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明镜新闻网 作者:邱會作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新史記》編者按:徴得邱會作子女的同意,摘錄邱會作回憶錄第36章“‘九一三’事件——林彪死了”,刊載於此。文中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1971 年)9月13日下午6時,我去京西賓館處理周總理交代的幾件具體工作。一,撤消三中全會的工作班子,是交代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王良恩辦的。二,安排李先念、 李作鵬、華國鋒、余秋里等人的住宿,是交代總參管理局副政委辦的。三、打開京西賓館地下室通往空軍地下室的大門。我親自走了一遍,我是京西賓館的防空總指 揮,必須親自預先察看路線。
    
    晚上九時,我又由總後大院去了京西賓館一趟,檢查了李先念等人的住宿,他們都睡下了,我 只在每人房門口同他們說了一句話。我敲李作鵬門時,他還沒有睡,我就約他到會議廳的休息室聊天,一直聊到次日凌晨3時。他的精神狀態同我一樣:有思無慮。 我們天南地北、過去現在等,雜七雜八談了很多。現在還能回憶起來的,有如下一些。
    
    關於事實真相問題。
    
    我說:“林彪真的叛國投敵了嗎?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呀!”
    
    李說:“從現來看,走掉了已經是事實了!今後在這件事上的性質,也是要看怎麼說了,是方是圓都由人說了。”
    
    我說;“同意你的看法。如果他自己決心要走,臨走的時候,下幾道命令,在短時間之內也會大亂的呀!林彪走的原因,現在我們還不清楚。以我的估計,還是高明夫人腦子想歪了,把林彪搞走的,真是糊塗透頂了。”
    
    李說:“這個問題,我也這樣想過,但現在還無法自圓其說。”
    
    我說:“是夫人的事,問題可能就在這裏,現場還有好多人,特別是豆豆瞭解的事會比別人更多,更確切。我想事情很快就可以搞清楚,現在怕的就是以權說話。”
    
    我說:“關於林彪的問題,我們是否要向主席、中央寫個報告?”
    
    李說:“報告是要寫的,但寫什麼就是難題了,我們什麼事也沒有。要說有事,也就是得罪了江青。這樣寫,別人會相信嗎?看看再寫吧。”
    
    我說:“江青他們幾個的鼻子要長到腦門上了,他們真神氣!看來很難有什麼黨的政策可講了。”
    
    李說:“事實上,他們不光對我們神氣,對總理和其他人照樣神氣。”
    
    我說:“他們神氣,我們受氣。”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凌晨3點了。我們之間的閑談就此結束。(《新史記》第4期)
    
    本文来源:明镜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219390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已逝,谜未解——李作鹏未公开的回忆录是核心密匙?(图)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图)
·李作鹏盗取国宝清明上河图始末
·李作鹏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 (图)
·张思之:当年辩护律师20年后重访李作鹏
·李作鹏谈文革:。毛泽东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站在那一边/师东兵
·胡锦涛为何不授予李作鹏等人“抗战60周年纪念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 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致青岛中级法
  •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 言论自由的限度
  •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 公权任性到底为什么?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相国和相企(微论)
  • 高洪明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 陈泱潮十五、亲历者指证:侵华日军的暴行,多是其中的朝鲜人所为
  • 曾节明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 曾宁鸿茅酒厂何以能驱使得了公权力
  • 谢选骏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 谢燕益我的个人简介
  • 陈泱潮十四、看了《金正恩访华》纪录片,穷凶极恶的朝鲜人会摩拳
  • 谢选骏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 生命禅院随天性而行
  • 陈泱潮十三、文在寅等力图朝韩统一拥核雪耻,以报复千年宿敌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2
  • 高洪明质问中宣部等:我们中国军队到底是谁的队伍?
  • 谢选骏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 徐永海质量与体积的统一
  • 谢选骏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 藏人主张「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
    论坛最新文章:
  • 古巴告别卡斯特罗 继承人前路狭窄
  • 习近平与英土领导人通电话 讨论叙利亚局势
  • 文在寅表示朝鲜表明完全弃核意志
  • 叙利亚交还法国颁给阿萨德的荣誉军团勋章
  • 法国铁路罢工持续 全法12万民众上街抗议
  • 中兴断芯效应疑发作 ”厉害了我的国“躺枪
  • 中国首艘自制航母002出来了
  • 拉加德呼吁中美避免贸易战
  • 中共党支部建到外国大学去
  • 福布斯预言中兴弹尽粮绝疑很快申请破产
  • 国际货币基金为全球巨大债务规模拉响警钟
  • 鸿茅药酒案又引爆网络
  • 金正恩座机老旧无法飞远特金会选地费神
  • 习近平的“尚武精神”源于毛泽东和邓小平
  • 欧洲议会呼吁对记者提供更多保护
  • 赵薇万家收购案上诉失败 270苦主疑追债
  • 传习近平本人反对终身制允诺有病即退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