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周恩来临终嘱托张春桥:好好帮助王洪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7日 转载)
    
    来源:毛泽东最后七年风雨路
    
    张春桥是最后一个和总理握手的,他刚转身,周恩来就叫他的名字。周恩来身体太虚弱,说话的声音太小,张春桥没有听见,站在那里没有反应。周恩来有点着急,又连叫了两声,这次身边的人听见了,急忙告诉张春桥:“总理叫你。”本文选自《毛泽东最后七年风雨路》,作者顾保孜、杜修贤。
 
    到1975年9月,周恩来由于癌症的折磨,身体极度消瘦,体重只剩下了30.5公斤。
    
    但是打开他这大半年的工作安排日程,很难相信这是一个身患绝症的老人每天的生活!
    
    1975年3月到9月间的半年里,周恩来与各方面人士谈话、谈工作一百零二次,会见外宾三十四次。
    
    9月7日,周恩来不顾病情的严重恶化和医护人员的一再劝阻,坚持会见了伊利耶·维尔德茨率领的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这是周恩来最后一次外事活动。
    
    维尔德茨在抵达北京时,表示希望拜会周恩来总理。他说,只要周总理能腾出几分钟,他就去亲自转达罗马尼亚领导人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希望总理早日康复的良好祝愿。
    
    9月7日中午,他们访问团正在参观首都的一家工厂时,接到通知:周恩来当天下午1点将在医院接见。在约定的时刻,周恩来从病房走了出来,他步履艰难但不要人搀扶,自己勉强从里间的病房走到外面的会客室,尽管只有短短的几步路,走得却非常艰难,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心里无比难过。
    
    周恩来在会客室迎接了维尔德茨和代表团成员。
    
    他用那略有残疾的右臂,握拳支撑在沙发边沿,左肘抵在沙发扶手上,为尽可能缓解腹部伤口未愈合而带来的剧痛,上身艰难地向前微倾,凝神听着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书记伊利耶·维尔德茨的谈话。他的浓眉拧着,目光依然明亮。
    
    病魔侵蚀了周恩来这位东方美男子的儒雅阳刚的容貌,却没有改变他彬彬有礼的风度和从容不迫的笑容。
    
    寒暄之后,维尔德茨关切地把话题转到总理的健康上来。周恩来淡淡一笑,好像开玩笑似的:“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
    
    周恩来回想起十年前,也就是1965年他到布加勒斯特参加罗马尼亚前任领导人格·乔治乌·德治葬礼的情景。他对客人说,那是在3月,他不穿大衣,一点也不怕冷。那次参加乔治乌·德治的葬礼时,他随送殡行列走了四个多小时,但现在连四分钟也不能走了。
    
    临别,周恩来怀着对人间无比眷恋的心情说:“布加勒斯特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为不能再次访问那个美丽的城市而感到遗憾啊!”
    
    这次会见,原来规定只有十五分钟。规定时间到了。但周恩来表示还要再说一些话,这些话请维尔德茨一定转告齐奥塞斯库:“罗马尼亚同志不必为中国共产党担心,尽管它正在经历困难的时期(这里是暗示“四人帮”在捣乱)。经过半个多世纪毛泽东思想培育的中国共产党,是有许多有才干、有能力的领导人的。现在,邓小平副总理已经全面负起责任来了。具有五十五年光荣历史的中国共产党,是敢于斗争的!”
    
    言毕,周恩来在305医院留下了他生前的最后瞬间,他近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随之而落下了帷幕。
    
    最后一次会见外宾后,不到半个月,9月20日,周恩来准备做住院后的第四次大手术。邓小平、张春桥、李先念、汪东兴和邓颖超等来到医院手术室外守候。
    
    到此为止,两年多的时间,周恩来一共承受了大大小小十多次手术。这次手术前,医生为他注射了术前麻醉剂,推车都停放在他的床前。而他走进卫生间,将门反锁,把自己关在里面,竟然一个多小时也不见他出来。邓颖超非常着急,几次敲门,他也不回答。
    
    知夫莫过妻,邓大姐自言自语:“唉!又在写东西。”
    
    写东西?大家暗暗猜测,也很意外。难道总理真的挺不过这一关了?这是不祥之兆啊!
    
    终于,他走了出来。原来他在进入手术室前,要工作人员找来自己1972年6月在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的《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地登载所谓〈伍豪启事〉问题》的报告录音记录稿,自己一人在卫生间,用很长时间仔细地看了一遍,用颤抖的手签上了名字,并注明签字的环境和时间:“于进入手术室(前),一九七五、九、二十。”
    
    周恩来所写的不是遗言。他要为自己五十年前的一段历史作最后的申辩,为国民党制造的所谓“伍豪启示”澄清早已澄清的事实。
    
    周恩来一生忍辱负重,不计个人得失。他年轻时没有享受过人生,没有子女,没有家产,晚年又忍受含沙射影的恶毒攻击。属于自己的唯剩这把随时都会化为灰烬的忠骨。他忍受了许多许多,唯独不能忍受对他政治生命的践踏。在生命最后一刻,他要做的竟然是为了一个不应该让他承受的冤案申辩,为保护清白的政治名誉而不惜耗尽最后一丝精力!
    
    推车将周恩来推到手术室的门口,他突然说:“张大夫,你叫一下小平同志。”
    
    这时政治局的委员们已经和总理一一握过手,正站在走廊里,目送总理进入手术室。
    
    “小平同志,总理叫你!”
    
    邓小平连忙上前几步,一把握住了总理的手。
    
    “小平同志,你一年多的工作,证明,你比我强得多得多啊!”周恩来用最大气力高声说。
    
    邓小平抿着嘴,使劲地点了下头。
    
    身后的人都清楚地听见了总理的这句评价。
    
    进入手术室时,周恩来大声讲道:“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他要以这种方式表明自己在重大原则问题上遭受“四人帮”诬蔑时的严正态度。在场的邓颖超要汪东兴将此情况报告毛泽东。
    
    长达五个小时的手术,对极度虚弱的周恩来又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但他坚持了下来。手术过程中,医务人员发现周恩来体内的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无法医治了。邓小平当即指示医疗组尽一切努力,“减少痛苦,延长生命”。
    
    一个月后,即10月24日,周恩来又做了第五次大手术。这次手术后,周恩来再也没能从病床上下来。再没有能站立起来。
    
    周恩来躺在病床上,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静的,很少说话。他没有气力说话了,但是他的神志非常清楚。
    
    12月底,周恩来进入了断断续续的昏迷状态,大家都作了最坏的思想准备,毕竟伴随生病的总理两年多时间,心理也一点点地增加了承受力。进入病危后,有一次他的呼吸突然停止,连心跳也骤然停止搏动。医务人员以为总理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们一边不失希望地奋身抢救,一边通知中央领导人来医院和周总理最后告别。
    
    没有想到周恩来是被一口痰堵住了,把痰吸出后,他又恢复了知觉,慢慢睁开了眼睛。他一见身边围着的中央领导同志,脸上露出了笑意,颤巍着伸出手,和大家一一相握。医生一见总理苏醒了,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生怕江青责怪医生谎报军情,故意让领导虚惊一场。定睛一看,江青没有来,这才松了口气。
    
    张春桥是最后一个和总理握手的,他刚转身,周恩来就叫他的名字。周恩来身体太虚弱,说话的声音太小,张春桥没有听见,站在那里没有反应。周恩来有点着急,又连叫了两声,这次身边的人听见了,急忙告诉张春桥:“总理叫你。”
    
    张春桥来到总理跟前,俯身听到周恩来微弱的声音:“你和文元同志要好好帮助王洪文同志,他还年轻。”
    
    张春桥一边重复总理的话,一边表态:“总理,你放心!”
    
    王洪文这时正在上海,因为毛泽东觉得他缺乏锻炼,让他回上海搞调查研究,积累一些工作经验。
    
    此时,周恩来的神志竟然如此清晰,为别人操了一辈子心,最后一刻还在为别人操心。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6305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喻智官:头号政治明星-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徐景贤:我所接触的王洪文
·李逊:王洪文的升沉 (图)
·王洪文拒捕 欲掐叶剑英的脖子 (图)
·邱会作回忆录:王洪文遭受骇人听闻酷刑 (图)
·揭秘四人帮被抓:王洪文猛扑叶剑英 (图)
·揭秘“四人帮”被抓过程:王洪文猛扑叶剑英 (图)
·多维历史:王洪文妻儿兄弟姐妹今何在?
·王洪文党羽文革腐败:强占花园洋房 最大一套230平 (图)
·文革江青为何将毛岸英遗孀夫妻投入监狱 王洪文亲审问 (图)
·接班问题:毛泽东心仪张春桥却选王洪文 (图)
·《邱会作回忆录》披露王洪文遭受的酷刑虐待
·王洪文的妻儿兄弟姐妹今何在? (图)
·姚依林:毛泽东把王洪文拉到身边 还是撑不起来 (图)
·1974年毛泽东说了一句什么使王洪文再没参加外事活动 (图)
·王洪文文革两次被朱德教训 摸不着头脑请教邓小平 (图)
·1980年王洪文在法庭上当众指证江青“教唆” (图)
·王洪文陪毛泽东接见外宾形态:翘二郎腿 斜倚沙发 (图)
·王洪文被捕时极力挣扎:企图卡住叶剑英的脖子 (图)
·贴身秘书忆王洪文:读不进马列毛的书 私生活规矩
·王洪文是如何在酷刑之下“交待”的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国明说:脱欧后将“向东看”
  • 英国拟派两艘新航母赴南中国海及亚太水域航行
  •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暂时成为新世界首富
  • 马克龙不惜孤军作战到利比亚设难民中心
  • 中印边境两军对峙 双方政府各不相让
  • 突尼斯议会通过历史性保护女性暴力受害者法案
  • 卡塔尔谴对峙海湾国家态度“固执” 希联合国出面协调
  • 委内瑞拉反对派全国大罢工进入第二天
  • IS首府拉卡半座城池被联军控制
  • 耶路撒冷清真寺 巴勒斯坦人欢庆 不再抵制入寺
  • 费加罗报:法国税负今年仍居欧盟之冠
  • 北京善心汇数千投资人抗议当局关闭投资平台67人被捕
  • 善心汇是“扶贫济困”还是“骗取财物”?
  • 替代奥巴马健保法案未获通过 共和党遭重大挫败
  • 中国释放四名从事“非法活动”的日本人
  • 欧洲最大佛寺在巴黎南郊落成庆典
  • “龙象之争”是南亚权力版图的结构性矛盾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