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博讯2006年1月13日)
      长沙工商局长张其术,因五千多万元装修黑洞被人民日报曝光;因索贿土地私建豪宅被21世纪经济报曝光;因私人圈地倒卖逼死村民再次被21世纪经济报曝光;因授牌诈骗公司信得过卷走群众二亿多元被纪委调查,人民日报记者和中国经济周刊曝光.他还在2002年7月带队在防汛抢险期间公款游遍西北七省,导致所辖左家垅集贸市场无人管理,水浸倒墙死伤29人的特大事故!
      但这个腐败局长最近却升任湖南省工商局副厅总会计师,引起群众强烈反映.盼望中纪委严查这起卖官卖官大案!
     --------------------------------------------------------------------- (博讯 boxun.com)

    
    揭开巨资装修的黑洞
    
      长沙市东塘交易市场建成时耗资只九百多万元,而去年一次装修却耗资五
    千多万元。市场内众多个体经营户强烈要求———(监督与思考)
    
    本报记者 傅丁根
    
      消防改造变成全面装修
      位于长沙市东塘白沙立交桥西南部的长沙市东塘交易市场,是长沙市一家
    大型服装批发零售市场。大楼共6层,总面积1万多平方米,总投资900多万元,
    于1989年建成并投入使用。建筑工程由中建五局三公司承建,工程质量优良。
      东塘交易市场内共有1300多个体经营户从事服装等经营活动。由于经营户
    多,消防通道狭窄,有的还被摊位占着,市场存在诸多火灾隐患。2001年下半
    年,长沙市公安消防部门要求东塘交易市场进行消防改造,安装防火卷闸门,
    拆除消防通道上的摊位,加装消防水栓,并向长沙市政府提出“关于东塘交易
    大楼存在重大火灾隐患应全面停业”的请示。长沙市政府作出决定,由长沙市
    工商局组织对东塘交易市场进行消防改造。
      按消防部门预算,东塘交易市场消防改造只需250万元左右。但长沙市工
    商局局长张其术坚持对市场附带装修。该局代管的长沙市市场服务中心就此作
    出预算:装修和消防改造费用共计约700万元。
      对这一预算,张其术没有认可,而是紧接着便把由市场服务中心管理的东
    塘交易市场从“中心”剥离出来,又调郊区工商分局副局长李菊华主管装修工
    程,预算一下子增大为2000万元。消防改造变成了全面装修。
      装修费用成了无底黑洞
      如此巨额的装修费用从何而来?长沙市工商局开会宣布由东塘交易市场个
    体户每户集资5万元。这立即引起众多个体户强烈反对。据了解,市场内1300
    多名个体经营户大多是自谋生路的下岗职工。从2001年11月起,他们不断到省
    市政府上访。迫于各种压力,长沙市工商局才改为新户5万元,老户2万元,先
    后集资2300万元。这些集资款既不还本付息,也不抵扣租金,纯属硬性摊派。
      市场装修工程本应论证、立项、招标。张其术又以时间紧(消防部门要求
    2个月内完成)为由,不论证,不招标,采取边设计、边施工、边验收的办法,
    将工程指定承包给他的一个弟弟和一个表弟所在的长沙市长大建筑公司。
      据市场个体经营户反映,所谓装修,只是在市场大楼外面贴了一层瓷砖,
    许多地方只刷了一遍油漆,连旧玻璃都没有换,每个摊位的门和锁也没有安装。
    该装修的地方没有装修,不该动的地方却大动干戈,工程量随意增加。工商局
    一位老同志告诉记者,施工队甚至将市场顶层全部掀掉,“只剩下一个框子”。
    家住市场附近的工商局一位职工对记者说:施工队居然还在大楼内点炮,炸断
    了30多根大梁。点炮发出的巨响和带来的震动,如同发生地震一样。为了顶住
    大楼不垮,施工队只好将楼内柱子加粗,而加粗的柱子里居然没有钢筋。2002
    年8月,又将柱子砸开重新加粗加固。
      如此折腾,工程工期由原来规定的两个月延长到1年。2300万元的集资款
    早已不敷支出,长沙市工商局又出资600万元。该局承认工程款前后已经付了3
    000多万元。然而,据了解,没有结算的工程款还有2000多万元。整个东塘交
    易市场装修工程耗资将达5000多万元。
      重重疑团有待解开
      由于施工期拖长,市场延误开业,个体经营户无法按时营业,损失严重。
    据估算,每个经营户直接经济损失5万元,整个市场损失6000万元。由于工程
    成本高,贷款利息和市场各项管理费用加大,每年需800万元,而市场出租摊
    位收入每年只有350万元,收支相抵后,每年亏损450万元。市场为了减亏,只
    有向个体户转嫁负担,致使个体户只得提高商品售价,而高价商品又少有人问
    津。据了解,市场内有八成多的个体户经营亏损。
      一听是记者来采访,市场内个体经营户纷纷围拢过来反映情况。许多个体
    户说:一天难得开一次张,有时5天开不了张,根本经营不下去。他们反映,
    市场装修后的质量和效果还不如装修以前:管理费增加了1倍,相反摊位面积
    变小;过道变窄,由2米多减少到1.5米;没有换气设备,空气不流通,顾客和
    经营者经常感到胸闷头晕;布局不合理,顾客走进市场犹如走进迷宫,不知去
    向,不知出路,消防隐患是否消除值得怀疑。
      个体经营户反映最强烈的是,几千万元装修费是怎么花的?他们强烈要求
    有关部门查清花巨资、胡折腾的所谓装修工程的问题,让个体户的辛苦钱花在
    明处。不少个体经营户还担心装修后的市场安全问题。由于东塘交易市场部分
    存在破坏性装修,给市场造成一定程度的安全隐患。他们担心,去年7月发生
    的左家垅市场倒墙伤亡20多人的悲剧可能还会在东塘市场重演。
    *    *    *    *
      编者的话
      长沙市东塘交易市场为消除火灾隐患,进行消防改造完全必要。但随意改
    为对市场的全面装修,且费用高得离谱,工程也不招标,而是由领导指定承包
    单位,这种不合情理也有悖法规的行为,自然令人生疑:几千万元装修费是怎
    么花的?在巨额装修的背后,是否存在见不得人的交易?为市场装修掏了2300
    万元的个体经营户,提出这样的问题合情合理。希望有关部门认真地查一查,
    给群众一个明白满意的答复。
    
    《人民日报》〔20030210 №e〕
    ---------------------------------------------------------------------
    
    天华土地黑洞与60天村支书谭中伟的离奇自杀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4年07月21日 07:26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夏晓柏 长沙报道
    
      2004年7月5日下午4时许,长沙市雨花区洞井镇天华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谭中伟被发现死亡。出事地点在村党支部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放着一瓶甲氨磷剧毒农药。
    
      谭中伟留下遗书一封,内容如下:“望党委政府把天华作为重中之重来抓。今后干部真正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确实做到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同时希望天华父老乡亲,团结一致谋发展。领导、父老乡亲、亲人,对不起大家。没有想到,荣升之时,却成了离别之时。”
    7月16日下午3点,长沙市雨花区洞井镇天华村砂子塘寄宿学校大教室,300多村民终于等来了他们的镇党委书记杜旭辉。
      “村里为什么几年来不公布账目,几千万的投资都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大会,是非法的。”
    “天华这么多土地都败了,没有地的村民每人每年只有600块的土地租金,我们吃什么?”
    “为什么9个月内,村里两具尸体被抢走火化!” 这一句话让村民们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天华村位于湖南发展最重要地带长(沙)、株(洲)、(湘)潭三市接壤处,地价不菲,经济活跃。
    据统计,天华1400亩土地中,或卖或租或办学校、盖别墅外加国家征地修路,合计高达900多亩。这余下的四五百亩地,尚有四五十亩因为修路需要填土而被闲置。
      蹊跷死亡
    
      谭中伟家没有遗像,“驱魔避邪,百无禁忌”八个字贴满了房间。
      依照天华村一带的习俗,壮年夭折、死因不明,这八个字里面包含的太多。
      谭中伟是天华村第一名由村民海选产生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2004年5月1日上任,终年28岁。
      据死者同事和村民介绍,曾在部队荣立三等功的退役军人谭中伟为人随和,实在肯干,做事讲究亲力亲为,多为群众着想。
      “刚一上台,当头一棒:国税(要求多交)30万,国土(罚款)18万;会计不肯打移交,个别讨钱要帐;村民上访告京责任推到他身上,身背奇冤,不死才怪!”一位年长的村民小组长说。
      7月5日谭中伟死后,下午到晚上,事发地点聚集三四百村民(该村总人数才800多人),要求政府给个说法。
      7月6日早上6点半,洞井镇综治办强行把门撞开,将尸体运到长沙市金盆岭殡仪馆。7月7日上午,在警力照看下,简短的追悼会之后,尸体被火化。
      “我们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任何死亡证明。镇政府赔了17万,打了一个条子,我们和儿媳妇都没有签字。”谭树林对记者说。
      据死者父亲和妻子介绍,事发当天,谭中伟像往常一样,早上6点半去上班,最近几天也都没有异常表现。谭中伟家中也有农药,如果自杀的说法成立,他为什么要到外面去买新的农药自尽呢?
    
      土地案逼死村支书?
      “他们把我骂得要死,把我逼到崖上,怎么得了!”7月2日中午两点多,开完镇党政领导督阵的村现场办公会后回家,谭中伟愁眉不展。
      这次会议与谭中伟的死有莫大干系,已是天华村人尽皆知的事。据村上知情村民和党员反映,谭中伟此次会议上被上级领导重点批评的事情有两桩:一是先伟公司购地需其签字,谭中伟没有答应;二是天华村民从2002年以来的上访最近发展到远赴北京,谭中伟制止劝阻不得力。
      先伟公司买地一事,自始至终就在云遮雾罩中秘密进行。迄今为止,村民们甚至还叫不出先伟公司全称,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办公。2004年3月份,先伟公司准备动土开工,村民们这才知道,又有一块土地没有了。
      “这块地总共80多亩,我们天华村70亩,和我们村搭界的板塘村10多亩。就地理位置而言,我们村比板塘村更优越,为什么板塘村13.8万一亩,但天华村反而只卖10万一亩呢?”天华村村民邹德明愤愤不平。
      在村民们的自发阻止下,先伟公司没能如愿动土。5月1日谭中伟上任,先伟公司奉上的红包随即被其退回。
      “这块土地是什么时候答应卖给人家的,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是前任村支书张海泉的主意。张书记跑了,现在要新上任的谭中伟认账,这怎么行?没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谁敢干这个违法乱纪的事!谭中伟不签这个字是对的!”天华村一位老党员振振有辞。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简称“《村组法》”)第十九条规定: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项,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
      正是因为有太多不依照《村组法》为民办事的“前科”,从2003年6月以来,天华村村民先后10次向市、省甚至中纪委上访反映前任村支书张海泉的问题,村民中包括张海泉的哥哥张桂泉。
      “张桂泉为了揭发张海泉的问题,最后喝农药死了。”邹德明说。
      据天华村村民签名的举报材料介绍,张桂泉是天华村曾经的村民小组组长,性情耿直,由于对其弟张海泉的种种行为深为不满,所以带队上访。2003年10月16日,洞井镇政府派人规劝张桂泉不要告弟弟的状,张桂泉以“反腐到底”作答。当天,张家兄弟俩人的关系急剧恶化。
      从10月16日晚到10月21日凌晨,洞井镇派出所出动警力数人入住张桂泉家中,以保护邻屋的天华村村支书张海泉。无奈之下,50岁的张桂泉于16日晚离家出走。
      2003年10月20日傍晚,村民发现张桂泉喝农药死在父母坟上。最后,张桂泉的尸体也被强制火化。加上2004年7月7日谭中伟的强行火化,9个月内,天华村一老一少两名深受村民尊敬的村民小组长和村支书竟以同样蹊跷的方式与天华村永别。
    
      天华灰幕
      “他上任60多天,责任却有五、六年之重,老问题复杂,新问题压头。要解决老问题比登泰山还难,要解决新问题面对现实,他陷入了深渊,不能自拔。在这残酷考验中,精神全面崩溃,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唤起全体村民团结起来。”天华村老党员替谭中伟上书说。
      其实,早在天华村两起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之前,天华村的问题就已经浮出了水面。在村民的强烈反映之下,从2003年6月20日起,洞井镇组织了8个调查组进驻天华村,20天之后,给出了对于天华村历年16个问题的答复,“有问题,没有处理。”
      这16个问题中,涉及金额最大的莫过于财务从未公开的砂子塘天华寄宿学校。2001年3月,天华村和砂子塘小学共同投资建设占地80亩的砂子塘天华寄宿学校。据校内公示牌介绍,学校总投资达到5000万元,在校学生1468人。
      “投资的方式是村里出钱,砂子塘小学出师资和教学设备。据我们所知,这个学校,天华村已经投入了2000多万,用完了村上历年的积累。但几年下来,我们没看见任何回报。”邹德明告诉记者。
      另外一个激起民愤的是神光花园(苗圃)工程。有关材料称:神光花园是雨花区某位主要领导的,1999年租了天花村48亩稻田,后来总共占地近80亩,从来未有付租金一说。记者看到,租赁合同村上盖了章,但签字者却是并非法定代表人的时任村支书张海泉。
      “我是神光花园唯一的拆迁户,从2002年7月到现在两年多,我一直租房住。当初我在镇国土所看到公文,拆迁补偿是6.8万,可为什么到我手里只有5.8万。还有1万块钱上哪去了?一个这样的小事就要出问题,那村上其他的问题怎么办!”天华村村民雷月波质问。
    
      土地黑洞?
      除了砂子塘天华寄宿学校和神光花园的重大纰漏,村里以兴建“农民住宅”为名投建别墅“进贡”给“达官贵人”,也成为天华村村民心中最大的痛楚。
      2000年初,天华村以吸引外来投资者安居乐业为名,向上级申请兴建“农民住宅”,最终得到批复。“同意你村在槐湾组兴建农民住宅,规划用地面积为2248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8780平方米,资金来源:村投入资金140万元,解决水、电、路等基础设施,房屋建筑由住户自筹自建。”2000年5月4日,长沙市雨花区计划统计物价局回复天华村。
    记者辗转获取的这个批复天华村民并无从知晓,与 “村投入资金140万元”的槐湾组别墅项目相隔不久开工的张家老屋别墅,究竟又花了村上多少钱,就不得而知了。
      天华村民反映的两处别墅用地为70亩。事实上,记者掌握的长沙市规划部门批准的规划图上,这两处别墅总共用地为129.9亩,住户是101户。
      “这里没住一户农民,都是有头面的人士。”在槐湾组,一位正待转让空置别墅的女士热情介绍。
      2003年10月27日洞井镇调查组给出的《关于天华村住宅区购地建房调查情况的报告》显示,上述空置别墅的户主共购房1200平方米,尚欠金额达到19.64万元。整个槐湾和张家老屋购地建房应收金额1175.97万元,尚欠金额高达308.25万元。
      据天华村民提供的材料称:长沙市工商局长张其树、长沙质监站站长张应兰、省湘雅医院附二医院院长刘福友、原雨花区副区长凌君华、雨花区政法委书记徐德军、雨花区法制办主任严智平等人共“接受”赠送用地18亩。
      2003年10月27日洞井镇调查组出具的《关于天华住宅小区涉及少数领导购地情况的调查》中说:张其树其弟张国宏订过5块地,3块转手、2块自建房每平米购地款318元,尚欠18.6万元;刘福友以侄儿刘光惠名义购地1100平方米,单价180元一平方米,尚欠5.14万;凌君华之子周壮志合同用地650平方米(实际用地696平方米),7万元包干……
      “这是镇政府组织的调查,他们记录的都是这些人在我们上访后补交的费用。要知道真相,只有等到接下来镇政府监督我们村民自己主持的清算组清算之后了。”邹德明评价说,“另外,有6户是没有合同的。”
      同样是《关于天华住宅小区涉及少数领导购地情况的调查》解释道:刘海秋现任雨花区人大副主任相关的6栋宅基地,实际情况是7栋,明确由洞井镇政府出资奖励安排。镇政府共计应付天华村宅基地款69.948万元。2001年11月,镇政府和天华村协商,同意抵扣上缴镇政府土地开发费84.5万元,其差额14万元作为镇政府对天华小区建设的投入。
      “这些被奖励的对象究竟是谁?究竟为什么要拿我们天华的土地来奖励呢?”对此,天华村民十分不解。
      记者遍访天华村村委以及别墅住户,都无人能出示这个“农民住宅”——别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只说“手续还在办”。这就难怪村民认为前任村支书张海泉“非法倒卖土地130亩”了。
      “集体土地不能对外买卖,只有转为国有土地之后,才可买卖划拨。否则,就是非法买卖土地,并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给予相应的处罚。”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大华分析说。
      “再不能败土地了,村民们吃什么?!”谭中伟生前的话言犹在耳。
    ---------------------------------------------------------------------
    
    又一死亡者邹德明和长沙天华村不能公开的账目
    
    www.hexun.com 【2005.01.06 14:00】21世纪经济报道/夏晓柏
    ---------------------------------------------------------
    
    (略)
      据记者了解,占用这7栋宅基地的7户的户主名字分别是:张熙和、张慰红、陈玉光、李金菊、严春林、言寿、杜军。“究竟为什么要拿我们天华的土地来奖励呢?这些被奖励的对象究竟是谁?村民中只有老邹(德明)掌握了这些人的身份和来头,但他突然一死,就再没有人会公开他们的真面目了。”
      天华村的别墅住户,有隐形遁身的,但也有藏头露尾的。在天华村理财小组整理出的张家小区和槐湾小区各售地户主交款情况明细表中,共计434.11万欠款至今未有收回,其中,经调查,来头不小的人数不少。
      雨花区法制办主任严智平实际购地505.43平方米,单价352元/平方米,尚欠16.17万元;原长沙质监局局长张应兰实际购地831.68平方米,单价192.19元/平方米,尚欠13.98万元;长沙市工商局局长张其树胞弟张国红,订过5块地,3块转手、2块自建房,单价318元/平方米,尚欠10.28万元;湖南省湘雅医院附二医院党委书记刘福友侄儿刘光惠,实际购地1330.24平方米,单价180元/平方米,尚欠5.42万元;原雨花区副区长凌君华之子周壮志,实际用地695.97平方米,单价107.69元/平方米,尚欠4.38万元。
    
    (略)
    
    ---------------------------------------------------------------------
    
    目前长沙纪委正在调查中天房车俱乐部有限公司诈骗大案,非法集资已超过二亿多元.受害者上万人.尚有6000多万元下落不明。
    该公司于2004年初在长沙市工商局登记注册,至年底已诈骗6000多万元.群众向长沙市工商局举报,被局长张其术压下,并要主管副局长唐增荣为中天房车登记注册几个分公司,扩大其非法集资规模;今年三月张其术又指令主管副局长欧阳志刚授予中天房车公司"消费者信得过单位".今年七月张其术又亲自召开大会,授予中天房车公司"重合同守信用单位".引诱上万人上当.
    
    -------------------------------------------------------------------
    《人民日报》记者 贺广华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曹昌/长沙报道
    
    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正在调查中的一起涉嫌非法集资案件震惊全省。
    “此案的参会人员之多,涉及金额之大,皆为近年来所罕见,当地政府相当重视,”10月11日,长沙市政法委一位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略)
    
    来源:猫眼看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中国高校财政腐败根源探究
  • 人民起来反腐败,犯法!?
  • 东海一枭:"合法腐败权" 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 中国司法腐败已成民怨沸腾导火线
  • 中国高校怪现象:学术腐败7宗罪
  • 揭露天津塘沽区政府“腐败楼”,舆论监督网遭封杀(图)
  • 中纪委公布反腐败举报网站
  • 典型家族腐败 死囚韩桂芝一家出6贪
  • 中共高层腐败呈现进一步恶化趋势
  • 中共高官涉腐败案人数“继续增长”
  • 何勇:中共有决心有能力有办法解决自身腐败问题
  • 面对政府腐败官员和军警的残暴,人民心碎了
  • 中央电视台CCTV 全球最腐败的媒体
  • 瑞安市主官的腐败引发当地社会严重动荡
  • 大陆扶贫款成腐败重灾区
  • 2千知识分子联名向中央举报腐败的后续报道
  • 2千知识分子联名向中央举报触目惊心腐败工程
  • 人治高压下国民被迫认同其腐败合法性
  • 车轮下的腐败:公车开支已超过教育和医疗总和
  • 从中国“经济学家”的无耻看学术腐败的程度
  • 腐败“三部曲”——贪权、贪利、贪美/南峰
  • 权力腐败让留学生的声誉蒙羞
  • 众院士炮轰院士制度:滋生腐败产生特权(图)
  • 武汉市供销合作社职工揭主任彭斌贪污腐败
  • 关于广东省鱼珠林产集团长期严重腐败的报告
  • 李鹏同志指示我们: “反腐败不能反过头”/秦凌
  • 实质性反腐败行为:公开留学生父母职业
  • 警惕官员“团结起来搞腐败”
  • 潘一丁:腐败是人的文化和动物的丛林法则兽交的结果
  • 加宋:中国的腐败根源
  • 中国批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意味着什么?(图)
  • 贵州工行前行长极度腐败/金夫子
  • 为什么美国法官终身制却少见腐败?
  • 经合组织:腐败威胁中共统治合法性(图)
  • 赵燕一行腐败公费旅游,以及她丈夫的简历
  • 权力腐败的两种模式/冼岩
  • 我这腐败的一生(图)
  • 从刘明康的逃脱看中共反腐败的“花枪”/范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