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博讯2005年9月12日)
    中国泛蓝联盟2005-9-12综合报道
    
     惨遭横祸,六年维权路艰险 (博讯 boxun.com)

    难寻公正,权力总能压过法
    
    中国泛蓝联盟综合报道 2005-9-12
    
    记者先生们,编辑先生们:
    
    你们好!
    我叫李新祥,今年45岁,是中国大陆湖北省武汉市的一个普通市民。我写这封信给你们,是为了告诉你们,我亲身经历的司法不公正。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一再声称,要依法治国。然而事实却证明这不过是个赤裸裸的谎言,在这个国家,权力总能大过法,压倒法制!
    
    我妻朱娅系武汉市帅伦纸业公司的一个下岗员工,在1999年骑车回家的途中,被武汉东恳巴士公司的无证司机撞成残疾。这本来是个简单的交通事故,但这家公司据说由于有某个市委领导的股份,我和我的妻子在经过长达六年的维护斗争后,都无法获得法律给我们的公道。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99年12月13日,我妻子朱娅骑自行车沿解放大道回家,被武汉东恳客运巴士公司的司机汤文义驾驶的客运公交巴士撞到,当场动弹不得。
    
    (事后经过我的调查,此人98年以交通肇事致人死亡被吊扣驾驶执照,属无证驾驶,有书面证据)在汤文义一通电话后,桥口区交通大队的交通警察董斌,杨斌在未当班的情况下,冒充值班人员出现场,私自作出要我们双方私了(私下调解)的意见。随后,朱娅被送往附近的武汉市第十医院验伤,当时的实习医生崔伟,周莹在值班医生吴康乐(未签字)指使下,提供了轻伤并无大碍的检查结果,从而为肇事司机开脱责任(经过我事后调查,吴和当时越权出现场的董斌是好友兼邻居)。
    
    对于这种结果,我和妻子是不愿也不能接受的,我和我的妻子向有关部门,如桥口区交通管理局,卫生巨,区信访办等地多次反映我们遭受的不公正遭遇。但没有结果,我不得不准备上法院告状,以法律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2000年4月,武汉桥口区交通大队在交通肇事受害人——朱娅未到场的情况下,由该处一史姓局长指定伤残评定为“十级”(实际为八级),史局长并阻止武汉市九处对这一明显的刑事案子展开刑事侦查工作。
    
    大家一定奇怪,一个普通的司机怎么有如此之大的能量?
    
    这之后,无证司机汤文义跑到外地打工,我一边发动亲友寻找汤的下落,一边要求录用汤的公司,武汉东垦公司承担相关赔偿责任,并表示希望用法律来公开解决此事。
    
    作为录用无证司机公司的东垦本来对管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此时,他们露出无赖嘴脸,赤裸裸的说,该公司是武汉市政法委书记程康彦都拥有股份的公司,绝不怕打官司,要我知难而退,自认倒霉。
    
    事到这份上,似乎倒看得出点端倪来。
    
    就因为汤文义所属公司有武汉市政法委书记的股份,他们的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就这样,同许许多多的普通老百姓一样,我开始了一条漫长而艰辛的维权之路,申请行政审议,法院,一审二审,去北京上访。这其间的辛酸只有有相同体验的人才会有感受。这期间,也不乏一些有正义心的人士帮助我,如桥口区的某位副局长曾受理我的投诉,但随后就被调往武昌区。这之后,本人被整以致中风,导致双下肢残疾。
    
    一晃6年过去了,2005年4月24日开始,穷尽各种手段维权无果后的我,不得不把我的经历制成小牌子并配诗,在中共武汉市委门口和武汉大学校园里展示,以此抗议司法的不公正和权大于法的黑暗。
    
    在次,我呼吁广大有良知和正义的人们都能来关注这一事情,因为公道在人心。
    我的电话是008627—62662086, 我将 提供相关证据。
    
    我的家庭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桥口区解放大道45号4门4楼2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