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2月11日)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

    天津嘉华公司强迁出人命,家属抬尸高法前抗议

    去年12月22日天津开发商嘉华公司雇佣大批警察与法院等社会闲杂百多人,对家住天津市河东区和平村宝丰里58号住户赵芝(82岁)、郭秀英(76岁)夫妇家执行强制拆迁。他们不顾老人重病在身正在输液的事实,强行拔下老人的输液器,但针头尚在老人身上未拔掉,先是把郭秀英搁置在零下十多度的室外20多分钟后,又将老人抬进120救护车拉走,不知去向。当25日晚家属找到这对老人时,郭秀英已经奄奄一息,后经医院进行抢救无效,26日死亡。27日晨家属一行多人租车将老人尸体拉到北京高法门前,请求全国高法主持公道。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

    家属高法前请求主持公道

    悲伤的新年

    应老人外孙儿的请求记者在大年初二采访了已故老人郭秀英的女婿孙先生,他告诉记者:这突如其来的灾难真是从天而降,把我们整个家都被弄乱了,哪有什么心思过年呀。我们还都在悲痛中不能自拔。我们实在没办法。我们遇到强盗了。遇到土匪了。老百姓斗不过他们呀。

    被拔掉输液器的重病老太太

    记者问:当时拆迁时您是否在家?请您讲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孙先生说:是,我在家。12月22日下午2点,也就是冬至的第二天,天津河东区法院、开发商嘉华公司联手强制拆老百姓的房子,他们借着政府的势力藉口我们这里属于河东地区第四期改造片,平方改造,对我家执行暴力强迁,开发商嘉华公司雇佣大批警察与法院头戴钢盔的约100多人,当时还有十几辆警车,厉害去了,对老百姓用得着这样吗?我对他们说,你们别这样蛮干,老太太病很重,你们不能这样,咱们都是父母所生,她正在输液,她病的很重,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她。你们面对的是老百姓,不是敌人,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是这家的主人,你们没权利闯到这里来撒野。我拦不住他们这些土匪。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

    其中一部分人冲入我家后,不由分说对我正在输液的母亲强行检查,他们进屋后,敞开屋门,当时室外温度约零下十度左右,我们家人请求把门关上,无效。他们把盖在我母亲身上的棉被撩开,把身上的衣服撩开,进行心电图等检查,当时我们家人哀求他们,说我们母亲病重不能再这样折腾了。他们全然不予理睬,当时我母亲已经吓的不会说话了。之后将我们全家人轰出屋外关进警车,又将我母亲强行拔掉输液器后抬出,放在门口外的过道里约20分钟(当时他们研究事情),将我母亲抬进120救护车拉走。

    手机拍摄记录罪行被没收

    此间我用手机拍摄下抬我母亲与拆房的情景,当时就围过来一批警察抢走了我的手机。当时河东区法院执行厅厅长李嘉伟问他们执行人员谁会删除手机里的相片。然后有一个戴眼镜的人把手机里的强迁过程全部删掉,然后李嘉伟拿着手机对我说:“你只要和大伙承认错了,我就把手机还给你。”我说:“我拍自己家的房子有什么错误。”李嘉伟说:“那好,你三天后去法院执行厅领取罚没裁定书”之后,警车把我们拉到嘉华公司拆迁办公室院内把我三弟他们放出。

    四天后几经折腾失踪老太太含冤而亡

    我三弟赶回我母亲的房子住处,发现房子已经夷为平地,母亲不知去向,听邻居们讲,他们(强迁人员)把你母亲拉到市一中心东院的医院里,我们又赶到医院时也没发现我母亲,我母亲下落不明。

    第二天,经我们多方打听,找到了当天给我母亲看过病的值班大夫,询问我母亲的病情和去向,值班大夫讲:“你母亲病情很重,我们建议住院治疗,但是当时有人给签字后强行拉走了,去向我们不知。” 我听我三弟说,法院跟他们宣布把我父母安排在临池里的一个独单,我三弟他们去临池里没有找到,后来,直到25日晚我们多方求助打听才知道我父母和侄子被嘉华公司扔在大王庄一个独单里,当我们见到我母亲时,她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当时现场进行了取证,后我家人找120将我母亲拉到医院进行抢救无效,26日死亡。

    北京高法门前抬尸抗议

    27日早晨我把我母亲的尸体拉到北京高法。请求全国高法为我们做主申冤。高法有领导出来接待,我们他叫啥名字,也不告我们,就说是领导。他告诉我们说:我们已经给天津打电话了,你们放心回去,回天津,保证你能满意,如果解决不好,你再回来北京。我们听了他的话,回到天津。

    灵堂被强拆 老太尸体不能入土为安

    开发商把我母亲的尸体放到太平间冷冻起来也就不管了,找谁也找不到。整天对付,没有人能做主。

    高法的领导同志给我们做了工作。我们回到天津后为了悼念我母亲的亡灵,在我们原拆迁的居住地搭建了一个灵棚,通知我母亲的北京和外地的亲属,为了避风寒,我们又在灵棚边搭了一个临时活动板房,两个小时后开发商嘉华公司又将临时活动板房铲平后碾压。使得我母亲外地的亲属无法落脚。

    12岁的孩子惊吓后出现心理障碍

    另外从小就和我母亲相依为命12岁的孩子赵雅鑫在多次强迁中受到惊吓,尤其是在22日强迁中,被强行关进警车,后被扔到大王庄,亲眼看着他的奶奶受尽折磨,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今不能上学。经医院检查已患有心理障碍,已不属于正常儿童。不得不靠药物来维持情绪的稳定。(有病历证明,可以到医院鉴定)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

    12岁的孩子惊吓后出现心理障碍

    五万七千元补偿款

    记者:拆迁前是否跟您家商量过如果补偿的问题,比如房屋补助还是货币补助?有没有什么条款或是条件?

    孙:我家的房子是从1960年就属于私有了,一直住在这里,虽说是平房它是我们安家立命之本呀。我们有平房两间,一间16.4平方米有产权北房,另一间20平方米南房,后每年交纳房地产税,并有一份1981年当时河东区建房许可证,有领导签字,独立户口。另有违章建筑房一间约12平方米。我父亲赵芝(82岁)和母亲郭秀英(76岁)住北房,我二弟赵树全和其子赵雅鑫(12岁)住南房。

    2000年我二弟出事后(帮邻居打架失手伤人在逃),为照顾我侄子的生活与上学,我母亲就与我侄子赵雅鑫住南房。开发商嘉华公司只给我父母居住房屋补偿费为五万七千元,而赵雅鑫原住南房和12平米的违章都不予补偿和安置。所以一直未达成协定。这样他们不给安置临时住房,我们也没有经济能力去买房,把房子拆了,我们住哪去?这一片可是有好几百家住户。

    上访经历

    我们去北京4-5次了,去一次,都得住那里一个星期。到处告状,没有用。现在到底是开发商的企业行为还是政府行为(致母亲于死地)我们也不知道,法院也不给个答复。所以我们告状都不知道告谁!我们有理没地说。尤其出人命了,他们谁都推脱,不敢管。他们心太黑了。官商勾结太厉害了。穷人活不了呀,他们有的是钱,我们上告无门。法院中下层的人员不行,很多都被利益驱使,没有人给我们说话。司法机关现在行贿受贿的厉害。老百姓没有办法。不接待你,你怎样告状打官司?

    我们再回到北京,可是不接待了,也见不到当初说话的人了。

    大年三十中南海喊冤

    三十那天我再次来到北京,我还去了中南海喊冤。不行,哪都不理我们。过年了,我老母亲的尸体还在冰柜里,我何尝不想让她早些入土为安呢?没有人性,太没人性了。我家死人,在天津的拆迁中不是第一份,在去年六月已经也是因为拆迁就死了一个人了。一个姓丁的人,被他们给一脚给踹死了。当初我们祭奠母亲的灵堂都被他们给拆了,他们无法无天。我们家现在是家迫人亡。

    记者:那您家人目前的住房情况是什么样呢?

    答:在大王庄有一个小单元房子,他们把我们拉到那里,啥也没有说,也没有办任何手续。我孩子跟他老伯去住了。都四分五裂了,全分开住在亲朋好友家里。

    我要找温家宝去,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伸冤去

    记者:过了年您准备怎样做?

    答:继续上访去。我们请律师都没有人敢为我们说话,民告官明摆着呢。老百姓没出路了,你政府不管啥工程,你得让老百姓活着。我要找温家宝去。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伸冤去。

    政府得给个说法

    孙先生表示:我们心里很难过,我们不知道是谁主张将我母亲在输液当中强行拔液后抬出?又是谁将我母亲从医院冒充家属签字后强行拉走?为什么强迁时宣布去临池里却把我母亲扔在大王庄?并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子女。所有的这一切造成我母亲死亡的后果谁来承担责任?政府得给个说法。

    开发商嘉华公司张春荣

    开发商嘉华公司张春荣在拆迁中,暴力强迁,蛮横无理,肆无忌惮的欺压百姓。又在我母亲被强迁后编造谎言,欺上瞒下,歪曲事实,为了应付上级领导的审查,她伪造了大量的证据和材料。(他们凭藉他们自己的势力处处压制我们,通过隐瞒真相,伪造材料来欺骗领导)令我们无处申冤。至今我母亲仍安放在大直沽殡仪馆的冰柜里,没有人出来对这件事进行解决和负责,别人都是欢欢喜喜过新年,而我家却是在痛失母亲的阴影下度日如年。我们的精神都处于随时崩溃的边缘。对开发商嘉华公司这种霸道的暴力行为我们实在无法忍受,我认为我母亲的死是暴力强迁所致,请求澄清事实,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惩办凶手!为我母亲申冤!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