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8日 转载)
    
    来源:明镜新闻网 作者:邱會作
    
    我对李作鹏说:“现在怕的就是以权说话


    
    《新史記》編者按:徴得邱會作子女的同意,摘錄邱會作回憶錄第36章“‘九一三’事件——林彪死了”,刊載於此。文中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1971 年)9月13日下午6時,我去京西賓館處理周總理交代的幾件具體工作。一,撤消三中全會的工作班子,是交代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王良恩辦的。二,安排李先念、 李作鵬、華國鋒、余秋里等人的住宿,是交代總參管理局副政委辦的。三、打開京西賓館地下室通往空軍地下室的大門。我親自走了一遍,我是京西賓館的防空總指 揮,必須親自預先察看路線。
    
    晚上九時,我又由總後大院去了京西賓館一趟,檢查了李先念等人的住宿,他們都睡下了,我 只在每人房門口同他們說了一句話。我敲李作鵬門時,他還沒有睡,我就約他到會議廳的休息室聊天,一直聊到次日凌晨3時。他的精神狀態同我一樣:有思無慮。 我們天南地北、過去現在等,雜七雜八談了很多。現在還能回憶起來的,有如下一些。
    
    關於事實真相問題。
    
    我說:“林彪真的叛國投敵了嗎?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呀!”
    
    李說:“從現來看,走掉了已經是事實了!今後在這件事上的性質,也是要看怎麼說了,是方是圓都由人說了。”
    
    我說;“同意你的看法。如果他自己決心要走,臨走的時候,下幾道命令,在短時間之內也會大亂的呀!林彪走的原因,現在我們還不清楚。以我的估計,還是高明夫人腦子想歪了,把林彪搞走的,真是糊塗透頂了。”
    
    李說:“這個問題,我也這樣想過,但現在還無法自圓其說。”
    
    我說:“是夫人的事,問題可能就在這裏,現場還有好多人,特別是豆豆瞭解的事會比別人更多,更確切。我想事情很快就可以搞清楚,現在怕的就是以權說話。”
    
    我說:“關於林彪的問題,我們是否要向主席、中央寫個報告?”
    
    李說:“報告是要寫的,但寫什麼就是難題了,我們什麼事也沒有。要說有事,也就是得罪了江青。這樣寫,別人會相信嗎?看看再寫吧。”
    
    我說:“江青他們幾個的鼻子要長到腦門上了,他們真神氣!看來很難有什麼黨的政策可講了。”
    
    李說:“事實上,他們不光對我們神氣,對總理和其他人照樣神氣。”
    
    我說:“他們神氣,我們受氣。”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凌晨3點了。我們之間的閑談就此結束。(《新史記》第4期)
    
    本文来源:明镜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219390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已逝,谜未解——李作鹏未公开的回忆录是核心密匙?(图)
·将军百战身名裂——“林彪死党”李作鹏沉浮录(图)
·李作鹏盗取国宝清明上河图始末
·李作鹏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 (图)
·张思之:当年辩护律师20年后重访李作鹏
·李作鹏谈文革:。毛泽东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站在那一边/师东兵
·胡锦涛为何不授予李作鹏等人“抗战60周年纪念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 瓦伦丁节的情人
  •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 給情人節添堵的報告(關於川普)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之二)
  • 革命还是反革命
  •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 博客最新文章: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13期)
  • 东海一枭道德科学初论
  • 吕千荣的博客掸封尘:您知道中共党徽藏着什么秘密吗
  • 吴倩耶稣基督:祂的唯一心愿就是
  • 曾节明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 谢选骏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二)
  • 悠悠南山下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 中国上海暴政网【视频】江天勇完整解密“茉莉花”被抓后密审过程
  • 走向大自然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 曾铮感悟神韻(之八):神韻喚醒生命記憶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徐沛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23)
  • 上海维权网高智晟:江天勇律师何“罪”之有
  • 郑恩宠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 紫电蓝星末日
    论坛最新文章:
  • 特朗普推特中把媒体说为“美国人民的敌人”
  • 法国多个城市发起“反贪”集会
  • 异端保卫战:苍蝇战大象
  • 德联邦财长否认 曾在近期威胁希腊退出欧元区
  • 法国农业工会主席博兰辞世
  • 菲律宾动用军队特设机构加强打击贩毒
  • 朝鲜再成焦点 六方会谈希望渺茫
  • 法世界报:习近平反贪未触及腐败根本
  • 法国总统大选撕开殖民敏感黑历史
  • 台湾轰西班牙罔顾人权将召见代表抗议
  • 李嘉诚爆港特首选举是早知结果的戏码
  • 巴黎再谴责俄网络攻击干预法国大选
  • 比利时火车脱轨事故造成1死27伤
  • 中石油18亿美元进阿联酋成员国开采合同
  • 法国总理卡兹纳夫下周起访华
  • 马来:金正男案还有四朝鲜裔嫌犯在逃
  • 美国航母舰队开始南海巡航任务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