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博讯2005年1月08日)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民告官”的诉讼过程看: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五)


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97)宁行终字 第41号“行政判决书”/98.3.30

     一、该《判决书》“审理”认为:“1993年10月19日费荣富向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申请将平房翻建为二层楼房,上诉人费荣富按照要求,由本人单位、居民委员会、派出所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签署了意见并盖了章,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只签署了意见未加盖公章。” (博讯 boxun.com)

    该《判决书》事实不清,忽视了与本案有关的重要事实证据:

    1、遗漏了白下区房地产管理部门(1994年4月22日)在申请表上也签署了意见并盖了公章;

    2、又遗漏了区、街两级政府行政管理部门先后也收取上诉人“建房管理费”(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于1994年4月22日收取)和“建房押金”(大光路街道办事处于1994年5月5日收取)以上皆有收据可以为证。这不能说“审理”已经“查明”。

    二、《判决书》“审理”认为:“1994年4月初,费荣富在与东邻薛为信协议不成的情况下即拆除原有住房并做地基,被有关人员制止。”

    1、该《判决书》在这里只提到“东邻薛为信”,却没有提上诉人费荣富应该还有一位“北邻马秀华”,明显地回避了在当时与北邻马秀华“有”还是“没有”协议这一关键性的事实,含糊其词,而且一、二审都是一个说法,这也不能说“审理”已经“查明”。

    2、“审理”还有一个不引人注意的破绽,即“被有关人员制止”是因为“与东邻薛为信协议不成”,而没有提到“与北邻马秀华没有协议”,这同样也不能说“查明”了。

    三、《判决书》“审理”认为:“当月11日,费荣富与东邻薛为信达成书面协议,费继续施工,费荣富与北邻马秀华于同年5月17日签订协议”。该《判决书》无视事实和逻辑,事实上:

    1、“当月11日”之前是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和白下区城管监察中队招集了费、薛两家协调“达成书面协议”,而后宣布“同意”“一边建房一边办手续”。如果当时上诉人与北邻马秀华没有协议的话,那么白下区城管和街道办事处不可能只召集费、薛两家协调签订协议,同时还应当召集马秀华家,《判决书》的认定显然不合逻辑。

    2、此间,街道办事处经办人都知道上诉人在1994年4月份建房前八个月1993年10月份“向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申请”时就已和北邻马秀华签订了协议,这是在与薛为信4月11日的协议之前,这一点就连马秀华本人也承认(有马秀华“起诉状”为证,当时申报同时连同房屋修缮申请表一并交给街道,这一点就连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经办人都承认,现在已找到该“协议书”复印件)。而“审理”却始终不敢并且说什么也不肯接收这个事实,但“审理”感觉说不过去,于是就拣来一个乱七八糟的连自己也说不清的不合逻辑的“与北邻马秀华于同年5月17日签订协议”以此鱼目混珠。这还是不能说“审理查明”了。

    四、该《判决书》“审理”认为:“后因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允许范围,在未领到建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将平房翻建成二楼,同年6、7月份薛为信、马秀华分别写信向有关部门反映费荣富违法建筑影响其屋面渗水、采光,区建设局拒绝给费荣富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1、关于“超出规划范围”,在一审中就已从上到下并向市规划局和市国土局进行了专门认真调查研究,已做结论,否定二审重又提出来的观点,但不知二审的新观点有什么根据的?

    2、关于“未领到建房许可证”这是因被上诉人的“行政不作为”违法行政行为所造成,“审理”怎能不分是非硬把被上诉人的责任强加在上诉人的身上,更何况还给上诉人定“擅自”的罪名(事实上,直至1995年8月28日房屋建成一年多来南京市“第三届城市运动会”期间当地街道办事处在处理违章建筑期间仍然承认上诉人的建房是“有照违章”)。“审理”硬给上诉人定“擅自”的罪名,这不能叫人心服。

    3、至于别有用心心怀不公的白下区法院歪曲事实硬帮东邻薛为信反映影响其屋面渗水,实际上薛房在上诉人未建房前屋面就已渗水(这是人所共知的,有大量人证)。另外,东邻薛的房屋檐口超到上诉人的地界空间,侵犯了上诉人的相邻权,霸占了上诉人有产权和土地使用权的空间,其反倒“恶人先告状”。但不知“审理”审的什么理?是否公正?!

    4、至于北邻马秀华反映影响其采光,实际上一方面北邻马的房屋与上诉人房屋南北交界间距至少有3.5米,一辆大卡车都可以通过,而且上诉人盖的房屋不过是两层,按照规定“三层以下属低层建筑”。况且北邻马秀华还故意在巷道和费荣富家后墙边栽了几棵大树,又占用公共巷道在自家高3米多的假二楼屋檐下非法搭起了一排仅供自家使用的遮阳篷、挡雨篷。因此,这才是真正“影响其采光”的主要原因。

    另外,马秀华扩建房之前分明没有土地使用权,却依仗不正当的“关系”(其儿媳与本区建设局原规划科科长井建平的妻子同在一个单位)非法占用国家土地和公共巷道建起私房,还怪别人“影响其采光”,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里有公平、公正可言?!

    由此可见“白下区建设局拒绝给费荣富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目的、动机、原因应该是很清楚的了。

    大量事实足以证明这个《判决书》“审理”不公,酿出的是一桩“冤、假、错案”。

    首先,造成本冤案完全是人为造成,老百姓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直至用恐怖主义手段粗暴野蛮“拆除”老百姓的住房(形如地震),在天寒地冻把老百姓一家老小(有身患疾病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三代四口人抛弃在冰天雪地,真是没有人性丧尽天良。这在我国的历史上并且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是罕见的,令人发指,天怒人怨。

    其次,造成本冤案人心不服的主要原因是本案存在严重的欺骗性,这是一场大骗局,它丧失了人心。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教师•费荣富 中国人民解放军 复员退伍军人 住址:南京市尚书村1-1号 1998.3.30(完)

     (政文,转:/04.8.29)

    (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通告:该网站于2005年1月6日中午12:25起终于按捺不住将其〈34篇〉全部删除为“• 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谈人民法院改革六大问题 (0条) 2004年12月12日”;同时被删除的还有政文关于南京拆迁问题的大量〈36篇〉报道和评论)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