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博讯2005年6月29日)
    

    2005年6月16日、17日两天,在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温州洞头县北岙镇小三盘村渔民状告洞头县人民政府、温州市政府系列案开庭审理。在历经近两年的渔民自发抗争后,法院立案却无故拖延15个月后,洞头县北岙镇小三盘村渔民终于迎来了开庭的日子。失去滩涂的老百姓,艰难的维权之路,与权势者你来我往的激烈交锋,犹如漫漫长征路,至今还没有尽头。


一、 事件的缘起

    洞头县是全国12个海岛县之一,海洋捕捞、海水养殖、滩涂水产采集是该县的主要支柱产业。祖祖辈辈生活在海涂边的小三盘村养民、采民,世代靠养殖、采集为生。早在 1984年,洞头县政府按照省政府浙政[1983]年34号文件给小三盘村颁发了《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确认了小三盘村拥有其周边463亩滩涂的使用权,证上载明“使用权长期不变,受法律保护”。这片滩涂,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口粮涂”,世世代代养活了无数村民。

    但是,随着该县“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的建设,洞头县政府废止了原浅海滩涂使用权证(洞政发[2002]46号文件《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包括小三盘村463亩在内的滩涂、海洋共4260亩将变成城镇用地,相继进行房地产开发,旅游休闲产业开发等。如此,小三盘村的养民、采民们傻眼了,他们的“口粮涂”没了,他们以后的生活来源怎么办呢?村民们与政府就损失赔偿、转产转业、福利补偿等方面多次交涉,双方无法达成一致,于是,村民们走上了漫漫维权之路。


二、 权益与权力的多次交锋

    在村民多次向县政府交涉,到有关部门上访无果后,2003年8月5日,小三盘村村民联名向政府发出《给县人民政府一封信》,要求解决因工程建设引起的养殖损失和村民今后的生活依靠问题。此后,至2004年4月16日,村民们向县政府一连共发出了十一封公开信,以及给温州市政府,省府章猛进省长、茅临生省长都发了公开信。在公开信中,村民们逐步从自身的利益诉求开始上升到学法,用法,依法维权的道路,质疑“滩涂使用权”问题以及县政府“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的合法性问题。2004年10月1日,小三盘村维权村民向洞头县民政局提交了《关于申请组建农民维权协会的报告》,要求组建维权协会,“学习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学习宪法和法律,提高村民法律意识,自我保护意识,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力争文化启蒙和科学致富,努力奔小康。”但是,有关部门对此没有明确意见。

    在村民们多方申诉,政府无法妥善解决的情况下,2003年9月26日,小三盘村民自行结集到北岙后风打岙采石场(“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施工现场)静坐,并派出代表与县府有关负责人要求协商解决他们的损失赔偿及生活依靠问题。但是,县政府一直拖而不决,却在10月17日下午七时左右,以一位副县长带队,调集了公安、武警、城管及其他政府工作人员300多人,强行驱散静坐的村民,打伤11人,抓捕4人,酿成了老百姓谓之的“10.17镇压事件”。(事件有照片资料)此后,县政府先后多次出动警察,以所谓 “破坏重点工程罪”传讯、抓捕众多维权村民,后因警方有关领导同情渔民,有关“案件”均不了了之。

    2003年11月,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以《浙江失海渔民维权之路》为题,在媒体上第一次披露了此事,11月11日记者昝爱宗又以《提请关注我国海洋事业》为题向温家宝总理发出了公开信,呼吁政府关心渔民的生存,保护有限的海洋资源,合法地利用海洋资源。

    小三盘村村民们经过学习有关法律,于2003年12月23日向温州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要求撤消“洞政发[2002]46号文件《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但是,温州市人民政府以“申请人主体不合格”为由驳回了村民们的申请。 2004年3月9日,村民们聘请了杭州思源律师事务所的吕思源、应建文律师,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状告洞头县人民政府、温州市人民政府,要求撤消“洞政发[2002]46号文件《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等违法行政行为以及依法解决小三盘村海域使用权和村民农业承包权及赔偿问题等。温州市中级法院对此予以了立案,但是,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无故延期开庭审理。

    2005年3月3日,吕思源、应建文律师向中央政治局领导发出了《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何以生存,十二个月不开庭,法律岂是废纸----关于浙江温州洞头渔民的合法权益遭受非法侵害和诉讼艰难之非常情况的报告》的信。2005年4月19日,《浙江市场导报》以《浅海滩涂使用权说废就废?洞头养殖户与县政府较真》为题作了报道,4月29日又以《用海审批是否越权,洞头养殖户心存疑问》做了追踪报道。

    2005年5月12日,吕思源、应建文律师再次向中央政治局领导发出了《十四个月不开庭,无奈再次告御状----关于浙江温州洞头渔民的合法权益遭受非法侵害和诉讼艰难之非常情况的再次报告》的信。

    而与此同时,小三盘村主要维权骨干林炳长等被迫在外逃亡,洞头县有关部门加紧了对维权村民的打压,威逼村民撤诉。而且,县有关部门还通过其他渠道,要求律师不要代理此案。

    但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小三盘村维权村民不气馁,不后退,团结一致,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迎来了6月16、17日的公开开庭审理。在开庭审理的前一天,小三盘村民来了一百多人要求参加旁听,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答应发给100张旁听证,但是以种种理由只同意给30张,最后实际给了20张旁听证。在开庭的当日,一百多名小三盘村老百姓齐聚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迫于无奈最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同意了只要是小三盘村村民身份的,持身份证均可以进入法庭旁听。


三、 争论的焦点:滩涂的使用权问题和“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的合法性问题

    第一、 滩涂的使用权问题

    1、 小三盘村463亩滩涂是当地世世代代村民开发、利用于养殖、采集等赖以生存的宝地,是村民们唯一的生活来源。这片滩涂的所有权当然是属于国家和集体的,但是村民们认为根据《土地法》第四十条:“开发未确定使用权的国有荒山、荒地、荒滩,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生产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批准,可以确立给开发单位或者个人长期使用。”,这片滩涂是小三盘村民祖先开发的,世世代代以此为生,其自然产生拥有的长期使用权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2、 在1984年,洞头县政府按照省政府浙政[1983]年34号文件给小三盘村颁发了《浅海滩涂使用权证》,使用权证上写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为了发展海水养殖生产,确定浅滩涂内陆水域使用权证,使用权长期不变,受国家法律保护。”。这更加明确了小三盘村集体拥有463亩滩涂的使用权,而且长期不变,受国家法律保护。

    3、 县政府认为“洞政发[2002]46号文件《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是根据2002年1月1日实施的《海域使用管理法》规定,为加强海域管理而针对全县的一个行政行为,不存在违法。而根据文件“……县政府决定在全县范围内废止于 2002年之前颁发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今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要使用我县管辖范围内的海域,必须依法向海洋行政部门申请,取得海域使用权证。希望县海洋与渔业局、各乡镇人民政府加强宣传,切实做好海域使用定权发证工作。”,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是一个换(海域使用权)证的行政行为。但事实上,县政府废止了小三盘村的滩涂使用权证后,把这片海域围垦造地,其使用权卖给了开发商,而置小三盘村村民合法权益于不顾。自然而然,“滩涂的使用权问题”就成了一个双方争论的焦点问题。

    第二、“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的合法性问题

    1、“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总面积4260亩,折合284公顷,洞头县“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建设指挥部于2002年4月28日在浙江省围垦局取得围垦许可证,许可证上标明,围垦开发利用方向为水产养殖,而村民们取得的围垦许可证复印件上标明的围垦面积为 2.84公顷。根据2002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海域管理法》第18条规定,50公顷以上的海域围垦必须报国务院审批。那么,“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面积为284公顷,村民们认为主管部门没有经过国务院审批而私自开工,是违法的。而洞头县政府在法庭上的辩解是:“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项目的有关申报、报批手续均是在2002年1月1日《海域管理法》正式实施之前完成的,所以不需要国务院审批。而事实上,浙江省围垦局根本不具有284公顷填海造地(县政府把“水产养殖”偷梁换柱为“房地产开发”等利用方向)项目的审批权。

    2、而许可证的“2.84公顷”又是为何呢?“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建设指挥部2004年 10月20日在一份正式公告上的说明是“一、围垦许可证原件中的“围垦面积(公顷) 284”中2与84之间证件纸上恰巧有一黄斑点,填表人书写时避开了黄斑点,复印后便出现模糊的类似小数点现象”。而洞头县政府在法庭上的辩解是,许可证颁发单位即浙江省围垦局工作人员出现了工作失误(笔误),后来修改了,所以出现了刮擦痕迹,留下了大家误以为的“2.84公顷”。但是,小三盘村民却不是这么认为,他们说,作为公务人员大家知道284公顷的围垦造地是要上报国务院审批的,而县政府有关部门为了得到审批,所以不惜做假。很显然,如果按照洞头县政府在法庭上的辩解,那么浙江省围垦局就将承担行政责任。那么,“2.84”和“284”的真相究竟如何呢?那要留待温州市中级法院的调查取证之后才能明了。

    3、围垦用途的改变,围垦许可证上明明标着利用方向是“水产养殖”,而实际上在洞头县政府有关文件里明确表明了,“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是用于房地产开发以及旅游休闲基地的建设。对此,洞头县政府在法庭上的辩解是,利用方向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在改变的,而且,事实上也有近千亩的滩涂目前就是用于水产养殖。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没有当庭宣判,最后结果如何,广大小三盘村民正在翘首以待。

    原载《议报》第20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 民工维权成本调查 讨薪成本三倍于收益
  •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图)
  •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 阜新市海州矿上万职工为维权走上街头 (图)
  • 河北定州多名维权村民被政府雇佣的黑社会打死打伤
  • 公民维权网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图)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朱久虎律师被捕的罪名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全国政协委员保育钧向相关部门致书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法律面对面的激烈博弈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古今:真假试金石
  •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2):研讨会上案情介绍
  •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在京举行
  • 试图组织反日游行被拘的维权人士郭飞熊获释
  • 互联网控制、公民维权/中央台记者对李健的专访
  • 维权志愿人士郭飞熊获释
  • “陕北石油事件”维权有重大行动
  • 胡锦涛内部讲话 打击民间维权防患于未然
  • 甘肃维权人士孙小弟在北京失踪
  • 风雨维权路―记朱久虎律师的维权历程
  • 赵达功: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 从朱久虎律师被拘看中国法律维权的困境/王德邦
  • 杨银波: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 刘飞跃:民间维权启示
  • 张耀杰:流产夭折的工人维权(图)
  • 刘晓波:言论自由是民间维权的突破口
  • 浦志强谈中国法律和民间维权
  • 继续关注东阳农民维权暴动/草根
  • 王怡: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 夏家骏的维权书信/张耀杰
  • 唐柏桥:公民维权运动的回顾与展望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声援高智晟律师致信全国人大
  • 赵达功: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 王德邦:侵权有理 维权有罪
  • 深圳弱势群体维权调查
  • 张耀杰:中国农民的维权诉求和文化表达
  •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