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2日 来稿)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我滞泰难民张淑凤在联合国正门举牌呼吁
    
    2017年11月5日我女儿头疼、发烧、腰疼痛等,打车送进医院,医生说:“是登革热,过几天可能发生浑身出血症状是很紧急的,必须马上住院。”因为我们没有钱,所以没有住院。过了两天,我女儿浑身出血,我赶紧打车把我女儿送进医院,医生说:“你女儿特别严重,全身都出血了,需要住院治疗”住院好几天,我跟好几个朋友借了些钱,交了住院费和医药费总共43474泰铢,我对这几个朋友说:“等报销了,我马上把钱还给你们”,11月30日我女儿去曼谷难民中心(Bangkok Refugee Center简称BRC)的医疗部反映住院单和医疗单的报销,我女儿把事情跟BRC的医疗部的工作人员说了,工作人员说:“你去的医院是私立医院,私立医院一般不给报销,”我女儿对工作人员说:“我浑身都出血了,只要能救我命的医院都可以,曼谷这么大我哪知道哪家医院是私立医院,哪家是公立医院?”工作人员说:“你这个情况特殊,我把这个情况写报告给联合国难民署,我们讨论后,12月20日之后给你结果。”12月21日我女儿来到BRC询问报销结果,中文翻译问工作人员之后,中文翻译告诉我女儿:“不给报销”,我现在特别着急,病又重了,这次朋友的钱还不上,以后我们母女俩再有病重的情况下,朋友们谁还再借我们钱呀???
    
    后来由于赶上圣诞节和元旦都放假,我女儿在1月17日早上10点30分来到BRC询问为什么不给报销?BRC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打报告往联合国难民署反映,经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和BRC工作人员研究决定不给你报销,”曼谷难民中心BRC应该公开透明,研究我女儿医疗报销决定的结果,BRC工作人员用手挡住,不让看,证明这里有问题、有猫腻。我们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我们生活困难、以及看病报销等都应该由联合国难民署UNHCR负责,BRC的工作人员和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工作人员他们互相串通一气、勾结在一起,弄虚作假,故意刁难为报销医疗的中国难民设置重重障碍。我们母女从来没有得到过分文救助。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最后BRC的工作人员给写了一封推荐信可以去台湾慈济报销,1月28日我女儿去台湾慈济,台湾慈济的工作人员说:“私立医院不给报销,你还得去找BRC。”
    
    自我们母女钱财丢失后,现在的生活极度困难,我们欠房东3个月的房租,我们母女出去坐免费车、吃免费饭,周六、日做礼拜在基督教会吃饭,教会剩余的饭菜拿回去吃,有时候教会的弟兄姊妹会给我们一些旧衣服。我们平时都去市场捡菜。
    
    而且我女儿在国内上大学,刚上大一,来泰国就失学了,上不起学,我们母女俩签证过期,属于非法滞留,泰国没有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泰国不承认难民法。我们母女无法正常的工作,我们生活在曼谷最简易的房子,每天的生活可以填饱肚子就可以,现在的生活非常的艰难困苦,我们有苦没有地方说。
    
    我多次去找BRC,被一名BRC社会服务部的女负责人多次刁难、推脱,故意为申请救助的中国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还有陷阱。在被逼无奈地情况下,我们来到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举牌“请求UNHCR帮助/RequestUNHCRhelp”是希望联合国UNHCR官员能够帮助我们,我们在联合国UNHCR门口举了两个多月的牌子,至今无人管。
    
    我们母女俩被泰国警察殴打了两次,当时联合国UNHCR难民署的工作人员看到了,UNHCR的安保人员也看到了,却熟视无睹、视而不见,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联合国UNHCR工作人员有保护难民的责任,我们母女在联合国UNHCR门口发生泰国警察殴打难民的事情,作为UNHCR的安保人员也有保护难民的职责,可是他们却视若无睹。当时参与网、博讯网、禁闻网等都给报道了,可以看整篇文章。附链接:
    
    https://canyuwang.blogspot.com/2017/08/unhcr20.html?m=1参与网报道
    
    https://www.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7/08/201708120259.shtml博讯网报道
    
    https://www.bannedbook.org/forum20/topic6093.html禁闻网报道
    
    自从我被泰国警察殴打,我身心疲惫、头痛难忍、胸口疼、胸闷,上不来气,腰疼的更加剧烈,疼痛难忍,我被打的很严重,没钱看病治疗,我在泰国遭受着身体被打伤的疼痛折磨,以及生活极度困难无人管,饱受煎熬之苦。
    
    自从我女儿得登革热之后,身体特别虚弱、四肢无力。我女儿在国内上大学刚上大一,逃到泰国就失学了,没钱上学。我张淑凤在泰国遭受着身体被打伤的疼痛折磨,也没钱看病,以及生活极度困难无人管,饱受煎熬之苦。我和我女儿在泰国过着人间炼狱般的生活!
    
    自从我们母女逃到泰国之后,生活极度困难无人管;我们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被泰国警察殴打两次,联合国UNHCR难民署的工作人员看到了,UNHCR的安保人员也看到了无人出来制止,都视而不见,看着我们母女被泰国警察殴打;我女儿得登革热情况十分危急、人命关天,我没有一分钱,给各个朋友打电话求助等等,一系列的打击,我内心痛苦无处诉说。
    
    强烈呼吁:首先,请求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赶快给我女儿报销住院费和医药费共43474泰铢,因为这些钱是借的,报销之后,我马上还给朋友们!二,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高度重视关注张淑凤母女以及生命健康;同时向其余在泰国的人权机构发出紧急求救!同时向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发出紧急求救!尽快拯救处于危难之中的张淑凤母女!救救张淑凤母女!恳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尽快将我们母女送往第三国,让我女儿恢复学业。
    
    请大家多多关注我张淑凤母女俩,同时也请大家关注滞泰难民!
    
    谢谢!
    滞泰难民张淑凤
    于2018年2月9日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在泰国遭遇困境
    我滞泰难民张淑凤在联合国正门举牌呼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401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琦王晶病情恶化 滞泰难民呼吁中国政府尽快救治 (图)
·滞泰难民张淑凤母女俩遭遇的危险困境,向联合国UNHCR发出紧急求救 (图)
·四位滞泰难民声援中国维权人士 (图)
·滞泰难民柳学红郝威等大皇宫前声援权平欲 (图)
·滞泰维权人士吁看守所监管改革 (图)
·滞泰难民声援大陆人权机构 喊话政府民主改革 (图)
·滞泰难民于艳华的维权经历和遭遇危险困境
·国殇日:滞泰中国难民禁食声明
·滞泰难民柳学红邢鉴等声援张六毛姐姐张五洲 (图)
·滞泰难民呼吁中共尊重宪法 佛教僧人诵经祈福 (图)
·滞泰难民抗议中共打压任全牛等律师 (图)
·中国公民声援雷洋虐杀事件被刑拘 滞泰难民呼国际社会关注 (图)
·滞泰难民举牌声援郭飞雄等国内政治犯,接力绝食 (图)
·滞泰中国难民闹市举牌,关注香港“旺角事件” (图)
·新年伊始,滞泰难民呼吁释放中国良心犯 (图)
·滞泰难民张淑凤在曼谷街头举牌“反对酷刑,关注谢阳” (图)
·滞泰中国难民邢鉴、柳学红声援人权律师舒向新 (图)
·滞泰中国难民哎乌、杨崇:说出我们的故事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 真冒险与假冒险
  •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
  •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 神职的邪恶
  • 六四惨案是人为的灾难
  • 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唐元隽: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 生命禅院奔向高潮拥抱精彩人生
  • 谢选骏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 康正果墓園詠懷
  • 谢选骏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 张杰博闻陋兰:面对罪恶,请别和我谈辩证法
  • 谢选骏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 李芳敏144000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
  • BURMA-缅甸风云从香港蚊叮传播登革热想起
  • 雷声国军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抗日英雄们
  • 谢选骏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 藏人主张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 谢选骏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 东海一枭微论“辩论”
  • 谢选骏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 悠悠南山下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 谢选骏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论坛最新文章: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拒绝政府的停火提议
  • 马赛国际商贸城在希望与犹豫中起步
  • 中国网民破8亿 中等教育程度群为主
  • 中国调查境内三起非洲猪瘟可能关联性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 印度克勒拉省百年不遇洪灾遇难者升至400人
  • 中国开发网攻技术介入邻国政治?
  • 苹果:已将非法彩票赌博APP自中国商店下架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 两韩3年来首次重启离散家庭团聚会
  • 自由了!八年危机后 希腊成功脱离纾困岁月
  • 转移焦点 特朗普:只盯着俄国的傻瓜们,看看中国!
  • 无人机袭击手段成为新的威胁
  • 美国报纸与美国总统之战
  • 马哈蒂尔在京寻援 吁中国帮助解决马国财政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