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明镜新闻网 作者:邱會作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新史記》編者按:徴得邱會作子女的同意,摘錄邱會作回憶錄第36章“‘九一三’事件——林彪死了”,刊載於此。文中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1971 年)9月13日下午6時,我去京西賓館處理周總理交代的幾件具體工作。一,撤消三中全會的工作班子,是交代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王良恩辦的。二,安排李先念、 李作鵬、華國鋒、余秋里等人的住宿,是交代總參管理局副政委辦的。三、打開京西賓館地下室通往空軍地下室的大門。我親自走了一遍,我是京西賓館的防空總指 揮,必須親自預先察看路線。
    
    晚上九時,我又由總後大院去了京西賓館一趟,檢查了李先念等人的住宿,他們都睡下了,我 只在每人房門口同他們說了一句話。我敲李作鵬門時,他還沒有睡,我就約他到會議廳的休息室聊天,一直聊到次日凌晨3時。他的精神狀態同我一樣:有思無慮。 我們天南地北、過去現在等,雜七雜八談了很多。現在還能回憶起來的,有如下一些。
    
    關於事實真相問題。
    
    我說:“林彪真的叛國投敵了嗎?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呀!”
    
    李說:“從現來看,走掉了已經是事實了!今後在這件事上的性質,也是要看怎麼說了,是方是圓都由人說了。”
    
    我說;“同意你的看法。如果他自己決心要走,臨走的時候,下幾道命令,在短時間之內也會大亂的呀!林彪走的原因,現在我們還不清楚。以我的估計,還是高明夫人腦子想歪了,把林彪搞走的,真是糊塗透頂了。”
    
    李說:“這個問題,我也這樣想過,但現在還無法自圓其說。”
    
    我說:“是夫人的事,問題可能就在這裏,現場還有好多人,特別是豆豆瞭解的事會比別人更多,更確切。我想事情很快就可以搞清楚,現在怕的就是以權說話。”
    
    我說:“關於林彪的問題,我們是否要向主席、中央寫個報告?”
    
    李說:“報告是要寫的,但寫什麼就是難題了,我們什麼事也沒有。要說有事,也就是得罪了江青。這樣寫,別人會相信嗎?看看再寫吧。”
    
    我說:“江青他們幾個的鼻子要長到腦門上了,他們真神氣!看來很難有什麼黨的政策可講了。”
    
    李說:“事實上,他們不光對我們神氣,對總理和其他人照樣神氣。”
    
    我說:“他們神氣,我們受氣。”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凌晨3點了。我們之間的閑談就此結束。(《新史記》第4期)
    
    本文来源:明镜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219390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已逝,谜未解——李作鹏未公开的回忆录是核心密匙?(图)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图)
·李作鹏盗取国宝清明上河图始末
·李作鹏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 (图)
·张思之:当年辩护律师20年后重访李作鹏
·李作鹏谈文革:。毛泽东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站在那一边/师东兵
·胡锦涛为何不授予李作鹏等人“抗战60周年纪念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致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 习近平改革意识形态的重大步骤
  • 腐败的解放军战斗力有多强?
  •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
  • 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
  •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 益寿抑癌健康蔬菜排行榜
  • 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 习总反腐,功盖汤武!
  •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天
  • 对比中美两国宗教自由
  • 默克尔给习总带来马克思的信
  • 到底谁该"去吃屎"?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方党美国人为何两次对马航下毒手
  • 郑恩宠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
  • 大字报四位上海维权人士在人民公园
  • 徐永海11名基督徒已过24小时依旧被
  • 习总日记何岸泉:关于网民因“造谣传
  • 谢选骏《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 念此的博客为何只有中国男人包二奶
  • 独往独来评萧功秦大师的跪族新垫《新
  • 大字报(旧文回顾)高智晟:黑夜、黑
  • 郑恩宠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日本游客说:中共只敢抢本国
  • 大字报【视频】上海长宁区蔡文君联
  • 苏明张健评论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 徐永海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
  • 藏人主张「台灣茉莉花國家正名革命」
  • 周鍾揚如果捐款是選舉經費要申報、
  • 雷声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
    论坛最新文章:
  • zt:自由亚洲电台:为什么中国政府要“抓蛤蟆”
  • zt:【禁闻】反腐秀升级 中共全球撒网缉捕逃官
  • 我,铅笔--讲述给里德听的我的家谱
  • [视频]讀《失控——全人類的最终命运和結局》
  • 女司机凶猛!遇男子深夜碰瓷 直接轧过(视频)(
  • 萧瀚:“来临的日子站在我们面前” 暴政下知识
  • 中国土豪疯狂涌入 澳洲民众只能买货柜屋(2张图)
  •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 民众律师质疑:为什么不让会见十君子(1张图)
  • 耶稣山上宝训:4.论发怒
  • 陈树庆:吕耿松案律师会见受阻(1张图)
  • 文盲党中央派生文盲党国理论家们!
  • 芦笛:建议党中央 为理论家扫盲刻不容缓
  • 孔丹的“官二代”定义证明他是个无知的红二代
  • 周永康妻妹照片罕见曝光(1张图)
  • 美媒:安倍抱怨中国粗暴 干嘛自己不照照镜子?(
  • 中国股市面临重大转折
  • 美嘉顾问
    公证翻译;移民投资;财税咨询;商务考察
    美国热线:+1(858)216-5101/+1(941)227-4339
    中国直电:+011-86-13902490716
    国语 粤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