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明镜新闻网 作者:邱會作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新史記》編者按:徴得邱會作子女的同意,摘錄邱會作回憶錄第36章“‘九一三’事件——林彪死了”,刊載於此。文中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1971 年)9月13日下午6時,我去京西賓館處理周總理交代的幾件具體工作。一,撤消三中全會的工作班子,是交代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王良恩辦的。二,安排李先念、 李作鵬、華國鋒、余秋里等人的住宿,是交代總參管理局副政委辦的。三、打開京西賓館地下室通往空軍地下室的大門。我親自走了一遍,我是京西賓館的防空總指 揮,必須親自預先察看路線。
    
    晚上九時,我又由總後大院去了京西賓館一趟,檢查了李先念等人的住宿,他們都睡下了,我 只在每人房門口同他們說了一句話。我敲李作鵬門時,他還沒有睡,我就約他到會議廳的休息室聊天,一直聊到次日凌晨3時。他的精神狀態同我一樣:有思無慮。 我們天南地北、過去現在等,雜七雜八談了很多。現在還能回憶起來的,有如下一些。
    
    關於事實真相問題。
    
    我說:“林彪真的叛國投敵了嗎?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呀!”
    
    李說:“從現來看,走掉了已經是事實了!今後在這件事上的性質,也是要看怎麼說了,是方是圓都由人說了。”
    
    我說;“同意你的看法。如果他自己決心要走,臨走的時候,下幾道命令,在短時間之內也會大亂的呀!林彪走的原因,現在我們還不清楚。以我的估計,還是高明夫人腦子想歪了,把林彪搞走的,真是糊塗透頂了。”
    
    李說:“這個問題,我也這樣想過,但現在還無法自圓其說。”
    
    我說:“是夫人的事,問題可能就在這裏,現場還有好多人,特別是豆豆瞭解的事會比別人更多,更確切。我想事情很快就可以搞清楚,現在怕的就是以權說話。”
    
    我說:“關於林彪的問題,我們是否要向主席、中央寫個報告?”
    
    李說:“報告是要寫的,但寫什麼就是難題了,我們什麼事也沒有。要說有事,也就是得罪了江青。這樣寫,別人會相信嗎?看看再寫吧。”
    
    我說:“江青他們幾個的鼻子要長到腦門上了,他們真神氣!看來很難有什麼黨的政策可講了。”
    
    李說:“事實上,他們不光對我們神氣,對總理和其他人照樣神氣。”
    
    我說:“他們神氣,我們受氣。”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凌晨3點了。我們之間的閑談就此結束。(《新史記》第4期)
    
    本文来源:明镜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219390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已逝,谜未解——李作鹏未公开的回忆录是核心密匙?(图)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图)
·李作鹏盗取国宝清明上河图始末
·李作鹏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 (图)
·张思之:当年辩护律师20年后重访李作鹏
·李作鹏谈文革:。毛泽东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站在那一边/师东兵
·胡锦涛为何不授予李作鹏等人“抗战60周年纪念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 入籍宣誓追记
  •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 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致恶果浮现
  •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 习近平下令,重庆大抓捕
  •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 转--不可不说的百团大战真相
  •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思维惯性的危害--《智慧篇》六十三
  • 郑恩宠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 东海一枭孔府微论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64)
  • 陈泱潮陈永利:2017权力智慧话紫薇
  • 东海一枭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7-2:至公至平争皇储,金匮之盟真相出
  • 谢选骏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 吴倩 你们的耶稣: 我呼召世人去
  • 藏人主张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 谢选骏《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 东海一枭信仰和崇拜微论
  • 谢选骏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 郑恩宠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 谢选骏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东方胜景法门:也跌入唯心论陷阱的历史唯物主义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面对武统变局 十九大后关键时刻
  • 民进党独派提案赦扁明日全代会山雨欲来
  • 法激左派今在巴黎游行抗议政府改革劳动法
  • 英媒称王岐山北京密会班农显示留任机会高
  • 谷歌以11亿美元收购台湾HTC部分业务
  • 中国商务部执行联合国决议对朝鲜施压
  • 防中国政治渗透 澳洲将全面修改间谍法
  • 微信认搜集用户隐私内容并可向政府披露
  • 为何朝鲜若在太平洋试爆氢弹令人害怕?
  • 香港议员何君尧疑虚报英国律师执业资格
  • 民调:默克尔连任没问题但选项党成老三
  • 阿尔斯通将和对手西门子对等“联姻”
  • 《美国制造》拍摄的空难巨星汤姆·克鲁斯有责?
  • 全巴黎10月1日再尝试“无车日”
  • 特朗普继续与金正恩舌战称其“疯子”
  • 诗人浪子遭拘35天后被“取保候审”22日获释
  • 特朗普前首席顾问班农密会王岐山引猜测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