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辽宁陈政高一手打造的冤假錯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02日 来稿)
    
    ——证据和法律条文都证明韩玉臣、钟安平等无罪 权力和金钱却将他们送进监狱
    
    博讯编辑启:请作者不要重复发来已在博讯发表的文章(作者的意图估计是提高点击)。重复发表相同文章令博讯浪费巨大空间,同时,也使编辑空耗许多时间。在不及注意的情况下,编辑费很多时间来整理作者重复发来的文章,一发,才知文章已被发表过,不得不取消。另外也忌讳稿件被翻来覆去地用不同体例书写同一内容和主题。

    事实提要:
    
    (1) 韩玉臣受贿案和韩玉臣钟安平贪污案,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都是没有合法有效的证据支撑的。
    (2) 韩玉臣受贿案和韩玉臣钟安平贪污案,都是违反《刑法》、《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判裁。
    (3) 韩玉臣先于举报、立案调查将95万元开发活动费全额交给公司使用并记入公司帐,法律明确规定此种情形不是“受贿”。
    (4) 判裁韩玉臣钟安平“贪污”的两宗资产都不是公有的,“贪污”的前提不存在。
    (5) 韩玉臣不是两宗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没有“贪污便利”,两宗资产分别由法定代表人赵明锐、赵明远签字转让。
    (6) 韩玉臣没有所得没有占用,为国有企业赚得超1亿元,却被冤枉受贿贪污。
    (7) 韩玉臣钟安平以及3名证人周晖宋彬韩玉国这5桩冤案,本质上是原东北特钢董事长赵明远为杀人灭口而勾结辽宁省原领导王珉陈政高王俊莲刘国强和办案人员的构陷。
    (8) 韩玉臣钟安平周晖宋彬韩玉国5桩冤假错案是辽宁省政治环境恶劣的典型,是司法腐败的范例。
    (9) 腐败分子用腐败手段对无辜者实施‘权力反腐败“,冲破了法律底线、道德底线、人性底线,毁了中共的公平正义。
    (10) 韩玉臣等5人5桩冤假错案的制造者、给国家制造了700亿元损失的赵明远和制造辽宁省政治环境恶劣经济发展滞后的元凶陈政高王俊莲刘国强等仍逍遥法外。
    
    (一)本案基本事实
    
    2005年6月16日抚钢集团与大连正纲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联合开发房地产合同书》,约定抚钢集团以阳光花园项目为合作标的,由正纲公司投入全部建设资金,双方联合开发共同受益。至2006年初,正纲公司不履行合同,不投入资金。为使工地不停工,项目不成为“烂尾楼”、工人不闹薪、业主不退房、社会保持稳定,抚钢集团被迫东挪西凑筹资支付工程款。
    正纲公司以欠另外装修工程款为由起诉抚钢集团,法院判决并将220万元执行到正纲公司账户。华正纲便提出95万元现金交给韩玉臣,让韩玉臣以此款作为活动经费,办理减免阳光花园小区的配套费等审批手续。
    此后,韩玉臣多次告知华正纲,减免配套费办理不了,令其取走95万元。但华正纲不同意取回钱,仍坚持让韩玉臣去办减免。2007年初,施工单位之一中天建设的工人闹工资,被央视法制频道曝光,韩玉臣就把这95万元以“甲方”抚钢集团的名义分两次支付中天建设工程款,工地负责人赵仕辉打了借条。韩玉臣把借条交给抚钢集团财务处保管,抚钢集团与中天建设财务对账时,这95万元借条双方确认后计算在财务账上。
    2007年5月23日抚钢集团提出与正纲公司解除合同,这引起华正纲对韩玉臣的怨恨和讹诈,开始诬陷韩玉臣,并勒索2000万元所谓补偿。2007年6月2日大连市检察院把韩玉臣带走询问,后通过大量调查取证,充分认定韩玉臣没有索贿95万元事实,大连市检察院作出了韩玉臣是清白的结论。华正纲又到中纪委、省纪委举报韩玉臣受贿、侵吞国有资产等,经省纪委指定抚顺市纪委调查3个月,仍给出无罪的结论。
    2006年末,抚钢集团工会代表员工行使债权人权利,根据抚钢党政领导班子会议纪要所做的决定和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判同一公司同类案件给社会法人股定价的原则,向黑龙江省安平投资担保公司以每股8元的价格出售了原值204万元的员工依法获得所有权的“博瑞传播”股票,收得870万元。抚钢签约人是股票持有者的法定代表人赵明锐。安平公司在股票全流通后出售股票赚得1800余万元。
    2007年8月,加拿大籍、香港永久居民钟安平通过省市政府到香港招商,以参股兴办合资企业和收购股权的方式,整体收买了抚钢集团的烂尾楼项目和房地产开发公司。全部收购过程——审计评估、产权转让、审批手续等全部由出资人抚顺市国资委等操办,抚钢集团董事会出了办合资企业和出让股权的决议,董事长赵明远签了授权委托。钟安平出资完成了项目,偿还了抚钢4000余万元全部的投资。
    2010年1月,东北特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特钢”)董事长赵明远以东北特钢报告的形式说,大股东抚钢集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接近10亿元。当时的省政府领导陈政高和刘国强批示把抚钢集团搞破产,即不处罚犯罪的赵明远反而帮他销毁证据。3月,省政府专题会议决定违反《破产法》和国务院的政策规定搞假破产,把本属于抚顺市政府的30亿元资产划给东北特钢,以弥补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10亿元资金及流失贪占数十亿国有资产的漏洞,并下发了省政府会议纪要。5月,赵明远在大连东北特钢409会议室对韩玉臣说:“你如果继续维护抚顺市的利益,不把30亿资产划给东北特钢,我就花1000万元把你送进监狱。我还没有见过不认钱的。”于是赵明远利用华正纲诬陷韩玉臣索贿95万元的虚假事实,串通当时的省领导与办案人员,制造冤假错案,以达到除掉韩玉臣的目的。
    2012年6月末,赵明远找当时的省领导王珉、陈政高、王俊莲、刘国强等人报告:韩玉臣不听省领导的,要和抚顺市一起搞依法破产,阻止划30亿元资产,并要把国有资产流失几十亿元的事儿揭露出去。王珉、陈政高、王俊莲、刘国强等在赵明远指使他人写的假举报材料上批示省纪委和省国资委纪委查办韩玉臣。
    2010年7月19日,省国资委纪委违反管辖规定(抚顺市属),调查韩玉臣。同时,非法拿走钟安平公司的账目(再未返还)。
    2010年8月23日,大连市甘井子区(当时东北特钢所在地)检察院违反管辖法律规定,带走韩玉臣,次日,未经审讯,即将韩玉臣刑拘。随即检察院非法冻结了钟安平的资金账户和资金、在售商品房(价值3000余万元)等。
    2010年9月初,办案人员对韩玉臣“外提”刑讯逼供3昼夜后,批捕了韩玉臣,“理由”是“受贿”95万元。2011年9月7日,大连甘井子区法院开庭审理“受贿”案。9月16日,又组成由大连公安局、检察院和省国资委纪委等参加的、被赵明远操控的“贪污案专案组”,违法让公安等无管辖权者打造贪污案,帮助赵明远杀人灭口。
    2011年11月,甘井子区法院违背事实,违反法律,判处韩玉臣“受贿罪”成立,量刑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韩玉臣提出上诉。2012年3月大连中院未开庭审理维持原判。2014年申诉,一年后被大连中院驳回,继续申诉,后被辽宁省高院驳回。
    2012年5月,大连公安局以“骗购外汇”之名,在哈尔滨抓捕了钟安平,关押到辽宁省看守所。
    2012年8月2日至19日,办案人员把钟安平“外提”到辽宁省消防局培训中心,禁止他睡觉,打掉了他一颗大牙,打裂了3颗门牙,用竹竿打手,抓破钟安平的双腋窝······逼钟安平编造与韩玉臣共同贪污的罪证。8月6日,在警察、检察官、省国资委纪委人员和钟安平共同编好“贪污”罪证后,又逼钟安平出“贪污物证”。钟安平说没有,又遭毒打。钟安平无奈,把自己编写的安平公司内部假的计算提成算账使用的“清单”(形成于2011年11月以后,此时韩玉臣已被捕一年半有余)提供给办案人,被强迫写上是“给韩玉臣贪污的提成款”。钟安平特地注明编写的日期为“2012年8月6日”。8月7日,录像录音后,钟安平被送回辽宁省看守所。因伤重被拒收。办案人把钟安平带到一地下室,由东北特钢6名保卫处人员轮流看守,并抹药疗伤,直到19日,钟安平才被送回辽宁省看守所。
    2012年8月13日至17日,办案人员“外提”韩玉臣到辽宁省消防局培训中心,禁止韩玉臣睡觉,将韩玉臣固定在老虎凳上,用两根电棍在韩玉臣的双臂、后背、双腿上“绣花”,曲健、孙伟、于建新、董恩江、张满玉等办案人员逼韩玉臣在预先打印好的承认贪污的“口供”上签字。然后录音录像,固定证据。17日16时许,韩玉臣被送回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时,《入所体检表》上记录了体外伤和刑讯逼供,韩玉臣签名印手印。看守所拒收。办案人带韩玉臣去沈阳市第一医院体检,韩玉臣抽搐,体检报告显示身体状况堪忧和时间。看守所逼韩玉臣吃药。20日,韩玉臣被转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入所体检表》标明“四肢有明显电击伤”。但这两份《入所体检表》都未装入现在律师可查阅的卷宗,被省国资委纪委拿走销毁了(大连检察院公诉人宋文东在法庭上如是说)。
    10月24日,办案人员“外提”毒打恐吓钟安平后,办理好入所手续,禁止钟安平回监室,直接到提审室,逼钟安平背诵“外提”时教他的“口供”,录音录像,制造“认罪”证据。这就制造了假相:在辽宁省看守所里认罪。这个假相被最终用来定罪。但录音录像中有:“你们不是针对韩玉臣的吗?你们告诉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办案人马宝华不在提审现场,笔录上却打印着他的姓名。即所谓笔录是事先准备好的,根本不是现场提审笔录。
    10月29日至11月1日,办案人员“外提”韩玉臣,地点还是辽宁省消防局培训中心。办案人员禁止韩玉臣睡觉,固定在老虎凳上,拳脚相加,马宝华、程喜民、郝继红等用暴力逼韩玉臣背诵预先准备好的认“贪污罪的口供”。随后,他们把韩玉臣转移到一个小屋内,打人打累了的程喜民在床上打呼噜,马宝华在室门外携带2根电棍恐吓韩玉臣,郝继红、张满玉负责录音录像和假审问,形成笔录逼韩玉臣签字。韩玉臣读笔录发现地点打印的是“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提审室”,提审人打印的是“于建新、张满玉”(于建新根本不在现场),笔录内容多于录音录像,并多处与录音录像“口供”不一致。韩玉臣在被折磨下,不得已签字。然后,马宝华(未参与审问,录像中也不见他,却在笔录上签了名,与打印的审问人不符)等带韩玉臣到沈阳市第二四二医院体检(体检报告标注时间在“笔录”形成的时间之后),再送回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这个笔录是“定罪量刑”的核心证据。尽管该证据是“外提刑讯逼供”的非法产物,尽管漏洞百出,法院固执地用此非法证据给韩玉臣定罪量刑。
    在制造假口供的同时,办案单位又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出具违背事实、违反原始物证和书证、有11处原则性错误,且根据赵明远和办案人意愿制作的鉴定报告。
    2013年6月至11月,大连中院3次开庭审理此案。法院拒绝承认管辖违法、拒绝排除非法证据无效证据、拒绝证人出庭作证、拒绝司法鉴定人员出庭质询、拒绝接收当庭提供的新证据和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拒绝辩护人复制视听证据的申请、拒绝被告人调取被藏匿证据的申请、拒绝制止公诉人用假证据公诉、拒绝制止公诉人再造假证据掩盖刑讯逼供、拒绝外国人(钟安平本是外国人)和记者听审、拒绝被告人请求完整记录庭审内容的申请,限制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时间······
    韩玉臣的家人在凤凰网上公布案件真相,遭到辽宁省公安厅威胁:抓全家,取消养老保险,抓境外的孩子。
    一审枉法裁判韩玉臣有罪后,二审法院拒绝开庭审理,拒绝接收新证据,在省纪委跟踪督促下,在省纪委书记王俊莲被免职的前五天,违法作出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二)韩玉臣不构成受贿罪
    
    1、一审、二审违背刑法关于受贿罪的规定。韩玉臣未占有95万元,该款被公司使用并记入公司财务账,受贿的本质特征和事实不存在。
    2、一审、二审未遵循《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及时上交”的标志是以纪委、检察院立案调查为时点的,却以所谓“合作关系破裂”或具体多长时间、“害怕和担心”被查定罪。
    3、一审、二审违背了关键性的事实和证据。事实、刑法和两高司法解释及韩玉臣辩护人的意见不被采纳,无力的口供、无关的证据和与本案无关的情节,却被采用支持定罪。韩玉臣交款给中天建设是分期支付的,如果是担心被查处应一次性交款,且应交给纪委、检察院,正是因为钱款不是给韩玉臣的,配套费减免迟迟办不成,工程款拖欠严重,不能让公司,特别是华正纲受损,才把95万元交给施工方。
    4、一审、二审对案件的定性不正确。韩玉臣受合作方华正纲之托帮助办理建设人才楼配套是不争的事实,办理配套费减免涉及政府多部门,非一年半载能办妥,华正纲否认办理减免手续而说是索贿,是完全不成立的。在韩玉臣被侦查期间,华正纲的几份证言,前后矛盾,到韩玉臣“贪污案”时,又说“索贿3000万元”。华正纲无力履约,被韩玉臣代表公司终止合同,华正纲为报复和勒索2000万元,而诬告韩玉臣索贿95万元,且此情节被赵明远利用来陷害韩玉臣。这是案件的真相。
    5、本案管辖违法并有刑讯逼供。本应是辽宁抚顺司法机关管辖的“案件”,却由无权管辖的省国资委纪委和大连市检法机关管辖,这完全是为了便于赵明远掌控办案。所以才有了“外提”刑讯逼供取“证”和枉法裁判。
    6、本案早已有无罪的结论。推翻原有结论,依赵明远意愿,而不依《刑法》和两高司法解释来定罪量刑,完全是有组织的杀人灭口。
    7、案件举报人华正纲在编造“罪证”时的笔录前后矛盾,隐瞒事实,拒不承认有证据证明他知道95万元去向的事实。而且,在举报陷害韩玉臣的同时,到抚顺法院、省法院起诉抚钢集团以诈骗钱财。
    
    (三)韩玉臣不构成贪污罪
    
    1、韩玉臣和钟安平在案件侦查期间被刑讯逼供,“有罪供述”应予排除。
    韩玉臣和钟安平在被侦查期间的2012年8月2日至19日、8月13日至17日、10月22日至24日、10月29日至11月1日,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以外的地点辽宁省消防局培训中心,侦查人员曲健、孙伟、于建新、董恩江、张满玉、马宝华、程喜民、郝继红等10余名干警和省国资委纪委的王新民等将韩玉臣、钟安平绑在老虎凳上,用电棍在身体上“绣花”,用竹竿打手,狠抓双腋,拳掌打得嘴角流血,大牙脱落,门牙裂璺,让没有睡眠的人生不如死、胡说八道。韩玉臣和钟安平等为了活着到法庭说明真相而不被诬称“畏罪自杀”,只得被迫在公安和反贪局、省国资委纪委事先准备好的“认罪”供述上签字。韩玉臣、钟安平在一审、二审多次指明刑讯逼供,辩护人在法庭上也出示了沈阳市第一医院体检报告、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提审记录、辽宁省看守所“外提”记录、沈阳二四二医院体检报告等刑讯逼供的铁证,法院故意不予理睬。韩玉臣、钟安平和律师请求法院调取全部同步录音录像证据与笔录相比较,遭到法院非法拒绝。钟安平申请鉴定他保留的被打掉的大牙和口中裂璺的3颗门牙,也被法院无理拒绝。韩玉臣申请法院调取自己8月17日回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入所体检表和8月20日转入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入所体检表的原件(清晰标明“刑讯逼供”和“电击伤”),公诉人宋文东说原件被省国资委纪委拿走(销毁),并当庭出示了伪造的复印件(韩玉臣在沈阳关押,复印件上却加盖了“大连市看守所”印章),法院不理睬韩玉臣的请求,依然采信非法证据。
    如果依法把2012年8月6日钟安平在“假清单”上的“说明”、10月24日钟安平的“供述”和11月1日韩玉臣的“供述”这3个刑讯逼供的产物排除掉,那么韩玉臣、钟安平的长达105页判决书上就只剩下自然情况、无罪和无关证据,根本没有合法有效的有罪证据。事实和证据证明原本不存在的“贪污”是刑讯逼供制造出来的。
    2、侦查机关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本案中的重要证人宋彬、周晖、韩玉国,对证人刑讯逼供,制造韩玉臣、钟安平有罪和证人们自己有罪的证据。这些证据否定事实、否定原始物证书证。韩玉臣、钟安平及辩护人申请所有证人到庭作证。法院不允许证人到庭作证,却使用证人证言给韩玉臣、钟安平定罪量刑。然后,3名证人分别被假刑案判刑1年半,其中周晖的居然是“假证罪”。给证人判莫须有的罪,登峰造极。
    3、韩玉臣和钟安平没有贪污抚钢集团工会名下国有财产,没有贪污抚钢集团全资子公司抚顺西进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国有资产。
    (1)法院认定“贪污”的财产都不是国有的。博瑞传播股票的所有者是抚钢集团工会代表职工个人持有的债权资产,属私人财产。这有抚顺中级法院的判决、仲裁委的裁定和相关协议等为证。法院用口供否定了上述物证。西进房地产转让给钟安平时,抚钢集团投入800万元的注册资金和3000万元左右的垫付资金,这些资金作为债权由钟安平全部依合同偿还。抚钢另赚得价值1亿余元的房屋。法院却支持侦查机关委托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把烂尾楼(有抚顺市国资委指定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及图片、原始施工记录和监理记录、财务账等为证)说成低价转让的竣工后的项目,反复修改评定“贪污”7000余万元。该司法鉴定报告经专业人士指出有11处原则性错误,连事实都没有说清楚(建多少房都搞错了)。法院拒绝鉴定人员出庭质询,却违法使用鉴定报告。抚钢集团按合同约定收回了近4000万元投入,净赚了1亿余元房产,剩余的资产无论价值多少,都是钟安平私产,根本没有可“贪污”的公产。
    (2)韩玉臣不是上述财产的法定代表人,没有出售资产的便利。上述资产分别由法定代表人赵明锐、赵明远签字转让,有领导班子会议纪要和董事会决议证明由集体讨论,有国资委等政府部门的认可。
    (3)韩玉臣没有得到“贪污款”。法院认定韩玉臣分得博瑞传播股票出让收入的20%和西进公司商业地产的20%,却没有一项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这种认定。直接证据就是韩玉臣、钟安平被刑讯逼供的在办案人预先准备好“口供”上签字的“供述”证据。法庭上,韩玉臣、钟安平否认了“认罪供述”,揭露了制造假证据的真相。还有一项即是2012年8月6日钟安平被刑讯逼供在他自己编写的“假清单”上写的“给韩玉臣分成20%”的“说明”。该“假清单”与韩玉臣无关系,所列各项或是韩玉臣的借款(有借条且有借有还),或是周晖的设计费和抹车款,或是戴长志替韩玉国借的律师费等官司用款,还有不知道用途的钱,统统被法院认定为“贪污”款。
    4、58项问题证据。
    办案机关销毁、藏匿了27项证据(含原始账目、施工记录、销售记录、看守所入所体检表2份、同步录音录像4份、银行存款记录等),用口供和证人证言否定原始物证16项(否定班子会议纪要、董事会决议、中级法院判决、仲裁委裁决书、国资委等政府机构办理的手续、原始评估报告、原始借据、经济合同等),直接制造假证据15项(含看守所入所体检表、司法鉴定报告、韩玉臣与钟安平的信、否认刑讯逼供的《情况说明》、认罪供述、证人证言等)。以上这些证据附在申诉状之后。概括地说,法院用非法证据和假证据给韩玉臣、钟安平、周晖、宋彬、韩玉国5人判刑,制造了5桩冤假错案。
    5、本案二审应当开庭审理,二审法院书面审理此案违法。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七条第一款“下列案件,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开庭审理:(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
    根据上述规定,韩玉臣及钟安平均对大连中院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且还有非法证据排除问题,那么辽宁高院作为二审法院,应开庭审理此案,辽宁高院最终书面审理此案,系严重违法。
    6、四名辩护人在法庭上指出没有贪污事实,证据违法,明确这就是冤假错案。高铭喧等数名法学家认为,即便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全合法全真实也定不上“贪污罪”。但法院一律不予采纳。一审审判长在庭下说“没办法”,二审主审法官说“我也得吃饭”。
    7、“出入境证明”等可证实钟安平在韩玉臣被捕和自己的房产、账户、账目、资金等被非法冻结后,仍数次出入大陆香港。他的被捕地是哈尔滨市。可见,钟安平心中无鬼,明知被调查,甚至可能被冤枉,仍敢到大陆的辽宁和黑龙江。这些证据也被法院拒绝。钟安平的境遇被加拿大使馆和香港政府驻京办关注,致函中国外交部询问。辽宁法院检察院均不回复。
    
    综上,韩玉臣“受贿案”和“贪污案”是彻头彻尾的冤假错案,是赵明远及其利益团伙的陷害案,是辽宁省政治环境恶劣的一个典型。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的决定,根据习总书记关于公平正义的系列论述和反对司法腐败的批示,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最高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及贯彻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各项措施,根据事实和本冤案的实际情况,韩玉臣钟安平是无罪的。
    
    2017-07-0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05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实各举报陈政高王俊莲包庇东北特钢陷害案
·陈政高应领会六中全会精神
·控诉住建部长陈政高担任辽宁省长期间的罪恶行径
·湖北雷竣翔案朱以山等诉陈政高被北京中院驳回再上诉 (图)
·该查办辽宁省腐败的总后台陈政高了!
·陈政高贪天之功
·辽宁土皇帝陈政高假招商真抢劫欺骗中央国务院
·陈政高假招商真抢劫,制造冤案迫害加拿大商人钟安平(一)
·陈政高、刘国强、赵明远操控大连金牛重组黑幕大获其利
·陈政高、王俊莲等抢劫钟安平数亿资产
·陈政高包庇,东北特钢赵明远操控大连金牛重组黑幕
·陈政高、刘国强、赵明远组成的利益集团批准抚钢集团搞假破产侵吞数十亿国有资产
·陈政高是辽宁省腐败同盟的保护伞
·韩玉臣举报陈政高、王俊莲、赵明远的腐败利益集团
·陈政高包庇赵明远对韩玉臣杀人灭口
·陈政高为什么根基深厚?
·陈政高为什么高调?
·辽宁贿选案背后更惊人内幕 传李克强保陈政高 (图)
·新华社批评陈政高的住建部:不能光是公布黑名单
·党纪国法党中央保不了陈政高 是谁在保陈政高呢?
·辽宁人事地震要超山西 陈政高等高官将陆续落马
·独家:中纪委对辽宁杀回马枪 矛头直指前省长陈政高 (图)
·原辽宁省长陈政高涉在政策性破产中“弄虚作假”
·陈政高、刘国强、赵明远操控大连金牛重组黑幕大获其利
·陈政高假招商真抢劫,制造冤案迫害加拿大商人钟安平(二)
·辽宁窝案快爆煲 住建部长陈政高濒危
·为贪官洗钱的地下钱庄之首:陈政高的亲信张玉坤
·陈政高的钱袋子苏中强:和周永康、郑少东密切
·李长春人马 陈政高随时被双规
·传住建部部长陈政高被查 情妇张玉坤欲潜逃香港被截 (图)
·辽宁帮陈政高情妇、盛京银行董事长张玉坤被阻出境
·辽宁帮锅盖将揭:陈政高与夏德仁两集团将很快覆灭 (图)
·博讯揭“辽宁帮”黑幕,陈政高等落网指日可待 (图)
·部长陈政高被调查 辽宁陷入惊乱 (图)
·习近平特使陈政高出席赞比亚总统萨塔葬礼
·陈政高为什么根基深厚?请看陈政高的霸气
·薄熙来的智商不如陈政高
博客最新文章: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 郑恩宠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 谢选骏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 高山流水
  • 吴倩 你们的耶稣:知识常导致你们
  • 谢选骏第四次鸦片战争
  • 滕彪在劫难逃
  • 严家祺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
  • 谢选骏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 李芳敏144000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