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6360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字报与人权的呼声

刘胜骥

§毛派工具变成反毛武器

  中国大陆目前现代化程度仍低,许多地区无报纸,少收音机,大字报有其存在的环境。可是大字报如此流行,全世界包括共党国家在内,似乎找不到第二个。善於宣传鼓动的匪党,早在叛乱时期就在学校、街道、车站、乡村张贴大字报,以配合其学运、工运、农运的进行,企图达成煽惑徒众和瓦解我军心、民心的目的。建立伪政权後,中共继续进行「五大运动」、「叁大改造」、「反右斗争」、「叁面红旗」等一连串不间歇的政治运动,号称实行群众路线的匪党,乃充分利用海报、壁报、黑板报、大字报、歌谣形式,发动大量而密集的文宣攻势,以便造成普遍广泛的政治认同。所以,毛匪沾沾自喜的说:「大字报是一种极其有用的新型武器。」

  在十年疯狂的「文革」中,大字报起了积极的作用,墙壁、橱窗、灯柱、树干,甚至用石块压在街上的泛滥潮涌的大字报,像排炮一样,打出了一场「革命」。匪报社论中指出:「大字报是小将们向那公开的、隐蔽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一切牛鬼蛇神进攻的有力武器。他们的大字报,如利剑、如匕首,击中了敌人的要害,刺伤了敌人的痛处,长了革命者的志气,灭了敌人的威风。」

  大字报本来是中共御用宣传工具,文革教育了广大人民学会掌握此一工具,等到人民觉醒,则大字报亦能由毛派利器转化为反毛武器。

§李一哲大字报影响最大

  民国六十叁年十一月七日,在广州北京路口出现了署名「李一哲」的大字报,用六十七张白报纸写成,这是历来反毛反共大字报中,最长也影响人心最大的一次大字报,题为「关於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直斥匪伪统治已经成为「封建社会主义」,「实行了新的资产阶级私人占有」。李一哲随即和「宣集文」(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集体创作小组)展开了笔战,互贴大字报论战月馀,震动了广州,以李一哲等数十人被捕收场。

  李一哲滔滔万言、铿锵有力的说理,轰动了南中国,手抄本从广州到西安、南京、上海、北平、渖阳,从海那边又流传到自由世界。

  今日中共的开释「李一哲」集团成员,说明了当年被囚本是无罪,匪伪政权不得不在人类的齐声怒吼下退缩。

  李一哲宣称:「领导者将党和人民给予他的必要照顾膨胀起来,变为政治和经济的特权,并无限地荫及到家族、亲友,乃至实行特权交换,通过『走後门』之类的渠道,完成其子弟在政治、经济地位上实际的世袭地位,并且围绕着他们的私利,改变事业的社会主义方向,实行宗派主义的组织路线,扶植起一批特殊於人民利益,并与人民利益相对立的『新贵』集团和势力来。」大陆上的情况,到今天仍是如此。

§天安门事件引发新浪潮

  民国六十五年四月五日,北平天安门广场爆发了数十万人的大示威运动。大字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事前一个星期的酝酿中,涌现於天安门广场的大字报、小字报、诗歌、散文、地下刊物、聚合了群众的极端不满,起了引导作用。

  六十七年十一月十九日起,亦即中共宣布平反「天安门事件」的第叁天,从北平扩散开来,立即引出新的大字报浪潮。邓小平原以为可以控制大字报的发展,但他没料到民众的反共情绪却是易放难收。大字报这个工具,再度为大陆人民所运用,掀起一次民主人权的运动。

  大字报的出现,其作用有两个方面:  (一)作为大陆青年的反共斗争的工具;  (二)反映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

  当然,毛泽东企图利用大字报来遂行其「文化专制主义」和「政治夺权主义」。邓小平企图利用大字报来推翻贬邓的「四.七决议」和打倒华国锋派系。不过,大字报主要的仍然是反共的最好工具,一些大字报署名如「革命工人」、「革命群众」、「九等公民」、「红民」、「李一哲」均非真名,可以暂时避开中共的镇压。

  去年底以来,被西方观察家誉为「北京之春」的大字报浪潮,环绕在叁个主题:或呼吁人权保障,以「中国人权同盟」副主席任畹町为代表;或呼吁民主运动,以「探索」主编魏京生为代表;或呼吁民生提高,组织农民示威游行的傅月华可为代表。

§人权问题是主要的题目

  其中人权是大字报最重要的题目,一个署名「党之子赵前」的少年,张贴大字报,要求中共释放其叁年前遭受不当逮捕的双亲。上海知青贴出无数大字报要求返回城市工作。由於中共漠视他们的心声,上万返沪知青占领上海火车总站,造成今年二月五日的十二小时交通中断事件。西安贴出一群家长署名的大字报,他们的子女悲愤中共食言,未在下放叁年期满後调返城市工作,已经绝食抗议了。外国记者也见到北平街头,挂出十六帧写实照片,标题如「我要」、「视察」等,摄影的大陆青年以展出这些照片来为争取人权作见证。

  最大胆的大字报,是「中国人权同盟」张贴的大字报,提出了一系列要求,要求搬走毛□、解散秘密警察、人民应有人身自由、也应有出国权利等十九项人权信条。此为这个地下组织今年一月一日宣告成立时一致通过的宣言。

  中国大陆的人权运动,也向美国吁求援助。致布里辛斯基的公开信是由一名北平建筑工人署名,他说:「人权在中国遭致最可怕的攻击,而且仍然完全遭否定。人权的鬼魅将永远在中国作祟,每一处都可以看到非法迫害、不公平、饥饿与家庭被强迫分散的例子。」另由人权团体署名的致卡特总统的公开信,其中有一段说:「中国的人口占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中国人民不希望重蹈古拉格群岛上苏联人民悲惨生活的覆辙。这将是对您的人权保证的一项真正考验。」大陆大字报所以热心地给卡特写信,也是相信卡特在世界各地推销人权,有九亿人的中国大陆固然迫切需要这一份人权清单。但是,大陆是推销人权的市场吗?

§风雨满楼是匪溃亡开始

  中国人应走自己的道路,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大陆人民已经清醒,从事起自救救国的使命。一年来诞生了数十个地下组织,也发行了许多地下刊物。担负起组织民众、宣传新说的任务,他们的努力坚忍持久,规划了中国大陆反共革命的远景。各地不断爆发的知青抗暴风潮、农民请愿游行等,山雨欲来风满楼,更加强了吾人的信念:大陆人民发出怒吼,揭竿而起,正是中共溃亡的开始。

摘自中央日报编印《中共祸国殃民叁十年》,民国六十八年十月再版。

(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