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维权农民吴立星妻子的辩护词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吴立星案二审合议庭,卢亮审判长;
    
     我是本案被告人的妻子江小英,身份证号;330726197310150021

    
    我想为我的丈夫吴立星作如下辩解;
    
    一, 本案的焦点首先是来源于违法征地。
    
    未批先征国家红线保护内基本农田是浦江县杭坪镇政府跟杭坪村村委会未经上级有关部门审批的擅自行为,相关责任人没有接受任何处罚,而举报违法征地的人却要坐牢,这公平吗?浦江县有关各方不去解决老百姓提出的问题,却要解决提出问题的老百姓,这是和谐社会吗?110的出警记录明确记录我的丈夫在当时现场只是与施工单位有纠纷,并没有违法记录,如果我的当事人当时确有违法行为,那么警方当年是否涉嫌渎职。如果当时确无违法行为就像记录上所记载只是纠纷,那么事隔两年之后的旧账重算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人能回答我这问题吗?举报人在两年多前的多次举报警方均未立案,{根据110报警记录有3次}为什么时隔两年之后警方却要立案,难道不觉得蹊跷吗?按照常理,举报人记恨的应该是警方当时的不立案,这些问题难道不值得大家深思吗?对于浦江县法院对本案的判决我只能用悲哀来形容,党中央国务院都在倡导依法治国,而浦江县的相关部门却纷纷以权压法,包庇基层政府违法占用基本农田进行房地产开发的违法事实,干涉司法独立审判,如此简单的案情却需要经政法委,审判委员会历时37天的超时间讨论,审判长告诉我说这案子是审判委员会定调的,这说明什么?这与和谐社会的治国理念是相违背的,是对司法独立的公然阻挠。
    
    二, 一审公诉人再三说举报人是合法施工的,我们对举报人的身份和施工资质提出质疑,根据我们从施工现场了解到的情形,当时的施工方是浦江宏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施工牌显示工地项目经理姓虞,施工负责人姓姜,那么举报人朱毅在该公司属于什么职务,如果吴立星给该公司造成损失,那么是否需要公司法人出庭应诉呢?如果朱毅能代表该公司是否需要委托书呢?根据我对建筑行业的咨询了解,这是一个存在建筑行业法规不允许却又长期存在违规招投标事实,打个比方说明一下,某人通过个人渠道能揽到工程,却没有相关施工资质,就出钱挂靠在某家有相关资质的建筑企业,以该企业名义去招投标,当然招投标只是幌子,成功后企业派出具有相关资质的施工管理人员,收取一定的挂靠费用,一般是工程造价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这在建筑行业内是公开的秘密,各位可以上百度搜索一下挂证两字,就会有几十万条信息,其中大部分是寻求或者提供建筑挂靠的信息。同时项目经理虞某某和施工负责人姜某某都没有出现在本案所有10位证人名单里,试问一下各位,工地项目经理和施工负责人都不知情?这解释不通吧?唯一解释就是这两人只是挂名而已。同时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朱毅在当年根本没有取得相关资质,利用违法的挂靠方式获取施工权,我要求对方出庭质证。也恳请法庭作调查证实。
    
    三,对10位证人提出反驳意见。整个判决书8成的篇幅写的都是没有经过任何质证的的所谓证人证言,浦江县法院对处在同一个利益链条上的8位证人对我丈夫进行构陷的证言照单全收,对于举报人明显的说谎装聋作哑,对于辩护人的意见视若无睹。
    
    1举报人朱毅在说谎;我咨询了从事建筑相关行业十数年朋友,混凝土在运转状态下搅拌车里两三个小时之内是根本不可能硬化,也不会影响其质量,更何况根据当时110出警记录当时阻止施工时间非常短,半个小时左右,这个可以去任何一家搅拌站去核实,请求法庭能够做个调查。根据我对建筑行业的咨询了解,工期延误基本上都是因为资金链断裂,停工几个小时是不可能延误工期的,也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工人因为停工几十分钟要问老板讨要加班费,这些都是常识。
    
    2证人吴志仁系当年的村支书,同时系违法卖地,出卖集体利益,价值2465万的土地只卖了60万农民只得了20多万的贱卖集体资产的卖村贼,同时也是该施工工地的土方承包人,亦是吴立星的举报对象之一,多重身份,系一个利益链。这样的证言在法律上是不可信的。
    
    3证人楼志明,李建军,陈思东,张洛安与受害人朱毅系一个施工工地施工人员,是吃朱毅的饭干朱毅的活的人,其证言也不可信。
    
    4证人蒋子渊系该工地的开发商,根据相关资料显示,蒋子渊在获得该土地开放权时还是自然人,是获得土地后再成立房产开发公司,注册资金仅仅是50万,却获得2460多万的土地开发权,这样的空手套白狼如果是合法的话那将是笑话。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其证言不可信。同时
    
    5证人朱国英系杭坪镇副书记,分管土地事务,证人吴传贤也系杭坪镇工作人员,两人均系违法征地的始作俑者。系吴立星的举报对象,存在利益矛盾关系。有打击报复的嫌疑。
    
    6证人石良禄证言遮荫费的发放时间并不明确。如果遮荫费是镇政府主动提出,公诉人提供资料显示的发放时间远远早于事发时间,假使这份资料是真实的,那么我当事人所控犯罪理由为索取遮荫费为目的阻碍施工的理由就站不住脚。如果当时我丈夫确实是以索取遮荫费而去阻止施工那么这份证据涉嫌伪证,所以这是个相互矛盾的证据链。
    
    7证人吴国有是与吴立星一起去阻止施工同案嫌疑人之一,其证言是在羁押状态下作出陈述的,与吴立星的描述有出入,希望能当庭质证。
    
    以上10位证人除吴国有,石良禄外,其余8人均系一个利益链条上的人。这样的证言其真实性是受到质疑的,试想一下如果某个群体对某人有意见而集体对其进行构陷那是非常容易的,那么中国的冤狱该有多少?如果这样的证言能够获得认可,那么依法治国司法独立就将变成笑话。本案就是明显的被举报人集体构陷举报人的典型案例。
    
    四,对适用法律条款异议。就算吴立星对索要遮荫费的的情形存在,那也不是个人行为,一共11户人家受益,何来个人目的一说呢?他为村民大众谋利益,却要身陷囹圄,这公平吗?11户人家能说是个人利益吗?这与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法律条款的原意完全不相吻合。假如说今天有11户人家集体上街维权,那么我相信会有很多罪名在等着他,什么聚众,什么扰乱都来了。他一个人为11户人家维权谋利益难道错了吗?我弱弱的试问一下下当庭的各位,假如有一天你们以这样的方式入狱你们会服气吗?本辩解书将同步网络扩散。
    
     浦江农民 江小英
    
     2015年2月13 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0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浙江维权农民吴立星的获罪之路续
·浙江维权农民吴立星的获罪之路
·浙江维权农民吴立星祭拜民主党人王荣清后遭刑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 和平民主100问序言
  •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 四派勘误
  •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 ACallforInvestigationIntoHNAGroup’sActivitiesintheUSa
  • 薄瓜瓜要向谁“复仇”?
  •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07)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 郑恩宠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赤裸人生身正不怕影子歪
  • 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原创--改良派与武力派
  • 曾节明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 藏人主张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 谢选骏“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 生命禅院二十九、无悔人生
  • 东海一枭仁与爱
  • 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评辛灏年:給不給唐柏橋革命
  • 谢选骏灭鼠队长毛泽东
  • 基督化生活得罪和饶恕
  • 金光鸿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郑恩宠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论坛最新文章:
  • 剑桥「亚洲研究」也遭中国施压下架敏感文章
  • 日本惊呼中国红色经济登陆东瀛
  • 回声报:欧洲有理由面对中国自我保护
  • 加拿大最新一波的海地难民潮
  • 富翁特朗普总统卫队居然有发不出工资窘境
  • 评论指红色通缉令沦为当权者打击异己帮凶
  • 明镜指习近平大权在握地位直逼毛泽东
  • 平壤宣称将对韩美军演予以报复和惩罚
  • 万达放弃收购伦敦市价值5.1亿欧元地产
  • 日本防卫省决定提出史上最高防卫预算
  • 法德意共促欧盟阻外资收购欧盟企业疑剑指中国
  • 美俄签证战:莫斯科反增发美国人俄签
  • 叙利亚拉卡市至少42人在空袭中丧生
  • 特朗普的阿富汗新战略:不撤军与印结盟
  • 广州诗人浪子吴明良因刘晓波诗作遭拘禁
  • 毒鸡蛋灾情蔓延欧亚台湾也沦陷
  • 两名中国人在日本遭离奇砍杀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