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博讯2004年4月12日)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涂汉江,男,41岁(未婚),武汉市好多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武汉市江夏区政协常委、武汉市政法委和公安局执法监督员、武汉市优秀青年和武汉市十大明星青年企业家、区工商联副会长。胡敏,女,34岁(未婚),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区支行新华路分理处主任。 (博讯 boxun.com)

    涂汉江原在外地经商,近几年,武汉市江夏区许多企业缺乏生产流动资金,当地银行又贷不到款,影响正常生产。江夏区各级领导为了解决企业生产流动资金,经常请涂汉江支持,他用自已个人的钱借给困难企业启动生产(有大部分资金是无息的)。为了帮胡敏完成上级农行下达的存款任务,涂把自己个人一部分资金存入胡所在的分理处,并书委托胡帮忙存取款,当企业急需资金时,涂带他们到胡所在分理处取钱,支持企业生产。

    但是有些借款人失去诚信和良心,为了达到不还钱的目的。债务人邬运明于2002年9月13日,亲自带领公安干警到江夏区把涂汉江公司的7名员工抓走,非法拘留。干警采用辱骂和逼供手段,强迫员工们按赖帐诬告涂汉江干坏事的内容做假笔录(见员工们举报信)。

    2002年9月20日,涂汉江到武汉市公安局纪委反映非法关押7名员工之事,纪委领导不但不管,而且大发脾气,说涂汉江这个执法监督员算了狗屁,涂汉江与他发生了争执。于是9月23日,公安干警把涂汉江反手铐上,绑架押到公安局两天两夜轮番审讯,强迫涂汉江在赖帐人诬告牟取非法利益和做坏事的材料上签字,如果不签,就不让涂汉江上厕所(这是涂汉江在法庭调查时讲的)。赖帐人为了达到“整死”涂汉江、赖掉欠款的目的,还对胡敏进行诬告,2002年9月25日,胡敏也被公安局刑事拘留。

    武汉市公安局以涂汉江、胡敏涉嫌“扰乱社会金融秩序罪”和“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立案侦察。干警在调查中非法取证,如调查王振国只询问几分钟,干警就记了几大页张,还强迫王振国在假笔录上签字。被调查人涂华斌不愿意在假笔录上签字,遭到干警殴打和辱骂。(见王振国和涂华斌举报信)。

    2002年10月25日,武汉公安局以涂、胡涉嫌“破坏社会金融秩序罪”上报检察院逮捕。11月2日武汉市检察院经审查,批复不予以逮捕,并通知公安局释放涂汉江。涂汉江刚走出看守所,即被武汉市公安局扣押,秘密关押至某部队处所,每天24小时严加看守,所谓“监视居住”三个多月。

    武汉公安局为达到逮捕涂、胡的目的,一方面捏造涂汉江非法放贷1亿多万元材料,送到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最高法院刑二庭等单位鉴定,致使两单位作出涂汉江犯罪的结论(此鉴定后来成为判决涂汉江有罪的重要依据)。2003年元月21日,武汉市检察院以“涉嫌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逮捕涂、胡。此后,武汉市公、检、法三家以案情复杂、延长侦察办案环节、多次退查、多次改变管辖等方式,超期羁押涂、胡一年多。

    2003年11月4日,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以“非法经营罪”对涂、胡提起公诉(可见,此前涂、胡被以“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4个月,完全是错误的、冤枉的、非法的)。2003年12月12日武汉市江汉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院于2004年2月11日宣判:以涂、胡犯非法经营罪,判涂汉江有期徒刑5年、罚金200万元,判处胡敏有期徒刑3年,罚金120万元。(见判决书复印件)

    以上“判决”与事实严重不符(见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理事、湖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主任律师柳平《一审辩护词》,湖北天元兄弟律师事务所魏云惠律师《一审辩护词》和《涂汉江、胡敏冤案》57份109页有关证据)。其理由简述如下:

    一、涂汉江借给他人的资金全部属于个人私有财产,其所为属民间借贷 律师查阅控方提交法院的证据材料,发现其第三卷所列“贺胜桥公司”的98年度《公司年检报告书》显示,该以司股东出资额为600万元,其中:徐汉江现金出资520万元,涂洪斌现金出资80万元,法庭调查证实:该公司注册资金涂汉江一人出资,涂洪斌是其弟弟,并未出资分文,即该公司的财产及资金由资汉江一人所有及支配,涂汉江以该以司名义出借他人资金,构成个人的债权,涂汉江在本案经手借给他人的全部资金,都属于其个人财产,且都是在对方要求下才借出的。

    二、涂汉江受江夏区各级领导要求,用个人的钱借给企业累计款907万元,其中652.79万元为无息借款,并无违法牟取的意图。  1、判决书中称,涂、胡违反国家规定:“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与事实不符。  政协武汉市江夏区委员会2002年10月30日盖章出具的《关于涂汉江情况的说明》指出:“涂汉江在十几年就下海经商,逐年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开始两年,用自己的钱为我区困难企业解困。特别是近几年来,由于我区工、建、农、中四大银行对我区企业放贷十分艰难,我区许多企业因资金短缺不能正常生产,江夏区几大家领导为了帮助企业解决资金困难都分别先后找了涂汉江,请他想办法多筹集一些资金,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涂汉江按区领导的意见都照办了,资金按时到位(有一部分资金是无息借款,这些借款主要用于区办工业和民营企业)。涂不仅为企业排忧解难,而且讲诚信,热爱公益事业,乐于帮助扶困(见《涂汉江、胡敏冤案》中“区政协证明”)。

      2、判决书称涂、胡向单位和个人“发放贷款”与事实不符。 武汉市江夏区郑店关山学校化工厂、武汉市江夏银河渔牧发展有限公司等九个企业的《联名信》和13名个人的证言指出:①当我们企业面临停产时,都是在各级领导介绍下,涂汉江把自己的钱及时借给我们,其中大部份是无息的,使我们企业起死回生,发展生产,增创税收。②涂汉江借钱时间短,一般只借半个月或一个月(按期归还免息),主要是解决江夏区企业生产流动资金临时周转,这与“发放贷款”是本质上的不同。   3、判决书讲涂、胡“牟取非法利益”与事实不符。 律师在查阅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第四卷》发现,李天桥、杨光华、江夏区工商联安山分会等在内的十多位借款人,共计34笔,652.79万元借款的借据上,均明确写有“到期还清,全免利息”或“期限之内免息”等约定内容。律师在查阅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第五卷》发现,借款人胡贤河、徐国亮、余绍河、马志能、王安家、顺正义的证言中,均有证明借款人与徐汉江约定及实行“无息”,“不收利息”或“免费”的内容。

    三、《判决书》称“胡敏为帮助涂汉江管帐、发放贷款,先后筹借个人资金68万元与事实不符。”  1、敏为帮助涂汉江发放贷款,先后筹借个人次金68万元根本没有此事,而且所谓发放贷款共计907万元中有好多笔胡敏根本不知道,也不是在胡敏所在银行取的款。   1998年胡敏任农行唐家墩办事处副主任,经当时曹毅主任介绍才认识涂汉江,当时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后由组织上调班子,2000年上半年胡敏被调任农行江汉支行新华路分理处主任。为了丢掉亏损帽子,完成农行下达的任务,胡敏多方奔走揽存款客户,2001年胡与涂接触多了,当存款额完不成任务时,涂就将自己的资金存入胡的分理处,这样经常往来,双方终于建立了恋爱关系。涂住在江夏区,离新华路分理处很远,因而涂要胡帮他办理存取款,并且书面委托胡办理他的存取款事宜。办理这件事,有时是涂本人来,有时是电话通知胡敏存取款。   2、判决书称胡敏保管涂汉江的放贷帐目与事实不符。  涂汉江是民营企业主,他私人的钱存在胡所在分理处,而且还书面委托胡帮忙存取款,存取款都是成千上万的款额,胡为了对客户负责,用一个记事本记录了进出款项的流水帐,以备核定进出数额,而这个记事本里还记录有该分理处职工揽存完成数额情况。胡的这一做法是对客户负责,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出现差错的表现。

    四、《判决书》适用《刑法》第225条第4项,认定本案被告人涂、胡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实属错误。综上一系列证据,均已证明涂汉江受江夏区各级领导和企业的要求,为支持企业和个人正当所需而短期出借个人资金,907万(累计数)借款中有652.79万元是利息,支持企业生产发展,并无违法牟取企图,也无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其所为属民间借款。根据我国刑法“罪刑法定”的原则,第225条第4项规定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应当由法律确定。“两高”的最新司法解释明确指出:《非法经营罪》第4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主要包括:1、垄断货源,哄抬货价,围积居奇;2、倒卖外汇,金银及其制品;3、倒卖国家禁止或限制进口的废弃物;4、非法从事传销活动、彩票交易;5、倒卖汽油品,特定许可证、执照,有伤风化的物品;6、非法买卖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野生动物、珍稀植物,国家统一收购的矿产品(见《新刑法、新问题、新罪名通释》复印件)。

    以上“非法经营罪”第4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的司法解释规定6种特定行为,没有说借钱别人是非法经营罪,没有说民间借贷是犯非法经营罪,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涂汉江上述出借行为属于非法经营罪。因此,“判决书”写的“依照《刑法》第225条第4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判处涂汉江、胡敏犯非法经营罪”是完全错误的。

    我们感到百思不解的是:①明明是属于民间借贷行为,为何非要定性为非法经营,法律的依据到底在哪里?②法律是公正的,是要以事实为依据的,为何律师与单位、企业提供的大量事实证据公检法不看不查证,不作为此案的有关依据?③律师的辩护词是依据法律的条款辩护的,有理有据,为何法院认为“均不能成立”?④非法经营罪的界定,我们查阅了最高人明法院副院长刘家琛主编的“新刑法、新问题、新罪名通释”,上面根本找不到涂汉江借款他人,是属于非法经营罪。包括“其他”条款中也无说明,刑法二百二十五条非法经营罪内涵虽比较大,但是外延也不是无限的,况且国家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还确定了有关堵漏的条款。涂汉江的民间借款行为就是被硬装进“非法经营罪”这个口袋里,其量刑的数额也是907万元,因为其中652.79万元是无息的。我国《刑法》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行的,不得定罪处刑。”⑤判决书上“根据国务院发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当追究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的刑事责任”我们认为此说法不妥,该条仅规定,对于一切违法的金融活动,如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进行行政处罚。但是该条根本没有规定,上述民间借贷活动属于犯罪行为。

    因此,今特向您反映涂汉江和胡敏一案的简要经过与真象,敬请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这一错案,保护涂汉江和胡敏的合法权益。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公正、公平对待此案,维护法律的尊严与正义。

             涂江汉家属:涂宏国 涂汉波         胡敏家属:胡民根 熊亮珍                    2004年2月18日--------------------------------------------------------------------------------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江刑诉[2003]565号

    被告人涂汉江,男,41岁,1962年7月10日生,汉族,身份证号420122196207107614,高中文化程度,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本市江夏区纸坊街新南巷。被告人胡敏,女,1969年6月28日生,汉族,身份证号420104196906283024,大专文化程度,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新华路分理处主任,住本市桥口区大泉隆巷29-I-4号。

    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于2002年9月25日被武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日被监视居住,因涉嫌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经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于2003年1月21日批准逮捕,由武汉市公安局于当日执行。本案经武汉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由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涂汉江、胡敏涉嫌非法经营罪,于2003年9月27日移送本院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卷材料。

    经依法审查表明:1998年7月至2002年9月,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为了牟取非法利益,由被告人涂汉江负责联系,被告人胡敏管理借款帐目,并由被告人涂汉江使用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涂汉江个人资金,冒用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的名义,或以江夏区工商联互助基金会(未被批准注册)及被告人涂汉江个人名义,以月息1.2%至2.5%及逾期连本带利月息为9%的利率,向凌云水泥有限公司及庞达权等21家单位及个人发放贷款共计907万元,并从中获取利息共计143万余元。案发后,公安机关将被告人涂汉江、胡敏抓获归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1、公安机关抓获及破案经过;2、被告人身份情况及贺胜桥贸易有限公司的主体材料;3、书证;4、证人证言;5、审计报告;6、物证及扣押材料;7、被告人供述本院认为,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相互纠合,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惩处。此致      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      助理检察员:尹国传        2003年11月4日

    附项:1、 被告人涂汉江现羁押于武汉市江汉区看守所,被告人胡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2、 证据目录、证人名单、主要证据复印件及法律文书。

    --------------------------------------------------------------------------------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03)汉刑初字第711号公诉机关: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被告人涂汉江,男,1962年7月10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本市江夏区纸坊街新南巷。因本案于2002年9月24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日被监视居住,2003年1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江汉区看守所。辩护人柳平、朱毅,湖北天元兄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敏,女,1969年6月28日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族,大专文化,原系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新华路分理处主任,住本市桥口区大泉隆巷29-1-4号。因本案于2002年9月20日被抓获,同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日被监视居住,同月13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1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辩护人魏云惠,湖北天元兄弟律师事务所律师。

    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刑诉(2003)56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犯非法经营罪,于2003年11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衣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尹国传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涂汉江及其辩护人柳平、朱毅、被告人胡敏及其辩护人魏云惠到庭参加诉讼。经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一个月。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998年7月至2002年9月,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为了牟取非法利益,由被告人涂汉江负责联系,被告人胡敏管理借款帐目,并由被告人涂汉江使用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涂汉江个人资金,冒用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的名义,或以江夏区工商联互助基金会(未被批准注册)及被告人涂汉江个人名义,以月息1.2%至2.5%及逾期连本带利月息为9%的利率,向凌云水泥有限公司及庞达权等21家单位及个人发放贷款共计907万元,并从中获取利息共计143万余元。案发后,公安机关将被告人涂汉江、胡敏抓获归案。针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报案材料、搜查、扣押材料、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书证材料、审计报告、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对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予以处罚。

    被告人涂汉江辩称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涂汉江借给他人的资金,全部来源于其个人私有财产,且并无违法牟利的目的,其行为应属民间借贷行为,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涂汉江犯非法经营罪缺乏应有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指控不能成立。被告人胡敏辩称其未帮助被告人涂汉江管理帐目,其受委托帮助被告人涂汉江存、取款,并未从中获取利益,故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胡敏与被告人涂汉江之间属于存、取款业务的工作关系,其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未从中获取非法利益,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胡敏犯非法经营罪缺乏法律依据,指控的证据不足。

    经审理查明,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于(以下简称贺胜桥公司)1997年6月注册成立,注册资金为人民币600万元,由被告人涂汉江出资人民币520万元,任法定代表人兼公司董事长。1998年8月至2002年9月期间,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为了牟取非法利益,或以贺胜桥公司、被告人涂汉江的个人名义,或假借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及未经批准成立的武汉市江夏区工商联互助基金会的名义,采取签订借据的形式,按月息2.5%、超期按月息9%的利率,以贺胜桥公司、被告人涂汉江的个人资金、被告人胡敏的个人资金,先后向凌云水泥有限公司及庞达权21家单位及个人发放贷款共计人民币907万元,并从中牟取利益共计人民币114万余元。被告人胡敏为帮助被告人涂汉江发放贷款,先后筹措个人资金人民币68万元,并保管被告人涂汉江的放贷帐目、资金存折及贺胜桥公司的公章。被告人涂汉江还组织清收队,对于贷款期限届满未归还的进行催收。2002年6月9目,经群众举报,公安机关于同年9月20日、24日将告人胡敏、涂汉江分别抓获归案。案发后,检察机关已扣押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10 579元。在审理期间,本院已冻结被告人胡敏的违法所得人民币284 534.79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以下证据予以证实:(1)报案材料及破案材料证实公安机关接群众举报后将被告人涂汉江、胡敏分别抓获的经过。(2)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贺胜桥公司非法从事金融业务活动性质认定的复函证实涂汉江以个人名义高息发放贷款的行为,属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3)证明材料证实武汉市江夏区工商联并没有成立会员资金互助会。(4)搜查、扣押材料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涂汉江及胡敏处搜查出记载借贷情况的记录本、使用的借款借据、银行存折、存单、收条、保证书等物品的情况。(5)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分行江汉支行对帐单、转帐支票、进帐单证实贺胜桥公司进出帐目的情况。(6)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证实送检的借据担保人栏内签有涂汉江的字迹是涂汉江所写。(7)借据、银行单据、私人帐簿、记帐凭证证实贺胜桥公司帐户中资金往来情况及以贺胜桥公司、被告人涂汉江的个人名义,或假借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及未经批准成立的武汉市江夏区工商联互助基金会的名义先后向凌云水泥有限公司及庞达权等21家单位及个人发放贷款。(8)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江汉支行的证明材料证实该行未委托涂汉江及贺胜贸公司对外放款和借款。(9)审计报告证实被告人涂汉江、胡敏发放贷款的详细情况。(10)证人庞某某、胡某某、李某某等人的证言证实其等向被告人涂汉江、胡敏借贷的事实。(11)证人曹某、王某某、陈某某等人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涂汉江、胡敏发放贷款的事实。(12)户籍证明材料证实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的身份情况。(13)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的供述均证实借款的事实。

    以上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查证属实,足以认定。本院认为,被告人涂汉江、胡敏违反国家规定,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涂汉江提出犯意,直接对外发放贷款,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胡敏参加对外发放贷款活动,保管贷款帐目,并提供部份贷款资金,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被告人涂江汉、胡敏对外高息发放贷款,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情节严重,根据国务院发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当追究被告人涂汉江、胡敏的刑事责任。被告人涂汉江、胡敏及其辩护人提出二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第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涂汉江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200万元(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次日起十五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2年9月24日起至2007年11月23日止)。二、被告人胡敏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罚金人民币120万元(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次日起十五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2年9月20日起至2005年11月19日止)。三、检察机关扣押的被告人涂汉江、胡敏违法所得人民币410 579元及本院冻结的被告人胡敏违法所得人民币284534.79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知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曾望喜              人民陪审员:夏精干              人民陪审员:李幼辉                   2004年2月11日

    --------------------------------------------------------------------------------

    徐汉江、胡敏涉嫌非法经营罪案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湖北天元兄弟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涂汉江、胡敏亲属的委托,经其本人同意,由我们担任其本案一审辩护人,今天依法出庭为其辩护。作为辩护律师,我们愿意遵循“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诉讼原则,积极协助法庭对本案是行正确审理,并努力帮助当事人接受法庭的正确裁判。

    接受委托后,我们及时听取了委托人和被告人的陈述,先后认真研究了武汉市公安局武公刑诉这(2003)17号《起诉意见书》和武汉市江以区江检刑诉(2003)565号《起诉书》,仔细查阅了法庭出示的控方主要证据材料,刚才又参加了法庭调查。我们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向“21家单位及个人发放贷款共计907万元”,系“相互纠合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而“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缺乏应有的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项指控尚不能成立。为了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捍卫《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维护涂汉江、胡敏的合法权益,现发表如下具体辩护意见,供法庭合议时参考:

    一、涂汉江辩称其在本案中经手借予他人的资金,全部来源于其个人私有财产,其所为属民间借贷。对此,公诉机关尚无应有证据予以否定。《起诉书》认定涂汉江在本案中“使用”的是所谓“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个人资金”。涂汉江则一再辩称其在本案经手出借的资金,全部来源于其个人私有财产。辩护律师查阅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料,发现其第叁卷所列“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九八年度《公司年检报告书》”显示,该公司股东出资额为600万元,其中:涂汉江现金出资520万元,涂洪斌现金出资80万元。但涂汉江辩称该公司注册资金实为其一人出资,涂洪斌是其弟弟并未出资分文,即该公司的财产及资金由其一人所有及支配;其以该公司名义出借予他人的资金,构成其个人的债权;其在本案经手出借予他人的全部资金,均来源于其个人财产。然而,公诉机关呈交法庭的全部证据材料中,无一件能证明涂汉江在本案中经手出借予他人的任何一笔资金并非来源于其个人财产。

    二、涂汉江辩称其原系依武汉市江夏区有关机关及负责人的要求,为支持其他企业和个人的正当所需而短期出借资金,并无违法牟利的企图,仅因为了促使按期还款才与借款方约定有逾期重罚的协议条款,并无所乱市场秩序的故意。对此,以诉机关尚无应有证据予以否定。庭审调查中,辩护人向法庭转交了共60份87页的涂汉江亲属收集出示的证据材料,从中可见——

    政协武汉市江夏区委员会2002年10月30日盖章出具的《关于涂汉江同志情况的说明》指出:“涂汉江”现任江夏区政协常委、区工商联副会长”,“在十几年前就下海经商,逐年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开始两年,用自己的钱为我区困难企业解困。特别是近几年来,由于我区工、建、农、中四大银行对我区企业放贷十分艰难,我区许多企业因资金短缺不能正常生产,我区几大领导为了帮助企业解决资金困难都分别先后找了涂汉江同志,请他想办法多筹集一些资金,帮企业渡过难关,涂汉江同志按区领导的意见,都照办了,资金按时到位(有一部分资金是无息借款,这些借款主要用于区办工业和民营企业)。涂汉江不仅为企业排忧解难,而且讲诚信,热爱公益事业,乐于帮贫扶困。”

    武汉市江夏区郑店关山学校化工厂、武汉市江夏银河渔牧发展有限公司等9个企业的《联名信》指出:“涂汉江借钱时间短,一般只借半个月或一个月(按期归还免息),主要是解决江夏区企业生产流动资金临时周转,这与‘发放贷款’是本质上的不同”。

    在查阅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第四卷过程中,辩护人发现——包括武汉市江夏区青龙铸造厂李天桥、武汉森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杨光华、武汉市江夏区工商联合会安山分会等在内的十多位借款人,共计34笔652.79万元借款的《借据》上,均明确写有“按期还清、全免利息”或“期限之内免息”、“期限还款免息”、“期内还款无息”或“月内归还全免利息”等约定内容。为此,辩护人已专门制作了共三页的《辩方提供涂汉江个人出资借予他人资金约定“按期还款”则“不付利息”的证据目录》,刚才已呈交法庭。

    在查阅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第五卷过程中,辩护人又发现——其中第7至8页胡贤河的证言、第34页徐国高亮的证言、第49至50页余绍河的证言、第117至119页马志熊的证言、第126至127页王安家的证言以及第141页顺正义的证言中,均有证明借款人与涂汉江约定及实行“无息”、“不收利息”或“免利息”的内容。

    这一系列的证据,均已证明涂汉江本节辩称属实,即其系依武汉市江夏区有关同关及负责人的要求,为支持其他企业和个人正当所需而短期出借资金,并无违法牟利的企图;由于其仅能且仅愿意短期无息、免息出借资金予他人,并不能也不愿他人长期占用其有限的资金,故采取逾期还款按约定重罚的措施,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事实上,不少诚实守信的借款人按期向涂汉江归还借款,涂汉江均依约未收其利息。对此,公诉机关尚无应有证据予以否定。

    庭审调查中,涂汉江辩称其既不明知无人向其告之其在本案中所为是扰乱市场秩序、将构成犯罪,其并无扰乱市场秩序的犯罪故意。涂汉江不仅声称在于2001年,曾以本案中同样写明还本付息的《借据》为证,向江夏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由一企业返还600万元借款本金,获得了该院的依法裁判支持;而且,其还声称曾向江夏区人民法院出借50万元,通过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公司转帐出借和收入款项,该院主动以公家承诺付月息1.98%,以此证明其并不知也未被告之其所为是犯罪,其仅明知所为的是法院不禁止的民间借贷,而并无扰乱市场秩序的犯罪故意。

    必须强调指出的是,辩护人在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中,不仅发现有如涂汉江所称的江夏区人民法院1999年2月6日以加盖公章出具的《借据》、当年12月18日还款的《收据》,经武汉市贺胜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银行帐户转帐的银行《进帐单》、《送票回执》等书证(详见控方提交证据材料第四卷173至177页);而且,还发现有江夏区人民法院行政科长2002年11月7日证言《笔录》,其证言证明涂汉江所言属实(详见控方提交证据材料第五卷第144至146页)。这一系列证据已充分证明,涂汉江在本案中并不明知将个人资金出借他人、采取通过武汉市贺胜桥贸易责任公司等单位帐户或单位名义收入、出借及返还资金、约定收取一定利息违法,反而明知人民法院支持、保护其此举及其合法权益,其因此不具有扰乱市场的犯罪故意。

    三、国现行法律保护人个合法财产及债权,并未禁止民间借贷。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专门司法解释对此民间借款也仅“限制高利率”,强调司法机关审处借贷案件应“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对双方的违法借款行为也只可作民事制裁。公安、检察机关违反此法律和司法原则,本案法庭则不应予以支持。

    《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二条规定:“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1991年8月31日(民)发(1991)21号)以下简称最高法院解释)在前言中,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并应当按照自愿、互利、公平、合法的原则,保护债权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限制高利率”。其第1条规定:“公民之间的借贷纠纷,公民与法人之间的贷款纠纷以及公民与其他组织之间借货纠纷,应作为借款案件受理”。其第6条又规定:“民间借款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国家同类贷款利订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以保护”。其第11条还规定:“对双方的违法借贷行为,可按照《民法通则》条134条第3款及《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总是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试行)第163条、第164条的规定予以制裁。

    根据前述法律和司法解释可见,被告人涂汉江在本案中与他人签订借款协议,约定有借款期限及逾期违约处罚比例,大部分借款约定按期还本不付利息,小部分借款约定有一定比例的各期利息;即使期作为民间借贷部分“高利率”属应予“限制”之举,超出限度的利息应“不予保护”,即使属于“违法借贷行为”,“可按照《民法通则》第134条第3款”的规定“予以制裁”,也只可能是民事制裁,而不应以犯罪论处。本案公安、检察机关所作刑事追究,违反了前述法律和司法原则,法庭则不应予以支持。

    四、《起诉书》适用《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认定本案被告人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实属错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仅规事实上,“违反国家规定”、“扰乱市场秩序”、“且情节严重”的四种行为属“非法经营罪”行为。其一是,“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行为”;其二是,“买卖进出品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行为;其三是,“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的”行为;其四是,“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显而易见,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不属于前述第一、二、三种非法经营行为,控辩双方的分歧在于其行为是否属于前述第四种“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对前述第4种行为即“非法严重扰乱市场经营秩序的非法行为”的规定,是一项在刑法理论上被称为堵截构成要件的“兜底”条款。堵截构成要件具备堵塞拦截犯罪人逃漏法网的功能,但司法启用此要件易发生被滥用的危险。为防止此危险的发行,最高人民法院曾依法分别作出了《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审理骗购外汇、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审理扰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关于情节严重的传销或者变相传销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的批复》,明确规定所言及的几种行为,为前述《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但至今并未规定出借资金予他人或非法出借资金予他人获取高额利息的行为为非法经营罪行为。

    辩护人已注意到,公诉机关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中有中国人民银行及公安部对本案性质作行政认定的文件,但是,其行政认定并不具有司法效力,在本案中依法应该受到人民法院的审查。辩护人还注意到,国务院1998年7月13日分布了《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以下简称《取缔办法》),但必须强调指出的是,人民银行、公安及检察机至至今并未正确理解和执行该行政规范,本案至今也未见到中国人民银行依此行政规范完成所谓“取缔”程序。

    《取缔办法》第六条规定“非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业务活动由中国人民银行予以取缔”;第十二条又规定“对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经中国人民银行调查认定后,作出取缔决定,宣布该金融机构和金融业务活动为非法,责令停止一切业务活动,并予公告。”可事实上,本案至今未能见到中国人民银行“作出取缔决定”,更未见到其所作“公告”!

    《取缔办法》第二十二条虽言及“设立非法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其第一条已明确规定制定“本办法”维护的是“金融秩序”而不是一般的市场秩序,是否构成犯罪则应依《刑法》专门规定认定,即依《刑法》分则中第三章第四节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的规定认定:然而,此节规定中并未言及公民将自有资金以其个人名义或借用企业名义而高息借予他人构成犯罪,《刑法》其他章节也未规定公民将自有资金以其个人名义或借用企业名义而高息借予他人,应依《刑法》分则中第三章第八节扰乱市场秩序罪的规定作非法经营罪论处。

    法律工作者应该知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主体的平等、交易的自由、公平的竞争为其本质特征,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要求。在本案中,若将涂汉江与借款人之间发生的交往称之为特殊的交易,那么此交易时主体是平等的、交易是自由的。此交易其特殊之处还在于,当时无论工、农、中、建四大银行或是其他商业银行,均不能或不愿向本案的借款人出借资金,涂汉江与银行机构间本无竞争可言,更无不公开的竞争可言;涂汉江所为即使不能算是弥补商业银行资金不足,也不能算是严重扰乱商业银行经营秩序。因此,本案对涂汉江所为,不应依《刑法(分则)》中第三章第八节扰乱市场秩序罪的规定作非法经营罪论处,而《起诉书》适用《刑法》第二百二十五认定其所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则实属错误。

    五、本案原系公安机关接到所谓举报,错误地作涉嫌“黑社会”犯罪而展开调查,后又错误地以擅自设立金融机构案查处,现不应再为掩盖这一错误而限制涂汉江的人身自由。

    控方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第一卷第1至6页,是署名为“江夏区知情百姓”的2002年3月28日《举报》,其声称以涂汉江为“头目”的一个“在武汉市江夏区横行乡里”的“特大‘黑帮’团伙”,“收容了一批地痞流氓”,“长期从事以收帐为名的恐吓、助迫、扬言爆炸、投毒等涉‘黑’活动”,要求“彻底查办该‘团伙’。武汉市公安局因此举报而开始调查,后又于2002年9月24日,以涂汉江、胡敏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主义金融秩序”、“涉嫌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作立案侦查。2003年11月4日,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终以非法经营罪的罪名对涂汉江、胡敏提起公诉。可见,此前涂汉江、胡敏是被错误地以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的罪为由限制了人身自由,且时间已逾14个月。

    由于,本案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凸现为究竟能否透用《刑法(分则)》第三章第八节扰乱市场秩序罪的规定,而国家法律、法规尚未明确规定民间借贷行为应当作非法经营罚论处;由于,本案实属本市、本省乃至全国的首例,一时难以审结。我们作为辩护人,恳请人民法院准许本案被告人涂汉江、胡敏依法保侯审。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本案应严格依据《刑法》罪刑法定原则,作出公正裁判;应积极彰显《刑法诉讼法》公正、人道原则,及时改变对被告人涂汉江、胡敏采取的强制措施。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我们的意见,敬请予以重视和采纳。  谢谢!

               湖北天元兄弟律事务所           律师:柳平 朱毅           2003年12月12日--------------------------------------------------------------------------------

            关于涂汉江同志情况的说明

    我区政协常委涂汉江同志,因民间借货等问题,于去年9月24日,被武汉市公安局侦处拘留。9月25日下午5时,收到对涂汉江拘留的传真后,区政协领导非常重视,一方面深刻认识到:涂汉江同志问题的出现,对我区政协组织来说是一个启示:一定要加强对政协委员的教育、管理,政协委员应该关心、支持、参与地方经济建设,但必须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另一方面,对涂汉江同志的表现,特作一些说明:

    涂汉江同志任江夏区政协常委、区工商联副会长。1998—2001年,连续4年被评为区优秀政协委员;2001年被评为区缴纳个人所得税先进个人;1997年被评为武汉市十大青年企业家、2000—2002年被武汉市政法委、市公安局聘为执法监督员。该同志在十向年前就下海经商,逐年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开始两年,用自己的钱为我区困难企业解困。特别是近几年来,由于我区工、建、农、中四大银行对我区企业放贷十分艰难,我区许多企业因资金困难都分别先后找出了涂汉江同志,请他想办法多筹集一些资金帮企业渡过难关,涂汉江同志按区领导意见,都照办了,资金按时到位(有一部分资金是无息借款,这些借款主要用于办工业和民营企业)。

    涂江汉不仅为企业排忧解难,而且讲诚信,热爱公益事业,乐于帮贫扶困。98特大洪水,为牌洲湾抗灾,主动捐款捐物,为此,牌洲湾给他送来了锦旗和感谢信。几年来,涂汉江创办的企业解决了部分职工的就业问题。他资助了贫困大、中、小学生完成学业;资助了孤寡老人;为公益事业捐款捐物累计达30多万元,支持残疾人创办企业,走自力更生的道路;支持了江夏区万头养猪户的发展。他做了很多社会公益工作,受到人们的好评。近几年来,由于有些借款人失去诚信,不按借款协议按期还款,甚至有少数人赖帐。涂汉江在催债过程中,方法有些欠妥,致使欠债人对涂汉江产生一些怨恨。

    鉴于涂汉江确实为江夏区企业的发展做了许多排忧解难的工作,为江夏部分贫困群众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涂汉江的催款方法欠妥,区政协也负有教育不够管理不善的责任。请在办理此案过程中予以考虑。

                        政协武汉市江夏区委员会(盖章)                           2002年10月30日

     --------------------------------------------------------------------------------

    (以下为1999年武汉评选第四届优秀青年时,共青团江夏区委报送的材料)                                                                                                                           熠熠闪光的青春

    涂汉江同志是武汉市十大杰出明星青年企业家、中国当代杰出青年、武汉市江夏区政协常委、江夏区工商联常委、武汉市明星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乡镇青年企业家协会会员……这些来之不易的荣誉,凝聚着他18年商海生涯的心血与汗水。他爱国的赤诚之心,他无私奉献的精神,他热爱公益事业的举动,如同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在他成长的道路上熠熠生辉。

    创业——从20平方米租赁房开始

    如今,涂汉江所领导的公司,涉及工业、矿产业、农业、种植业、养殖业、畜牧业、商贸业和一些高新技术产业的投资开发事业,可谓灿烂辉煌,可谁能想象到他昔日创业的艰辛。1982年初,公司创办之时,他克服重重困难在东啤招待所租赁一间20平方米的简陋平房,暂作经营阵地,为东啤推销啤酒。后来客户不断增加,啤酒供不应求,必须夜晚排队第二天才能提到酒,为了不失信誉,他经常通宵达旦排队,第二天按时送酒。为了节省客户搬运开支,他带头当搬运工,在搬运中经常双手划破流血,他不在乎,时间长了,双手长满了老茧。啤酒厂规定购买啤酒必须先交完整的包装箱,客户工作繁忙,对损坏的包装箱来不及修理,他自带工具,亲自把客户一个个损坏的包装箱修好,又动手帮客户装运空啤酒瓶箱,免费返送到东啤。就这样,他以“文明经商、服务周到、讲求信誉”的经营作风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客户,生意越做越火红,新的市场在汗水中扩展,在湖南、河南、安徽、江西、广东、广西等省市建立了销售网点300多个,销量逐年增加。1996年销酒100万箱,居全省第一;1997年销酒达到128万箱,居中南地区第一,销售收入600多万元,一年就为国家创税收近50万元。

    奉献——在默默无闻之中

    在经营活动中,涂汉江看到江夏区有些企业因资金短缺而被迫停产关门的情景,心中比做塌了生意还异常难受。他想自己不仅要麈战商海,创利赚钱,更应该有义务帮助家乡企业冲出困境,发展江夏经济。于是,他利用自己联系广泛和在金融界有较高信誉的优势,四方奔走,八方求援,引资、融资到江夏,支持和帮助了一大批国有企业、乡镇企业、合资企业、民营企业、私营企业走出困境。

    下面一段“流水帐”,请你慢慢看一看:当区钢球厂技术改造陷入进退维谷时,他送去了100万元现金,使该厂迅速完成技改,投入生产,一年创税40多万元;当区江南塑料厂在流动资金告急时,他先后融资140万元,使该厂加速马力生产,一年创利税120万元;当区化肥厂生产资金短缺时,他三天之内送去100万元使之启动生产;在江夏区掀起山水资源开发的热潮中,他为区农业综合开发总公司筹集开发资金50万元;当区锅炉厂、乌龙泉水泥厂和区凌云水泥厂生产流动资金陷入困境时,他先后融资100多万元,使其生产正常运行,一年可增创利税100多万元;1999年底,他无条件将100万元现款亲手交给区政府领导,支持区属国营企业生产。

    1999年春节刚过,上年上缴区国税局超过100万税金的私营企业——乌龙泉氨基酸厂生产流动资金一时紧缺,眼看签订出口的5000吨氨基酸粉销售合同就要化为泡影,涂汉江得知此事,于正月十一,在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谢宗孝同志的陪同下送去现金30万元,帮助该厂解燃眉之急。

    1999年4月16日,武汉市江夏区安宏达汽车制动器有限责任公司领导向区委反映:公司急需购买原材料资金30万元,四处筹借,毫无收获,如果4月22日前资金不到位,公司将面临停产的危险,更严重的是:汽车配套产品制动器不按时交货,将直接牵连武汉神龙汽车有限公司蒙受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涂汉江接到区委领导的紧急电话后,3天内筹措现金30万元,在区委副书记刘光德同志和区政协副主席、区工商联会长张振玉同志的带领下送现金到公司,不要分文利息,不要一分钱报酬,并谢绝了他们的招待,公司总经理郭义群手捧30万元现金,感激得热泪盈眶。

    1999年5月,江夏区纸坊街两个创外汇的铸造厂,好不容易引进了外方大批业务,并签订了合同,但急需要资金50万元,也到了“等米下锅”的地步,如果资金不及时到位,不按期交货,将会违约合同受到罚款。涂汉江得知此事,和区政协副主席、区统战部部长石明荣同志一道雪中送炭,及时送现金50万元,使两厂均按时投入生产,顺利完成合同签订的交货任务。涂汉江表示在年底对两厂的“重合同、守信用”的行为分别给予5000元和6000元的奖励。

    涂汉江还为江夏区武昌锅炉厂、武汉凌云水泥有限公司、乌龙泉水泥厂、江夏区铸造厂、青龙铸造厂、大理石厂、塑料包装厂、粮油发展公司、建筑公司、建材化工厂、科技开发公司、汽车修配厂、耐火材料厂、电杆厂、电线厂、灰沙制品厂、化工原料厂等几十家国有企业、乡镇企业、联营企业、民营企业、私营企业累计无息资金200多万元,支助的企业创税收300多万元。他交往中,从未失信过一分一秒或一厘一毫。18年如一日,他视“信誉”重于生命,1999年3月,他投资的公司再一次被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分行企业信用等级评审委员会评定为AAA级企业。

    实业——在特色经营之路中崛起

    时代在飞跃,社会在前进,神州大地掀起了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巨潮,给涂汉江增添了新的活力。他认为,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要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走特色经营之路。他四处奔走,考察市场,调查研究,开始运筹着如何迈出更大的步伐,将一个又一个的计划付诸实施。

    他在调查研究“如何改造乡镇企业,开发名优新产品”中发现,本省做水泥电线杆厂家少,产品供不应求;又通过市场信息了解到:其他几家电杆厂规模大、工人多,产品价格高,而且历史原因遗留的包袱重。于是,1997年他投资100多万创办了江夏区劳四水泥电线杆厂。由于严格科学管理,坚持“信誉至上、质量第一、价廉薄利”的办厂宗旨,产生了显著的效益。生产的长6CM-15CM虎狮牌系列钢筋混凝土电线杆,获得电力工业部颁发的电力系统混泥土电线杆《使用许可证书》,是全省乡镇企业唯一被国家电力部评为优质产品一等品的产品,年创利税100多万元。1999年他又抓住“全省农电网改造”的机遇,再投资了100多万元,扩大生产规模。预计今年可创产值1000万元,创利税200万元。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涂汉江牢记邓小平的英明论断,为创办科技含量高的企业而努力。1998年他投资100多万元,在江夏区豹海镇创办了湖北省首家民营电瓶隔板厂,当年办厂当年受益,年产值50多万元,年创税收100多万元。该厂研究生产的“XF-360A型隔板生产线”,通过了武汉市技术监督局、武汉市科委及专家组织的技术鉴定,现已申报了武汉市科学进步二等奖,该生产线日产8万片,年产2600万片,今年利税可达20万元,产品远销俄罗斯等国家。

    赤情——为祖国统一尽力

    涂汉江情注家乡,心系祖国。他说:“为祖国的领土完整、实现祖国的统一大业,这不仅是党和政府的事,也是每个中国公民义不容辞的职责,都要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尽一片心,出一份力”。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叔父涂静华,是台湾省台北市湖北同乡会副总干事、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秘书、台北县议会议事处主任兼法制处专员。他叔父和台湾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邓祖林等多名高官有深交,由于受台湾右翼势力的影响,他叔父对祖国的统一大业态度不明朗。

    1999年4月,他叔父回家乡探亲,涂汉江向他宣传祖国统一大业的深远意义,宣传党中央国务院对台湾回到祖国怀抱的各项政策,宣传祖国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介绍家乡的巨大变化,传达家乡人民怀念叔父之情,特别是详细讲述了党和各级政府对涂家兄弟姐妹和父母的培养关心与照顾。他叔父深受感动,并要求他向当地党和政府转达他叔父诚势的谢意。

    他叔父表示回台后,向同事朋友,积极宣传共产党对台方针政策和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为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作贡献。涂汉江这样积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为祖国统一大业尽心尽责,受到区政协和区台办领导的高度赞扬。

    爱心——在扶贫济困中体现

    涂汉江靠勤劳、拼搏和智慧致富后,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生活非常节俭,从不奢侈浪费,从不乱花一分钱,穿的是一套人们在六、七十年代才能见到的中山服,住的是租借的十几平方米的旧公房,每天生活费标准自限在5元以内。但他对公益事业,又显得令人吃惊的大方。

    1999年,他安排12名下岗职工到本公司就业,每人每月平均工资600多元,公司所有员工医疗费用全部由他承担,还有奖金和其他福利待遇。随着医疗事业发展,区人民医院急需一台CT,他得知信息后主动无偿融资20万元。区华元建材公司等5个移民较集中的企业,前几年工人工资难以兑现,职工经常集体去区委区政府上访。近几年,涂汉江不仅为这几个企业无息借款发工资,还为江夏区30多个企业和乡、镇、街等单位累计无息借款近100多万元代发工资,为江夏区的安定团结和社会稳定作出了贡献。

    去年,涂汉江为武汉市明星青年厂长(经理)发展基金提供现金12万元,他为“希望工程”多次捐款,帮助苏区学生儿童重返校园。主动关心同济医科大学贫困学生,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使他们学习有成。他主动关心帮助恩施五峰县山区教师宋芳蓉,使她以优异的工作成绩在1996年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受到江总书记、胡锦涛副主席和李岚清副总理的接见。

    今年,当区政协计划筹建“委员之家”,区工商联办公费用紧缺时,他三次主动捐款6万元。1998年,聋哑青年王鹏想走生活自立之路,但苦于缺本钱,他闻讯后,及时为小王送去资金2万元,办起了刻字工艺店,使王鹏走上了常人一样的生活自立之路。当年获利1万元。今年他又给小王3万元无息资金,帮助该店扩大业务规模。王鹏为表达感谢之情,亲手制作《涂汉江叔叔——助残贴心人》汉白玉匾牌在大会上赠送给他。

    1998年,牌洲湾大堤溃口后,他带领公司员工,主动搭救牌洲湾合镇乡的38位孤寡老人,三次为孤寡老人捐款捐物;向参与搭救的单位——夕阳红康乐园两次主动提供无息资金23万元,免费提供孤寡老人的生活费用;洪水退了以后,他又带领公司员工护送38位孤寡老人重返家园,并购买5000多公斤大米、面粉、食油、水果等物品,装满一大卡车,专程送到牌洲湾合镇乡福利院。嘉鱼县、乡领导和福利院院长为他送来《情系灾民,无私奉献》的锦旗致谢。

    1999年5月28日,他又为武汉夕阳红康乐园无息借款13万元,支助和发展老年福利事业,受到参加汉港合资武汉夕阳红*圣家康乐园揭牌仪式大会的政协武汉市委员会副主席胡照洲、武汉市委副秘书长乔天佑等领导的称赞。也受到了香港太平绅士、香港繁荣集团总裁、北京香港海外联谊会长陈玉书夫妇及港澳台知名人士的好评。他被香港北京海外联谊会理事长、香港圣家安老院院长周光燕女士聘为“香港圣家安老院”名誉院长,还被“武汉市夕阳红康乐园”聘为名誉院长。10多年来,涂汉江以一颗亦诚的爱心先后为“希望工程”、大中专院校贫困生、下岗工人、农村贫困户、孤寡老人、残疾人和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捐物、捐款100多万元。

    涂汉江严于律已,20年如一日,恪守自己的人生《十章》:“一不抽烟,二不酗酒,三不铺张,四不浪费,五不跳舞,六不桑拿,七不染黄,八不赌博,九不吸毒,十不失信”。为当今青年在新时期“两个文明建设”中树立了不可多得的榜样。

            共青团武汉市江夏区委员会(盖章)        武汉市贺胜桥贸易责任有限公司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四日--------------------------------------------------------------------------------

     《涂汉江一案》有关证明一览表

    序号 作证单位(人员) 作证时间 证明内容

    1 江夏区政协 2003年1月14日   涂汉江无息借钱支持江夏区企业发展生产,                       2 江夏区11家企业联名信 2003年3月 涂汉江无息借款多家企业发展生产。3 江夏区江南实业公司 2003年5月28日 投资公司发展生产,公司成为全区税源大户。                        4 江夏区工商联 2003年5月28日    组织涂汉江做好事,                       5 湖北兴旺畜禽有限公司 2003年3月10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企业10万元排忧解难,                       6 江夏区红心蛋品有限公司 2003年2月25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公司发展生产7 郑店关山学校化工厂 2003年12月25日 涂汉江借款企业起死回生,发展生产,                        8 江夏区毛家畈二采石厂 2002年12月20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企业发展生产,                        9 江夏区兴旺水泥制品厂 2003年3月9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企业渡难关,使生产走向正轨。10 江夏区毅兴商场     2003年1月1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万元,解决商场资金周转,                        11 江夏区渔工商总公司 2003年3月21日 涂汉江借钱公司渡过资金短缺难关,其中5万元是无息。12 江夏区银河渔牧发展公司 2002年3月22日 涂汉江借钱公司渡过资金短缺难关,其中5万元是无息。13 郭久云         2003年3月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郭久云私人办厂。                     14 余绍河         2002年12月2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余绍河18万元启动生产。15 李卫东         2003年7月3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下岗职工李卫东创业,每年收入万元。16 陶卫星         2003年4月2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下岗职工陶卫星创业(买汽车)17 徐声斌         2003年5月29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徐声斌父亲住院,                        使其父亲脑溢血病及时抢救并康复。18 徐国亮         2003年3月20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徐国亮17万元创业办厂19 照片         1998年12月 ①涂汉江向江夏区政府提供100万元无息资金支持企业。                        ②涂汉江支助5万元无息资金聋哑青年王鹏办工艺商店。20 照片         2002年8月28日 涂汉江捐款6000元给下岗职工李天桥办商店21 照片         2001年12月 涂汉江主动缴纳个人所得税12万6千元22 照片         1998年10月29日 涂汉江送一大卡车物质给牌洲湾福利院38位孤寡老人23 武汉夕阳红通讯     1999年5月2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援助武汉老年福利事业24 江夏报         2000年8月3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给江夏安宏达公司25 江夏报         1999年4月27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小给江夏安宏达公司启动生产26 江夏报         2000年2月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给乌龙泉氨基酸厂27 江夏报         2002年4月13日 涂汉江扶持江夏区特困村28 江夏区农委副主任刘子祥 2002年2月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万元给渔工商总公司发民工工资。29 乌龙泉街蔡明贵主任 1999年2月26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给该街办企业发展生产。30 江夏区团委书记程亚红 1998年12月1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2万元给审计局。31 江夏区人大副主任夏友元 1999年2月8日 涂汉江在一个月内无息借款8万元兑付职工工资。32 区工商联党组书记李毅 1999年1月8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5万元给湖泗工商联。33 江夏区原副书记刘光德 1999年4月21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支持江夏区企业发展。34 江夏区委副书记余本友 1999年2月12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30万元支持江夏区企业发展。35 江夏区委台办     2002年1月31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徐汉华2万元购买住房36 武钢治金设备公司 2002年3月20日 涂汉江无息借款10万元支持曾忠秀女儿出国留学37 团市委市科委等等家 1997年10月 涂汉江评为武汉市十大杰出明星青年企业家38 武汉地区组委会     1999年11月7日 涂汉江评为武汉地区优秀青年39 武汉市政法委     2000年4月8日 涂汉江被聘为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员40 武汉市公安局     2001年12月 涂汉江被聘请为武汉市公安局特殊性邀监督员41 江夏区政协     2000年1月 涂汉江被评为江夏区优秀政协委员42 江夏区政协     2001年1月 涂汉江被评为江夏区优秀政协委员43 江夏区政协     2002年1月 涂汉江被评为江夏区优有政协委员44 陈汉谦         2002年12月26日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采用诱供逼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45 李锋         2002年12月3日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采用诱供逼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46 郑超虎         2002年12月24日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采用诱供逼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47 方金洲         2002年12月24日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采用诱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48 徐佑忠         2002年12月18日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采用诱供逼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49 王振国         2002年12月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采用诱供逼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50 涂华斌         2002年12月26日 举报公安少数干警通过打骂和逼供手段做涂汉江假笔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