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明镜新闻网 作者:邱會作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新史記》編者按:徴得邱會作子女的同意,摘錄邱會作回憶錄第36章“‘九一三’事件——林彪死了”,刊載於此。文中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1971 年)9月13日下午6時,我去京西賓館處理周總理交代的幾件具體工作。一,撤消三中全會的工作班子,是交代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王良恩辦的。二,安排李先念、 李作鵬、華國鋒、余秋里等人的住宿,是交代總參管理局副政委辦的。三、打開京西賓館地下室通往空軍地下室的大門。我親自走了一遍,我是京西賓館的防空總指 揮,必須親自預先察看路線。
    
    晚上九時,我又由總後大院去了京西賓館一趟,檢查了李先念等人的住宿,他們都睡下了,我 只在每人房門口同他們說了一句話。我敲李作鵬門時,他還沒有睡,我就約他到會議廳的休息室聊天,一直聊到次日凌晨3時。他的精神狀態同我一樣:有思無慮。 我們天南地北、過去現在等,雜七雜八談了很多。現在還能回憶起來的,有如下一些。
    
    關於事實真相問題。
    
    我說:“林彪真的叛國投敵了嗎?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呀!”
    
    李說:“從現來看,走掉了已經是事實了!今後在這件事上的性質,也是要看怎麼說了,是方是圓都由人說了。”
    
    我說;“同意你的看法。如果他自己決心要走,臨走的時候,下幾道命令,在短時間之內也會大亂的呀!林彪走的原因,現在我們還不清楚。以我的估計,還是高明夫人腦子想歪了,把林彪搞走的,真是糊塗透頂了。”
    
    李說:“這個問題,我也這樣想過,但現在還無法自圓其說。”
    
    我說:“是夫人的事,問題可能就在這裏,現場還有好多人,特別是豆豆瞭解的事會比別人更多,更確切。我想事情很快就可以搞清楚,現在怕的就是以權說話。”
    
    我說:“關於林彪的問題,我們是否要向主席、中央寫個報告?”
    
    李說:“報告是要寫的,但寫什麼就是難題了,我們什麼事也沒有。要說有事,也就是得罪了江青。這樣寫,別人會相信嗎?看看再寫吧。”
    
    我說:“江青他們幾個的鼻子要長到腦門上了,他們真神氣!看來很難有什麼黨的政策可講了。”
    
    李說:“事實上,他們不光對我們神氣,對總理和其他人照樣神氣。”
    
    我說:“他們神氣,我們受氣。”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凌晨3點了。我們之間的閑談就此結束。(《新史記》第4期)
    
    本文来源:明镜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219390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已逝,谜未解——李作鹏未公开的回忆录是核心密匙?(图)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图)
·李作鹏盗取国宝清明上河图始末
·李作鹏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 (图)
·张思之:当年辩护律师20年后重访李作鹏
·李作鹏谈文革:。毛泽东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站在那一边/师东兵
·胡锦涛为何不授予李作鹏等人“抗战60周年纪念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民主惹的禍?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 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 世界首善毛泽东
  • “三怪”之“秀”
  • 尼泊尔中华寺散记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 毛泽东的《民主颂》全文
  • 国画的特质,从传承到创新/许之远
  •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张三一言
  • 为何只有中国男人包二奶
  •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曾节明
  • 关于网民因“造谣传谣”被刑拘的声明
  • 致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 习近平改革意识形态的重大步骤
  • 博客最新文章:
  • 雷声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 徐永海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
  • 祷告中国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
  • 藏人主张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
  • 大字报下流!上海陈恩宠傍名人自编
  • 中国控诉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
  • 郑恩宠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 告别中共再造共和将持枪权还给人民
  • 独往独来凌沧洲:死神也挡不住〝上访
  • 自由之声中共心理已全线崩溃——兼致
  • 無錫拆遷維權习清党清不到无锡公安扬黑帮
  • 吴宗伟解放军总政迫害人权记事(14
  • 大字报【月未周五】上海访民国家信
  • 徐永海北京圣爱团契教会十多人被扣
  • 习总日记习总回应“旧制度与新弊端”
  • 蔡楚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
  • 周亚辉中国人是井底之蛙不自量力
    论坛最新文章:
  • 后极权社会趣味心理学报告
  • 一党独裁,贼喊捉贼:萧山义桥镇政府
  • 上海孙宏萍:司法不公是上海暴政横行长期迫害我
  • 李克强经济公开课:不小心蹦出一句方言
  • 「學生不能高過先生」是否有悖常理?
  •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集会声援吕耿松和徐光(2张图)<
  • 张明扬:拒绝效忠希特勒的“邪教”
  • 孔子的理想社会是如何建成的
  • 李子暘:迈阿密的故事
  • 該隱的妻子是誰?
  • 甲午120周年 中日来到新交汇点(1张图)
  • 「韋光正」的獨特邏輯及其社会创伤之下明天的救
  • 东京先生谈:日本女大学生处女率高达53%(2张图)
  • 吴魁明律师关于刘家财“山巅案”的通报两则(6张
  • 2014年4月到6月EB-1批准案件分析
  • 康慨:告密体系及其社会创伤
  •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 美嘉顾问
    公证翻译;移民投资;财税咨询;商务考察
    美国热线:+1(858)216-5101/+1(941)227-4339
    中国直电:+011-86-13902490716
    国语 粤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