的灾难,对于我这样的历史记录着来说,必须有两方面的记录。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一个是受难者的记录,一个就是加害者的记录。
    
    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以来,根据中共的资料,在镇压反革命运动期间就枪毙了246万人,接下来的“三反五反”,反右,还有文化大革命都造成了很多人死亡,可是这些灾难性的政治运动都没有这两方面的记录,死难者没有记录,没有姓名,没有死难经过的记录,同时也没有加害者的记录。不能笼统地说毛泽东和四人帮是罪魁祸首,可是在文革中死亡的几百万人不是他们一个个杀死的。所以对六四屠杀事件,我能做的,必须做的有价值的事情就是必须记录这两方面的人。
    
    关于受害者,“天安门母亲”群体已经做了204人的死难者的名单,这些年来,我继续在做的事,一个是六四受难者资料和名录。最近也陆续在推特和脸书上公布了其中的一小部分。
    
    另外,根据中国公安部有关六四的内部资料,到89年六月底,全国就逮捕了一万多人,很多人被判了刑,很多人被开除公职,开除学籍,这些人就是我所说的受难者,这些人必须要有记录。今年已经是28年了, 如果再不做记录的话,以后就不可能有完整的记录,受难者里还包括一部分人,就是六四事件的受伤者,因为六四事件死难者的数字巨大,按照常规的说法,可能还至少要高出三到五倍,这也是我最近几年做的项目,就是受难者和受伤者的名录。
    
    对加害者,我前几年也做了一些资料,就是六四戒严部队部分官兵的名录,我追寻了数以万计的解放军的军人,最后确定了三千多人是六四戒严部队的成员。也就是说他们参加了镇压行动,所以我认为,如果这样的灾难性的事件如果有着两方面的记录,才算是比较完整的记录,才能起到以此为鉴,让后人不能重犯这样的灾难性的错误。
    
    法广:这些资料最后会出版吗?
    
    吴仁华;我的目的并不是成书出版,因为这是一个世俗社会,受伤者或受难者的名录,对一般的读者来说是非常枯燥无味的,这样的书没有市场,所以我并不是以出版为目的,但是我会像前几年公布三千名戒严部队的官兵名录一样,通过现代的网络手段公布出来,至少让更多的人知道,也留下一个历史的记录。
    
    六四28周年之际,我也希望年轻的推友了解这件事情,所以就选出一部分来,但是最后的公布是将一次性地全部公布出来,这样就方便一些有心的朋友们一次性地下载,进行传播,我不会一个个零星地公布。

(博讯 boxun.com)
11721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机密文件:邓小平六四前称200人死可换20年稳定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图)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英媒:中共六四期间曾试图向外转移资金 (图)
·“六四”屠夫邓小平命令授予十烈士“共和国卫士”称号
·六四秋后算账 陈云力保中顾委四君子党籍 (图)
·谁配给六四平反?民间出现不同认知 (图)
·六四平反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呼吁关注其他问题 (图)
·成都铭记六四酒辗转全球至港六四纪念馆 (图)
·国际特赦组织发布声明 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
·天安门母亲群体:“六四”惨案二十八周年祭
·湖南长沙公民群体“饭醉”聚会 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
·中国“六四”前舆论控制加剧 封堵网号VPN失效 (图)
·纪念“六四”的酒,对抗中国健忘症 (图)
·临近六四广州敏感分子又被“旅游” (图)
·六四28年:网络爆料要打中当局的命门? (图)
·“六四酒案”家属:六四不是虚构 记忆历史无罪
·六四将近 作家黎学文等至少7人被驱离广东 (图)
·夏业良:八九六四的大背景和成因 令完成爆料不是新闻
·胡平:六四后僵而不崩 "八九"运动需反思的重大缺憾
·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付振川
·“六四天网”义工廉焕力被警方带走后失联
·六四临近 广州公民聚餐遭国保阻拦、约谈
·“国际特赦”呼吁释放“六四酒案”遭起诉维权人士
·美民运人士发起“铭记八酒六四”倡议 (图)
·丹麦艺术家纪念六四痴心不改
·【法广六四专题】安琪:六四应是正名而不是平反的问题 (图)
·【法广六四专题】王军涛:我们的共同命运就是要结束暴政 (图)
·六四二十八周年祭(一)/武振荣
·赵常青:纪念“六四”,勿忘“国伤”
·李金芳:因纪念六四被长期羁押遭受酷刑的糜崇骠夫妇 (图)
·谢选骏:八九六四的酒是燃烧瓶
·自制曲·王维林·六四图腾 /武振荣
·自制曲·推特推六四 /武振荣
·高洪明:为六四抗暴群体摘“暴徒”之帽加抗暴英雄之冕
·高洪明:要求党国公开六四事件真相并向国人谢罪赔偿
·《醉太平·杀》六四二十八周年祭曲二十首之(十——十二)
·六四二十八周年祭(1-3)
·韩尚笑:六四的伤口在哪里?(启蒙系列) (图)
·雷鸣:八九年六四牌:谁打谁赢
·叶鸣:“六四”前夕“709律师案”聚焦世界目光
·王德邦:“六四”屠杀后遗症
·高洪明:六四事件:党国心病总得治,党国孽债总得还
·王澄 : 《 六四英魂》 (合唱歌词)
·答相林缅怀蒋纬国悼念六四28周年/张英
·两点心:我的朋友符海陆——有感“六四酒案”被起诉 (图)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