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是招商引资,还是疯狂掠夺国有资产
(博讯2005年11月21日)
     亿万富翁一夜暴富,官商勾结侵吞上亿国资,受害职工层层上访,地方官员犹如地痞无赖,宣称中国就是权大与法,爱上哪告上哪告。
    
     一、情况简介 (博讯 boxun.com)

    (一)吉林市西关热电厂(简称西关电厂)是国有独资中型企业。1983年投资建成,1987年10月投产,企业注册资本4010万元,在册职工811人。2000年11月租赁前帐面固定资产总额1.2亿元(不含土地),若重置评估应在2亿元以上,土地价值应在1200万元以上。至2000年11月18日,西关电厂一直在正常经营,从未停产过一天,负责吉林市西部200多万平方米的居民供热,是一个热电联产的优势企业,无任何不良资产。其主要债务为银行贷款(多为国家拔改贷后形成的建设贷款,目前建设银行的贷款已停息挂贷)
    (二)乔悟义、赵斌、魏克忠原为内蒙古自治区霍林河矿区的个体煤矿矿主,现乔悟义为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赵斌为总经理,魏克忠为付总经理。
    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16日,注册号为22020012509,出资人为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和自然人乔悟义、赵斌、魏克忠,其中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出资1700万元,乔悟义三人各出资100万元。
    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成产于2001年3月21日,注册号为1523021100338,出资人全部为个人。
    (三)陈宝善现任吉林市政府市长助理,原为吉林市经贸委副主任
    邱克现任吉林市经贸委主任
    郑民现任吉林市经贸委能源处处长
    二、吉林市经贸委招商引资引来个假公司,不但未引来一分钱还倒贴近2000万元。
    (一)租赁
    2000年11月18日深夜,挂了十几年的吉林市西关电厂的牌子,被偷偷地换上了“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企业被接管了!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依法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和职工大会,没有进行财产清查,全厂上下都被蒙在鼓里。这些善良的工人们蒙了。我们上访到吉林市经贸委,经贸委付主任陈宝善解释说:经贸委招商引资给西关电厂引来个好婆家,他们是内蒙古霍林河矿业集团的子公司是国有大型企业,由于时间紧迫,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
    这个内蒙古霍林河源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一个子公司——吉林源源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租赁了西关电厂,不承担任何债务,不承担任何义务,每年仅付70万元的租赁费。电厂一夜之间被租赁出去了,全厂800多名职工退休、预退200多人,待岗300多人,仅300多人被留用,每年仅70万元的租赁费又怎能够支付这500多人的生活费,更不用说缴纳养老保险金了。愤怒的职工要求公开租赁合同,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时至今日已经五年了也无一人看到此合同,更不用说召开职工代表大会了。
    (二)租赁合同
    租赁合同共有三份:一份是真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看到,只知道每年租金70万元。两份是假的,其中一份作为乙方的内蒙古源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盖了公章,另一份没有盖公章。而丙方的西关电厂的法定代表人是杨咏霖,这显然是经贸委伪造的。因为杨咏霖已于合同标明日期的两个月前,即2000年9月14日被经贸委免去了厂长职务,时任厂长是韩增玉。更为严重的是吉林市经贸委怎能代替西关电厂成为甲方,这一行为严重侵犯了企业的经营自主权。
    那么为什么要制造两份假合同呢?是因为,西关电厂两个最大债主(建行吉林市支行和工行吉林市支行)得知此事后,认为每年仅70万元的租赁费,不承担任何义务就控制了西关电厂近1亿5仟万的国有资产是恶意偷逃银行债务,要求看合同,经贸委怕事情败露就制造了两份假合同。
    (三)招商引资引来个假公司
    从吉林市工商局签发给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中得知,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设立于2000年11月16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其中法人股1700万元,由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投入,自然人三个股东投入300万元。
    1. 虚假出资人,虚假出资
    经查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3月12日,也就是说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最大的出资人是在其成立后四个月成立的,母亲生在儿子后,岂不笑话!而其出资的1700万元竞然是西关电厂欠吉林市供电公司的1700万元债务,而西关电厂的财务账册上却无此债务。另外的300万元现金是西关电厂出具并盖章在吉林市市长发展基金借出的,又怎能算是乔悟义三人的入股呢?
    2. 虚假验资报告
    这样的虚假出资、虚假出资人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敢给出具验资报告吧?但是吉林市双信会计事务所竟然出具了,原因是这个会计事务所也是假的。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16日,而吉林市双信会计事务所却成立于2001年4月25日。那么2000年11月16日双信会计事务所还没有成立呢,他又如何出具的验资报告,又如何盖的公章?
    3.私刻公章,合同欺诈
    2000年11月16日吉林市源源热电有限公司成立时,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还没成立,那么在租赁合同上的乙方又如何盖的公章呢?是内蒙古源源能源有限公司私自刻的公章,用这样的公章签定合同就是合同欺诈。
    4. 倒贴近2000万元
    招商引资目的就是招来外地资本投入,发展本地经济。可是吉林市经贸委不但招来个假公司,还倒贴近2000万元。其中800万元为西关电厂出具盖章,从市长生产发展基金借出的(其中300万元用于注册),租赁时价值800多万元的流动资产,以及租赁后应由资产所有者西关电厂收取的灰坝占用费、入网费等近400万元。
    (四)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吉林市经贸委个别人玩弄权术,弄虚作假欺上瞒下,暗箱操作,将吉林市政府各级领导和西关电厂职工玩弄于股掌之间。
    查阅吉林市政府[2000]62号文件,可以看到《研究吉林市西关电厂租赁经营问题》的会议纪要中第四条“在签订租赁合同过程中要依据法律条款,履行必要的法律手续。在租赁经营期间要依法经营,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和责任。”关于租赁经营国家法律、文件、政策和吉林市[1998]10号文都有明确的规定,我们不知道吉林市经贸委个别人为什么向市政府各级领导隐瞒源源热电有限公司是个虚假出资人,虚假出资,虚假验资的事实。为什么不依法律手续进行清产核资,召开职工代表大会;为什么不按吉林市[98]10号文确定租赁费;为什么不提出职工安置方案。我们不仅要问:这中间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
    三、 联手共同炮制假案,恶意侵吞国有资产
    2002年12月11日下午1:30分。吉林市经贸委能源处处长郑民通知吉林市西关热厂厂长杨咏霖、党委书记韩增玉到吉林市经贸委邱克主任办公室。邱克欺骗他们说:“为了避免债权人纠缠,咱们得想办法通过法院把你们的资产进行保全,用保全的资产安置职工。你们回去出一个授权委托书,由经贸委替你们请律师,你们也没有钱。别的事就不用你们管了。”第二天,两位领导研究后,为了慎重起见,表明我们同意对资产的保全,保证国有资产不致流失,保证企业的权利,维护企业职工的合法权益,他们给经贸委写了个“对资产保全租赁协议的补充意见。”然后填好了授权委托书的名头,其它委托人,授权范围等均系空白。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吉林市经贸委竟然利用我们这份“保全资产”的授权书与源源公司恶意串通,将此授权书交给源源公司委托的吉林金凤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庆及同所律师王志芬。而此委托书也没有被用于资产保全,却被用于一场假官司。这二位律师违反《律师职业道德和职业纪律规范》第二十九条规定,同时代理源源公司诉西关电厂“合同“纠纷案的原被告双方。
    2002年12月17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这起案件。2003年1月9日开庭审理。原告诉状中称,截止到2002年11月份,先后为被告偿还各种债务3,592万元,被告承诺用相应资产置换以抵原告先后偿还的债务。请求法院确认置换资产归原告所有。庭审中,原告和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及其工作人员均未到场。只有二名律师做为代理人出席,就这样在西关电厂上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法庭毫无悬念地判源源公司胜诉,西关电厂1.2亿国有资产就儿戏般地变成了源源公司的资产。判决已经一年多了,但是西关电厂至今没有收到起诉状副本和判决书、卷宗。
    2003年12月,西关电厂通过李亚明诉西关电厂案件得知,西关电厂所有资产已莫名其妙的全部消失了,遂紧急到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查阅案件卷宗。通过查阅卷宗我们发现如下问题:
    1, 所有证据无西关电厂法人和财务人员签字认证。
    2, 卷宗中所用西关电厂公章竟然是西关电厂已于2002年7月3日在《江城日报》上声明作废的公章。
    3,卷宗所列3,592万元债务竞然是吉林市经贸委以经贸发2002年76,83,244号文件形式虚列拼凑的,仅列举其中几项:(1)源源公司支付的租赁费163万元,(2)由于电价调整,源源公司两年少收入363万元,(3)职工住宅供热、电改造工程款130万元,此项工程根本不是源源公司所为,(4)灰坝维修费100万元,这是他们租赁经营的正常支出,此项费用如真的发生了,与西关电厂有什么关系,
    4,更为可气的是“授权委托书”是以保全资产的名义骗取的。
    5,原被告律师都出自吉林市金凤律师事务所,是违反律师行业规定的。
    6,西关电厂租赁时帐面资产1.2亿元,怎么仅抵债3592万元后就全部划为0呢?这就涉及另一个问题:低价评估问题。可笑的是做为承租方的源源公司竞然背着西关电厂委托双信会计事务所,将西关电厂的1.2亿国有资产低评为3174.7万元。 按市场重置价值应是2—3亿元,建同类型的电厂要6亿元以上。
    就这样,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候广志、代理审判员马景芳、张松江,竞然不对原告所列虚假证据、作废公章进行甄别,在庭上没有证据的质证和认证。至今不将起诉书和判决送交西关电厂就儿戏般的判决此案。 让人无法相信法律的执行者竟然如此公开的践踏法律。
    四,600职工层层上访,省人大、高法依法纠错难,权力面前法律黯然失色。
    西关电厂600多名职工实名签字举报此案,吉林市纪检部门、市人大了解情况后都以政府行为管不了或已经法律程序没法管或是改制企业政府有令不让干涉为借口不受理。无奈我们来到了吉林省人大。省人大信访办受理了我们反映的情况,经过调查了解,他们用四个词形容我们反映的情况:重大、疑难、复杂、敏感。在查实了证据之后,省人大于2004年4月13日向副省级领导发出了《信访摘报》(见附件1、2),省人大副主任李介车及省长洪虎都签署了意见要求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省高法于2004年9日裁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由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见附件3)。可吉林市中法在来自各方的压力下迟迟无法立案,据中法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此案太大了,如果判决下来将有一批人进去,而且从掌握的材料看已经涉及到某位副市长,政府副秘书长,是否还会涉及到更高一层的官员就不得而知了。由于关系网巨大,一年来,省人大几经努力都无法使检察、纪检部门介入此案。
      而陈宝善、邱克等人竟然让不知情的公安机关抓捕我们正当上访的职工代表,幸省人大介入才能将他们解救出来。他们还不罢休,又让公安机关人员监视职工代表、恐吓威逼要摆平我们。公安机关人员了解实情后,均不能理解,反而支持我们进一步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情况。为了达到掩盖事实的目的,邱克等人逼迫原厂长杨咏林退休,委派一位对西关电厂不了解情况的冷劲松到西关电厂任厂长。可我们600多职工签字不同意,为了保护资产成立了资产管理委员会,并推举了职工代表来保管公章。一年来冷劲松从未到任过。
    2005年3月,我们再一次来到省人大要求市中法审判此案。在省人大的一再督办下,市中法对我们说,案子有结果了,但是由于吉林市政府干与,结果既不能给你们也不能告诉你们。西关电厂得知此情况后非常愤怒,于2005年3月31日,100多名职工再次来到省人大。在省人大的督办下,省高法表态应将裁定交给我们,可是吉林市政府强行干预,就是不让我们知道实情。2005年4月1日,邱克等人以要公章为名,动用警察砸开我厂财务科的门,撬开金库,因我们已将公章保管在别处他们没有抢到。在未抢走公章的情况下,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局的警察强行拘押了我厂的党委书记,并威胁职工不交公章不放人,并动用50名警察随时准备抓捕我们的职工代表。万般无奈下,为了保护职工代表,保护党委书记,我们交出了公章。船营区公安局长欺骗我们说:这个公章由公安局保存,启用公章必须由西关电厂留守处职工代表和其它部门人员共同商量,统一认识方可启用(见附件4)。可是在公章交给他不到5天, 他就在西关电厂职工代表不同意的情况下将公章交给了市经委。
    为了进一步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市经贸委竟然以政府文件的形式,要求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吉林省高法无奈政府的干预,只好不出结果,至今拖延不办。
      我们告遍省市两级政府无人管,省人大在重重压力下又管不了的情况下,于2005年4月18日来到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受理了我们的上访材料,深感问题的严重,让我们回来等待。2005年6月我们听说上访的问题有了消息,便来到了吉林市信访办查询情况,可是其工作人员竟然欺骗我们说没有此事。我们再一次来到吉林省信访办查询,工作人员打开电脑,上面豁然写着:国务院交办,吉林市西关电厂国有资产流失等情况,国务院要结果。省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按照新的信访条例规定,此案已交由吉林市政府办理,2个月内给我们书做出书面答复。当时我们感觉很可笑,我们举报的就是吉林市政府,如果有人管能告到党中央国务院吗?可是,省信访办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是规定,没办法我们只能回去等待。等我们来到吉林市信访办再一次查询时,他们不隐瞒了,竟然告诉我们此案已经交给吉林市经委负责办理,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地,我们的举报材料又回到了被举报人的手里,可是按照新的<信访条例>是不能让被举报人知道的。可见在吉林市政府,上下串通一气,贪赃枉法,互相包庇,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和为官之道。回到了原地我们也只能等待,做为普通老百姓民告官,简直比封建社会告御状还难。
      吉林市经委某些人看到我们的举报材料,疯狂的叫嚣:你们告吧,告到哪都告不赢,还得返回到我们这里。至此长达半年之久,源源热电拒不支付租赁费,职工在讨要租赁费无果情况下,一名女职工绝望的在三楼要跳楼自杀。一条腿已经迈出窗台,被职工拉了回来。几名职工被吓得心脏病突发,倒地不起。现场一片混乱,其惨状让人不忍目睹。
    五、后记
      吉林市西关电厂从租赁到1.2亿莫名其妙的消失,所有的一切都是吉林市经委一手暗箱操作。西关电厂至今没有<租赁合同>,没有收到起诉状和判决书。这是为什么?在国务院信访办立案并责成吉林市政府处理后,吉林市政府在3个月内面对职工的追问,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做为,想尽一切办法掩盖事实真相,突显信访制度的缺陷,发生这么大的信访事件---如此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之事,竟然发回被举报单位处理,试问自己的刀能削自己的把吗?而堂堂的吉林市政府的一个部门---吉林市经济委员会的领导犹如地痞无赖,在职工的质问下,从不正面回答职工提出的问题,不是东拉西扯,就是歪曲事实,捏造谎言。在国务院信访办要求处理下,竟然谎称西关电厂在2000年10月28日只生产了一天就停产了,18天没有供热。一个地市级的政府在国务院的调查下,在职工的质问下,竟然毫不脸红的说谎,其丑恶的嘴脸就如同日本政府否认侵华战争一样。让所有中国人不能相信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级政府竟然靠否认历史,歪曲事实,编造谎言来欺下瞒上。
    在事实面前,在职工的质问下,吉林市经委不是反省、改正,反而面对职工公开叫嚣:在中国就是权大于法,你们想告政府,是拿鸡蛋碰石头。资产是国家的,我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想给谁就给谁。你们管不着。职工愤怒的说:我们从来没有反对过政府,从来没有反对过共产党,我们当中大部分是共产党员,我们告的是你们这些贪官污吏、腐败分子。
    做为西关电厂职工,我们不明白国有资产就是神圣可以侵犯的吗?政府官员就可以随意处置吗?就可以不按法律、政策规定办吗?就可以想给谁就给谁吗?就因为是国有资产,政府官员就可以疯狂的利用它换取个人利益吗?
    做为西关电厂职工,我们相信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任何人的权力都不可能大于法律。不管谁做出贪赃枉法之事,都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面对吉林市政府的不做为,我们将继续上访国务院,势将腐败分子绳之以法。
    在此向所有的有良知的新闻媒体呼吁,请用你们正义之剑支持我们,请用你们正义的声音向中共国务院呼吁,尽快查处吉林市西关电厂国有资产被侵吞的事件,伸张正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郎酒集团特大黑幕借改革之名,17亿巨额国有资产送给个人
  • 700万煤矿定价10万 如此拍卖国有资产
  • 国企高官贪财不再图乐 侵吞国有资产成新趋势
  • 广州开发区国投原老总私分国有资产获刑20年
  • 中国第二富豪:零成本收购国有资产 财富一年增22亿元
  • 重庆钢铁工人为保护国有资产和警方对峙
  • 大陆富豪廉价买国有资产暴富/乔新生
  • 3000万热电厂"卖"了48万 透视国有资产如何缩水 (图)
  • 樊纲首次回应产权改革 国有资产不能平均分配
  • 中国经济过热之内幕:中共“后路工程”,最后瓜分国有资产
  • 杜义龙:令人触目惊心的中国国有资产流失的众多途径
  • 国有企业“家族”化 国有资产流失猛于虎 加大社会贫富差距加剧腐败
  • 国有资产喂肥了多少严介和?/云淡水暖
  • 彻底清查、坚决阻止国有资产流失/徐飞
  • 很多国企民企老总在侵吞国有资产/左大培
  • 左大培、杨帆、韩德强就阻止国有资产流失、搞好国有企业致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国有资产流失:我们的呼吁书
  • “烟灰缸理论”:公然为侵吞国有资产张目的混账理论/徐晓
  • 螺杆: 绝非危言耸听-太子党席卷国有资产向海外逃
  • 王延效:强烈呼吁拓展用益物权,特设“国有资产役权”“自然资源开发权”等
  • 国有资产是谁的资产?
  • 樊纲: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用途何在 (图)
  • 吴敬琏:应向职工划转国有资产以缩小贫富差距
  • 王怡: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 胡景北:什么是国有资产流失
  • 郎咸平:是谁在合谋“剥削”国有资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