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博讯2004年7月11日)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博讯 boxun.com)

    这是广州艺术村居民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第二次写信求助于您!予您的前一封信里我们向您反映了广州市政府假广州大学城之名,在投资项目违法、开发占地违法,规划、环境、拆迁许可证核发等诸多环节全部违法的基础上,针对我们的逼迁“工作”到了完全悖逆人性及非人道的境地,直接以政府面孔出现的逼迁罪恶早已罄竹难书。我们长时间处在极度的愤怒、恐惧及无助的境地。一切罪恶均是公开发生,公开的践踏国家法律的尊严,公开对抗中央政策,公开地践踏人权、摧毁人性,公开地以黑帮恐吓的方式实施“政府行为”,一切都全无顾忌,一切都是那么无法无天,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控制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的下达,使我们真切感受到温总理对普通公民拆迁之痛的感同身受之情,绝望中的我们喜悦难抑,但这一切都如一现昙花,您无法相信及想象广东省和广州市对中央政策的蔑视时的张狂情势。6月21日左右,广东省政府及广州市政府均召集了被逼者公民所在单位的负责人会议,会上如出一辙地强调,
    
    一、须将广州大学城的拆迁工作当作当前第一政治任务去抓(令人不寒而栗);二、国务院46号文件在广州大学城不适用;三、如果业主继续拒绝签字“与政府对抗”,必要时可以传票方式拘传以促签字。各有关单位领导受领这种“第一政治任务”后,使我们已经历了一年的灾难再雪上加霜:
    
    1、国务院第46号文件下达没几天,我们的部分住户从6月8日起即被断水、断电,虽多经交涉,至今根本不予理睬。
    
    2、国务院第46号文件要求“政府部门要从过去直接组织房屋拆迁中解脱出来,实现拆迁管理方式从注重行政手段向注重法律手段的根本转变”,而广州大学城的逼迁工作是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一切都是由政府直接出面操纵,政府为完成这种当地目前的“第一政治任务”,每天投入上百名国家干部,采取的手段是一般以十人左右的干部轮流盯着一人(业主),威逼、恐吓、辱骂、跟踪、死缠等手段无不用尽其极。诸如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长谢晓丹采取的主要手段就是当众辱骂被拆迁人以使其就范,其当着被逼迁人方燕文所在单位领导的面暴跳辱骂方女士,直骂至方大哭仍不罢休,在场者无不惊悚不已。谢局长部下纷纷效尤,一时间,逼迁工作手段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当众辱骂。个别场合,这些国家干部直骂得人心惊肉跳,而这些辱骂的“工作”过程中,无一例外地叫嚣说,我们这些不愿屈辱服从逼迁的人是“狗胆包天”,“与政府对抗”。
    
    3、国务院第46号文件要求行政机关“不得干预或强行确定补偿标准,以及直接参与和干预应由拆迁人承担的拆迁活动”。可在广州大学城的逼迁过程中,一切都是反其道而行之,一切都是肆无忌惮地进行。对艺术村的房屋价值评估初始,评估公司在充分考虑政府背景的基础上,将艺术村房产造价评估为 8000元/平米左右(实际还不足市场价的一半),不料政府方大怒,竟全无遮掩地以“穗土开迁(2004)123号”《关于复核番禺区小谷围岛临江苑评估结果函》文件形式,公开以政府名义强行干预补偿标准。7月6日,广州市国土局竟荒唐地组成以国土局、裁决机构、估价机构、拆迁人为谈话一方的阵容与我们的代理律师谈话,政府、拆迁人、仲裁人、估价人组成一体,表达共同的强拆愿望。尤为恶劣的是仲裁者、估价者完全撕下了他们作为“中介”的遮羞布,公然地与拆迁人抱作一团,如此不顾颜面的事竟是在政府的主导下进行。更为恐惧的是:所有广东省的律师事务所、公证机关、价格评估机构一律拒绝为我们提供服务,政府的不光彩作用昭然。
    
    4、国务院第46号文件要求无论谁投资的工程均应“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进行”,可这里的一切恰恰相反,是严格地不按照程序进行。行政送达参照民事诉讼送达是个法律常识,更是法律原则,民事诉讼规定了“直接送达、委托送达、留置送达、邮寄送达、公告送达”五种法定要式方式,而逼迁者的所谓送达就是铺天盖地地到处张贴文告,不仅不是法定的送达方式,而且不顾忌任何程序规则,竟然荒唐到同时将同一人的《裁决申请书》、《受理裁决书》、《答辩通知书》、《裁决书》、《强拆听证书》一天内违法张贴在业主门上,这将是法制史上最集中、最荒诞的笑话。
    
    5、法律要求,拆迁人应确保被拆迁人的安全,完全相反的是,断水、断电,拆围墙、撤走保安、多户业主被“盗”,其中业主李翠娟家连门窗都被撬走,价值10余万元的东西被洗劫一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6、正常为我们代理的律师遭到野蛮的处理(处理文件:“穗律协纪字〈2004〉79号),事实证明,只要需要,什么龌龊的事,逼迁者都敢做。7月7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又具章向业主所在的单位下发《会议紧急通知》称:“省人民政府定于2004年7月8日下午2时30分……召开解决广州大学城建设有关拆迁工作会议,……请你单位派分管领导及纪律监察负责同志各一人参加,会议重要,请务必出席”。主持会议的省政府副秘书长周炳南向与会者每人散发了一份对拒绝服从非法强拆的业主的详细审查表,涉及对我们的近亲属、历史问题及态度等多项审查,这与此前各业主的历史档案被反复审查,有些具有医生身份的业主甚至连近几年开出的处方也被反复翻阅的作法一脉相承。这种作法对我们这些经历过“文革”的知识分子而言是再恐怖不过的恶行。另一个一脉相承的是,会上公然要求与会者在做逼迁“工作”时,一定要告诉业主“他们的律师是个没有用的律师,这个律师不仅没有水平,而且根本不替业主利益着想”,这与近来那群干部给我们做“工作”时的言论如出一辙。前几天,政府逼迁代表杨和平当着艺术村田苍海村长的面公然叫嚣,“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这一切都预示着更加肆无忌惮的非人道的逼迁“工作”及野蛮的强拆即将来临。公、检、法、工商、税务、纪检、人大、监察、城管部门针对我们近一年的逼迁已使我们的精神近乎崩溃,期间我们择以包括向您写公开信的各种方式求助于各方,国内外百余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但灾难最终还是发展到这一步,我们感到恐怖和绝望。在毁灭将临之际,我们再次书信给您,希望能获得您的救助,我们有权利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年过花甲的老艺术家、老知识分子,房屋是我们一生的心血,现在,它承载的价值已远非其功用价值。当它毁于这些野蛮的逼迁者之手时,我们将在所余有生之年向这个国家讨个说法,我们别无选择。
    
    广州大学城小谷围艺术村被逼迁者
    2004 年 7 月 9 日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