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强烈要求解决七大问题》/王春贞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七五年因夫没把东西借本街党委钟付书的姨妈刘媛满(邻居),我七岁儿遭打,四岁大女儿遭开水烫,我被刘媛满用刀砍成“脑外伤遗症左侧上下肢瘫痪”,四个凶手逍遥法外,我全家坐牢,两岁、四岁、七岁三个小孩每个坐牢三次以上,我在预审时被得屙血,不给医治,爱人陈寿田被关八次之多,游斗中被打断肋骨三根,尾椎骨打裂,喉管刺破流血,强劳时挨斗,双手反绑,细尼龙绳捆进肉里,几分钟就昏倒,双手失去知觉(半个月才恢复活动),刘连长(公安)为了要陈寿田留下后遗症,要全班犯人和陈寿田下河里洗冷水澡,浸冷水,强烈要求严惩凶手和后台。现陈寿田尾椎骨、股骨和坐骨神经、双腿神经痛疼,生不如死,强烈要求赔偿身体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以及我的一切损失。
    二、因征的地办完一切征地手续,不给使用(请看武汉市残疾人联合会[2002]第2号的调查报告以及涂勇付市和武汉市规划国土管理局张局长陈局长的批示。)在自力新村住房和厂房被拆,还没有还建,经政府部门批准在自立路现改为自力二街,建的34间门面仓库和过渡住房,由于我全家95年2月28日中午救了被区政府开发公司建房把头顶骨打成粉碎性骨折的腰路堤小学(现改西大街小学),读一年级七岁的周琦,并把建房打伤学生两名,打死民工两人向当时赵宝江市长写信反映,得罪了区政府,再加上把区政府开发公司和区规划国土分局告上了法院,而遭报复,不仅拆了我们在自力二街34间门面仓库,而且抢劫和破坏光了一切财产,大儿子陈永东逼成了精神病,挨骂不会还口,挨打不会还手,打死不会喊救命,因父在北京告状,陈永东在04年5月被打,在打之前毒死看家的狼狗,有说是政府指使黑社会团伙打的,有说是公安打的,我们半信半疑,因公安至今不立案,陈永东死亡的第二天上午,我们从厂里搞来保护现场和守财产的狼狗,下午就被英武街派出所弄死搞走了。尤其是06年8月至08年10月把我关精神病院,陈永东被害死,是否真正属政府和公安所为,我们同时也怀疑陈永东的妻子童雅欣(又叫童淑玲),96年陈永东没有患精神病之前就有情夫,后来就离家和情夫一起住,并要陈鸿翼喊干爹,03年童雅欣(童淑玲)要陈寿田代替儿子陈永东去法院离婚,陈寿田不同意,04年正是童雅欣回自力新村44号2楼住,陈永东被打了,按医生说的是头部受致命伤,化脓感染引起死亡,但从照片看是杀活人卖器致死亡,不论打死还是杀死,公安都应该立案,为什么不立案,是不是真是政府和公安所为,今年2月20日听杨户籍讲,在童雅欣大吵大闹的要求下,把陈永东的户口下了,也加重了我们对童雅欣的怀疑,她下户口是急于要和情夫结婚生孩子。我们强烈要求严惩凶手和后台,血债定要血还,96年造成的损失应该全赔。
    三、我王春贞因为儿陈永东伸冤和想把工厂办成,上北京告状,汉阳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把我关精神病院,自06年8月至08年10月两年两个月,由于病得不到急时医治而中风,嘴巴僵硬说不出话,四肢僵硬快要死了,区政府区公安分局不同意转医院,准备我死,是不是为了杀人灭口,把陈永东这桩命案不了了之,我感谢医院和医生抗令转院、转院、转院、转院,儿女们终于把我偷出来治好了,救了命,我要求严惩当事人和后台。
    四、06年毒死守厂的二十三条名犬,又逼走两名保姆,我王春贞从06年8月至08年10月关公安局精神医院,厂里的财产不知是区政府还是公安局还是经办人抢了,还是其他犯罪分子乘火打劫,不得而知,总之造成工厂财产损失的原因是政府和公安,就该政府和公安全赔,加上2010年至2011年6月,政府征地没有通知我们,工厂不仅是停电停水,水表卸走,电杆锤掉了,我们怕暗杀,不敢守厂,全厂一切被偷抢和破坏光,从我王春贞精神病院加这次所谓征地拆迁,损失捌佰多万元,现在说不征我厂的了,不管征不征,从06年8月至08年10月和2010年至2011年6月的损失应全赔。
    五、我王春贞关精神病院差点丢命,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折磨,还应赔偿身体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起码应按冤案判刑一样算,病应包医治好,看病的钱应全报销。
    六、83年申请征地办综合利用“三废”和照顾社会上残疾人就业的工厂以及1995年2月见义勇为救汉阳区原腰路堤小学一年级七岁的周琦(现改名西大街小学),被汉阳区政府弄得财光家破人亡,3000多万元投资,财产遭偷抢和破坏光,办完一切征地手续(资料证明齐全),厂房报建证明材料齐全,市建委市规划土地管理局和汉阳分局,武汉市环保局和汉阳区环保局联合现场察看,一至批准同意,武汉市规划土地局下属武汉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厂房。市局规划处工程师现场察看,处长批准同意,局总工批准同意,市局长例会讨论同意,市分管局长缪顺局长批准同意,并转交汉阳分局给我厂办厂房建筑许可证,办完一切征地手续二十年,还没发给我厂正式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厂房建筑许可证,虽新华社湖北内参、法制日报、公益时报、中国社会报、湖北青年报、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武汉晨报都报导过,省市十三位领导亲自批示过,中央、省、市相关部门多次下过命令,副市长和市局长批示,下文件,下命令都无用。请看武汉市残疾人联合会2002年的调查报告,武残联[2002]第2号,行文报市政府涂勇副市长,经涂勇副市长批文,转武汉市规划土地管理局,张局长和陈局长批文,“转地籍处和汉阳分局专题立即解决办妥”。但下面就是不发给我厂正式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厂房建筑许可证,使我厂二十年不能投产,造成数仟亿美元的损失,现我财光家破人亡,再无力投资建新厂房,我们强烈要求补发给我厂正式国有土地使用证和现有房屋建筑许可证。
    七、我丈夫陈寿田和四女儿陈真凤在蔡甸街新农镇新天村熊长咀的房屋,没有通知,更谈不上订协议被官商勾结全抢了,开始村委会打算折一还一,后来上面当官的想私占,不同意村委会的,已拆五年现没有给一个盖公章的文字答复,自古以来是父母把房屋给儿女,没有政府不通过本人而把儿女的房屋强划给父母的,而且父母又不愿接受,我们现强烈要求拆一还一,附属物和果树一切按市场现在的价进行合理补偿,求给我们一份盖公章的答复,黑社会1米8到1米9的膘汉守大门,我们只能远望,而不敢去,请求把盖公章的答复,寄邮编430023常青花园14小区13栋3单元101号陈永红代收。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法人代表
    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残疾人王春贞2012年2月24日
    《我强烈要求解决七大问题》/王春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840516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祝您春节愉快万事如意发大财/王春贞
·《向两会代表问好,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多为国家为人民提议案》/王春贞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图)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张德江的下场不会比刘云山更好
  • 博讯到底是什么派?/韦石
  •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 为什么我死活就是看不上英国呢?
  • 也说萧功秦/江棋生
  •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 中国企业家与狗
  • 大禹故里的天灾人祸
  •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民主惹的禍?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 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 世界首善毛泽东
  • “三怪”之“秀”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中共面臨的國際局勢及外交策
  • 徐永海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 刘蔚民航延误是防江派空军突击北
  • 中国共和党论民主自由的悖论——告郭国
  • 中国控诉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联合
  • 大字报上海长宁区政府强拆私房入袋
  • 吴宗伟解放军总政迫害人权记事(14
  • 三鞠请安《远方的家》系列报道上的按
  • 郑恩宠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 祷告中国就空间能源的科学报告/徐永
  • 徐永海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12名基
  • 基督化生活事实与真道|理
  • 习总日记习总解释“依法治国”
  • 念此的博客会场众目睽睽下带走贪官
  • 大字报上海访民宋伟忠:致李克强总
  • 谢选骏《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 大字报下流!上海陈恩宠傍名人自编
    论坛最新文章:
  • 民运同仁缅怀王荣清先生的补遗
  • 北京法院审理首例同性恋状告矫正治疗案
  • 新疆喀什大毛拉被杀案“已告破”
  • 韦石:博讯到底是什么派?
  • 美第一夫人米歇尔:我的祖先身披锁链来到美国(1
  • 【新七律】二首:周永康入瓮歌
  • 这次反腐 除薄熙来没有一个红二代被抓
  • 周永康是为了娶王冶坪的侄女而谋杀前妻?
  • 如今社会 酒量小的会被灌死
  • 周立波: 不查都是天灾,一查全是人祸
  • 这个“二奶”——三陪女是这样辩白的——
  • 这年头-----
  • 伊甸是一個真實的地方吗?
  • 上山打老虎,不会只一只
  • 杭州国保颠覆罪再传陈树庆(2张图)
  • 王明道著作每日选读:教会与世界行淫
  • 【新七律】 和刘路《祝贺习近平双规周永康》
  • 美嘉顾问
    公证翻译;移民投资;财税咨询;商务考察
    美国热线:+1(858)216-5101/+1(941)227-4339
    中国直电:+011-86-13902490716
    国语 粤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