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博讯2006年2月23日)
    仰望苍天,我总想大喊:"青天大老爷,你到底在哪里!"。
    
     但我一弱女子,声不足以震散那漫天的乌云,伴随着我屈辱的泪眼,透过云层所回荡的是:似有似无的钟声,那是丧钟!到底是在为谁而鸣? (博讯 boxun.com)

    
     我是杭州一离婚案的当事人,今天我在身心极度疲惫和绝望下,忍着眼疾的疼痛写这文,控诉我前夫的不忠不仁,尤其是法院的腐败与严重违法。
    
     我与前夫从小相识,婚后感情生活一直很好,我为他为孩子付出了一个女人所有的一切。前夫患肝病后,为了全心全意服侍丈夫,照顾孩子,我甚至不惜请了长假,而且这一请便是12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12年,而一个女人的青春又有多少年,这十几年中,我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包括换煤气等属于男人该做的,为了丈夫好好工作,我会在寒冷的半夜独自一个人去工地为他送衣服……我把一切给了这个家,只是希望丈夫、孩子能专心工作、学习,并在他们回来时感到家的温馨,我想这也是为人妻,为人母最普遍的心愿,可是我的回报是什么呢?竟然是丈夫行为的出轨及不惜手段的伤害。
    
     1997年初我丈夫(后称"前夫")向杭州江干人民法院提出了诉讼请求,要求与我离婚,同年8月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1998年我前夫再次向江干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为了不让我到庭申辩而达到尽快离婚的目的,前夫通过朋友关系认识了当时的民庭庭长沈鸣华(现已升任副院长),并与沈鸣华串通,以我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为由作缺席判决,并将儿子、房子全判于对方。
    
     可是所谓的"合法传唤"却是在我并未"下落不明"的情况下,不送达传票。而且为了证明我确实"下落不明",沈鸣华甚至不择手段地制作了一份假的笔录(有证据)。素以公平、正义、客观中立自居的法院就这样间间单单以一个所谓的合法理由剥夺了我的合法权利,而将其造成不公平、不公正的后果都"合法化"了,本人不服,逐向杭州市中院提起上诉,我提出了一审法院未经合法传唤而缺席判决违反的法定程序,要求将此案发回重审,而杭州中院无视如此明显的程序严重违法与事实不清。于1999年2月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并且在2000年8月以原判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津方面是正确的,在财产分割并无不当为由驳回了我的再审请求。
    
     1999年9月,我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再审,期间因受种种刺激,导致了眼压升高,经过5次手术眼压仍降不下来,最后在上海作了晶体玻璃体切除手术,一只眼已完全失明,没有亲人、朋友,孤单地躺在上海政民敬老院;眼泪一次一次湿忱巾……。"我一定要申诉",为了一个公道,我拖着虚弱的身体,在每个月的省高院"院长接待日"回杭一次……。
    
     终于出现了转机,2003年3月24日,浙江省高院以一审法院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属程序严重违法,原审亦未就我主张的全部夫妻财产予以审理,事实不清,撒消了江干人民法院民事判决财产分割部分和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财产分割部分。发回杭州市江干法院重审。
    
     重审后,经我申请,江干法院就我本人与前夫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前夫单位内部承包了(中农信大厦)所得收入委托了杭州联信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2003年6月12日我交了5仟元审计费,第二天审计人员与法官去了前夫单位,单位提出财务资料要整理一下。法官同意,6月25日审计人员去了前夫单位审计了经过整理过的财务资料。6月30日出具了审计报告,但是结论明显存在与事实不符之处,我多次向法院反映未果,11月审计事务所向法院提交了审计报告,拿到了审计报告,我又发现审计单位为前夫转移了利润,曾三次向法院书面申请要求重新鉴定,但本案承办法官并未采取积极措施,而是将本人重新鉴定一拖再拖,于2004年3月16日口头答复我"审计报告就是百分之百正确,就是有钱我们法院也不能把钱判给你"并于2004年3月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我不同意重新审计。
    
     但2004年5月27日法院找我谈话,同意我重新审计,审计单位由法院指定,并对我说明:并不是因为审计报告有问题(因审计单位明显做假,浙江省财政厅让他们把审计费退还给我,审计单位也同意),而是法院办案追求依法公正办案外,还应该追求办案社会效果的审判理念,以及我的再三请求,才同意我重新审计的。但事实上却给我设置种种障碍,想法设法不让我审计,首先法院要让我预交了3万元的审计费,而且法院每指定一家审计单位都让审计单位作审前书面说明,并当面跟我讲清楚"有可能审不出来","即使审出帐面上有利润也是不真实的",并以高额的审计费来迫使我放弃审计,故至今无法顺利审计,案件审理也因此人为障碍而一直停顿着无法进行下去。
    
     这是一件很普通的离婚案,但前后历时9年,至今还迟迟不能结案,主要原因是个别法官目无党纪国法、为所欲为所致,甚至造假与串通等严重违法的法官还可以升官,本该独立公正的司法审判因关系网的干涉而无法按最起码的法定程序进行下去,到后来我都弄不明白到底通过法院在与案件的对方当事人打官司呢,还是在与法院打官司、或与法官打官司?
    
     写到这里,不禁让我想起了海明威先生《丧钟为谁而鸣》一书序言中的那句话"谁都不是一座岛屿",但我的现实情况恰如一座汹涌海浪中无依无靠的小岛,我没有心思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但为什么"没顶的狂风恶浪"总是冲着我这样的弱者而来……?。
    
     2006年2月22日
    
     联系地址:浙江杭州,以及漫漫的继续上访和一次次被截回路上。电话:1306791525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