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我名叫李柱才,男,五十一岁;原住贵州省毕节清毕南路一百五十四号自己的祖遗房内;自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起至今,我户的一家五人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处流浪直到现在已经是八年多了。
     (博讯 boxun.com)

    胡主席、温总理。我户原来位于贵州省毕节清毕南路一百五十四号的祖遗房产,既有三十平方米的门面营业房出租的租金而足够维持一家五人的全部生活开支和各种开支,也有足够一家五人居住的住宅居住。这样的生存条件,已经是不愁吃不愁穿而达到小康的水平了。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起,毕节市政府以拆迁改造旧城为借口,把我户的合法财产强行霸占和掠夺后,把我户的一家五人赶出了世代居住的家园。我户就这样被逼迫得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处流浪了。
    
    我的七十三岁的母亲,就是被毕节市政府把我户的合法财产强行霸占和掠夺后,被逼迫得无家可归而活活气死的;我母亲的死,是毕节市政府的违法拆迁行为直接造成的。
    
    毕节市政府把我户的一家五人赖以生存和居住的该合法财产强行霸占和掠夺后,才于一年以后拿十五点七一平方米这样的一点点面积归还给我户。就是这样的一点点面积,在他们霸占和掠夺我户的合法财产时只计算一万六千多元钱的款项,而且这笔款项在一分半厘都领不到的情况下,还要倒补七千四百多元钱给他们,才能够得到他们的这十五点七一平方米的面积。
    
    这样的一点点面积,我户的一家五人平均每人只摊到三点一七八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如果是按使用面积来计算,平均每人也就只摊到二点七平方米的使用面积了。
    
    这样的一点点面积,我户的一家五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到底怎样居住和生存呢?
    
    这样的一点点面积,还没有二战时期法西斯关人的那二六七号牢房的面积大啊!那二六七号牢房,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还是七步。这是在二六七号牢房里坐过牢的人步量了不知多少次的结果。
    
    那二六七号牢房,从门到窗子是七步,从窗子到门还是七步。我户的这十五点七一平方米的面积,到底有几步呢?我在地上量出了十六平方米这样的一片面积来进行步量,量的结果,从东到西只有五步,从南到北还是只有五步。比那二六七号牢房都还小两步啊!
    
    当然,那二六七号牢房是使用面积,也就人们常说的净空;是的,被关在二六七号牢房里的人,是不可能到外面去量那建筑面积的。而且,在二六七号牢房里居住过的那位作者不知这样的步量过了多少次,而每次都只有七步,并没有哪一次多量出了一步或半步。
    
    我计算了一下,这十六平方米的地面是五步;那么,那有七步的二六七号牢房,也就是三十平方米还多了。那二六七号牢房的使用面积,三个人居住的时候,平均每人达到了十平方米还多一点点;而两个人居住的时候,平均每人也就达到了十五平方米还多了。
    
    那二六七号牢房,最多的时候都是只住过三个人,根本就没有哪个时候居住过四人。
    
    牢房都达到了这样的居住条件,还是不错的了。那《二六七号牢房》的文章,并非是本人捏造的,而是在中国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中学语文课本上明显的印着的。
    
    毕节市政府搞拆迁改造旧城而改造给我户的这十五点七一平方米的建筑面积,竟要居住五人。到底怎样居住呢?
    
    胡主席、温总理。这哪是叫做拆迁改造旧城呢!毕节市政府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依法进行拆迁改造旧城。他们依的是哪一个国家的哪样法来进行拆迁改造的呢?
    
    毕节市政府说他们是县级以上的政府,是代表国家行使权利的。
    
    那么,按他们的这种说法,我户的该合法财产,也就是被国家霸占和掠夺去了。
    
    国家到底是有哪样法律法规是这样规定的呢?
    
    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种法律法规中,根本没有找到这样的条款规定啊!
    国家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事情,他们却要与国家的法律法规对着干,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霸占和掠夺人民的合法财产是什么呢?
    
    二00三年的时候,我到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去提起行政诉讼,状告毕节市政府违法拆迁。在法庭上,我要求毕节市政府出庭的委托代理人找出其行为合法的法律依据。该代理人根本找不出任何法律法规来说明他们的这种拆迁行为到底合的是哪样法。而且,那个代理人在法庭上被我质问得哑口无言。在法庭上,我列举出了毕节市政府的该拆迁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多种法律法规中的很多条条款的规定。
    
    可是,这样的法院最终还是要判我败诉。
    
    我不服,上诉到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还是维持原判呢?
    这样的法院确实太荒唐了!在被告方找不到任何法律依据来说明自己的行为合的是哪样法的情况下,竟还要判我败诉,我真不知道现在的这种法院是否可以称为叫做法院了。
    
    如果他们硬要说这是叫做法院,那么,也就只能称为无天无法的法院了。当然,国家制定的有法,而法院却不按法律来审案判案,这当然是无天无法的法院了。
    
    在法院讨不到公道,上访也同样的讨不到公道。我到过地方政府和贵州省的多个部门上访过多次,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且已经对地方政府失去了信心,最后只好到北京上访了。
    
    我上访的目的,只是要求毕节市政府按照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归还我户的合法财产。我的这点儿要求是哪个地方太过高了呢?我户只要求毕节市政府按照我户原来的平方面积和使用性质归还给我户的这点儿要求,并没有过高嘛。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这叫做“拆一还一”。
    
    如果说我户原来没有住宅而要毕节市政府拿住宅给我户,那么,我户的这个要求高了,毕节市政府达不到;如果说我户原来没有门市营业房而要毕节市政府拿门市营业房给我户,那么,我户的这个要求也高了,毕节市政府达不到。问题是我户并没有要他们的多的啊!
    
    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上面有法律,下面的政府不执行法律。上面一再的要下面解决好上访人民的问题。可是,毕节市政府都是多次写假报告报上去欺骗上级,说是都给毕节上访的人民解决好了,上访的人民都满意了。
    解决好了还有谁再到北京去上访呢?
    
    毕节官员,竟还大言不愧的说是随我们去告,告到哪里他们都不怕,告到北京也要由他们来解决,哪怕北京喊解决,他们不解决,我们也把他们无法。而且他们还说,我们有本事告到联合国去他们也不怕。
    
    确实也是真的,北京的中央机关多次三令五申的,要地方政府解决好上访人民的问题,可是毕节地方政府就是不解决。毕节的人民确实也是真正的把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们的手里有大权在握。
    
    确实也是这样,毕节的人民、当然包括我在内,这几年由于上访,全国只要是上访的地方都去过了,就是还差联合国没有去啊!
    
    二00三年全国有八十多万人到北京去上访的事情,难道不是地方政府的这些官员和公检法部门的人执法不公和欺上瞒下造成的吗?
    
    胡主席、温总理。鸟也有个窝,鼠也有个洞啊!
    
    人世间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处流浪的这几样。
    
    可是,这几样最悲惨的事情,我户的一家五人都摊到了。我户的日了确实凄惨啊!
    
    现在,无权无势的人民的合法财产得不到国家法律法规的保护,这是国家的悲剧,人民的悲剧。国家的上层机关制定出来保护人民的合法财产不受到任何形式的侵犯的有各种法律法规,可是,下级的机关却不按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来执行。国家那么多再好的法律法规,到了下级政府官员的手中,也确实成了一大堆无用的废纸了。法律再好,下级的官员不执行,难道不是一大堆无用的废纸吗?
    
    在国务院办公厅的国发办二00四第四十六号文件和以往的各种文件中,不是已经说得很好的吗?在这个四十六号文件中的第八条是“加强监督检查,严肃处理违法违规行为”。可是,毕节市政府的这种拆迁行为,既违了法、也违了规,毕节的人民已经多次上访而反映到了国家的各级部门,当然也包括中央和国务院;但是,有谁来查处这些违法违规的政府官员呢?当然,如果毕节的人民不反映,国家的各级部门的人可以说是不知道;可是人民已经反映了多次,而且还是反映了几年,要求上级督促下级的政府执行国家的法律法规,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来办事啊!人民的这点儿要求是哪个地方太过高了呢?
    在毕节城区被拆迁得无家可归的人民,并不是我一户两户。毕节的人民到北京去上访一次,毕节的官员就挨上面的责骂一次。毕节市政府的官员为了报复和镇压我们,也就指使毕节市的公检法部门的人,捏造虚假的事实对我们进行诬告陷害和报复迫害,于二00三年的十一月十一日把我抓去坐了一年的大牢。毕节到北京去上访被诬陷而抓捕关押的,一共是六人。现在下级政府以及公检法部门的人要捏造虚假的事实来诬告陷害和报复迫害哪一个人民,也确实是太容易了。因为他们有权在手。
    
    胡主席、温总理。您们作为国家最高层的领导人,工作一定是很忙的,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本来不应该再给您们增加工作量。但是,因为我户的该合法财产自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起,被毕节市政府以拆迁改造旧城为借口而强行霸占和掠夺后,我就开始到毕节市、毕节地区、贵州省以及北京的有关部门上访,要求毕节市政府归还我户的合法财产,并赔偿我的七十三岁的母亲被逼迫得无家可归而活活气死的赔偿费用,但是都没有解决问题;而且,在中国所有的上访的部门,我都全部去过了,我户的一家五人到现在都还在是无家可归的啊!
    
    胡主席、温总理。在这之前,我已经给江泽民主席和朱鎔基总理写过信,反映我户的合法财产被毕节市政府拆迁后,我户的一家五人被逼迫得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处流浪的情况;但那是从邮局用挂号信寄出去的。因为我户直到现在都还在是无家可归的,所以我估计江主席和朱总理未收到我的信,所以这次才以公开信的形式给您们写信了。
    
    在世界上,到底有哪一个国家和地区是这样搞拆迁改造旧城而把人民改造得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处流浪的呢?
    
    原来既有住宅也有门市的人民,竟要被拆迁改造得无家可归。那些原来没有门市也没有住宅在属于拆迁的地方的官员,他们在拆迁的地方的住宅和门市并不是一处两处,而且他们的这些门市和住宅都是写成他们自己亲属的名字的。如果上级的有关部门愿意追查,毕节的人民愿意提供真实的地址和姓名。
    胡主席、温总理。我户到底还要无家可归到哪个年代呢?……
    
    
    李柱才
    
    
    二00七年十月十日 _(博讯记者:吴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