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博讯2004年12月20日)
    裘金友

    (一)、(1997年9月17日杭州司法鉴定委员会鉴定裘金友有偏执性“精神病”)。我叫裘金友,自1993年10月起,因向上级机关举报红山农场党委书记、场长丁有根为首的腐败集团的一系列行贿、受贿等腐败事实,受到丁有根和萧山公安局的打击、报复、恐吓、开除职务、抄家等一系列残无人道的对待。尤其是1997年9月15日我去北京中纪委信访室上访时,萧山公安局派人秘密跟踪,并在机场将我非法拘捕,送杭州三堡看守所非法关押44天,问我举报材料是谁提供的,放在什么地方,我没有说。他们就恼羞成怒,将我押到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说我有精神病,强制治疗,就是吃毒药,还组织人员强制对我进行鉴定,结果下了一个结论,有“偏执性精神病”。

     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了早日出去获得自由,只好违背自己的意愿写了血书(保证书),从此再不举报坏人坏事,才得以释放。1998年4月我回来之后,5月份马上去萧山找了当时市长林振国要求他把我的事情弄清楚,还我一个清白。但林并末给我任何说法。从那时开始,我又重新踏上了上访的艰难之路,直至今日。在这段过程中,我曾四次去上海、杭州通过律师要求重新鉴定,其中杭州两次我均付清了钱,但由于萧山的阻挠,均末进行。萧山农场管理局局长2000年5月23日曾批示叫农场管理局纪委书记丁筘生给我重新做出司法鉴定。丁马上约萧山信访局局长来,一起去萧山政府批示,但当时萧山市市长、法人代表林振国不同意给我复鉴,什么原因,有什么奥妙,只有林知道。萧山为何要这么做,只有他们自己明白。如一旦真相大白,萧山难逃法律责任。 (博讯 boxun.com)

    1993年到今日,我的上访之路走了十一年多,但每次均不了了之,这当中的艰辛只有天知道。举报腐败,何罪之有!为什么反腐败反得如此狼狈?我国宪法明明规定,公民有举报上级领导的权利,但这批人又为什么这么做贼心虚?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的举报有些地方失实,也可以通过法律,告我诬告,定我诬告罪。而丁有根却利用职权,通过贿赂手段,买通萧山公安局,利用黑恶社会势力,对举报人进行残无人道的打击报复,还给我扣上了精神病的帽子。这些腐败分子根本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严重违反国家组织纪律,违反了宪法。其行为结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时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

    (二)、(红山农场存在腐败吗?真的有靠山吗?)我对红山农场以丁有根为首的腐败集团的举报有两层含义:1、不仅仅是指丁有根一个人,他手下还有不少,这些人的违法行为也应得到为丁的“功劳”。2、丁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必然要在萧山公安局等党政领导那里寻求保护伞,他们受利益驱动,勾结一起,贪赃枉法,构成了一个“强大”的腐败体系,可永保他们的“江山”平平安安。

    拾几年来,我的举报未停,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举报,举报者大有人在,有的还是多年的老党员、老干部,而且都掌握着确实的证据。随着丁有根集团的覆灭,举报人提供证据人、受害人还会增多,他们看到了希望,打消了顾虑,会站出来的。

    举报事实主要有:(均有书面证据)

    1、走私高档进口轿车和化纤原料(成瑞宝)

    2、丁有根每年要向萧山各级领导行贿大理石、花岗岩等建材壹佰多万元,(93年起)1997年2月又以假破产、真拍卖为由,将红港石材厂改为私人经营,将所有账目销毁。

    3、1994年红山纺织实验厂流失贷款1.5亿元,事实上是红山一些干部利用假集资,真瓜分将这笔钱纳入私人腰包。(也可以去红山纺织实验厂当时总会计处去查证)

    4、2004年4月将红山纺织实验厂改制为红山化纤厂,1.92亿元的集体企业,凭了丁有根和丁阿舅周凤剑签了一个字和权势,仅以1000万元作注入资金,就侵吞集体奖金1.9亿元,还有土地300多亩。该厂的应收款也不知去向。

    详细资料可去浙江省人民检察院调档查询。可以这么说,红山农场腐败案不是一个小案子,涉及到的人、涉及到金额都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一个好端端的红山农场就这样断送在这帮腐败分子手里了,但纸是包不住火的,多行不义必自毙,等待他们的只会是法律的严惩!萧山原纪委一个工作人员赵传土1997年9月15日(到北京来抓我的)对我说过:“现在是无官不贪,你告到哪里都要听我们的,没有用的,可以回心了。”现在想起来赵这句话倒是说对了前半句“无官不贪”,后半句他错想了形势,尤其是错想了今天的形势!

    (三)、(年的厄运随举报而到来可怕吗?)十一年的举报,上访之路充满了危险,甚至会被他们杀害。丢了工作,办的厂也倒闭,承包了土地又被收回,还遭到殴打,抄了家,个人精神,肉体上倍受折磨,家人也受到了折磨,现在回想起来,当然是可怕的。但我相信法律、相信党,相信新闻媒体,天总会亮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红山农场也好,萧山也好,这些腐败分子就算有三头六臂,就算能七十二变,也难逃如来佛的手心。

    (四)、(今天的衙门口儿也朝南开吗?)过去有句老话:“堂堂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还有人说:“衙门口儿朝南(难)开。”但这毕竟是过去的老话了,可以说已过时了。当今的衙门是为人民办事的,是人民的公仆,只要有理,官司总会打赢的。我还是那句话:“人间总有公理在,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感谢中央电视台法制播报,感谢新闻媒体的各位记者、编辑,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倾诉内心,让我说真话!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