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54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博讯2006年10月07日)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博讯 boxun.com)

     自9月10日我们向中纪委上海调查组发出了一封《上海市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后(见附一),至今虽无答复,然9月13日星期三下午,上海公安在马勒别墅中央专案组门前追打来访者,并把这些来访者押上了警车。晚上,各区公安分局相继刑拘了全市的十多名访民。他们的名字是:黄浦的裘美丽、曹义宝,普陀的吴根秀、孙东明、乔玲娣、虹口的邬玉萍、卓承英、包荣、陈宗来(均为读音)等十多人为此遭到了非法关押;据体制内人士提供的消息,陈良宇欲不择手段地追查出此公开信的所谓策划者。接着,他们首先对公开信上的代表进行了恐吓、胁迫、或诱供的传讯调查,这次调查的时间之短、行动之快、规模之大令人吃惊!仅3天已差不多对各代表都进行了传讯,但是结果令人失望。不管是面对街道政法委的旁敲侧击,还是公安国保的高压,绝大多数被询问的访民代表都作了各自的策略性的回答。因为访民认为他们一贯的所作所为早已破坏了上海政府和公安的形象和诚信!借此机会代表们需要声明:只要是中纪委上海调查组约我们谈,我们自当实事求是义不容辞决不退缩;另据体制内人士透露,陈良宇曾下发命令:准备在全市再判一批强烈要求到马勒别墅反映举报的上访百姓;种种迹象也算是给我们的打压式的答复了。
    
     9月25日,“陈良宇问题”公开后,我们上海访民既感到在意料之中大快人心而坚决拥护,又感到出乎我们预料之外十分忧虑而持谨慎乐观 。
    
     我们之所以感到意料之中是因为面对野蛮而惨无人道的强迁,我们被逼十余年挺身而出,不怕牺牲、不怕坐牢、不惧非法关押 、不惧警察及黑社会式的暴殴,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前赴后继依法上访,向党中央揭露上海的陈良宇问题,上海的黄菊问题,即上海的动拆迁问题。就是因为十余年中我们自始自终坚信党中央、中央政府和全国人大,坚信陈良宇搞官商勾结野蛮拆迁与民争利有罪恶开始的一天,也必有结束的一天。故此,我们感谢党中央为民除害伸长正义。我们要告慰在十余年中死于非命为与野蛮强迁抗争的动拆迁居民:王荣庆、姚克俭、张忠海、杜家荣、杜荣林、常道钧、龚宜夫、蔡百金、蔡新华、陶兴南、周德福、苏根才、奚国珍的丈夫等(无法完整统计);我们要向在2003年9月首次在首都北京愤怒高呼“打倒腐败!打倒陈良宇!打倒黄菊!还我家园!”口号的进京上访的动拆迁居民致敬;我们要向自2003年“9.30暴力截访”中,被逼以绝食、跳楼、割静脉自杀等方式来抗争的访民们、及一身正气不畏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吃尽牢狱之苦的动拆迁居民致以崇高的敬意(见附二);我们要向“9.30”事件前后至今,前赴后继、坚定信念、不屈不挠、无惧报复陷害、无惧警察暴政,持续不断在北京坚持依法上访揭露动拆迁黑暗的上海访民(有些甚至是靠着捡塑料瓶、烂菜皮度日的)互致衷心的感谢!因为这是我们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对此我们怎能不感到大快人心而坚决拥护?!
    
     我们之所以感到预料之外十分忧虑是因为自9月25日陈良宇问题公布后,发生了9月27日在上海市政府200号门口的市政府警察对表达喜悦心情的访民言语挑衅,甚至还对普陀区访民谈兰英(公开信代表之一)及访民王红妹动粗,恶毒暴打王红妹的头脑,暴打中将她的颈上项链撕落。发生了自9月10日公开信发布后被报复关押的,至今仍没有得到释放的普陀区访民吴根秀、孙东明、乔玲娣等。发生了9月27日星期三上午,虹口区的访民张铁林因携带鞭炮在人民广场遭警察拉走关押。发生了在9月28日的国庆前夕,在北京的接访中仍有黄浦区60多岁的访民王惠芳被上海市政府警察野蛮暴殴,严重受伤,现被软禁。发生了9月26后,所有访民依然全部被非法软禁于旅馆、党校等地,除部分访民被政府动用的社会闲杂人员非法监视居住(以前每个访民的监控配备是每班一个警察、一个街道干部和1至2个社会闲杂人员组成,三个班轮着转,共约10人。但此次改为每班全部都是社会闲杂人员)。被非法关押的上海上访冤民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毛恩凤、王水珍、石萍等至今没有得到释放。上海拆迁律师郑恩宠依然被非法软禁……
    
     众所周知,十年警察暴政是陈良宇流氓执政的基础和特色,上述情形是否暗示了陈良宇的阴魂不散还是暗示“船大难调头”,或者是上海地方政府根本离不开暴政了?第二,对“陈良宇问题”的公开,我们等得太久了,上海人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见附二),但我们无怨无悔。第三,我们上访冤民没有政治诉求,我们最终关注的还是我们的生存权、居住权及其他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相关权利。为此我们仍然感到十分忧虑而持谨慎乐观。
    
     如上所述,这段时间来,我们悉数被关押、被软禁、被24小时人盯人式的监控,我们仍然是饥寒交迫,水深火热,人身安全和自由没有保障,每日在生存线上挣扎!我们仍然没有节庆假日,再次成为国庆中秋喜庆的“死角”。值此中国共产党十六届六中全会在京召开之际,我们被迫以此形式突破陈良宇式暴政的封锁打压,直接向本次大会,向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向尊敬的温家宝总理致公开信,我们仍然要求反映现状、表达民意,我们的处境仍然十分恶劣,我们要反映的问题依然没有全面揭开,针对百姓的警察暴政依然没有结束或者好转。为此我们再次呼吁,恳请本次大会和您们敦促上海地方政府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毛恩凤、王水珍、石萍等动拆迁上访人员。无条件恢复上海拆迁律师郑恩宠先生的政治权利,无条件解除对郑恩宠先生的非法软禁,使他们的家庭尽早团圆,过上正常的生活。我们再次呼吁本次大会和您们敦促上海地方政府停止警察暴政,停止对全体上访人员的非法关押、非法软禁、非法监视居住,切实解决我们的生存、生活问题。进而畅通信访渠道而不是这两天上海市委突击搞的区领导接待的“花架子”。切实依法解决我们的动拆迁上访问题。
    
    此致十六届六中全会全体会议
    此致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此致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祝十六届六中全会顺利召开
    2006年10月7日于北京
    上海部分访民:
    龚浩明、陈恩娟、谈兰英、朱东辉、田宝成、张翠平、孙健、陈小明、蔡文君、杜阳明、王水珍、沈婷、陈修琴、裘美丽、郑蓓蓓、毛照凤、叶成业、张桂兰、沈咏妹、董春华、姚荣林、颜芬兰、周又兰、、顾金海、段春芳、胡小妹、韩宗明、宋阿杜、张师君、孙翠云、鲁俊、张素珍、毕旭、薛建国、华玉桂、王巧娟、陈黛丽、董阿仙、朱黎斌、何声钦、张兆林、仇玉桂、戴冠豪、张秀娟、萧又青、韦青、张俊根、秦启泰、高善来、李东生、华曦、朱卫华、李纯、金建明、张善芝、陈宝良、曹穆霖、戴国平、马国强、傅玉霞、林继良、周金妹、朱金娣、俞某某、老姚、洪玲玲、小浦东、张铁林的哥哥、王宝根夫妇、小裁缝、唐阿姨、李杏仙,扬春华, 许永道,孙翠英,顾月芳,于桂标,周福妹,季勤娣,刘平英,杨宝香,张英,曹义宝,陈万凤,陈宗来,陆善明,王雅芬,周和英,艾福荣,艾金英,孙秋生,薛莉君,陈美娟,吴晓忠,傅鸿炜,周永华,王明清,王明兰,王明兴,王莹,王翠弟,詹荣妹,张忠平,徐秀芳,赵济江,姚云峰,张莉萍,朱东兵,王建成,赵加林,丁彐珠,耿国荣,周丽华,傅国忠,周建兰,周敏文,虞长海,吴珍芳,汪霞,赵玉英,吴党英,段惠民,承英,金长涛,周大烨,魏勤,吉秀英,卫玉华,张月珍,王秀芳,李康,高华妹,竹剑平,邬玉萍,史海敏,沈泽民,张雄民,张淑妹,马长发,张雪英,陆春华,吴秀兰,诸伟华,张毅,邵桂荣,成玉珍,沈德宝,周建国,周建兰,郭汶波,徐惠娟,葛秀丽,王文正,颜兆兴,颜兆成,颜兆亮,孙玉兰,杨伟明,许东海,刘志明,朱仁忠,朱仁华,杨翠芳,于美芳,张翠珠,张加强,郁巧玲,方文斌,许宏,冯玉珍,詹佩华,张君令,吴晓忠,奚仁娣,奚荷娣,徐洁琴,李雪美,潘金宝,陈月华,张建华,刘志强,张存伟,付小英,刘红娣,许国柱,沈美珍,胡苹琪,唐霞珍,张秀丽,吕龙珍,金兰英,王惠珍,朱亚莉,匡宏,葛蓉,李淑杰,江霞,钱晓霖,浦爱珍,张善良,王惠芬,张敬良,赵关珍,邬月明,吴慧群,邹红英,周惟馨,梁玉龄,桂丽萍,袁红英,徐桂银,周宗兰,葛秀珍,高信翠,王智兴,赵迪迪,施福留,毛海秀,张信义,成彩根,孙以贞,潘曼丽,姚祥发,张×红,朱金荣,梁×香,张阿海,承森, 汪桂菊,林霞兰, 邓维秀, 徐亚罗, 宋斌, 李文华, 王文华, 童莉雅, 王学义,王丽卿,
    附一:《上海市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简称公开信)
    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我们都是来自上海各个区的城市居民。鉴于上海市委市府对我们上访举报控告自身权益受侵害的问题长期不解决;特别是鉴于十多年来,上海籍口市政工程、土地储备等,官商勾结倒卖土地层层转包,公检法司护航,为少数人牟取暴利,洗劫侵吞了我们城市居民的住宅基地及其私有财产;鉴于面对我们的举报控告,上海市委市府不但不依法按政策落实解决,反而动用公安、司法等部门,采用非法传唤、非法拘禁、非法劳教、及枉法判刑等种种手段,对一批又一批遵纪守法的上访群众施以刑讯逼供(酷刑),随意打骂上访群众。至今仍有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王水珍等动拆迁上访群众被无辜关押。如此报复陷害,给广大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身心和生活制造了空前的灾难。更有许多家庭在与政府非法强迁及其迫害的抗争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为求生存求解决又不得不坚持上访,给原本困难的经济雪上加霜,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特别是最近以来,上海市委市府为了有效阻挠我们依法进京举报,派出了大批的警察、各级政府人员及社会闲杂人员,分别安排在上海站进口、北京站出口、京沪列车上及北京城内的上访人员居住地和各信访点周围的大街小巷,广泛搜捕,发现一个,绑架一个,押解回上海一个。有的刚到京就给弄回来了,能在北京任意一个信访点登记过一次的访民已是万幸了。找不出哪条信访条例有此规定。他们采取政府黑社会手段,仗着人多势众搞野蛮截访。据这些凶恶的打手自己说,他们都是驻京办在北京当地的劳务市场招来的,不用付两金也不签用工合同。任务就是听从驻京办负责人,即今年长驻北京的上海市政府信访干部202接待员肖斌的指挥,专干打手的活。面对截访的双方,肖斌气势汹汹地叫嚣:不许说话!不许用手机。谁要露出来,就要上去抢掉没收充公!吃饭、上厕所都要请示报告!打手们个个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对上访人员而言都是陌生的脸。在截访中他们常常对上访群众发起突然袭击,实施其野蛮的毒打,直打得访民鼻青眼肿,全身软组织受伤都还算轻的。有的肋骨被打断,有的大小便失禁……即使老人也不能幸免于难!在场的访民稍有不满,雨点般的拳脚就会随之飞下来。暴殴一旦结束,他们默契地迅速进行人员换防,使访民既不能拍照又找不到凶手。野蛮暴殴下,有的即使已被押上了列车,然而因为伤势过重为防车上死了人不好交代而赶紧指挥叫人再把伤者抬下列车,直接送医院抢救。有的人在被押解回沪的列车上还要受到押送人员的虐待和嘲讽。今年仅因进京上访受到身体伤害的有吴党英、童莉亚、朱金娣、刘华琳、蔡正芳、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孙健、裘美丽、陈幼鹤、华玉桂、胡佩琴、夏伟民、何美君、孙喜成、葛秀珍、宝山区不知名的老太等等。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记录。
    访民回到上海站,直接被押解去警署,接受非法传唤,然后又有了一些人被强制送“上访学习办”,一些人被非法关押了,就是没有听到有谁的问题给解决了。
    被逼上访,却遭遇如此黑社会景象。这般“和谐社会”,有哪个百姓能够承受此份“奢望”?!
     8月上旬我们听闻中央调查组在沪工作,依据宪法的规定,我们自发来到陕西南路30号马勒别墅,渴望籍此机会向你们表达民意民愿:坚决支持中央调查组来上海开展工作。同时还要向你们如实反映以往被国内媒体禁声的上海的真实状况,;揭露被上海摩天大楼埋藏了十余年的黑暗与罪恶,被光彩夺目的橱窗遮住了的跨世纪冤案。我们深信这将有助于帮助你们早日揭开上海腐败的盖子。我们自觉有这份责任,况且揭开腐败的盖子利国利民利上海百姓。不曾想这就遭到了上海地方势力的凶猛阻挠。我们不但无法走近马勒别墅,还要接受警察的非法传唤:“是谁告诉你们中央调查组在沪的地址的?”更有人被非法留置派出所至次日凌晨三四点钟或以非法劳教相威胁。岂不荒唐?
    我们的态度是:强烈抗议上海地方恶势力的野蛮暴政!为了生存,为了上海美好的明天,更为了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王水珍等强迁百姓早日无条件释放,使被害人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我们一定要冲破上海地方恶势力的围困向你们直接反映,并希望你们及时向中央转告。为排除异常干扰,为使整个过程能在理智有序的状态下进行,我们愿意暂且推选五名代表反映共同问题,并在此予以公布名单和他们的联系电话。即日起等候你们的预约。若所选代表届时发生人身自由和安全的问题,或者被收买被恐吓等意外情况,我们将作出临时调整。
    此致中央调查组
    五名代表:
    第一批:龚浩明63111903; 谈兰英65212512; 姚荣林62155008; 陈修琴13162973881; 叶成业13901869168;
    第二批:朱东辉56797700 韩忠明63085623; 张师君13524536847; 陈启荣13501759069; 孙喜成13127689783;
    第三批:陈恩娟13162598090; 沈咏梅13046643393; 许永道13671521392; 周大烨50903684; 王巧娟64961928;
    第四批:鲁俊13162443196; 萧又青64769695;丁训华13801804992 张君令13381813433 王丽卿65122595
    上海访民:2006.9.9日
    
    附二:上海访民因强迁被非法关押及非正常死亡名单(不完全统计)
    一.判刑人员:
    许正清(三年)、范士明 (三年) 王水珍(二年)周永华(一年)葛秀珍(八个月) 盛燕芬(判二年、缓二年)
    
    二.劳教人员:
    吴宁(三年)、徐桂宁(三年)、龚浩明(二年半)、马亚莲(二次劳教、共二年半)、蔡文君(二次劳教、共二年半)、陈恩娟(一年九个月)、朱东辉(一年九个月)、毛恒风(一年六个月)、杜阳明(一年六个月)、刘华琳(一年六个月)、徐兆兰(一年六个月)、周亚明(一年半)、周有梅(一年)、戴玉英(一年)、孙健(一年)、王巧娟(一年)、谈兰英(一年)、金成福(一年)、王颖(一年)、程志英(一年)、石萍(一年)、王磊(一年)曹仁荣(?年)
    
    夫妻同时劳教:
    田宝成(一年三个月)/张翠平(一年)、叶根生(一年半)/宣雅芳(一年半)、
    
    兄弟同时劳教:姚克勤、姚克俭(亡)、
    一家五口三人劳教:赵凤娣(母亲,二次劳教、共二年半)、李萍(大女儿,二次劳教、共二年半)、李剑(儿子,一年)、
    
    三.逮捕人员:唐美梁、葛美玲、
    动迁协议签订后转取保候审:骆建斌、陈勤芬、
    带手铐签字:段春芳的丈夫、
    签好字放人:华玉桂的女婿、
    
    四.非法监视居住(于公安私设监房内):陈小明(已近8个月)、韩宗明(85天)、马亚莲(82天)、付玉霞(50天)、毛恒凤(40天)、张奋奋(?天)
    
    五.非法取保候审:韩忠明、吴雪伟、徐惠娟、王黎庄、付玉霞、朱黎斌、吴玉芬、沈永妹、谈兰英
    
    六.刑事行政拘留:
    吴根秀、孙东明、曹义宝、乔玲娣、陆春华、吉秀英、付玉霞、应玉妹、孟 伟、张忠海(亡)、冯秀英、冯良先、蔡百珍、杨春华、杨红英、杨沪英、孙建、孙健民、孙翠云、孙国琴、马国强、马亚莲、朱华、朱祖德、金建民、金月花、戴玉英、陈小明、陈修琴、陈美娣、陈宗来、陈智明、胡云霄、周敏文、周宗来、周大烨、周秀娣、唐霞珍、徐雪芬、徐兆兰、徐惠娟、张信义、张素珍、王巧娟、王丽华、王丽卿、王黎庄、王宝根、王明清、吴玉芬、吴党英、吴根秀、顾志康、顾月芬、李兆林、李建勇、李雪美、奚仁娣、奚荷娣、奚国珍、杜国强、杜阳明、田宝成、梁玉龄、林继亮、毛海秀、乔光正、费爱众、叶爱娟、方中伟、段春芳、成壁玲、龚浩明、龚秀芳、桂丽萍、谈兰英、葛丽芳、吴玉明、薛建国、杭菊英、毛恒凤、石萍、杜荣林(亡)、张奋奋二次、陈恩娟二次、奚国珍二次、裘美丽三次、朱黎斌二次、韩忠明二次、杨伟民二次、薛永琴二次、童国庆二次、周福妹二次、丁君娣二次、沈咏梅三次、郑培培三次、邬玉萍五次、徐婷二次、赵凤娣多次、李萍多次、李剑多次,赵敏华二次、周亚明二次、潘仲卫(行政)、陈雪清(行政)、高雪坤(行政)、吴慧群(行政)、竹剑平(行政)、周金妹(行政)孙翠云(行政)魏勤(行政)陈恩娟(行政)吴国香(行政)张秀娟(行政)张秀丽(行政)丁训华(行政)包志建(行政)孙秋生(行政)罗发森(行政)卫王华(行政)鲁俊(行政)唐五妹(行政)田荣生(行政)吴国良(行政)顾国平(行政)张兆林(行政)陈鸿芳(行政)耿国荣(行政)徐秋凤(行政)
    
    七.司法拘留:艾忠明、艾全英、艾忠明、毛恒凤、周贵祥、刘善富、童国庆、陈德贵
    八、送精神病院人员名单:张忠海(亡)、刘新娟、洪玲玲、陈小明(未遂)、毛恒凤(未遂)
    
    九.非正常死亡人员名单:王荣庆、姚克俭、张忠海、杜家荣、杜荣林、常道钧、龚宜夫、蔡百金、蔡新华、陶兴南、周德福、苏根才
    
    备注:此名单尚未包括无任何手续被非法羁押、遣送、旅馆软禁、24小时人盯人非法监控等.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