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3月10日)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蒋桂秋来自辽宁沈阳市湖南新区永山乡堂搭子村,知道北京代表云集,希望两会能给他哥哥的冤案一个说法,3月6日风风火火的赶到北京上访。提起他大伯哥王子元(音)的死,她愤愤不平。

    她告诉记者:2004年3月1日我们沈阳市湖南新区下发征迁通告,当时征地公司是沈阳东宇房地产开发公司既没有政府批件、没有拆迁许可证,没有合法手续,老百姓都不同意。5月份湖南新区开发办委讬沈阳东宇房屋开发公司进行动迁,因为属于非法动迁,补偿也不合理,老百姓都不走不搬家,老百姓都上访告状。

     后来他们就雇佣黑社会半夜1点左右来砸村民的房子,他们每次到村里少也有40-50人,多则上百人。他们手拿一尺长的片刀、铁鍁、镐把开着大铲车,见到屋里有人,就把人给拽出去,让后把房子给推了。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报警,警察最快也得一个多小时后才能到现场,警察来后跟拆迁的人还称兄道弟的握手,导致我们湖南新区老百姓多次找干部警察他们都不管。 (博讯 boxun.com)

    7月30日半夜一点,大雨磅礴,我正睡的迷糊呢,被一阵嘈杂声惊醒,拆迁的人半夜来拆我家房了,我赶紧给我大伯哥王子元(音)打电话,他家离我家100多米,很近,同时也报警。

    王子元放下电话就朝我家来了,可是,慌乱中我们谁也没有见到我哥哥,我先生跳后窗户出去了,想看个究竟,到底是谁来砸房来了,结果被发现,有一伙子人,拿着棒子、片刀就追他,他就拼命跑,跑到我家正门时,正好我开门出去,门刚开,一伙子人就冲我家来了,说这家院里还有人,我转身往屋里跑,这时大砖头就飞过来,往我家砸,我大伯哥的孩子、我先生这时都跑回来了,一块往屋里躲。我问我先生看到我哥了吗?我先生说“没看到”。这是我们看到一伙人跟着一辆面包车往公路上去了。见不到我哥我也着急,因为这些没人性的拆迁的,经常打人,然后把人扔到半路上,我当心我哥哥有情况,我就让我先生开车出去找,我嫂子也过问我王子元呢,他早就过来了,人呢?我心理咯□一下子,外面雨很大,我哥万一。。。我说赶紧去找,可别让这帮人给打蒙倒半道就麻烦了,我们就冒着大雨跑出去找人。我先生开车出去也没有找到,就给我打电话问情况,我说都出去找人了,没人回来。我放下电话,追出去,出我家门口往南的马路边上,我看到他们都那里围者,我听到:“哎呀,人这不是在这的吗?不行了”,我过去一看,是我哥,满脸是血趴在一个已经拆迁的废墟旁,不仔细看你都发现不了,我哥就在那个地方很隐蔽的。我当时就报警了,好长时间了,警察来后下车看了看,也没有仔细勘察现场,对我们说:“送医院吧”。我们把我哥抬到自己家的车上就奔医院去了。他身上没有伤,就是头部,脑浆子已经淌出来了,瞳孔放大,呼吸困难,大夫说人不行了,你们赶紧报案,8月2日我哥就去世了。我们跟派出所联系,出事后的第二天8月1号下午两点多分局才派人去勘察现场,可是现场已经破坏了,又下雨。

    我们回到村里,2号夜里我们看到还有十好几个人提着棒子在村里来回晃悠呢。我们跟警察反映,警察说:“他们是神经病不要管他们”。

    这个事情的发生后。在影响很大,当地老百姓都知道是黑社会干的,因为我们那里已经推了60多户的房子了,打伤了十多人,他们还给不搬家的、反抗的、告状的老百姓家打恐吓电话,还放火烧人家的房子,有一家被烧过两次,跟日本鬼子一样,就差强奸妇女了,烧杀掠夺抢偷什么都干了。老百姓对这些土匪深恶痛绝,出人命了,事闹大了,警察给立案了。老百姓还配合警察调查主动举报反映情况,可是这些调查的情况都让警方给泄露出来了,犯罪分子他们不抓,大家的生命都受到威胁。没有安全感。大家合计去上访。

    8月9日于是大家联合,村里二、三百多人一快到辽宁省公安厅请愿,有的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到公安厅后边哭边下跪,跪那里不起来,接待我们的一个处长说,这个案件必须要破案,但不能说是拆迁造成的。我们说:他们违法拆迁倒卖土地不顾老百姓死活,暴力强迁出的人命,为什么不让说?

    后来省公安厅下令由沈阳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把涉嫌犯罪的东宇公司的9人给逮捕了。一个叫于建封(音)的人自首了,被取保候审了,放了。东宇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代表孙宇航被沈阳市检察院给取保候审了。黑社会多次来我们这里打人推房,就是他雇来的,他们关系密切,东宇公司的经理和副经理等3人没有放,湖南新村法院公安分局给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定的罪是“故意毁坏财务罪”。

    事实上他们是雇凶杀人,倒卖土地,这些都是罪行,但不给定罪。他们在公开袒护犯罪分子,避重就轻。公安分局说:打死人的那些犯罪分子抓不着,他们都不认。我家出事后,孙宇航被逮捕,有一个副市长给打电话给检察院公开要求给他取保候审。分局没答应,结果被检察院给放了。沈阳市检察院刑事诉讼科工作人员说,是他们给孙宇航做的取保候审。

    我哥哥已经去世十多个月了,到现在犯罪分子都还没有抓到,有一个叫杨东是黑社会的头子,每次强迁都是他带着队来的,他打死人后失踪了。我们现在老百姓是有冤没处伸,有理没地方说。

    2004年我哥哥去世两个多月后的9月28日早上,我家房子被彻底推了,他们来了200多人组成的执法队,23-30辆面包车,说客也来了不少,我们也不能硬拼,再给我们抓起来,我们没有办法就签字了。400多坪的房子就一会功夫就给夷为平地。他们都联合了,谁敢跟他们顶撞?

    记者:拆迁后这片土地将做什么用?

    答:原本说是给盖回迁楼,可是他们老撒谎。只盖了两层就封顶了。不象居民楼。

    我们家附近有一个小学校,去年暑假后这里就给强迁了。我死去的哥哥是村民代表,当初他就对动迁有看法,看到他们为非作歹的,好打抱不平。曾经跟东宇公司的人顶撞过,有过结。我家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拆迁完了,也没有人问,也没有人管了。

    记者:北京正开两会,很多上访的人被抓了,您是怎样来的?

    答:我是偷着跑出来的,6号到北京的。他们怕我家人去上访,每天都有便衣在我家门口转悠,看着我。乘黑夜跑出来的。我哥哥这个冤案,有政府机关的包庇、执法人员的包庇、还有黑社会的人员,他们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我要告他们是黑社会,杀人害命,还我哥哥一个公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