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如此城管!国法何在?花农人身受侵害
(博讯2006年6月19日)
    
    横遭深圳市城市管理局法制处干部刘林生掳走、拘禁、剥衣、毒打、罚跪、淋水、逼供和恐吓,还险遭浸海、注射毒针的命运。
     (博讯 boxun.com)

    被告人:陈素云 女 汉 1954年出生 单位:深圳市东湖公园管理处
    
    职务:法定代表人、主任、书记
    
    地址:深圳市爱国路东湖一街11号 邮编:518021住址:深圳市万科四季花城贵竹苑D座302房
    
    电话:25410730(办) 25410624(办)
    
    83504175(家) 13902943833
    
    被告人:刘林生 男 汉 1953年12月21日生
    
    单位:深圳市城市管局
    
    职务:法制处副处级干部
    
    住址:深圳市政府集体宿舍
    
    身份证号码:120109531221101
    
    电话:83915843(办) 25618486(家)
    
    13510337575 13642362259
    
    我叫钟圣,来自广东肇庆是一介花农。我在深圳市东湖公园承包土地种花、种树。因不满足东湖公园管理处主任陈素云的私人要求,遭到公报私仇、人身侵害、人格侮辱,还险些丧命。为此,特向社会各界人士呼告。
    
    一、事情起因
    
      2000年3月1日,我与深圳市东湖公园管理处签订一份《深圳市东湖公园花圃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我承包东湖公园内一块花地,面积10660平方米,用于种花,承包向公园低价供应鲜花的任务。合同期限共15年,自2000年4月1日起至2015年3月30日止。
    
    2000年5月30日,我与深圳市东湖公园管理处又签订一份《东湖公园东部山地种植苗木绿化合同》。合同约定,东湖公园管理处提供东部山地给我使用,用于种植苗木,我负责绿化,面积33600平方米。合同期限30年,自2000年6月1日起至2030年5月31日止。
    
    合同签订后,我满怀信心,寄希望于花场生产经营。我变卖了家乡的房子和全部家产,还向亲人、朋友借钱,全部投入花场的平整土地、整理沟渠,增加设备,购买苗木,聘请帮工,我还赊欠供货商的花盆、肥料等,辛勤地劳动,全身心投入花场经营之中。
    
    2001年6月,陈素云升任东湖公园管理处主任。她上任后立即要求我让她亲戚在我包用的山地挖石头,开打石场。我表示难以服从,理由是打石场破坏地表,污染环境,政府会禁止和罚款;而且,我已经花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投资下去,开挖地表会对我会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由于我不满足陈素云的私人要求,于是她警告我:“走着瞧!”自此,陈素云开始想方设法坑害我,逼害我,我的苦难便由此开始。
    
    二、坑害事实
    
    1、合同约定东湖公园每年下达花卉生产计划任务,并按合同签订5年内价格不变,5年后价格另议。但陈素云从未履行合同约定,只批准按合同价的半价付款,余款拖欠不付,历年拖欠花卉款人民币壹佰肆拾万零肆仟壹佰柒拾贰元伍角整(¥1404172.50元)。
    
    2、陈素云将本人《东部山地种植苗圃场》水、电切断,造成苗圃场苗木、花卉旱坏、旱死,直接造成本人经济损失人民币贰佰玖拾叁万元整(¥2930000元)。
    
    3、陈素云将我花场内唯一通道路口用大铁管围起来,切断车辆出入口,断绝我的交通道路,逼使我无法生产经营,造成我生产经营上的巨大经济损失。
    
    4、陈素云多次取我花卉送礼,均拒付款。欠花卉送礼款人民币壹百多万元。
    
    5、我去东湖公园管理处追要花款时,陈素云在东湖公园管理处三楼会议室及陈素云办公室多次当众说:“再来要钱我就找人揍你,不会给你好日子过,我代表党,代表东湖公园,看谁斗过谁,就是李鸿忠(现深圳市市委书记)来也不会给你一分钱,就是不当主任也要将你搞掂 。老娘命有三条,钱就不给你,看你能怎样,有本事投诉,看谁敢管,看谁能搞掂老娘,老娘不信邪,老娘十多岁出来走江湖,从未怕过谁,老娘倾家荡产也要搞掂你,走着瞧!”
    
    6、陈素云滥用职权,通过各种渠道变相取消两份合同,以达到其阴谋目的,以致通过 “深圳市城市管理局”下达《深圳市城市管理局办文复函》及《关于改造东湖公园花卉生产基地的通知》来违约、毁约取消“深圳市东湖公园花圃承包合同”。
    
    2005年上半年,市城管局派工作小组下来解决东湖公园管理处欠我的花款事宜,我看到了希望。工作小组成员共三人,分别是周兴宋、王一华、刘林生。在了解情况后,周兴宋、王一华认为双方签订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应当遵守合同,同意按合同价付款,但是另外一人刘林生不但不同意付款,还采取各种手段逼害我,要违约、毁约解除我的承包合同。更为严重的是,刘林生聚合十几人非法绑架、拘禁、脱光衣裤、毒打、罚跪、冲冷水、威逼恐吓、侮辱我长达9个多小时。
    
    三、受侵害经过
    
    2005年12月27日,我接到东湖公园管理处的通知,要我下午去管理处,说是有领导来解决我的花款事宜。下午2:00时,我在管理处办公楼见到市城管局刘林生,我上前问好,并询问是否来解决我的花款事宜。刘林生答:“我被吴局(指深圳市城市管理局吴子俊局长)炒鱿鱼了,已调离城管局,我已无权处理”。下午3时许,我在管理处二楼梯口,突然遭到刘林生袭击,他一手抓住我胳膊,一手箍住我的颈,拖我下楼,说:“我请你去喝茶。”我感觉异常,不去。他猛力冲击我,我抓住楼梯不从。僵持中,刘林生大声呼叫,楼下冲来十多名陌生男子,团团包围住我。在刘林生亲自动手和指挥下,这些人一拥而上,抓我的头发,掐我的脖子,扭住我的胳膊,有人还乘机打我肚子。他们人很多,内圈人负责制服我,外围还有很多人拥着下楼。我感觉事情严重,边哭边呼叫。我被拖到楼下,他们要塞我一辆喷印“深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字样的的士头小车内。我用手撑住车门不进,那群人就打我后脑,打我的后背,刘林生则打我耳光,叫我老实点,把我的上身硬推进车去。我又用脚勾住车门不肯进,那群人又猛踩我屁股,踢我腿。我抗拒不住被塞进车内。整个过程我边哭边呼叫救命,可公园管理处没有人理会,装作没事发生。我刚进车,他们就关门关车窗,在车里面打我,还不许我叫。刘林生坐上驾驶室,转身连打我耳光,并说:“有你受的!城管局叫我来的!”其他人则按住我头往下压,我无法动弹,被塞在车内第二排,左边坐着一个人,右边坐着二个人,我被夹在中间,我的嘴里都是血,边哭边大喘大气。他们不断警告我,叫我老实点。我被抓当时,现场很多人,现场有包括东湖公园管理处领导邓万举(管理处副主任)、冯经文(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周纯明(基建园林科科长)以及其他管理人员、工作人员和保安、清洁员、公园游客均亲眼目睹,围观人数大约50多人。在东湖公园内绑架我的时间约30分钟。
    
    刘林生等人押着我开着两部喷印“深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的士头小车离开了东湖公园。我所在的那部车由刘林生驾驶,他命令手下搜我的身,把我的手机、钱包、身份证、钥匙、卡片统统扣押。车往盐田方向驶去。刘林生恶狠狠地说:“我是城管局派来的,我代表城管局,我是学法医的,搞死你都没人知道。”一路上,他还多次跟我说:“你老实点,不然就搞死你!”
    
    刘林生驾车直上了盐坝高速,向南澳澳头方向驶去,最后到达一个荒山野岭的海边停了下来。众人强行将我拖下车,按住我跪在沙滩上。刘林生命令我脱掉衣服。我不从。他又上前打我几个耳光,我只好被迫脱下了衣服和裤子,一丝不挂。当时正好寒冷的冬日,天冷风大,我快要被冻僵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众人又把我押上车,刘林生驾车往回驶,让4人随车押住我。刘林生命令其手下用我的衣服包住我的头,并将我的头压下去,不准向外观望。我憋得透不过气来,要他们放松点。刘林生说:“憋死更好,不能放!”
    
    经过长时间的驾驶,车又开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刘林生等人包住我的头夹住我,把我拖到了一个房间。进房之后,刘林生上来就打我几个耳光,其手下也上来打我。刘林生又再次命令我脱光衣服,一丝不挂。接着又命令其手下打我,于是五、六个人一起冲上来打我,他们拳打腿踢,而且打人很专业。用手掌打我的胸部、背部、腹部、伤及内脏,还踢我阴部,我用手护住,他们又从后面屁股踢过来。我被打趴在地,嘴巴、鼻子、小腿都在流血。
    
    打了一阵,他们大概打累了,刘林生命令其手下拖我进洗手间冲冷水,冲掉身上的血。他们用花洒从我头上淋下来,用冷水冷冻我持续20多分钟。我又冷又痛,脸发紫,直哆嗦,可他们还是不肯罢休,又接着打。这次他们分成两批人轮换打我,我的嘴巴、鼻子又被打出血,身上也多处在渗血。打了一段时间,刘林生又命令其手下拖我进洗手间冲冷水,这样反复多次,前后时间约4个小时。刘林生还说:“我是学法医的,车上就带有毒针,你要不老实我就给你打毒针!”我又痛、又冷,身体多处受伤,筋疲力尽,精神几乎崩溃。以刘林生为首的一群人在房间里对我反复威胁毒打折磨、虐待,让我感觉中国深圳经济特区有这么一帮害群之马是多么的黑暗!!!。刘林生等人所作所为实际就是凶残的黑社会性质。
    
    当晚11时左右,刘林生打电话给周兴宋(现深圳市城市管理局纪委书记),在电话里跟周兴宋说:“现在我和钟圣在一起,和钟圣谈得很好,我今晚留钟圣过夜好不好?”还威胁我照他的意思在电话里跟周兴宋这样讲。周兴宋在电话中对我说:“我没有叫刘林生抓你、打你,纯属他个人行为,不关我的事。“周兴宋叫我把电话交回给刘林生,在电话里叫刘林生不要做得太过份,刘林生则说他知道怎么做。
    
    当晚12时许,刘林生用一部白色面包车把我带到了深圳市翠竹派出所。我朋友接到了通知后赶来将我送去医院治疗。
    
      深圳市东湖公园管理处主任陈素云滥用职权,徇私枉法、非法侵害投诉人,其中有严重的威胁、恐吓、断水、断电、断路、毁约、拖欠花款、拿花卉拒付款,以上种种做
    
    法陈素云已构成非法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
    
    深圳市城市管理局、法制处干部刘林生聚合十几人非法绑架、拘禁、脱光衣裤、毒打、罚跪、冲冷水、威逼恐吓、侮辱长达9个多小时,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和人身伤害罪。本人请求各级领导对此案重视,查清事实真相,将陈素云、刘林生等人绳之以法,严惩这些徇私枉法之徒。我不相信权势
    
    能一手遮天,我相信法律,相信正义!!!
    
    投诉人:钟圣
    
    电话:1380258819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银川城管暴力执法 无人解决
  • 福建省永春县金城管理区畲族数百名职工申诉书
  • 城管打人事件论:执法者打人与包庇打人者
  • 西安一老人劝架招致玻璃店被城管执法人员乱砸(图)
  • 石家庄有城管队员灭绝人性 执法车拖著孕妇飞跑
  • 瓜贩拒绝交罚款 城管人员扒人裤子没商量
  • “占道费”没及时交 一城管摔昏街头擦鞋女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宁夏灵武“城管”好威风 野蛮执法致一死几伤 (暴力抗“法”的根源)
  • “全副武装”能换来城管秩序吗?(图)
  • 城管执法时商贩遭人围殴 大学生拍照被追打(图)
  • 北京千余城管街头突查“非法出版物”
  • 够狠!揭露城管黑幕:铁锤打人逼吃烟灰(图)
  • 4月28日晚杭州艮山中学门口110城管和群众的重大冲突
  • 成都记者龙泉采访遭城管执法人员毒打掐脖
  • 上海市民被殴致死追踪:城管迫于压力出面道歉
  • 上海市民与城管发生纠纷 遭殴打致脑死亡(图)
  • 深圳市城管抢劫网吧纪实(图)
  • 合肥城管怒砸女大学生摊点!
  • 山东莒南城管又施暴行!!!
  • 安徽孕妇遭城管野蛮执法导致流产
  • 武汉大学正门:多人被城管打伤,两人命危(图)
  • 江苏城管执法踢死农妇
  • 深圳城管队员将收废品老人撞成重伤的视频
  • 深圳城管开车压人录象图片(图)
  • 兰州城管被200人围困
  • 城管摔西瓜瓜农当街哭 市民自愿花钱买烂瓜(图)
  • 蚊子腿上剥下三两肉:城市的面子与城管的口袋(图)
  • 城管打死修车的业主该怎么定罪?(图)
  • 城管队挑战依法行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