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陈永芳帮共反腐 杀身受辱
(博讯2005年10月06日)
陈永芳帮共反腐 杀身受辱
陈永芳帮共反腐 杀身受辱

     最高人民检察院贾春旺表示,要各级检察机关今年10月底前要以清理信访案件作为工作重点,但是,陈告了8年状,几乎全中国都知道,现在连合法财产10万保证金都不退,甚至与罪犯坑瀣一气。他们欠了陈永芳老人8年的人权账,谁来承担这个责任?上面还能作秀几时?!帮共产党反腐为什么竟如此凄惨、如此下场?

    罕见的大义灭亲

     1996年8月,海口高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高达公司)在承揽河南省灵宝市农业银行18层金融大厦装饰业务后,该公司总经理蔡海平(当年34岁,住海南)向当时的灵宝市农行行长王永昭行贿人民币100万元:97年7月21日,行、受贿双方密谋往西安销赃灭迹,被蔡的岳父陈永芳先生(当年62岁,住武汉市)大义灭亲,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举报,7月23日蔡、王在西安落入法网,12月25日,王永昭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王未上诉:同时,由陈永芳先生做保人将蔡暂时取保候审,伺后,因蔡候审而按工商机关规定无法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等,故灵宝市农行工程的收尾事宜全部委托陈永芳全权指挥、处理,蔡为此还专门给陈授权,先后写了《全权委托书》《郑重承诺》《备忘录》等,承诺为保证灵宝工程,不得使资金再流回海口。

     可以说,这位被世人耻笑为不懂起码亲情的老人,冒着如此大的亲情风险,就是为了中国不腐败,为了社会风气的净化,也相信共产党能在民众帮助下根除腐败。这在当时做这样的选择,实不多见,难能可贵。

    分赃式的论功行赏

     98年最高检的第三期《方园》杂志和98年4月9日《法制日报》用整版的篇幅,分别以名为《红颜百万如风逝》和《西京缉贪》的文章详细作了报道,十多家报刊转载,轰动海内外,一批参战的检察干警都立了大功,受了大奖,有的还成了全国模范。以后几年,不少人还陆续提拔为当地司法机关的领导。

     原来说好要给举报人保密,也给举报人安全和保护的,但是,那些机关都没有作。

    官黑联合追杀

     陈永芳先生在灵宝工地呕心沥血做仅剩的扫尾工程,以便挽回家族个别成员给国家造成的不良影响。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取保候审的蔡海平竟带着海口市刑警队的来抓他,他提前得知消息后,立即到市、省各司法机关求救,但是无人理睬。事后他听说,蔡之所以能使唤动海口刑警队报复陈,是因为海南省检察院一个刚退休的副检察长是蔡工程上的合作伙伴,叫王纪芳,六十多岁,想重新从陈永芳手中夺回灵宝工地的扫尾工程,因为利益悠关,其和河南省检察机关的人脉极熟,是他给海口公安局领导写过一个纸条,说陈挪用了灵宝工地的资金。

     蔡从人身、经济、名誉上猖狂打击报复举报人陈永芳,不仅隐瞒事实真相唆使海口公安局刑侦处以侵占罪名义四处辑抓陈永芳先生,导致公安机关误入干涉正常经济纠纷的歧途,而且还放出话说: “谁提供陈永芳下落,给五千元;谁杀了陈给10万元;谁杀了陈的一个律师给5万元”等等,气焰十分嚣张,导致陈永芳有工地不能进,有家不能归流落异乡,对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特大行贿罪犯,竟有人是非不分地为他辩解说“坦白、配合的不错”,老陈愤怒质问:蔡事先密谋对抗检察机关侦察,事后又打击报复举报人及威胁举报人的律师,此情节该不该对蔡从重判处?再问:“坦白、配合”是不是法定的从轻减轻,免予起诉的情节,显然不是!这是法定常识,蔡终究是一百万元的特大行贿案犯:对于如此执法常识尤其是陈永芳在极端恶劣的境况下,抱病往返亍三门峡市,郑州市(省检)、北京(最高检)三市之间,陈词怒告蔡海平,委托律师奔波和发控告信数百封,但蔡案仍搁浅于河南省三门峡市,个别官员仍硬顶着不办!至今陈永芳百思不得其解:究竟谁在包庇蔡海平,谁在徇私枉法和徇私舞弊。

    后来有人还告诉陈,三门峡检察院是全国连年最优秀的先进模范检察院。

     陈先生为此在荆州、北京等地请了多位律师做代理和法律顾问,其中包括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两位退休的老厅长。他背着律师、顾问写的法律意见书等多种控告材料,不断上访、控告,后在公安部的干预下,由于管辖地不对,海口刑警队才终止了对陈永芳先生的追捕。但是,他仍没有改变流浪的命运,几个春节都在北京流浪,还在四川一个寺庙里躲过大半年,没有被黑社会的杀手灭口,不仅受尽艰辛,也无法再回工地主持工作。

    再次死里逃生

     虽然海口公安机关停止追捕陈,但是没有撤消已发往全国的通缉令。蔡和王纪芳等也先后来河南活动。

     2001年10月25日下午4:30点,竟由被蔡海平亲自带领,以一纸灵宝公安局的传真“拘留证”拘留了,并“寄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后于11月1日被深夜秘密转移到灵宝看守所,一关就是8个月,最后也没弄出老陈任何罪行。

     陈在监狱向公安、检察官反复陈述:我负责扫尾工程,有总公司给我授权的三个法律文件,我主持工程能不占用、支配用资金吗?工程正在进行中,没有结算,怎么认定我占没占资金?蔡诬告陈永芳个人私自占有和使用灵宝资金。蔡的目的是想重入灵宝工地捞油水和致陈于死地。但是,对如此简单的非常容易澄清的问题,办案机关根本不去落实。因为陈先生在外面告状,得罪了省市不少司法机关的人员,弄的人家很不稳定。

     在律师、媒体等社会正义人士努力下,后来陈又被取保候审一年,终经受不住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多年的折磨,积愤成疾,于2003年8月患高血压、脑血栓等突发疾病,经医院多方抢救,才逃过死亡,至今偏瘫,行走不便。但是,陈毕竟又活了下来。

    十万养命钱又被赖

     经过五年多的生死劫难,数次死里逃生,陈先生病愤交加,经济也陷入绝境。他专程从北京委托一位研究员做代理人,到三门峡检察院索要10万元的保证金。因为即使按检察院的说法儿,蔡海平在案件中对检察机关配合很好,表现很好,五年不处理了,也就充分说明陈永芳依法圆满履行了保证义务,应该给老陈退回10院保证金了吧。

     可是,没想到的事情又发生了。当老陈的代理人拿着10万元的扣押保证金的原件赶来检察院时,该检察院的刘长贵处长

    和检察官贺霞二人,突然改口咬定这钱不是陈永芳的,是海口公司的,是蔡海平交的钱。代理人说,既然是公司的,你们为什么收条不打给公司,而写给陈永芳?检察院答复:反正不能给你们。导致代理人徒手而归。

     陈永芳先生得知后更气愤了:蔡海平当时正在被关押,他怎么交钱呀。陈抱病写了控告材料,说:本案10万元保证金的钱,全部是我的,并有我当时交亲自给三门峡市检察院的,不是其他人的钱,收款扣押清单上写着我的名字,与任何人无关,不管是什么理由,谁也别想打一分钱的主意。这就是我的态度。本案三门峡市检再次拒退我的保证金10万元,还是行贿罪、诬告罪嫌疑人蔡报复举报人的行为继续,其阴魂未散。

     控告信发了几十封,控告到的单位包括中纪委、中政委、最高检察院和河南党政、纪检、人大,当然也包括给胡锦涛、贾春旺、罗干、吴官正等。但是这个闻名中国大义灭亲的反腐功臣,不仅安全无保障,连养命钱10万元的保证金也没有退回,还被全国优秀检察院赖帐。

     不少记者在老陈住处看到,因为租房狭小,老陈的厨房和厕所是同一个房间,夏天怪气刺鼻。在灰垢布满的锅台上,油瓶干涸,一个满身锈污的钢精锅里,飘着几个菜叶,汤透明的几乎见到锅底。这个已经七十岁的老人,几乎变成当年痴傻的祥林嫂,也不知道还能熬几个春秋,他逢人就说:我的工程没结算……郭处长都知道的啊!

     对老陈来说,不仅没有人权的基本保障,连反腐权的行使都几乎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陈永芳帮共反腐 杀身受辱

陈永芳帮共反腐 杀身受辱

_(博讯记者:议原) (Modified on 2005/10/06)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