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是谁在以身试法做第二个许杰?/韩富英 韩继怀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2日 来稿)
    是谁在以身试法做第二个许杰???儿子被弃卖、母亲被地痞故意杀人致重伤迫害致死、政府变相抢粮等等一位农妇维权的血泪史。经中央多家部门查证属实的案件至今不依法处理,已有省的结论,程序已到中央及各部门,然而还继续层层造假,买通中央部门领导(如:程序已到国家信访局、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室等等)销号删除。 2018年1月18日上午9.30分省驻京办王以重、王玉发等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国家信访局2号窗口东侧男领导销号删除我的案件,1月19日早9点在登记时2号窗口西侧女领导问我:“你来上访过吗”?答:我来京上访将近20年了?我的案件居然在电脑上显示空白,明摆着就是销号删除了!多年来一直掩盖我案件的事实真相,对我只打压不依法处理问题。在习李赵王共同高压反腐的今天,不收手、不收敛、顶风上与中央抗衡。是谁在以身试法做第二个许杰???
    
     世界奇闻,千古奇案权力枉法的人间悲剧:因到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最高法院信访处正常上访,被黑龙江省农垦强行非法拘留、拘禁、教养及关精神病院共计1335天!在关押期间多次下毒迫害、株连九族、杀人灭口、家破人亡、无家可归、病重不予诊疗造成严重后果的重大窝案、串案。2004—2008良种补贴整个农场只发给每个承包者每亩175和近200元其余被截留克扣。 起初农垦总局信访办主任任少军和农场信访主任杨振国说:“整个农垦和农场每年用30-50万元钱摆平,后来用100万—-200万摆平也不赔你,挡了我们的官路、没挡住我们的财路”。程序已到国家信访局、公安部、最高法院,然而经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纪委等中央多部门查证属实的案件至今不依法处理。

    
    控告事项:
    
    一、为寻找儿子,当地政府阻挡上访,2002年10月中旬农场强制有偿存储粮食红小豆7300斤被变相霸占至今,2005年已承认事实就是不依法处理{有证据}。反而多次遭到省、农垦总局、红兴隆农垦管局以及曙光农场最残酷的无休止的谋杀性打击报复。农垦总局信访办主任任少军2011年8月12日买通中央报假结案,在支来支去的情况下给了一份模糊不清的终结备案材料,与控告事实不服的结论和答复都是假的。省委省政府信访办、农业部的王明秋处长说:“国家信访局处理的案件我们管不了,你还是去找国家信访局吧”!依据信访条例程序已到国家信访局, 于2013年8月23日在国家信访局210-1领导接待时 再次查证属实 并告知你韩富英反映的问题属实。我说既然属实为何不纠错、不依法公正解决呢?领导说:"如果给你纠错我就下岗".难道一直让我冤下去吗?10月25日6处110—1 接谈说:不纠办不了,如果“管了”中纪委一查他就下岗了。
    
    二、 姐弟二人职工身份被农场无故除名和剥夺一切待遇,要求农场恢复二人的职工身份并补缴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待遇。被农场8、9人围住雇主小院强制抓回非法拘禁农场宾馆49天,在此期间我的病情又复发生命危在旦夕,为了活命逼我和我二姐(韩富华)不得已签字画押才被放出。农场副场长王崇山、邹桂江等人以欺诈的手段办理补缴我姐弟二人养老社保至2012年。然而却是以个体方式补缴的,待遇与职工待遇不符。
    
    三、房屋拆迁回迁问题至今唯我不给落实。
    
    四、 两岁儿子被前夫付兴华和其哥付兴龙私自合谋弃卖【现任农场宣传部长及场党委成员】,妻侄佟伟新从事公安局现升迁农垦红兴隆管局纪检,由于【权利关系}勾结公安、法院等不作为不立案、枉法渎职造假、包庇,至今不解救,20余年未见面下落不明。
    
    五、地痞横行霸占宅基地, 母亲徐秀莲被李艳涛故意杀人打人致重伤致残瘫痪迫害致死。报案后 ,当地公安局久拖不查、压案不办、渎职造假、不作伤害伤检鉴定(案发三天交公安300元鉴定费,5年已承认事实),凶手不抓至今逍遥法外。省法院法医副主任:刘莹和法医师:李季、孙良、宋世俊与农垦中院法医师:石文学和 曙光农场法庭 庭长吴国利等人相互勾结串通作“伪鉴定” ,“重伤” 鉴成“轻微伤”,鉴定的伤情与事实不符,并毁灭送检证据脑CT片、X光手指片及诊断书(2006年7月末在省高院法医主任办公室接待时曹国臣主任和刘莹副主任口头已承认在工作的某个环节中丢失),至今不依法处理。
    
    六、正常上访维权多次被非法拘留4次、拘禁7次、教养两次3年以及关精神病院3天共计1335天,家人母亲、弟弟多次遭暴力毒打非法拘留两次20天、二哥因伺候母亲遭迫害致死、姐姐、外甥【无辜遭陷害判刑8个月】及亲朋好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株连九族、家破人亡、杀人灭口、无家可归,并多次下毒迫害造成残酷的终身重病。2007年办理二代身份证时被当地公安局私自扣押我姐弟二人的身份证长达五年、三年之久。
    
    七、株连九族帮二姐干活,促使韩富华购买早餐车被城管和餐车经销者合谋诈骗。
    
    八、关于2018年退休及补缴2013——2018年养老社保 一事,因政府和公安、法院打击报复我上访给我身体遭成重大后果,至今无钱医治没有康复,失去劳动能力仅仅靠微少的低保救济维持生活,因政府造成的后果由政府承担。以上经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全国人大查证属实并多次督办、交办、转办。然而每次中央督办,省、市、县三级政府以及各执法机关(省、市、农垦总局驻京办工作人员王以重、王玉发、赵常胜等人多次在中央机构接待场所拦截并指使他人多次实施暴力殴打和陷害)非但不处理反而多次实施谋杀性打击报复。
    
    实名 举报【控告状】
    
     谋杀性打击报复事实如下:在北京正常上访为任何违法行为,无辜多次被非法拘留、殴打、绑架、拘禁、下毒、劳教、关精神病院、手机定位监控使用各种恶毒手段迫害陷害我,给身心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其严重的重大后果(见病历)共计1335天:2006年3月11日在京被农垦驻京工作人员以解决问题骗之大栅栏煤市街金顺宾馆202房间,被总局民政局长(女)抢手机、背包、殴打,枷戴戒具、双手朝背戴手铐旅行羁押34小时押回当地拘留10天并曝光三天说:“上访不成进班房”。4月7日在前门大栅栏饭店农场接访工作人员杨振国、公安局李德忠、张玉林等三人给我下毒破害,使我双眼至今干涩、模糊不清、发热通红流眼泪;2007年1月12日拘留10天;任少军、杨振国、刘宝生、吴国利等一伙人串通声称:“整个农垦和农场每年用30至50万元钱摆平了也不会让你赢,更不会输在你手里,如再告就教养你三年”。并将我姐弟二人的职工身份无故除名,分文未给。他们的扬言变成了现实,2006年2007年,省长期驻京工作人员王玉发、王以重和农垦驻京工作人员赵常胜等人长期在三片胡同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马家楼、久敬庄等接待场所利益权利交易对我和家人以及黑龙江其他访民拦截、殴打访民(指使警察、保安)、销号、删除等等实施违法行为。2007年7月30我在最高法院登记被抓(拘禁17天),8月16日直接送佳木斯劳教所18个月,在劳教所里他们对我丧心病狂的虐待、殴打、体罚、有病不给治,给我身体造成严重的损害。解除后我找李彦成副场长(常务场长)解决问题,不但不解决反而继续威胁恐吓:“教养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信走着瞧”,他们的扬言变成了事实。2009年10月18日,我在全国人大和国家信访局接待室上访,出来的大门口被当地绑架劫持非法拘留10天到期不放人,公安刘宝生副局长指派张老七带着没有写好的以探视子女越级上访为由教养1年半】未给法律文书,又待了5天之后戴手铐由公安局长杨德文、佟伟新、女会计、司机四人押送往黑龙江省康复中心戒毒劳教所花重金将我教养18个月,没给我第三次的拘留证和第二次教养决定书。于2010年1月23日含恨离开人世死不瞑目【所里剥夺了我与家人通讯会见的一切权力、申诉、知情权等等】。在劳教所里我长期便秘导致的直肠疼、腹部疼不给诊治,于2010年1月7日在所内检查病情,8至12日连续输液5天在液体里下毒,1月25日下体开始流血每月长达20天(长达15个月)坐都偏腿,严重时一星前后出现两次晕倒昏迷的症状,从此未予以治疗过。多次申请出劳教所检查,于8月10日朱小龙科长、刘薇队长等其她警官带我出所到哈尔滨市二院检查,朱科长挂号却不用我本人名字,给我使用叫“韩凤兰”的名字作彩超和妇检,医生和劳教所对我和我的姐弟隐瞒了所有的病情也不给予治疗。12月份家人接见时通过被解教人员的口信中得知我病情的症状为我买了一些补铁补血的药物来维持我的生命,我不管怎样努力争取都不会放我出去诊疗。2011年2月14日我病情剧烈疼痛难忍在所内又作B超检查,一再追问刘薇队长是何病?20日不得已手写不全的诊断让我拿给医生看:子宫囊肿和胆囊结石,4月19日我被解除教养。
    
     4月24日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作彩超检查:1、肝内胆管结石。2、宫颈多发那囊。3、右卵巢混合性包块(考虑黄体)。4、盆腔少量积液。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彩超检查:1、子宫肌壁小结节(合并子宫腺肌病不排除。2、子宫颈部回声欠均。3、定期观察。红兴隆管理局中心医院检查及农场多次检查:双肾结石,肝内胆管结石,腰椎MRI平扫视:L2/L3、L3/L4、L4/L5椎间盘不同程度向后突出硬膜囊受压【专家会诊至少两次手术,甚至术后会终身瘫痪】,两次慢性阑尾炎肚子痛、腿痛及血样化验白细胞过低,头痛、头晕、恶心、胸闷、心慌等,结肠粘膜充血水肿血管纹理粗乱,混合痔2个,两肺纹理增粗增多、模糊、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增厚等等以上其它病。已严重损害了我的身体健康,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2012/6/26日到省公安厅反映农垦总局公安局至今未给2009年第二次教养法律文书和曙光农场公安局私自扣押身份证长达5年等等问题,告知沟通去农垦总局公安局信访室取。27日我到农垦总局公安局信访室取要2009年第二次教养法律文书和身份证时,串通勾结叫农场公安局派警察郭辉等4人来强制抓人继续打压,与搭救我的好心人撕扯了1个半小时才脱离虎口。之后农场又派40多人在哈尔滨各交通要道堵了两天未抓到。
    
     2012年9月4日下午5点左右,为了生存别人介绍帮我找份活,农场公安带了8、9人包围了雇主小院,不由分说把我揪起塞入早已备好的车里连夜押回农场,非法拘禁在农场招待所49天,在此期间我的病情又复发生命危在旦夕,他们不但不放人并且不让上访以此为由让我们签字画押,为了活命逼我和我二姐(韩富华)不得已签字才被放出。
    
     2013年2月27日上午,我去中央电视台交材料被警察送往久敬庄接济分流中心,当天夜晚被押回曙光农场非法关押。3月14号在农场信访办工作室被邹桂江和看守人员卜凡伟对我进行拳打脚踢绝食3天,非法拘禁40天,当天4月8日11点至下午13.00点,本人和在外维权人士用手机一直从农场到省公安厅报案,这过程中本人手机被邹桂江、周宗抢走,并且还带着两名公安对我进行非法搜查搜身,之后4月9日由农场信访办周宗和公安局4人一起押送到黑龙江省农垦神经精神病防治院佳木斯农垦第二医院精神13科对本人进行非法搜身,在饭里和水里不知下了何毒使我用后头疼、恶心、头晕、浑身无力,在精神病院了关了3天,在家人和朋友的呼吁下才被放出。2013年十二队房屋拆迁回迁问题唯独我不给落实。
    
     2015/10/28日晚8点45分,在久敬庄黑龙江厅以省截访人员王以重为首(主要在国务院、中纪委、全国人大三家门前截访、拦防、时常打人)带领近二十名社会人员强行将韩富英押着塞入京EC5297号牌面包车后,被人猛击头部、后背、脖子,并强行将头摁入车座下,抢走手机和包,致使韩富英头痛、恶心、呕吐仍被押回当地限制人身自由,不给看病至今没有康复。
    
    2015/11/22日上午九点多,黑龙江省桦南县农垦曙光农场常务副场长王崇珊(13384542308)约韩富英到珠市口老城一锅羊蝎子火锅店吃饭拿方案解决韩富英上访问题,饭后两点半左右,王崇珊、信访办主任邹桂江、公安赵春秋再次枉法强行将韩富英押入黑D63997号牌面包车,韩富英被押回当地限制人身自由,躲而不见不处理问题。
    
     2015年11月23日我被限制自由,由不在编的公安男协警刘合、周杨、冯纪承、女退休人员张春燕姐妹等五人陪吃住24小时限制在农场机关招待所2楼203房间,2016/1/6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去要说法:“为何强行非法绑架并限制人身自由至今不处理问题又不放我回京(全家人在北京生活近十年)?周杨为阻挡我,将我胳膊连掐带拧使劲向后拧成一个大鼓包和紫块,而后,场长王崇珊、信访处长邹桂江二人称:“宁可丢官也不给我处理问题并且绝不许我回京”。多日后怕外人知道软禁我在招待所内,曾偷偷调换过房间号码。被抓时人身是健康的。在此期间2015/12/11日、2016/1/29日两次慢性阑尾炎肚子痛、腿痛及血样化验白细胞过低,头痛、头晕、恶心要求做磁共振检查不允许,以上近期所发生的病情没有治愈。72天后经上级领导督促才放我回京回家过年,但是,任何问题都不解决。
    
     2017年10月23日上午10点45分在北京西城区平安里41号红绿灯道口被警察叫住以查身份证交给接访押回当地非法拘禁在农场机关办公楼后身屋里9天,两部手机被当地公安扣留并私自扣押查看个人隐私,有的重要东西被删除。
    
     2018年3月23日在最高法院正常上访遭省驻京办女主任诬陷、拦截韩富英遭关押;2018年3月23日下午两点半左右:黑龙江省农垦曙光农场韩富英与其她访民在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大厅窗口登记时,法官说:你的财产损害赔偿案(2006)黑农林民监字第12号驳回再审通知书和离婚案(2005)黑农林民监字第60号驳回申请再审通知书被黑龙江省高院终结了。我说法官我的案件2006年有省法院文书程序已到最高法院,2009年8月份“张萧”法官告知我这两个案件在最高法已立案,案号分别是125、126号,但未给立案通知书,省法院有何权利报终结?也未给法律文书。另外还有两个执行案件法官说:没有省高院的文书说程序不到属越级上访,程序有省院的属三级终结。程序不到的属越级上访,两头堵人。我正在理论时法官喊来一群法警把我推到门口停下,有一个女法官是黑龙江省驻京办不知给谁打电话称韩富英在闹事,交给农垦中院驻京办又转交农垦总局驻京办,在北京市西城区煤市街食品药监管理局207房间,大约下午5.30左右在交给曙光农场信访办工作人员周忠和公安分局彭洪涛副局长。晚上9点自称农垦总局驻京办赵长胜主任:让农场两位工作人员马上带我离开北京回老家解决问题,不许在北京滞留押回当地非法拘禁曙光农场机关后身黑屋里8天,扣押手机 并私自翻看个人隐私。凡是对我关心的母亲、姐、哥、弟、外甥以及亲朋好友等帮助的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报复和陷害,株连九族、家破人亡、杀人灭口。
    
     对韩继怀的打击报复如下:为了给母亲,姐姐讨公道,我进京上访,于2007年12月7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在全国人大和国家信访局接待室上访,被黑龙江省驻京接访人员王玉发、王以重、农垦驻京赵常胜等人买通国家信访局、人大保安20多人实施暴力毒打头部、腰部、腿部等其它部位长达一个半小时,政府机关扣押了我的身份证和材料。08年2月29日再去看我姐姐(在佳木斯劳教所)途中被当地公安局劫持非法拒留10天。2008年8月15日无奈雇佣 几个人抬着瘫痪的老母亲到农场找领导反映情况,副场长李彦成(已离休)和宣传部部长付兴龙合谋指使公安局长杨德文(已离休)、十二队队长王兆玉(已离职)、书记黄震(已调离)带着几个警察把老母亲抬着轰了出去局长杨德文毒打韩继怀,威胁韩继怀,再走就劳教你。8月17日为了给故意杀人致重伤瘫痪的母亲买药治病,再次去二姐家借钱,在佳木斯火车站被12队治安员周汉冬之妻禇桂荣(现已离婚)看到,捏造事实陷害与外国人勾搭卖国、有精神病为由报警,在站前派出所警察搜遍全身,除了100元钱没有任何其它东西,公安局长杨德文、佟伟新、陈培发、12队队长王兆玉、书记黄震等人赶到,佟伟新是付兴龙的妻侄子把韩继怀带上警车殴打,后拉到公安局2楼局长办公室隔壁房间,王兆玉和黄震对我拳打脚踢,鼻子和嘴大量出血,然后又送局长办公室杨德文、佟伟新再次毒打韩继怀当场昏过去,等醒来佟伟新拿纸把我鼻子和嘴上的血擦掉,扬言教养我三年,王兆玉恶狠狠地说:“我跺跺脚曙光农场都得颤一颤,就得灭你全家”;之后送往森工林业局看守所拘留10天。拘留期间我头痛、恶心、头晕全身疼痛不给治疗,延误被迫害成严重的心脏病、血稠、高血压以及肾蛋白高的重大后果。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横加阻拦,从2007年8月7日办理二代身份证,当地公安局私自扣押三姐的身份证五年之久,我的身份证私自扣押长达三年之多,公民的权利被剥夺。在漫长的维权生涯中多次被跟踪、绑架、手机监控定位、追杀、多次被下毒、非法拘留、拘禁、劳教以及关精神病院,无法正常生活,无家可归,至今流浪北京靠乞讨为生!
    
    农场信访主任杨振国现告知在下已找人算过:“你是我们(和总局任少军)的小人,挡了我们的官路没挡住财路,用100万—-200万摆平也不赔你”。黑龙江省和农垦总不让我去信访口登记反映情况,见人就抓,谁在背后撑腰???竟与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驰,权利之大可想而知???
    
     
     请求党中央和各大执法机关,派员专案组彻查此案的幕后主使,将涉案不法官员逮捕严惩,还我生命权,健康权、名誉权公平公正的为民平反昭雪!!!证据齐全,如有不实愿承担法律责任。
    
     此致
    
    敬呈
    
    2018年1月18日 控告人:韩富英 韩继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511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记班主任张老师
  •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
  •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 「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 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战略分析洪深(述介):习近平恢复终身制的可能后果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 谢选骏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 生命禅院共产主义旗帜依然在这里飘扬/雪峰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力争千人联署反对给予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
  • 明暗經緯錄致中國國務院有關一統江山
  • 谢选骏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 三鞠请安讚泼墨女孩
  • 谢选骏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 藏人主张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 曾节明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 谢选骏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 东海一枭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 张杰博闻贸易战疯狂升级房产税成救命稻草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 金光鸿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 谢选骏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论坛最新文章:
  • 中美贸易战威胁 北京加大进口俄天然气
  • 隐形战机歼20疑有油限难成全天候绕台震慑
  • 费加罗报:人民币汇率下降有利中国出口商
  • 配合新造神运动 网民推出梁家河朝圣路线图
  • 亚洲周刊:香港抢救中国历史毋忘中国人认同
  • 重庆“不雅视频”雷政富狱中多受表扬传再诉减刑
  • 蓬佩奥向日韩及安理会强调不放松制裁朝鲜
  • 美国强调要维持对朝鲜的制裁
  • 中正纪念堂被独派泼漆 蒋介石铜像染红
  • FBI局长说美国50州每州都有中国间谍活动
  • 现才开除打人安保太晚 舆论怒火上烧马克龙
  • 战火又令数千人从叙利亚南部转移到北部
  • 古巴修宪将确立共产党绝对领导 也提市场经济
  • 万家杠杆案未了 赵薇遭集结索债疑成被告
  • 王全璋狱中未受“硬暴力” 李文足反觉“更恐怖”
  • 美参议院决定不制裁中兴 民主党叹习近平又赢了
  • 人民币跌破6.8底线意味货币战争已经来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