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3日)
    
    收到风清杨的信:"我真的愤怒了。"我也同样感到愤怒,但和风清杨不一样的是,我并不是对中国政府的愤怒,而是针对这些去悉尼歌剧院参加中共的电视台举办音乐会的华人。
     在 6月 4日这一天,举办这样的音乐会,不会是一次偶然的巧合,就中共对 6 月 4日的敏感,中共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中共敢于在 6月 4日,这个天安门大屠杀的日子,在澳大利亚举办 CCTV中华情大型演唱会 ,是中共已经主宰了澳大利亚的华人社会的自信的宣布。这是一次公然的挑衅,是利用它已经控制的海外华人,向全世界公然的宣布:中共的 6 ,4 的屠杀已经被中国人彻底的遗忘了。 (博讯 boxun.com)

    音乐会的能够举办,不是中共一方就能办成的,它派出再大,再好的音乐团,也必须有观众。中共敢于在 6 月4 日这个曾经充满了血腥,暴力,杀戮的日子,举办这样的音乐会。是中共已经能够肯定,会有大批的华人会去捧场。每一个手里拿着音乐会的入场券的人,都是中共敢于在 6 月4 日举办音乐会的支持者。
    音乐会的观众,除了一些澳大利亚的西方人,和一些新来的华人移民。大多数是因为 6 。 4屠杀后,基于人道的理由,被澳大利亚收留的政治难民。
    6 月 4 日的十周年时,我去了澳大利亚的中国在墨尔本的领事馆。当时到场的不到二十人,还包括几个西人和西藏人。我当时感到的不是愤怒,而是悲哀。在6 ,4 一周年时,我也参加了当时的6 ,4 。游行。那时的队伍,我在中间,是前面看不见头,后面看不到尾。人们举着标语,画像。争先恐后的是留下自己参加运动的照片。人们是在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人们只是留下他们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证据。
    在当时,澳大利亚是海外的,除了美国的第二大中国民主运动的中心。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如 6 月的雪,融化的连一点水的痕迹都找不到了?
    答案每个在澳大利亚的华人都非常清楚,因为 6, 4的大屠杀,澳大利亚政府已经给予在澳的华人政治庇护。拿到了澳大利亚身分的人,没有必要再演出什么悲喜剧了。
    对那些不再想介入政治,只想安静过日子的人,我不会感到愤怒,只是感到一点淡淡的悲哀。
    但今天的澳大利亚的华人社会,竟然是中共的天下,除了法轮功的一张大纪元,十几份的中文免费报纸,不是屈服中共的淫威,就干脆是中共的喉舌,文章写的比大陆的还嚣张。墨尔本居然有一家从早上到半夜不停播音的中共电台。
    台湾的政党轮替,使一些原来的国民党的反共派,不少成为拥共派。新来的华人移民中,又有不少的既得利益者和其子女。墨尔本的华人社会,几乎是被中共全面的占领,看看今日的华人社团和桥领,也几乎是清一色的爱国贼。有了经济做后盾的中共,统战玩的更加得心应手。在今天的墨尔本的华人社会,让人感到透不过气。我真的感觉到,中共已经追到家门口了。
    人们说那些因为 6, 4的血案,而拿到澳大利亚身分的人,是吃了人血馒头。我的一家也是受益于 6 , 4 ,而留在了澳大利亚。华夏中华赤子的血,能否唤醒中国人,我现在是真的非常的怀疑。至少,这些受益于 6 ,4 献身者鲜血的人们,是不应该再做屠杀者的帮凶吧?
    6 月 4 日的晚上,坐在悉尼歌剧院欣赏演出的人们,你们在这音乐声中,是否能听见,天安门母亲,在为了他们逝去的儿女的哭啼的声音?你们真的听不到吗?
    
    张鹤慈 03、 06、 06――写于 6, 4十七周年的前夜。墨尔本 新世纪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风清扬:我真的愤怒了
  • 军委扩大会议决定提升10万武警为特种兵/风清扬
  • 风清扬:我们要“讲政治”!——酷评几本书
  • 风清扬:《致命武器》透露-美国CIA曾经利用“误炸”使馆事件对海外华人进行摸底情搜
  • 风清扬:江泽民败给了上帝和死神!
  • 风清扬:“为国争光”还是为中华民族争光?
  • 风清扬:是画蛇添足还是画龙点睛-评《致命弱点》的结尾“男盗女娼”
  • 风清扬:李鹏错过了关键时刻,袁红兵抓住了此时此刻!
  • 风清扬:共产党这次怎么搞的?
  • 风清扬:我为什么仇视法轮功
  • 风清扬:李光耀父子自作多情
  • 风清扬:中央情报局那帮白人老爷们
  • 风清扬:国家机密对谁保密?---读间谍小说《致命弱点》有感
  • 风清扬:英雄是怎样诞生的-----我真羡慕蒋彦永医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