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我的困惑与呼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09日 转载)
    
    国家主席说“依法治国”,“把‘权力’关在笼子里”。
    
    我非常赞成!然而,以我的经历来说,感觉在山东青岛,国家主席的理念被“关在笼子里”了,行政机关的无法无天公然违法却得到了司法庇护!
    
    2016年2月3日我起诉青岛市规划局和青岛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可是这个案子青岛市法院一直不收案。直到我向上级法院投诉以后,青岛法院才收下诉状。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2016年9月在未开庭的情况下二审裁定书下来。青岛中院支持一审法院裁定“不立案”。二审裁定书已经登在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裁判文书网》。
    
    我的困惑与呼吁

    青岛市中院裁定书偷换了我的诉讼标的!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诉讼标的是因一个合法规划许可证项下的违法用地(规划违法)被我举报请求履责,引发的行政机关履责不当(行政不作为)。
    
    青岛市中院裁定书却生生将诉讼标的更改为质疑该规划许可证。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政行为。
    
    我的困惑与呼吁

    青岛市中级法院《行政裁定书》认为:“上诉人在其所主张的违法用地区域无固定资产,该区域规划用地是否合法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上诉人要求两被上诉人履行职责,查处违法用地行为与上诉人无利害关系。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之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青岛市南区法院《行政裁定书》认定:“原告无证据证明其在青岛市市南区岳阳路、咸阳路地段太平角花园拥有房屋,该区域规划用地是否合法对其自身合法权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故原告要求被告履行职责查处违法用地与其无利害关系,依法应予以驳回,······”
    
    青岛市中院裁定书开启了中国司法审判新模式:
    
    按照青岛法院的做法,你若以举报赖昌星走私被杨前线故意包庇而起诉海关不履行法定职责,法院可以“是否查处违法走私行为与起诉人无利害关系”而拒绝给你立案!
    
    你想路见不平,举报“李刚之子”违法犯罪被“李刚”包庇。你起诉“李刚”任职的公安局不履行职责,法院可以“此项治安管理行为与起诉人无利害关系”而裁定不予立案!
    
    此等司法与“依法治国”格格不入。
    
    我已经向上级法院、检察院就此案申诉。我向最高人民法院寄送申诉状是在 2016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至今未有回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2000年3月10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60日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明确规定了青岛市规划局和青岛市人民政府具有“监督 ”规划的职责:“第五十一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城乡规划编制、审批、实施、修改的监督检查。”
    
    青岛两级法院对本人与青岛市规划局、青岛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不立案”裁定, 完全违法。
    
    看看此案我向法庭提交的不履行职责的证据(部分):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说起事情的原委,可以追溯到1999年我向青岛市规划局发出第一封举报信(其后我也多次举报):
    
    我的困惑与呼吁

    被举报人青岛湛山疗养院与青岛亚建实业公司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太平角花园”,他们的项目立项报告:“申请改建为疗养楼及附属用房”。
    
    我的困惑与呼吁

    立项报告首页眉批显示时任青岛市委俞书记(现正国级)亲笔批示:“严格按规划执行”。
    
    我的困惑与呼吁

    【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疗养公寓楼”
    
    我的困惑与呼吁

    青岛市土地局【青岛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竟批准建设:“住宅楼”。
    
    我的困惑与呼吁

    彼时青岛市规划局与青岛市土地局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局长是同一人。
    
    旧房尚未拆,地基未打,卖房广告就来了(当年6000-8000元在青岛即为高档商品房)。
    
    我的困惑与呼吁

    原来:
    
    我的困惑与呼吁

    建成后的太平角花园入住者包括青岛市时任常务副市长邹立建、青岛市人大副主任辛玉明等等众多青岛高官。
    
    青岛市这起违法用地(规划违法)案赤裸裸地暴露当今官商勾结无法无天的行径。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公然违背规划许可,违背市委书记“严格按规划执行”的批示,“疗养公寓楼”未经变更手续却神奇地建起了住宅楼并取得房屋预售许可证,“合法公开”销售。擅自违法变更使用性质的该宗地在若干年以后青岛市政府向中央报批的《青岛市总体规划1995—2010》中竟依然标称为:“青岛八大关风貌保护区、医疗公共设施用地”。这是明火执仗的违法!这是公然蒙骗中央!蒙骗青岛民众!
    
    在中央查处青岛杜世成、王雁违法用地案件以后,“临危受命”的时任市委书记等领导高调宣称“同类案件绝不姑息”“违法用地终身担责”,但是他们对我的不断举报置若罔闻无动于衷。当履职申请不果青岛法院又拒绝立案,司法不作为成为常态,这“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崩溃,青岛市的社会生态何等可悲!
    
    这一次《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榜的裁定书并不是我第一次遭遇“不立案”。
    
    1999年12月底我曾起诉青岛市规划局未履行法定职责。青岛市两级法院裁定不立案。
    
    我的困惑与呼吁

    特别是青岛市中院恰恰就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年3月10日起施行后,二审根本无视第三十九条的规定。仍然裁定不立案。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1998全国媒体曾广泛报道了北京农大杨某等三教师因举报偷税,海淀区国税局不作为,海淀区法院、北京二中院立案判决原告胜诉的信息。
    
    2002年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举案说法:《济宁市中区法院、济宁市中院审判王承有诉济宁市工商局办理举报结果不服案》和《成都市锦江区法院、成都市中院审判韩书诉成都市锦江区国税局办理举报结果不服案》。
    
    官方媒体的宣传仿佛公民与政府打履职官司不成问题。其实青岛法院作法完全相反。
    
    当年媒体宣传“加入WTO后,法院要加强对监督政府工作案件的审判” “(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应逐步扩大(人大副委员长王汉斌语)”。
    
    以上说辞是否意味着国家加入WTO有承诺?我一升斗小民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这种或有承诺和欧洲等国违背15年前的约定拒不兑现承认中国市场地位的做法有无关联?但我清楚,我起诉政府履责申请不作为屡屡得不到立案,没有体现“法院要加强对监督政府工作案件的审判”,与总书记“依法治国”,“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方针背道而驰!
    
    还有一个让我感到不解的插曲。 2004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违法行为举报规定》“第十五条 举报人对办理结果不满意,可以再次举报,也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然而,十年后的2014年5月1日起施行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违法行为举报规定》却删除了上述相关条款。
    
    大约20年前即有专家呼吁抓紧立法的《行政程序法》千呼万唤不出来。倒是《行政强制法》却捷足先登。我说不清这两个法区别何在?主要针对对象各是谁?我也猜不出《行政程序法》出台,到底难在哪里?
    
    还有一可悲之事。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的关于我的裁定书,我在我的博客里照抄上去,再加上我的申诉状,竟然莫名其妙的被封杀了。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现在的这一篇文章能否在博客中站住,我不抱多大幻想。我欢迎媒体和所有看到文章的朋友报道、研究、议论。
    
    青岛法院在裁定书中有指本人“无证据证明其在青岛市市南区岳阳路、咸阳路地段太平角花园拥有房屋”。那只是他们的拒绝立案的借口,我不愿按他们的误导争辩,是因为我即使迎合他们变更诉讼标的的误导,他们也绝不会裁定立案。
    
    我之所以打这场官司,还有以前我打了多场行政官司都是因为我原来就居住在此案涉及的岳阳路7号。拆迁安置行政诉讼最终我胜诉。“太平角花园”应当就地安置我一处住房的执行问题他们(法院、拆迁办、拆迁人)拖了十几年压根就不想给我解决,他们为了打官司输掉的面子,千方百计刁难于我,无奈之下我只好利用拆迁安置诉讼过程中行政机关出庭人、政府官员隋映健、崔恩涛所提供的相互矛盾、顾头不顾脚的证据,开始了举报违法、起诉不履职的艰难之路,借以曲线达致就地安置住房早日实现的目的。
    
    关于这个问题请看我的博客:
    
    http://qddjxbk.blog.sohu.com/323473377.html
    
    总书记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幸福,我深以为然。然而我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时常做的是噩梦!20年前,全家唯一住房,就因为位置处在黄金地段的八大关地区,被贪婪的开发商和政府中的贪腐官员觊觎。他们用违法的易地安置裁决,对我实施强制腾房。在我最终打赢官司,获得就地安置裁决后,无理刁难、推诿扯皮就是对付我的手段。20年来无房可住,居无定所。虽逐级上访,包括中央巡视组、最高领导人,青岛市根本不予理会。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本来起诉履职,只是我长期寻求合理解决自己的就地安置问题不果转而曲线求成。偏偏现在的官员(政府的、法院的)都有维护前任高官、包庇前任高官违法行径的强烈意愿。他们宁肯盲目忠于提拔了自己的前任或者前N任,也绝不去理会什么法律法规、也根本不理会中央反腐大计,更不会理睬一个草民维权诉求。这就是我一再遭遇举报未果、遭遇法院不立案的根本原因。
    
    最后还要回到青岛法院的裁定。
    
    我强烈呼吁:最高人民法院尽快就我的申诉作出回应。我不是输不起的人,但是输也要输得明明白白。最高人民法院如果坚持支持青岛法院裁定,就请公开你们的态度,如同南京彭宇案那样发一个文告,细数青岛法院裁定的合法依据,批驳我申诉理由,并且将青岛法院裁定载入你们的案例选编!
    
    我强烈呼吁:最高人民法院如果坚持支持青岛法院裁定,就请商请中央电视台将我的案例登上《今日说法》栏目。请马怀德教授评析我与王承有案、韩书案的不同的之处,批评我的滥诉错误,解释第三十九条的不适应,我可以出镜配合,诚心严肃认错,以儆效尤。
    
    我强烈呼吁:应松年先生、姜明安先生、江平先生、何兵先生、斯伟江律师、袁裕来律师发出你们的声音。只要您们之中有一位发文分析支持青岛法院裁定正确,我会考虑不再申诉。
    
    我强烈呼吁:贺卫方教授表明态度。我了解贺教授是因其当年进中南海给政治局讲法治。了不起!贺教授还是我们青岛市人民政府的“法律顾问”。贺卫方顾问只要说一句:在这个案子里,青岛市人民政府没有错、青岛市两级法院没有错。我一定会考虑息诉认错。当然,贺卫方教授不言声、不表态,以沉默支持青岛官方,我也能够理解:毕竟教授头顶青岛市政府“法律顾问”“桂冠”,“吃人嘴短”,“受人俸禄(非专指金钱)替人消灾”,更说不准顾问是否也参与了此等勾当。当贺教授一以贯之的法治理念与顾问头衔发生冲突时,选择沉默也是“正常”的。更何况网上传言贺教授当下被禁言且教授对禁言已经“从了”。
    
    我再次公开呼吁最高人民法院回应我的申诉。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我的困惑与呼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904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共和国公民们的“四大困惑”!
·一个跳天安门前金水河者的困惑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困惑:党还是原来的党,人不是原来的人了!/李月阳
·一位赤诚的老党员彭的困惑
·黄琦的妻子曾丽:我的困惑!
·《我震惊,我困惑,我无奈》—广西发生万人卧轨事件
·周案秘密审判令人困惑 中国反腐下一步迈向哪里? (图)
·英媒:中国乡村地区正面对的困惑 (图)
·华人的困惑 你为什么要移民? (图)
·中国军方最大规模搜救 陷入极度困惑
·北京持续106天无降水?2媒体报道令人困惑
·困惑!中储粮粮库火灾到底损失多少钱? (图)
·严峻求职年:高校毕业生的几多困惑
·河北一村庄发生让人困惑的贿选
·汪晖:“民族主义”的老问题与新困惑
·舞者:空洞的国度-我对当下中国的困惑
·孙立平:15年的中国经济与社会困境与自己的困惑
·未普:习近平访美留下的困惑
·王炳章家书节选:作医生的困惑三
·王炳章家书节选:作医生的困惑二
·王炳章家书节选:作医生的困惑
·孑木: 困惑 (图)
·Sandra: 台湾交换生的困惑:香港普选要用什么来换? (图)
·解震华:脑瘤患者的困惑
·杨佩昌:德国人对中国的十大困惑
·陕西潘厅长的困惑 /高谈
·史宗伟:“人民”一词的困惑
·人性、真相和知识人的困惑/彭涛
·一个共和国公民的困惑——致习近平总书记的万言书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陈破空
·回到毛时代?媒体困惑:习总超荒诞 (图)
·冼岩:对所谓“收入分配改革”的困惑
·12.4普法日 我的困惑/宁津霞
·百年困惑:民主与素质/杨恒均
博客最新文章:
  • 观察韩尚笑:中英文差异一瞥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吴倩耶稣基督:我想呼吁所有美利
  •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 曾铮和《好兄弟,我哭了!》
  • 金光鸿珍惜人生享受生活--忧国忧民系列
  • 独往独来严家伟;谴责那些对刘晓波进行“鞭尸”的人
  • 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原创--也谈免费医疗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 金光鸿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 台湾小小妮生命吉數
  • 东海一枭杜运辉正邪颠倒
  • 曾宁最高价值
  • 明暗經緯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中共搬國庫到國外,郭文貴行跡敗露
  • 藏人主张《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