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博讯2004年6月09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博讯 boxun.com)

     作为中国的普通公民和一位独立作家,我就近期中国各地警察部门以「敏感时期」为由侵犯公民权利的有关案件提出举报,并敦请贵院依照相关法律立案调查并提请公诉。我认为,「敏感时间」进入立法领域和司法领域构成了对「法律稳定性」这一司法原则的公然违反,这个口号已经通过「法律政治化」而造成了文明的进一步倒退,是人治传统对法治努力的颠覆。我认为,近期中国警察部门侵犯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人身权、人格权、住宅权、通信自由权,因此违反了中国已经签署的国际人权约法、也违反了中国宪法和法律。我认为,公民享有以下不受侵害的法定权利和天赋权利:和平地对政治问题和社会事物公开表达意见,这种自由不应以「敏感时间」和「敏感人士」为由而被公开或秘密地剥夺。

     我呼吁最高检察当局至少对以下案件进行调查:

     第一部份、违反实体法,涉嫌非法拘押事件

     1、六月四日天安门广场至少13人被捕事件。美联社报导,北京警方星期五在天安门广场至少拘捕了13人,这些中年男女被先后拖入警车,却无人知道原因。法新社也报导了警察在天安门广场检查行人身份证和随身物品,以及有人被警察带走的情况。而据多维社引述美联社的消息说,目击者称,有16人有男有女,每人被两三个警察押上广场边的警车。

     2、余世存,中国作家,《八九一代关于六四问题的几点声明》一文的签署者之一。2004年六月四日清晨被绑架。余世存在信件中称:「……我正走时,突然身边聚了三四人,两大汉把我的胳膊架起,要我跟他们走。我本能地反抗,又一人让我回头,他掏出警察证件(说),我们是警察,你得跟我们走,别喊,在小区附近,大家都不好看。于是,我被架进车里。……」余世存第二天才回到家中。

     3、境外媒体报导:「重庆许万平筹办『六四』纪念被捕,中国警方公然栽赃他进行白粉毒品交易」,该消息说:重庆活跃的异议人士许万平的妻子和知情朋友称:许万平于6月3日被重庆警方以涉嫌贩卖毒品抓走。报告说重庆地区的一些异议人士和独立知识份子,6月4日将在他的家中聚会、悼念「六四」十五周年。但是一个多小时后就传来了许万平被捕的消息。

     4、外电消息,南京公安局于28日抓捕、关押了杨天水先生。南京杨天水先生是一位自由作家。星期五,北京的异见人士杨靖也在早上七点半被公安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5、据BBC报导,中国警方6月4日分别前往六四难属住所,禁止他们前往万安公墓参加原定的集体祭奠活动。死难家属强烈抗议中国当局限制公民行动自由的行为。据死难者家属张先玲女士说,早上八点多四名便衣警察来到她家,告知她不得前往万安公墓。

     6、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多家国际每体报导,曾经在本年初上书要求平反六四的中国医生蒋彦永以及一些其他异议人士据报失去了联络,蒋彦永医生女儿蒋瑞为此发表声明。6月4日出版的《纽约时报》说,据蒋彦永医生的女儿透露,蒋医生和夫人自6月2日上午,在同其所工作的政府医院的官员离开他们的北京公寓后,便失踪了。蒋医生的女儿蒋瑞在6月3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在她寻问医院官一直在推托她父母的下落,并警告她不要对外宣扬有关她父母的失踪。蒋瑞在声明中说,医院官方告诉蒋家,「他们很安全」,「你们不能越级上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在回答有关蒋医生的下落时称,他不知道此事。纽约时报说,当天打往蒋医生住宅的电话已被切断。除了蒋医生失踪外,据国际人权组织透露,北京的其它持不同政见者也分别遭到软禁或被强行带离北京,直到六四15周年纪念日过去。

     7、五月上旬,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已经向作家刘水下达正式通知:他被以「嫖娼」罪名收容教育两年。刘水的朋友张津郡因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刘水事件始末》一文,深圳警方找其谈话,「警告我别再为这事奔走呼告」(引自张津郡邮件)

     第二部份、涉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通讯自由案件

     8、外电消息,当年参加过学潮、留在国内的七名「学生领袖」,六四前夕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监控,有人甚至被勒令不得离开家门。此前,被警察「软禁」在家并割断电话的还有北京的自由作家江祺生先生、刘晓波先生、张祖桦先生、鲍彤先生,丁子霖女士,陈子明先生,周国强先生,等等。「据六四难属丁子霖透露,安全局的人员星期二来到她家并要求她和她的丈夫蒋培坤不得随便外出。」

     9、北京某民办中学副校长王志晶先生6月1日被警察「建议」暂时离开北京。王志晶先生是《八九一代关于六四问题的几点声明》一文的签署人之一。

     10、外电报导:「前六四学生领袖王丹的母亲王凌云也接到北京公安人员的警告。北京公安人员去到王凌云家中,提醒她在六四临近时要注意一些事情。

     11、外电消息:六月初,「至少三名活跃的民运人士被中国当局从家中带到旅馆中隔离监禁,他们是张春竹、王国奇和杨景。」有报导说北京的叶国柱和天津蓟县的上访人士郑明芳也在监视名单之列。

     12、法新社报导,在北京,为了预防纪念六四而被软禁或严密监视的还有社会评论家王天成、华惠奇、李姗娜、任畹町以及刘安军、刘狄等人。5月28日上午安徽王庭金和张林被公安传讯。

     第三部份、涉嫌侵犯人身自由和人身伤害

     13、外电消息,北京活动人士胡佳五月底就被」软禁,在软禁期间遭到殴打。胡佳在采访中说说,他家门外由国家安全部的国保队刑警及公安、保安站哨,禁止胡佳外出,甚至不惜以暴力阻挡想要访问胡佳的媒体。为了共同推动爱滋病防治的志工同仁来访也遭拒,胡佳在交涉期间,多次遭到警方恶意挑衅与侮辱,最后爆发肢体冲突,被毒打一顿。有评论说:」为了不让胡佳到河南,向前往当地了解爱滋病问题的美国驻北京大使雷德反映民情,自五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禁止胡佳外出。至于五月二十九日以后,则是为了避免「六四」期间胡佳前往天安门致哀,有关当局预计将他软禁到六月十日。」

     第四部份、部份网友被警方传唤或警告(消息来源为有关网站)

     14、「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广州黄晓飞于6月3日开始「失踪」。

     15、「思想评论论」坛网友「彭定鼎」被「软禁」并宣布绝食抗议。「彭定鼎」在「思想评论论」发表文章说:我的生活本来与6。4并无关系。我抗议的仅仅是公安局对我的非法拘禁。我向检察机关和公安局的警务督察机关都报了案,但遭拒绝受理。警务督察机关甚至威胁我「再打电话将按照妨害公务论处」。我的绝食绝不是为了追求甚么政治效果,而仅仅是出于无奈。

     16、「思想评论论坛」和「自由中国论坛」网友「民士」4日中午至晚上被北海公安国内安全支队传唤。

     17、「关天茶社」上海网友张迈、「北海舟」、湖北网友「咬玩」、安徽网友「阿彪」、浙江网友温克坚等被当地警方「建议」在「敏感时期自觉维护稳定」。

     第五部份、5月中旬至6月初「无法访问」的独立文化网站

     18、「不寐之夜」第六期、不寐论坛第45期、第46期、第47期、第48期、第49期(6月3日晚开放)先后被关闭。

     19、其他被关闭或「无法登陆」的网站有:启蒙论坛、自由评论、开放论坛、自由中国论坛(服务器在不断更换中)、民主与自由论坛、北国之春社区、新大陆社区、以及「世纪沙龙」论坛。「世纪沙龙」公告说:「因服务器硬盘突然损坏,导致沙龙不能访问,目前网站数据正在逐步恢复当中。」去年同一时间,该网站也关闭并发布了类似公告。此外,「思想评论论坛」和「关天茶社」等继续开放的论坛删贴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因此有网友评论道:网警已经全面接管了这些论坛。……

     在上述案件中,不仅涉及到法律稳定原则遭遇政治需要的抵制,也涉及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受到了侵犯。前者指向「敏感时间」这一政治运动,后者则以「敏感人士」为受害者。这两方面对法治和人权的侵犯也造成了中国国际形象的进一步丑化,而这一趋势可能因既得利益集团的政治狭隘而愈演愈烈,而「政治文明」再次回落到文革法西斯主义的不文明黑暗之中,这是所有公民应该正视的法律危机。

     我注意到,上述现象同今年年初以来新政府及最高检察当局关于维护宪法权威的努力存在某种冲突。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3月14日通过了宪法修正案,首次将「人权」概念引入宪法,明确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有关「专家」因此认为,这是中国民主宪政和政治文明建设的一件大事,是中国人权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特别值得一提的是,5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要求开展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专项活动。根据这一要求,从今年5月起,全国检察机关将集中查处5类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一)渎职造成人民生命财产重大损失的案件;(二)非法拘禁,非法搜查案件;(三)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案件;(四)破坏选举,侵犯公民民主权利案件;(五)虐待被监管人案件。可以说话音甫定,上述侵犯人权的案件因政治需要像潮水一样一夜之间泛滥成灾。任何政治理由不能构成这一言行不一的法定抗辩理由;因此,依法对本文所诉诸案进行清理并杜绝重犯,是唯一的理性选择,也是法定义务。

     此致

     任不寐2004年6月8日大纪元首发6/9/2004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