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博讯2004年12月19日)
    我们是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新安村民小组的。我们有冤情向你申诉,希望你能替我们抓主意,让我们相信在这个社会还存在着正义。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

    2002年10月,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的主要领导为了尽快出政绩,决定兴建工业园,镇委书记吴卡兼任主任,他既不发布征地公告,又不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用强行手段(出动计生部门和派出所囚禁对征地不满的村民)和象征性的价钱(耕地每亩180元/年)租用(实为强抢)我村(新安村)靠近325国道西边的耕地和林地,然后高价出让,从中谋取暴利。在吴卡的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下,大部分村民都敢怒不敢言,只有村长詹亚贵等人据理力争,被吴卡怀恨在心。吴卡曾暗地里说要用几万块把我们村长詹亚贵干掉。

     吴卡在抢到了我村的大部分土地后更是得寸进“米”,在没有和我村达成任何口头和书面协议的情况下,2003年9月份,竟然擅自把我村最后一块耕地出让。吴卡他自己找来施工队在上面挖掘和施工。孰可忍孰不可忍!农民靠的就是地来吃饭!!!村民群情激愤,多次要求施工队停止施工,施工队推搪说有事找领导。而吴卡对我们的要求置之漠然。2003年9月20日晚,施工队在镇政府的主要领导授意下用了五台钩机加大施工力度,准备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我们的耕地给挖平,造成既成的事实!晚上9点多的时候,村民听到消息连忙赶出来理论(村长詹亚贵有事没去),要求先处理再施工。可是钩机司机对村民要求不理不睬,并且挑衅地说“有事找领导,我挖泥和你们无关!”。混乱中不知道哪位村民砸破了钩机一块玻璃。钩机司机见我方人多,被迫停下来。我们村民大部分也陆续回家了。 (博讯 boxun.com)

    这时我们村长詹亚贵听到有村民不小心在外面打破了别人的一块玻璃,就和村民詹盛生去工地调解。钩机司机叫村长留下来等待处理,村长以为他们叫工业园领导或政法部门来处理。但是,他们找来了20多个黑社会分子。这些人一到就抓住村长詹亚贵暴打,把村长打破了头不省人事才罢休。这时村民詹永伟急坏了,立即用手机打3715110报警(官渡派出所有人接电话),又打电话给村民詹盛生、詹盛桂说村长被打破了头昏了过去,要赶快送医院。村民把村长送到官渡卫生院后,仍没见官渡派出所出警,于是詹盛举又打110报警(有人接电话)。村长詹亚贵被送到官渡卫生院进行治理后,村民詹盛桂用手机拨打吴卡老爷的手机号码,手机说“用户已经关机”,接着拨打黄德伟(官渡镇分管政法的副镇长)的手机号码,手机说“用户已经关机”。而平时吴卡的手机和其他镇领导的手机是不关机的,这时为什么关机了呢?这是很值得怀疑的!!这时已经晚上10:53 了。派出所还没有出警。詹永伟、詹盛桂、詹盛志等村民跑到派出所拍门报警才出了3人。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下,这3名警察才和詹盛桂、詹亚福到工地抓人。可是大部分黑社会分子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警察把一名指使打村长的的钩机司机抓到官渡派出所,但是在凌晨2点左右,官渡派出所就把这人放走了。面对村民的质问“事情还没处理,派出所不能放人”。官渡派出所所长林明轩说“放不放人不用你教我!”。

    詹亚贵村长在官渡卫生院治疗3天后,到市法医处验伤为轻伤,后被送到湛江中心人民医院治疗10多天,花了一万多块。在治疗期间,对方不给一分一厘,也没有任何镇领导过问,相反,吴卡抓紧机会拼命施工。官渡派出所要求新安村先交出谁打烂玻璃才肯捉拿凶手。人命比不过一块玻璃!!所以至今没结案。被害者医到家贫如洗,实在没钱医治只好拿点药回家治疗。回家后由于经常头晕头痛不能干重活,生活益加困难。然而,吴卡却没有放过他,2004年10月2日下午4:35左右,有3个警察开着警车到我们村子把村长带走,他们的理由是:村长煽动群众妨碍施工。想不到强盗抢的东西也受法律保护!!据村长说,在派出所遭到他们的恐吓,还被打了几拳,回来后吃了不少药。由于生活的困苦,迫于生计,在2004年10月12日到广西钦州为黄老板买蚝苗,10月16日凌晨2点突然晕倒。经钦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断“数月前有头部伤病史,左额头骨骨折,脑血管畸形”。于2004年10月22日抢救无效身亡。

    从我们村长詹亚贵被打的那一天开始,我们积极主动联系各级政府部门,要求协商解决土地和捉拿凶手及对受害者经济补偿等问题,但镇政府对我们的正当要求不理不睬。被害者詹亚贵曾经质问官渡派出所所长林明轩是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这样做的(把凶手放走),林明轩说这是主任(吴卡)的意思。

    被害者詹亚贵身故后,我们曾经去湛江市人民政府,要求处理这件事,但市政府说这是坡头区政府管辖的,要我们去找坡头区政府,坡头区政府说这是官渡镇的事,要我们找吴卡!!这件事人证物证具在,为什么迟迟不能处理?难道农民只是被人宰割的对象吗?难道中央所说的关心农民利益问题只得一个“讲”字吗?

    我们的是个小村庄,人口只是136人,没有任何人在政府里担任任何职务,现在我们村长因土地问题身故,没有人能为我们的利益着想了。现在官渡工业园可以在我们的耕地上为所欲为了。对国家建设来说,我们村子里发生的事情是一件小事,对我们村子里的每一个村民来说现在发生的事是关系到我们生死存亡的大事来的。请求媒体向社会呼吁,帮帮我们,我们迫切需要帮助。我们全体村民一致呼吁:要为死者申冤,捉拿凶手归案,补偿受害者亲属;制止官渡工业园侵占土地的违法行为,让我们有一个生存的空间!

    联系电话:0759-3716808詹盛生;013509938205詹盛志,地址: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新安村民小组,邮编:524051 此致

    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石门村委会新安村民小组 2004年11月24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