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博讯2005年12月16日)
    一 切 有 正 义 的 人 们:
    
     你们好!我原是成都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刑警一大队的一名刑警(军队转业干部、中共党员)。我蒙受不白之冤十年来居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今,我非常非常的哀伤、无助和仇恨...... (博讯 boxun.com)

     我叫苗先胜(原名李先胜),男,1994年9月份从部队转业后安置在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一大队当了一名刑警。然而,我做梦也想不到,从1995年9月到1996年2月的半年时间里,我无端的先后遭到本单位干警谢瑜的诬告和本单位副处长杨波、鼓楼南街派出所所长钟家顺指使下属的两次围攻毒打,不仅如此,单位甚至把刚刚分给我的特困住房也收了回去……事发后,以王体乾局长为首的成都市公安局不但不实事求是的依法公正查处,反而在极力包庇袒护一群打手的同时反诬并栽赃嫁祸于我。我在这种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依法控告来寻求法律保护!不料,我的控告信被上级部门转交到成都市公安局后又引起公安局长王体乾的强烈不满!骂我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这块地皮还没有踩热就到处告状,实在太臊皮”等等......从此,王体乾利用职权一手遮天,公然指令成都市公安局对我实施了毁灭性的打击迫害……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在我苦苦依法逐级控告的十年里,各级部门皆以“这是你们公安局内部的事,你去找公安局......”为由冷酷无情的将我拒之门外,最终仍然把我推给了成都市公安局,我最终仍然是“羊入虎口”......(注:做为成都市公安局直接上级的四川省公安厅居然也是如此)。
     迫于无奈,2003年9月,我被迫千里迢迢到北京“通天”依法上访控告时得到了一定重视(注:高检一名检察长接待了我)。我想,苍天终于睁眼了,乌云终于要散了!然而,我错了!因为成都方面派太升路街道武装部部长谢愚,青羊区政府信访办的李双全,太升路派出所干警许斌等三人把我带回成都的目的并不是解决问题,虽然他们来北京带我时口口声声表态说政府高度重视,回去后一定依法解决等等,但是,事实证明这一切完全是谎言!是欺骗和愚弄老百姓的把戏!因为,他们把我带回成都市后就扔下不管了!从2003年11月到2005年3月整整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就象垃圾一样被他们丢弃在成都市......
    
     更为恶劣的是,为了防止我继续上访控告,他们居然把我这个合法控告人当成“监控对象”来控制! 不仅如此,成都市公安局还把我办<<警官证>>时的照片放大后交给大门口警卫的武警官兵,并造谣惑众的说:“苗先胜这个人要谋害领导,要重点“监控”等等......”一个合法的控告公民在他们的眼里就这样变成了一个“通缉犯!”
     其实,他们压根就不愿意正视自己的错误,压根就不愿意解决问题,更不允许我依法上访控告......他们只想把我“监控”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继续往死里拖、继续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我的人身安全没有保障,我只有想办法逃离成都......
     做为执法机关的成都市公安局,他们有错误甚至有罪时,他们也要倚仗特权死不认帐,反过来却要千方百计的嫁祸于人、置人于死地!为什么?因为他们是身披合法外衣的“特殊公民”,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他们只想“依法惩治”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只想享受“法外特权!”在他们的眼里,法律仅仅是给老百姓制定的! “只许贪官污吏放火,不许小小百姓点灯”就是他们的真实嘴脸......
    
     做为具有侦查与反侦查职能的成都市公安局,他们不可能给我出据任何不利于他们的“书面结论”,不可能让老百姓的手里拿到他们的任何把柄!总之,凡是不利于他们的证据,他们就要利用手中特权千方百计的隐瞒和毁灭掉......另外,他们清楚他们是一帮当地人,而我是一个孤零零的外乡人,因此,他们要以消灭我“一个”外乡人为代价来保全他们“一帮”当地人......
     做为一个公民、一个刑警(中共党员),如果我违犯了党纪、政纪、人民警察法、或者触犯了国家的其它法律,理应本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依法惩处我,如果是这样,那是我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我将无话可说,心服口服。但是,我究竟触犯了哪条纪律和法律?我兢兢业业工作,清清白白做人究竟何错之有?何罪之有?成都市公安局的干警凭什么要诬告我?凭什么先后两次公然对我围攻毒打?以王体乾为首的成都市公安局凭什么要莫须有的、不择手段的对我报复陷害?!置我于死地?!他们眼中究竟有没有国法?有没有人权?!
     做为一名曾经的武警指战员,我与各类罪犯搏斗了14年也没有被罪犯暗算,想不到在成都市公安局这个执法机关内部却无端被执法者们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折磨得生不如死!我依法苦苦控告十年来竟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试问:国法何在?正义何在?天理何在?!我决不甘心!!!
     我在军队里8年的党员资格能合格,为何一到成都市公安局就无端的成了“党员资格不合格”了?难道军队和成都市公安局不是一个政党领导?难道以王体乾为首的成都市公安局不受中共领导?他们为何无端的一会儿给我扣个“党内记大过”处分、一会儿又改成“党内警告”处分?难道成都市公安局对待一个下属就是如此儿戏和草菅人命吗?!成都市公安局处理一个有所谓“严重错误”的下属时难道还要给五万元人民币吗?我光棍一条,根本不具备享受国家“低保”的条件,那么,成都方面把我从北京带回成都后为什么不解决问题反而要给我办“低保”待遇呢?他们的种种做法说明了什么?难道说明他们是仁慈的?合法的?不!这恰恰证明他们是做贼心虚和官官相护的!他们试图再次以这种非法手段来掩人耳目,掩盖真相,混淆视听,瞒天过海,他们办不到!他们除非利用特权杀人灭口,否则,老百姓誓死也不会放过他们!誓死也要讨一个人间公道!!!
     众所周知,老百姓犯了法可由公安机关执法,试问:公安机关及其警察执法犯法后又有谁来执法?难道就任由他们以权压法、以身试法、一手遮天而无法无天吗?难道他们就可以有法不依、违法不究而为所欲为吗?难道非得把老百姓逼上死路了才有部门出面吗?!
     成都市公安局的人说“苗先胜,你不要不识抬举!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个不自量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你今天在“辞退书”上把字签了,然后拿上我们照顾你的五万元生活补助费走人,这样对大家都好,否则,你今天就别想离开!告状是你的权利,只要你把字签了钱拿了,想告状你就尽管告去!但是,实话告诉你,就算你告到党中央、国务院后又能如何?上面还不是要把材料转下来交给我们处理.....”
     是啊!他们说的是实话!一个弱小的老百姓能做什么呢?不管告到哪里,到头来终究还是要转下去落到他们的手里由他们任意摆布和任意宰割的!!这就是造就一方腐败的根源所在......
     我苦苦依法控告十年来为何讨不回一个公道?因为公安腐败是披着法制外衣的特权腐败;因为有坚强的地方保护;因为国家的法律监督机构是聋子的耳朵;因为法律对老百姓不过是摆设而已......
     一个为党、为国、为人民勤勤恳恳战斗了14年的转业军人,到头来却无缘无故被执法者们以草菅人命的方法,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迫害的无家可归、四处流浪……下场之凄惨,让人彻骨寒心......
     我如今之所以在网上发布我的冤屈实在是无奈中的无奈!绝望中的绝望!!因为下面的贪官污吏们根本不管,中央又不知道老百姓的血泪苦难啊!!
     我清楚,我一个农民的儿子、一个弱小的个人绝对斗不过王体乾一伙位高权重、手中有枪的公安败类!我和他们斗争的下场注定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甚至会丢掉性命!但是,即便是如此,我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和他们决战到底!这是正义与邪恶的战斗!不还公道誓不罢休!!
     死算什么?人总是要死的!为正义而死死得其所!这不就是中国共产党员的品格吗?!
     一切有正义的人们!请勇敢的站出来揭露、抨击和打击公安腐败吧!因为司法公安腐败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危害是致命的!因为老百姓和国家需要象“任长霞”那样执法为民、执法为公的好警察!
     苍天啊!睁开你正义的眼睛吧!!
    
    说 明:
    
    (1)王体乾,男,中共党员,原为成都市公安局局长、成都市政法委书记;现为成都市人大副主任。
    (2)杨 波,男,中共党员,原为成都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副处长;现为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局长(注:刑事侦察处已更名为刑事侦察局)。
    (3)谢 瑜,男,中共党员,原为成都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一大队干警;现为成都市三瓦窑派出所所长。
    (4)钟家顺,男,中共党员,原为成都市青羊公安分局鼓楼南街派出所所长(注:该派出所已撤消);现为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副局长。
    (5)苗先胜,男,中共党员,原为成都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处一大队干警;现已被迫害得生不如死......流浪控告十年来居然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的联系电话: 13676964174 或: 0391-6703241。6703105请转告
    我 的 邮 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泣血求助人:苗先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