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注:此文本想与“给习近平公开信”一起发送,但由于2015年10月23日接到南京警方突然来电“询问”后预防突然被抓,才将未完成的此文发送上网“以备后患”!(截图)
     国保这个行当,原先是针对 “有危害国家安全”的人群,尤其是监控来自国外的特务。例:1992年安徽合肥的一个“特务”叫王晓利(自称是台湾军中的中校),就是被江苏国保抓捕并入罪12年,关在江苏第九劳改支队入监队(对外称‘南京龙潭监狱、龙潭水泥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若干年之后,它们开始针对国内外的异见人士了。
     早在三十五年前就听说,公安部门对国保的人选是有很高的要求和标准。平常它们除了开会集中见面的那几个,很少有人认识再多的同行。那个时候干这个行当,尽管不穿制服但还很受公安内部知道它们工作性质的人的尊重。自从公安中划出什么安全局之后,这帮人就不像以前国保的水准了,人品也和以前的有着很多区别:它们权大无比,训斥警察就像训斥儿子。就连我多年的警察朋友也对我说“这帮就属于警察中的警渣”。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谈谈我所对峙过的国保们,再把各地的国保相比一下:江苏南京的国保尤其是警渣李杰就比北京、安徽、惠州、沧州、新疆、山东的国保们要阴险毒辣千万倍!可以用“垃圾中的垃圾”这一词汇描述。它不仅对我如此,对它的同行也一样心狠毒辣。我常在酒桌上劝他“放开手吧,让胖胖(图一李杰的助手)有个争取上升空间。别老是被你压的升越不了你”近五年里有关与李杰打交道发现它的种种劣迹,下面我就按顺序粗略地说说北京、安徽、惠州、沧州、新疆、山东、等地国保的做事方式。
     北京的国保:它们只要你有问必答,不仅喊你哥们,就连香烟也送到你的嘴边,并且针对你的回答做出相对较为公正地记录(尽管我没看,但有录音整理中)。在2014年因所谓“侦查许志永案件”来找我谈话中它们也承认“许律师”。当我向它们索要《传唤证》时,它们看了看李杰,然后说“没有,即便有也不会给你”。我骂道“老子就你们这屌个党的克星”随后身投向窗户外。被它们抓住了腿······(传唤证图二)。
     安徽的国保:自张林女儿安妮不给在合肥上学后,国内异见人士以及维权人士一时蜂拥而至。当地国保尽管找茬(安徽查房一视频链接),除了异见人士和它们相互“胸袭”外,都没有动手抓、打人现象(4月16日得到命令抓人除外)。对于沈良庆、张有为、尹春等当地人,也只是电话或者找他们面谈叫他们不要参与。另外,它们对于当地的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不仅在生活上算不上“无微不至”但也“关怀”了。主动帮助装修老沈的房子,尽管会有艾未未“电源插孔的故事”但我相信,我们这些人除了拉屎和老婆做爱外,一切都是透明的。唯有不敢面对人类的只有“警渣”们了。另据我了解,尽管当地的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仍有出来“围观”的,但一般都会给国保“面子”一呼即回。因为他们的低保、医保以及养老保险大多都是国保办理。
     惠州的国保:自惠州发生了反对建垃圾焚烧场游行(图三),广州李小玲带我前往与当地网友见面。我拍摄到了那些冒雨游行的人群依然不减的感人场面(视频在整理中)。当晚,我要做当天采集的视频,拒绝了李小玲和当地网友聚餐的机会留在宾馆。刚架好机器站在窗前休息,发现多位身穿警服的人在宾馆楼下串来串去类似询问。李小玲等网友回来后,我就告诉了网友刚才的情景并坚持一定要离开惠州。网友的热情不得不使我们住进了当地网友开的宾馆。但还没站稳脚,网友接到他妈妈打来的电话“三卡车武警、便衣来到家里······”之后,我们不得不离开惠州。在回广州的路上我接到了一条短信(大意):博罗警方提醒:近期有扰乱秩序不明身份人来到博罗,住宾馆必须出示身份证。读完这条信息,在场的都笑了。
     沧州的国保:为了见几位多年未见的网友,尤其想见和我在天安门广场采访的光远(隋京生,图四)和太太开车前往北京。到了沧州开好房,回眸停在楼下的车就发现有人手上拿着相机在看我们的车,尽管当晚没骚扰,但第二天来了。《查房》视频里也能看到它们的一切(沧州查房视频链接)。当然,没有江苏国保的指示它们不会查房。
     新疆的国保:姜志林被捕了(图五)记得在2014年他被当地街道办事处非法关押时,借保安电话偷偷打了个电话给我“呼吁一下”并告知他们当地领导电话。之后,我电话了这位领导并告知“非法拘禁是违背国家声誉的”。那位领导询问了我的身份后回答:我在北京开会,30分钟后给你回答。结果20分钟就做了回复“我已经责令不可非法关押任何人”。当晚姜志林回到家。
     山东的国保:我与王传英到月底就一年了,在这段时间,我们来来回回地行走数趟。尽然没有一个国保上门“服务”。也没看见一个国保来阻止我们,包括拍摄“红歌”现场(视频链接)。在王传英卖挖掘机时,警察还主动热情的提示“注意安全、不要压坏了地下水道”这与外地不“配合”的作风让江苏警渣李杰很失望。
     总体评价:北京:哥们,你只要不给咱制造麻烦,咱没义务协助外地警察抓你们。安徽:兄弟,别来我们这里捣乱好不好。惠州:赶走“来犯者”就行。沧州:咱小地方,只能协助高官们吓唬吓唬你们。新疆:我要面子,只要不曝光,只要不是刑事案件都好说。山东:在我管辖地不给我肇事,尽管你喊我大哥,也没心思参与别人的经济纠纷。再说你也不是帝都国保。总体上我所遇见的各地国保,只要你不在它们的管辖范围“做事”,都不会干预你的生活来源。即便是国际捐助也是暂时扣押,类似黄琦看病巨款,而江苏就与众不同了。
     好,下面粗略谈谈我与警渣李杰的五年历程:
     自2011年5月29日我出狱至今,跟警渣李杰(江苏省南京市国宝支队队长)打交道五年之久,故事就多得去了。每年被旅游多次,最多的一次是一个月内被旅游两次,最长的一次是18天。旅游地点也小从犄角旮旯不为人知的寺庙,大到目视无边的千岛湖,和高海拔千米的峨眉山,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吃:从街边地摊的油条茶叶蛋到大酒店288的鱼头汤。当然,还有晚餐没有三文鱼我是不会上桌的。酒:从268的苏酒到簌簌口12块钱一瓶的啤酒。烟:从软中华到200元一条的小苏烟。看:从80元一张的景点门票到288的大型演出。穿:看见我穿郭飞雄(图四)T恤后,在芜湖找了一家“名流”商店买了衣服和牛仔裤。药:从几块钱一瓶的风油精到几十块钱七粒的“奥克”。尽管这样我也会不领情,因为那些钱都是从苦民身上剥削去的。对于这个警渣,朋友说他是“笑面虎”。而笑面虎这一词汇,原先只是在电影、书里和言言相传中听过、看过,但我刚刚发现就在我身边的警渣李杰纯属一个垃圾狗中的下三滥:
    它惯用的手段
     它利用国家给它的公权力在属于它管辖的异见人士身上就我体会用到了“淋漓尽致”外:从我太太的弟弟及家人。挑拨他们说“孙林会骗光你姐姐的钱,再来骗你家”因此,在我们行车200多公里为他妈妈过生日之时,她弟弟提着棍子把我们撵出了门。内:1、它恐吓我的大姐和姐夫,至今不敢跟我来往。2、就连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在电话中说:哥,别再打电话给我了,每次你来电话后,我的电话接连几天打不通。我:1、偷拆了唯一生存的近25年的小亭子。2、阻止了广告商租用我的地下室。3、叫我朋友在我这做“卧底”(视频链接)。4、在北京国保谈话的当天,它派警狗看守地下室入口,再关闭我地下室电源,然后开门进入时长达83分钟。(监控视频)
    它的人品和本性
     不管对方丑美,只要有机会绝对不放过,甚至连车上有同事在场也不避讳。对于何方(我前妻)那更是淫意加殷情,竟然在我地下室当着多人的面色意绵绵轻轻地对何方说:我送你回去?······
    它的另类收入
     2012年我对它们来“喝茶”的消费要求非常高,抽烟没有软中华别见面,当我和警渣李杰在锁金村(我租用房)见面后第二天去买烟,和“另外”一个人亲眼看见超市购货单上的签字“李杰”。注:如果还有机会,再修改此文并一一举例。
     猫不教虎上树,是因为留一手来对付老虎。我暂时说到这里,也就是留下更多的,比方说:我还在监狱时警渣李杰和我救的那个吸毒妓女开房、我爸爸给我的房子怎么会在我没出狱前何方一个人签字就能卖掉、叫工商银行拦截我的汇款、又用什么手段诱导十一岁的孩子成为特务等等······
     在这里我要对警渣李杰说:今天的我,谈打打不过你,因为身体上除了被你下的毒(图六)之外我也老了,谈实力也比过你,因为我老爸的部下和我的朋友退位了。你可以尽情地利用你掌握的公权力,动用你各方你所能动用的国家机器来对付我,但你在网上的话语权永远不如我。另外换个另类角度问话:在我的记忆中上辈子没挖你家祖坟,这辈子也没强奸过你家母性,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孑木:谈谈各地的国保和“警渣”李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3908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 AtrocityintheNameoftheLaw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铮鄉愁Homesickness
  • 谢选骏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 谢选骏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 金光鸿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 谢选骏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陈奎德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李芳敏144000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17因為惡人的
  • 谢选骏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雷声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生命禅院《新时代人类八百理念》第三版201~300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 郑恩宠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 谢选骏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九:生命与能量
  • 郑恩宠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论坛最新文章:
  • 欧盟领导人为再度延长经济制裁俄罗斯开绿灯
  • 普京大阵仗召开年度记者会 对胜选更是信心十足
  • 日本三名向朝鲜走私食品者被捕
  • 联合国秘书长访日与安倍确认制裁朝鲜重要性
  • 文习会 韩中共同呼吁关系重回正轨
  • 台湾央行否认刻意低估新台币汇率
  • 6700罗兴亚人在缅军镇压首月丧生
  • 法国:三年后再决定是继续停止使用草甘膦
  • 韩国检方要求判闺蜜门主角崔顺实25年监禁
  • 贫富不均: 1%人口占享近三分之一经济增长
  • 名作家及诗人余光中在台辞世享年89岁
  • 铁腕对付弱势民工 曝露中共重大缺陷
  • 余光中病逝高雄 享89岁
  • 韩国记者在华遭警卫殴打 韩方要求追究责任
  • 文在寅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会谈
  • 欧盟峰会聚焦“脱欧”和难民
  • 大阪市决定解除与旧金山市友好城市关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