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博讯2005年6月20日)
    行长腐败霸道 职工怒讨公道

    银监会:

     我们是武汉市商业银行职工。10年来,我们耳闻目睹了行长王春汉许多目无党纪国法,违法乱纪、贪污腐败、侵害职工权益的犯罪行为。现将有关情况举报如下,期盼查证: (博讯 boxun.com)

    一、 王春汉胆大妄为、为政不廉,滥为自己及亲友谋取暴利。

    1、王春汉自1995年主持市商行工作以来,放纵其弟王春江、舅弟刘世平、姑侄任涛(1997年在确认其舅舅王春汉已当上行长后立即从中国银行辞职自办公司)等亲友多次在我行各信贷机构套取贷款。其中,其舅弟刘世平个人开办的“富业公司”仅从青年路支行、珞狮路支行等处的贷款就超过一千万元(该公司现正急于办理破产事宜,我行至今本息无收)。

    他们除以自己公司的名义在我行贷款外,还多次引荐其他个人开办的公司或直接以其他公司名义贷款,从中谋取“提成”或直接套取资金。仅我们了解,他们从总行信贷部、青年路支行、珞狮路支行、东亭路支行、三阳路支行、前进支行、顺道街支行等多处就获取贷款金额高达三千万元以上。此类贷款大多有骗贷之嫌,有的借贷公司无力偿还贷款本息,有的借贷公司根本就不存在。这些贷款逐渐由“逾期”变成“呆帐”,最后形成“死帐”,最终成为王春汉及其亲友的私有资产。

    2、10年来,我行在装修经营网点和新建办公大楼方面付出了巨额资金。这些项目的装修施工队,没有一个是真正通过招标选择。经王春汉暗中操纵控制,将部分工程项目交由其舅弟刘世平、姑侄任涛、亲弟王春江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承接。不难想象,承包项目取得的“利润”中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了王春汉及其亲友的腰包。

    3、王春汉为亲友谋利可以说是处心积虑,不择手段。我行筹建办公室所在地(武汉市滨江饭店3#楼),就是经王春汉精心安排,从其舅弟手中转租过来的。1995年,当时其舅弟刘世平开办的“富业外汇期货投资公司”在国家明令禁止炒作外汇期货的情况下,无法经营。在该公司为所租办公楼投资的180万元资金即将化为灰烬时,王春汉利用职权不但将该楼转租过来,还连同该公司的装修费、办公家俱、办公用品全盘买下。这样他巧妙地拯救了其亲属,却使我行损失严重(装修已破旧、绝大部份家俱根本不适用银行办公,大都堆放在仓库里,成为废品)。

    4、1996年,其岳母承包了我行对3000多名职工每月发放水果这项福利,且价格远远高出市场价。(一年后因全行职工强烈反对,被迫中断。)在银行凭证,帐薄印刷、干部任用、安插人员调入商行工作等方面,无不显现王春汉及亲友搞权钱交易的身影。由此可见,武汉市商业银行完全成了王氏家族的摇钱树。

    二、王春汉结党营私、用人不当,排除异已,采用一切卑鄙手段极力维护其个人的权利和地位。

    王春汉工作作风霸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是其干部政策的宗旨。全行职工对他无不谈虎色变。

    这里,先不妨摘录几句王春汉语录,从中品味这个人的道德水平。王春汉对职工经常通爹骂娘,大言不惭。例如: “婊子养的,老子…”。“老子们出去要横着走路”。“老子训起处长们,像训乖乖儿,哪个不怕老子。”“老子在市里是有档的(有后台),谁翻呛(谁不服气),搞他分分钟。”“哪个让老子不舒服,老子立马掰他熄火。”——一副社会黑老大的口吻。此等素质的人在重要领导岗位上一呆就是几十年,实在是不可思议。

    为达到控制商行目的,王春汉无情打击排斥异已。他对我行筹建初期主持工作的一位领导很不满意,就暗地组织专班整材料,清查这位领导在任期内的人事、财务、信贷、项目投资、资金调拔方面的问题。并在市里几个部门调查核实。虽然未查出问题,但他硬是将此人逼出了我行。

    我行一位干部(当时是唯一的高级经济师)因看不惯王春汉的霸道作风,不愿受他指使整人、指鹿为马。硬是被他从处级一直降为经办,最终逼迫该同志办了“内退”。我行筹建班子中,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中层干部,都是被王春汉以各种卑鄙手段或强迫下岗、或强行撤职、或干脆排挤出我行。

    王春汉重用的干部大都是嫡系、亲信及市里达官显贵的亲友。这些人得到的实惠不言而喻,副行长马惠君一人在房改中就得到景江大厦等叁套超标准住房(面积约700m2就是明证。王春汉的一名嫡系在信贷工作中受贿,王通过各种关系及手段,硬是将此人保下来,相安无事。而同案的另一中层干部则无人保护只得坐牢。而得不到王春汉及其亲友信任的人,哪怕再有才、再有业绩,也无济于事,得不到重用。

    从王春汉的言行,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是一位典型的流氓政客。如果让全行3000名职工民主选举,他在行长这个宝座上肯定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但由于他的位子不是通过民主选举得到的,他可以藐视群众,只要与上层搞好关系就可以稳坐江山。这些年来,他对分管金融和纪检的市领导竭力讨好,慷公款之慨,在装修工程项目安排、信贷资金发放、出国旅游、安排其子女亲友出国留学、安插在重要岗位工作等方面各种手段用尽,这里的猫腻谁人知晓。干部任用制度的弊端,可以说一叶知秋。

    三、 王春汉办事不公、欺诈职工,不择手段地侵害职工的合法权益。

    王春汉藐视国家的法律法规及改制的有关政策,利用手中权力欺诈职工,特别在“改制裁员”,“房改”“社保及医保”等涉及职工利益方面,自行制定一些政策。这些政策尽量按国家规定的最低线不说,很多条款都违反国家有关政策。由于怕职工掌握证据,这些文件都无红头,无公章,且在向职工宣布政策时,只能听、看,不准抄、印,更严禁带出银行。总观这些自定政策,王春汉视职工为敌人,对其切身利益可谓机关算尽,尽可能去盘剥职工。

    1、制定的工资标准差距巨大,王春汉年薪自定为数十万元。而职工平均年薪仅为1万元左右。

    2、国家规定“社保基金”“医保基金”及“公积金”应“按职工本人月均工资(含工资、奖金、津贴、补贴等)为个人缴纳基数”(国发〖1995〗6号)。而我行对绝大多数职工1995年元月-2001年7月期间的“三金”缴交却以当年社平工资的60%作为基数。两个基数相差一倍左右,严重侵害了职工的合法权益。而且对同等工龄同等级别职工的交缴数也是五花八门,明显歧视下岗职工。

    3、对全行职工搞所谓的“合同岗位资格考试”,对看不顺眼的职工即使考试合格,也找理由调整或辞退买断;对想离职的职工,即使考试不合格也不放行。考试成了王春汉整人的手段。

    4、对职工无论工龄长短,一律按三年合同期签订,剥夺符合国家规定的职工签订长期合同的权利。

    5、对买断职工采取威逼利诱手段,无视合同期未满等情况,强行解除合同。6、对国家规定残疾职工、双职工、哺乳期女职工、单身职工以及工龄较长距退休年龄5年以上10年以内的老职工等八种人员不得下岗的政策拒不执行,强制解除其劳动合同,没任何商量余地。

    7、克扣或根本不给下岗职工享受失业金、失业证、医保、社保、房贴、计划生育等方面的国家优惠政策。

    8、不管下岗职工的工龄长短,经济补偿只按所谓的金融工龄计算,且最高按十二年封顶计算。

    9、对内退职工仅按国家规定的最低400元内退工资发放,与其他银行相差数倍。目前将国家规定应由单位交缴的“三金”都在内退工资中扣除。仅发280元/月。内退职工基本生活费都得不到保障。

    10、1998年我行挪用应缴社保资金购买职工商业保险1000余万元。事前全行职工都不知道,后退保也未按规定经有关职工签字同意,严重剥夺职工知情权。这批保单在投保时的回扣问题、退保后的损失怎样处理,无人知晓。

    11、2000年初我行房改。在房改政策上,对交出原有住房参加我行房改的数名职工,商行拒不按国家房改政策退还职工已交的原住房房款。明知理亏,还扬言“你去打官司,打赢了就退”。

    对已经房改分房的职工,迄今拒不按国家规定将土地证和房产证发给职工本人。给这些职工在迁移户口、子女就学、房屋交易等带来种种不便。

    对未能参加我行房改且未分得住房的职工,也不按规定给房贴。

    上述侵权事实,不仅涉及下岗职工也涉及在岗职工,我们多次找市有关部门申诉。得到的一是同情,二是推诿,三是指令商行解决。但商行就是顶着不办。我们无奈中也只有通过法院打官司。每赢一次,商行就吐还一点职工利益,但最终吃亏的还是连生存都成问题的职工。

    四、王春汉弄虚作假、违法乱纪。

    我行从筹建开始到现在,经常按行领导的旨意更改财务数据和各类报表。每逢结算、决算或有上级相关部门检查,总行就会针对其具体情况作相关数据和相关报表的改动,以假充真,蒙骗过关。对改动前的数据和报表一律封存、不准泄露。有的职工明知违法,要求调换工作岗位或辞职,王春汉则对这些职工严加控制,威胁利诱。

    在这种混乱的财务管理状况下,尽管国家三令五申禁止,总行到各支行至今仍保留各自的“小金库”和“帐外帐”。这些“暗流”资金就成了王春汉等人游山玩水、花天酒地、随意挥霍、发放奖金的资金来源。据我们了解,我行筹建初期有由各信用社上交的“小金库”等资金一亿三千万元以及总行科技部购买设备时采用多支少付“截流”的“小金库”资金上千万元。目前究竟还剩多少钱,资金流向何处,恳请有关部门彻底清查,以堵住腐败的黑洞。

    五、王春汉生活腐败、堕落。

    1996年我行在装修江汉路21号办公大楼时,王春汉指使基建组同志在他办公室内修建一暗门小卧室,他多次亲自参与设计,设置二个门以便进出不被他人知晓。并指示此事不得外泄,不让参观。如果只是睡个觉,又何必怕人知道,这样做用意何在?

    王春汉出国十分频繁。1995年曾公开对人说:“老子出国十五次,欧美几次,澳洲几次,新马泰都玩得不要了。”这几年其女儿在澳洲购房定居,加上陪上层领导旅游,他更是频繁出国,这些钱从何处出?王春汉将来可能的去向如何?,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王春汉风流成性,他曾公开说桑拿娱乐场所“老子就经常进。” 业内知情者都知道王春汉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去干什么,人人都心知肚明。

    我们对王春汉的生活提出置疑。1、王春汉的收入与平日的支出严重不符,支出远远大于正常收入;2、其女儿在澳大利亚的留学费用及其所购房产从何而来;3、王春汉夫妻及女儿从澳大利亚每年几次往返两国之间的费用从何而来;4、王春汉名下的几处房产(如天安假日酒店楼顶花园、滨江苑、东方大厦等3处各有一套超面积住房,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以及装修费用从何而来。

    王春汉的所作所为与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完全不相称。而王春汉荒淫无度的个人生活,子女安排等也与其收入完全不相称。是经不起检查的,其腐败问题总有一天会露馅的。

    在武汉市商业银行的字典里没有“民主”、“自愿”、“以人为本”等字眼。全行上下职工士气低落,气氛十分压抑。绝大部分职工对他的所作所为十分反感,但却都敢怒不敢言。时下机关、企业乃至银行都裁员下岗分流,要找一份糊口的工作十分不易,加上反映情况的渠道不畅或不可靠,谁愿意去自找麻烦呢?所以“明则保身”“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思想十分普遍,这些都给王春汉玩弄权术、欺上压下、独断专行提供了客观环境。王春汉现象的关键是缺乏监督,缺乏监督的绝对权力最终只能是绝对的腐败。

    上述举报虽然只是蛛丝蚂迹,但我们保证都是真实的,(完全可以提供相关的人证、物证及线索)。并且代表了全行绝大多数职工的心愿。我们坚信,尽管王春汉的保护伞众多、关系网密织、作案手法隐蔽,但随着党和政府“反腐倡廉”工作力度的日益加强,他最终还是逃不出人民的法网。我们恳请有关部门对其进行彻底、严肃、认真的查处,清除商行腐败,讨回社会公道,还回我们职工的合法权益,为全行职工撑腰、作主。

    联系方式: 手机:

    电话:

     武汉市商业银行部分职工群众(附签名)

    二OO五年五月十九日

    

    申 诉 信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我们是武汉市商业银行职工,特向贵部申诉我们的合法权益受侵害的有关情况。 武汉市商业银行行长王春汉藐视国家的法律法规及改制的有关政策,利用手中权力欺诈职工,特别在“改制裁员”,“房改”“社保及医保”等涉及职工利益方面,自行制定一些政策。这些政策尽量按国家规定的最低线不说,很多条款都违反国家有关政策。由于怕职工掌握证据,这些文件都无红头,无公章,且在向职工宣布政策时,只能听、看,不准抄、印,更严禁带出银行。总观这些自定政策,王春汉视职工为敌人,对其切身利益可谓机关算尽,尽可能去盘剥职工。1、制定的工资标准差距巨大,王春汉年薪自定为数十万元。而职工平均年薪仅为1万元左右。2、国家规定“社保基金”“医保基金”及“公积金”应“按职工本人月均工资(含工资、奖金、津贴、补贴等)为个人缴纳基数”(国发〖1995〗6号)。而我行对绝大多数职工1995年元月-2001年7月期间的“三金”缴交却以当年社平工资的60%作为基数。两个基数相差一倍左右,严重侵害了职工的合法权益。而且对同等工龄同等级别职工的交缴数也是五花八门,明显歧视下岗职工。3、对全行职工搞所谓的“合同岗位资格考试”,对看不顺眼的职工即使考试合格,也找理由调整或辞退买断;对想离职的职工,即使考试不合格也不放行。考试成了王春汉整人的手段。4、对职工无论工龄长短,一律按三年合同期签订,剥夺符合国家规定的职工签订长期合同的权利。5、对买断职工采取威逼利诱手段,无视合同期未满等情况,强行解除合同。6、对国家规定残疾职工、双职工、哺乳期女职工、单身职工等八种人员不得下岗的政策拒不执行,强制解除其劳动合同,没任何商量余地。7、克扣或根本不给下岗职工享受失业金、失业证、医保、社保、房贴、计划生育等方面的国家优惠政策。8、不管下岗职工的工龄长短,经济补偿只按所谓的金融工龄计算,且最高按十二年封顶计算。9、对内退职工仅按国家规定的最低400元内退工资发放,与其他银行相差数倍。目前将国家规定应由单位交缴的“三金”都在内退工资中扣除。仅发280元/月。内退职工基本生活费都得不到保障。10、1998年我行挪用应缴社保资金购买职工商业保险1000余万元。事前全行职工都不知道,后退保也未按规定经有关职工签字同意,严重剥夺职工知情权。这批保单在投保时的回扣问题、退保后的损失怎样处理,无人知晓。11、2000年初我行房改。在房改政策上,对交出原有住房参加我行房改的数名职工,商行拒不按国家房改政策退还职工已交的原住房房款。明知理亏,还扬言“你去打官司,打赢了就退”。对已经房改分房的职工,迄今拒不按国家规定将土地证和房产证发给职工本人。给这些职工在迁移户口、子女就学、房屋交易等带来种种不便。对未能参加我行房改且未分得住房的职工,也不按规定给房贴。上述侵权事实,不仅涉及下岗职工也涉及在岗职工,我们多次找市有关部门申诉。得到的一是同情,二是推诿,三是指令商行解决。但商行就是顶着不办。我们无奈中也只有通过法院打官司。每赢一次,商行就吐还一点职工利益,但最终吃亏的还是连生存都成问题的职工。上述申诉我们请贵部门对其进行彻底、严肃、认真的查处。讨回社会公道。还我们职工的合法权益。为全行职工撑腰作主。联系方式:手机:电话: 武汉市商业银行部分职工群众(附签名)二OO四年八月二十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