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23日)
    原标题为: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

    记者/貔貅 (博讯boxun.com)

    2003年9月19日,就在建设部召开有关拆迁问题的中外记者招待会的第二天,在南京玄武区“长江南北货地块拆迁指挥部”附近,拆迁户与拆迁办人员又发生了武力冲突:


一、拆迁户自述

    拆迁户:男及其妻子,家住南京市玄武区花家巷1号。(括号中文字为记者注。)

    男自述:昨天中午(9月18日),开发公司拆迁5组的两个人来通知我家19日、20日两天,他们要搞“现场拆迁咨询活动”,地点就在附近的信德大厦,于是今天上午(9月19日)9点左右,我就和妻子到负责我家拆迁工作的拆迁5组去,要求看看我家房屋拆迁赔偿评估的清单。我家房屋面积是16.8平方米,他们给评估了7.4万多,出来没有人到我家来看过,我们也没有与评估人照过面,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出来的。我们想既然是你让我来咨询,我就想把评估清单抄下来然后才能去咨询。

    在拆迁5组,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同志给我看了一张房屋拆迁评估的清单,但房屋附属物如装修材料等的评估清单她不给我看,我就去问一个姓滕的男同志:“房屋附属物评估清单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他说要等黄组长来。大概等了5分钟左右,黄组长来了,我们就把情况告诉他,他说:“要看,可以但要先签了(同意搬迁)协议才能看。”我说:“我们马上就准备签了。”他说:“那你去把户口簿和房屋租赁证拿来。”(把这两证上交,签动迁协议)我觉得没弄清楚情况怎么可以先同意动迁呢?于是我就又到里面房间,有两个穿警察制服的坐在里面,我问“同志,我能不能看附属物清单?”他们说:“黄组长说能看就能看,说不能看就不能看。”

    我很生气,那是关于我家的资料,你们有什么权力不给我看?我也就是想抄一下,你要是没有鬼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拿出来?于是我就从里屋跑出来说:“我跟你们要清单你们不给,那我就抢了。”边说我就边进到资料室去,一个女的在那里,我就推开她要去拿资料,这时后面就有人上来和我扭打起来。

    妻子自述:我赶快冲上去护着他,两个公安员把他的胳膊架起来,另外几个人上来打他,我就大声喊:“你们不能打人,救命啊,救命啊,求求你们不要打了------快来人救救我们呀------”我的头发被人揪着,有拳头打过来,我被推搡着。现在我400度的眼镜戴不住,头昏。

    男自述:我就往外跑,他们就把门关起来,把窗户也关起来,几个人一起打我们。我抱着头。

    妻子自述:门口有几个居民在屋外敲窗户高喊:“不能打了,不能打了,要出人命的------”我们拼命想出去,他们把门窗关死,不让我们出去。外面的居民把窗户推开,他们又把窗户关死。

    记者看到,男的左脸上有一血痕,右眼外眼角有一红肿,女的右眼有淤紫淤青,左前臂上一块明显的青淤。

    男自述:后来,外面一个姓王公安员(居民们说他是韩家巷一带的管片民警。)把门叫开,进来问:“怎么回事?”我说:“开发公司打人。”门开了,我就跑到信德大厦咨询现场,现场大概有20多人,我大声说:“先生们,女士们,开发公司拆迁5组打人!”

    我一气之下又跑回家抱着一个毛主席石膏像(拆迁5组、信德大厦和他的家之间都只有几分钟的路),并且把前一个月用我自己毛笔写的一张纸拿出来(据目击者说是白纸黑字,用毛笔写的大字),上面写着“叩见李源潮(江苏省委书记),南京市政府有何特权不执行省政府令”我站到一堆拆迁废墟高处,举着这张纸抱着毛主席石膏像,这时已经围了很多居民。

     妻子自述:我后来把毛主席石膏像从他手里夺下来,抱在怀里。

     记者:写这张纸准备干什么?

     男:准备找省政府去的。女:我一直不给他去。

     记者:为什么突然想起把毛主席像搬出来?

     男:毛主席关心我们。


二、目击者的诉说

    目击者一,女,中年:今天上午9点一刻左右,我正好路过这个地方(拆迁5组办公处前有一条小马路),突然听到一个女的大喊大叫:“救命,救命!”,我从窗户往屋里看,里面打起来了。里面的人看到我往里看,就把窗户关上,我硬把窗户扒开说:“有事好好谈,不能打人,打人是犯法的。”他们夫妻俩拼命地叫。

     记者:你看到什么样的情形?

    目击者一:里边黑糊糊的,灯也关着,我只看到一个高个子一个矮个子,两个人用手在劈里啪啦地打他们夫妻俩,他们夫妻俩要往外走,两个公安(穿公安制服的)架着他(男拆迁户),另外的人还在打他。门又被关起来,我觉得好像他们夫妻俩想出来,拆迁办的人不让他们出来。我就在外面高喊:“打人了,打人了!”周围没什么人,我就跑去找人,找我们单位住在这里的人。

    目击者二,女:老年:我上午9点多的时候正在这里和一个人谈话,她(目击者一)突然从前面过来跟我们说“拆迁办那边好像闹起来了。”当时我没在意,就接着和别人讲话,我想吵也是常事了,无所谓。过了一会儿她又跑过来说:“打起来了,关着门在打。”“啊?”我顿时愣了一下,说:“我们走,去看看!”我到那一看,果然门窗紧闭,里面一个女的喊着“救命呀,救救我呀!”我听了心就像被往上揪着,我赶紧喊“开门啊,开门啊!”我们几个居民一起把窗户扒开了(朝外拉),喊着:“不能打人,不能打人!”里面一个男的“窟窿”一声又把门(朝里)拉上了。他的劲比我们大。这时我突然看到走过来一个公安员,是王警官,这个人蛮好的,我们都认识他,是香铺营派出所韩家巷管段的负责人,我说:“快快快,里面关着门打人了。”他跑过来敲门说:“开门开门,是我。”门才打开。我当时气得不得了(她说话时身子在抖动)。我看到男的脸上有伤,脑门上有包块,女的头发蓬乱,泪流满面,眼睛有伤。拆迁办的人说:“他们打我们,我们不打他们吗?”我觉得说话要凭良心,他们夫妻俩进你们拆迁办是去找你们办事的,要是去打你们的,为什么不多带几个人去呢?人家就两个人,你们房间里有多少人?他们能打得了你们吗?他们就两个人难道是送给你们去打的吗?人家打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关门呢?这不合乎情理嘛!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夫妻俩去干什么我们不了解、不晓得,但是我晓得你们关着门关着门窗打人这是不对的,太气愤了。

     众居民:今天幸亏了王公安员,不然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目击者三,女,中年:今天上午9点多听到下面乱哄哄的声音,我心想是不是吵起来了,因为昨天他们通知我们开咨询会,后来听说是打起来了,我很吃惊,现在还敢打人?我不太相信有这个事实,赶到现场,我看到那个男的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叩见李源潮------”,他的脸上都像是被挖破的伤痕,头上有一个包,他老婆头发被抓得很乱,脸上表情很恐惧,我看到眼前的情形才确信打人的事又发生了,这是事实。我当时非常气愤,我说,快喊110,让他们看看被打的样子------

     记者:为什么你不相信会再发生打人事件?

    目击者三:现在报纸都在说这个问题,南京的拆迁问题在世界上都挂了头牌,昨天建设部刚刚开了会,就是针对这些问题的,新华社时评是随便登的吗(新华社9月15日时评:拆迁不能“拆”掉群众利益)?我觉得国家已经非常重视了,怎么还会这样------是你们通知住户大家来咨询的,你们又打人,我简直不敢相信。现在世界舆论,全国舆论都在那里呢,难道你南京市你玄武区就真的秃子打伞无法无天了吗?!后来香铺营派出所警察都过来了,连一些警察都悄悄说,不能再出事了。他们的态度很好,那些打人的可能是辅警。

     记者:辅警是什么人?

    众:不知道,他们也穿警察制服,你也搞不清他们是干嘛的。也许城建部门的执法大队,我们老百姓也搞不清。

    一居民说,(拆迁办)让人家先签字再给看清单,这不是黑白颠倒的事吗?他们本来应该主动复印一份,给拆迁户一份,他们自己留底一份,如果这样就不会发生今天的冲突,再说,人家要看,你就应该给人家看一下才合情合理,本来就应该是一式两份的东西。

    目击者三:看他纸上写着“叩见李源潮”,我说你写这个没用,倒不如写“拆迁办又打人了!”

    目击者四,女,中年:看到他抱着毛主席石膏像,旁边很多上岁数的人说:“毛主席在地下要流泪喽。”

     记者:“真有人这么讲吗?”

     答:好多老太太都讲了,从前拆迁起码能分到房子吧。

    目击者五,男,老年:我昨天就担心今天会出事,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各家媒体希望他们能来现场,接电话的小姐异口同声地说要请示领导。我知道不会有媒体来的,我9点半下楼来的时候已经打起来了。


三、居民对戴永宁副市长讲话的反映

    9月19日,《南京晨报》刊登了一篇“城建为民市长访谈”,文章标题为“就南京城建拆迁热点问题戴永宁接受晨报专访”

    一老年男居民:中央的讲话(建设部记者招待会)我们昨天都看了,今天报纸登了戴永宁副市长讲话,他说要加大力度,加快速度,现在那么多的具体困难没有落实解决,怎么再加大力度?他今天在报纸上讲的话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他只让老百姓尽义务,却不顾老百姓的利益。政府应该实事求是,是商业经营就是商业经营,是老城改造就是老城改造,不要混为一谈。

    另一老年居民:今天戴永宁讲要加快拆迁步伐,加大拆迁力度,这是什么意思?新华社不是讲了吗,就是利用黑恶势力强拆民房!他号称“老城改造”,什么叫老房?什么叫旧房?什么叫危房?总有个标准吧?我们的房子都不老(80年代末)。南京市以前每年拆迁量是1万多户,今年是4.9万户,你政府房源跟上没有?房源没跟上就大面积拆迁,是你政府的重大失误,你政府的失误为什么让老百姓来买单!

    (南京市建邺区西街头居民小区是90年代初建成的,建筑、院落等配套实施完整,周围环境也属于上乘,也列入“改造”,有一位居民对记者说:“国家真的这么富了?刚刚建了10年左右的小区就又要推倒重来、“改造”了吗?——记者注。)

     一女居民:南京市政府是不是要跟中央对着干?


四、“谁要抱金娃娃?”“谁能一步登天?”

    一老年女居民:拆迁办讲的话我们真接受不了,他们说:“你们还想抱个金娃娃呀?”我们周边的房子(长江花园)都涨到了7000元/平方米了,我们并没有要这么多,我们是旧房子,你个打折扣,周边的旧房子卖多少钱,你就给我们多少钱,这是是公平交易吧,这怎么叫抱金娃娃呢?现在周边的旧房子都是5500元-5800元/平方米。你给我们4000(出头)/平方米,叫我们买什么?我们能接受吗?我们不相信国家相信谁?我们只能相信国务院的八个字:“拆一还一,等价有偿。”

    一老年男居民:昨天建设部副部长说有的拆迁户漫天要价“拆迁拆迁一步登天”,我们根本不是那个要价。我们只是要求你按照中央说的,拆一还一,等价补偿。你给的钱让我们在这里能买到差不多的房子我们就满足了,我们是旧房,所以我们要求你给的钱使我们能够在附近买到旧房,面积大差不差,就行了。我97年退休,退休工资1300多,在我们这里算高的了,我住小套的(57平方米),我们都是六七十岁的退休人员,没有这个能力再去挣钱,贷款也贷不到,根本不存在漫天要价的事。

    另一老年男居民:我现在住70平方米,按照拆迁给的钱只能拿30几万,现在在南京城外买房子,同样面积的,怎么也得要45万左右,也就是说我必须再自己贴10-15万,我2000年退休,银行对退休的不贷款,这10-15万,一家人要聚多少年才能聚得起来?

    记者走访几十个拆迁户,上述问题非常普遍,特别像长江路等黄金地段,住户面积小,人口密度大,南京市按照1989年的拆迁费标准执行,而目前南京市的房价很高(居民认为有多种原因,但与政府集中、大面积拆迁和房型不合理比如大而豪华有关),远离市区的二手房普遍超过4000/平方米,拆迁户所拿到的钱根本买不到现房。

    另外很多老年住户,搬离市区就医存在很多困难,医疗保险的定点医院大多在市中心。而年轻住户搬离城里最大的问题是上班交通问题和子女上学问题难以解决。在这些问题没有配套解决之前,所谓加大力度、加快速度、支持理解城市改造,都是无稽之谈。

    还有一个严重的现实问题是,在拆迁户没有搬迁之前,他们的围墙、大门被拆毁,楼梯、甚至承重墙被砸掉,很多电路、供水设施被毁坏,一些家庭物品被偷盗,这是严重的安全隐患,也常常是引发愤怒情绪和武力冲突的导火索,如果再不引起政府的重视,恶性事故难免重演。

    夜深,在韩家巷1号被打夫妻俩的家,13岁的女儿在小阁楼上已经睡了,一个脸盆接在“滴答滴答”漏水的屋顶下。一个上下铺的单人床是这个屋里的唯一卧具,其余还有桌子、厨子、炊具等。墙角上静静地矗立着那尊白天他们抱着的毛主席石膏像。女的下岗了,在做临时工,每月收入500元,男的还在岗,每月工资1200元左右。

    这是幢二层的老式房屋,据说至少应该是民国时期的房子,他们住在二楼。楼道的一头已经被拆毁,陌生人不留神就会一脚踏空,另一头是下楼的楼梯,楼梯的可扶靠的结构已经被砸掉。楼板“嘎吱嘎吱”地响着,楼道里一片狼籍,电线耷拉在墙壁上。从夫妻俩的房间里,推开门就直接可以看到夜空——这是一个四面透风的、裸露的“空中楼阁”。男的指给记者看:“房子的榫头已经松动了。”周围邻居们说:“我们都替他们担心,要是刮大风的话就有危险。”

    与此同时,南京地皮拍卖的新闻不断传来,9月20日,南京《现代快报》报道:金洽会首日地价卖“天价”。

     记者/貔貅


相关链接


《南京晨报》:就南京城建拆迁热点问题戴永宁接受晨报专访

     2003-09-19


1.提高拆迁补偿开始调研

    南京市今年的拆迁量为历史之最,许多面临拆迁的中低收入家庭认为政府拆迁补偿标准有些偏低,戴副市长请晨报转告广大市民,提高补偿标准一事,政府正在组织调研,希望广大被拆迁群众要从城市建设的大局出发,理解和支持城市建设,积极配合拆迁,尽早完成搬迁。

    对于市民希望拆迁标准提高的心情,戴副市长表示理解,但他同时指出,拆迁标准调研是一个过程,需要听取专家、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各方面的意见,由于眼下正在实施的工程多事关南京全局、发展后劲和城市形象,希望市民理解、配合、支持的同时,政府也将妥善安置他们的工作、生活。

    戴副市长说,南京近期拆迁工作的重点是“围绕‘三个确保、一个控制’,加快城市建设进程”。即“确保老城改造 含危旧房改造、市政重点建设项目建设、河西新城区和十运会场馆及配套设施建设,严格控制其他拆迁项目的审批”。对属于“三个确保”的建设项目,涉及拆迁工作的,全市各职能部门要及时办理立项、规划、土地、拆迁许可等审批手续;对已审批实施拆迁的项目或按现行政策法规批准将要实施拆迁的项目,必须要加强动迁工作力度,加快拆迁工作进度,确保全年城市建设目标顺利完成。


2.“六道杠杠”规范拆迁行为

    对被拆迁群众的困难,戴副市长说,政府将通过完善就业、就学和社会救助扶持政策,多渠道解决拆迁群众的实际困难;对被拆迁群众中的下岗人员、因拆迁而无法经营的个体经营户,劳动就业管理部门将加大扶持力度,社会保障部门将及时实施最低保障;对拆迁后的就学问题,教育部门将制定合理的规定,安排其就读,并减免相关费用。政府已制定了“六道严杠杠”规范拆迁行为,按照“依法拆迁、以德拆迁、亲情拆迁”的要求,建立和完善公示制度、信访投诉、接待制度、目标责任承诺制度、拆迁举报制度、拆迁稳定监管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六项制度。对拆迁行为不规范,侵害群众利益、引发群众集体上访、发生恶性事件的单位和个人,要严肃查处,决不姑息迁就。


3.近期要让1300户拆迁群众有房住

    目前,南京供应城镇低收入和被拆迁困难家庭经济适用房已建成2772套,并已供应第一批和第二批群众,其中近40%为被拆迁住房困难户。戴副市长说,近期为保证危旧房改造项目顺利实施,市政府又定向向实施危旧房改造的鼓楼区红二楼、下关区宝善二个片区提供了300套房源,共计为1300户左右被拆迁群众提供了住房保障。南京市委、市政府打算用三年时间,改造179万平方米危旧房,新建各100万平方米的用于保障被拆迁住户困难户的中低价商品房和经济适用房。


4.马群附近10月开建中低价商品房

    南京市今年10月份全面启动中低价商品房建设,力争在年底前开工建设50万平方米;2004年开工建设35万平方米,2005年结合当年实际情况确定建设量;三年建设总量达到100万平方米以上。这批房屋价格在2600元~3200元/平方米,面积主要在60~80平方米,戴副市长透露,10月份首批开工的中低价商品房选址在马群附近。戴副市长还首次批露了中低价商品房供应对象的条件:初步限定在拆迁补偿款在20万元以下含本数 ;本市常住户口;人均年收入在上年度全市平均收入标准以下;除拆迁范围以外,在本市无其他住房的城市建设及改造的被拆迁困难家庭。


《现代快报》:金洽会首日地价卖“天价”

     记者 孙洁

    河西住宅楼面地价4069元/平方米,下关2950元/平方米,仙林2104元/平方米。

    昨日,在南京金洽会主会场热烈气氛中,南京土地市场一扫央行房贷新政、拆迁速度放慢所带来的阴霾,4块出让土地价格创出新高。


河西地价一月翻一倍

    昨日下午,建邺区茶亭东街124号地块作为意料中的热点,共有江苏博渡、宁冶建设、房产华通等八家公司报名竞标。2:30限时竞价前半个小时内,该地块3000万元的底价就被迅速抬至5400万元。最后,南京龙昌在全场人士的注目中以6500万元的惊人价格拿下该地。11074.9平方米的总面积,1.5的规定容积率,再加上4%的土地税,该地块楼面地价高达4069元/平方米。而一个月前,万科以2189元/平方米的楼面地价(含土地税)拿下奥体中心附近的一块宝地,引发业内人士关于“河西房价要涨成天价”的惊叹。当时以2000多元/平方米的楼面价预测未来河西房价超过4500元/平方米,现今土地成本已涨至4000元/平方米以上,连业内人士都连称“难以想见未来河西的房价”。


仙林土地首次出让遭疯抢

    仙林昨日首次挂牌出让的两块土地遭到开发商们的争抢。一块54664.2平方米的住宅用地在11家报名者的争抢中,江苏星汉置业以1.15亿摘牌,税后楼面地价高达2188元/平方米。另一块商业用地更是遭到两家浙商联合舰队和南京大成“拉锯式”的漫长竞争。南京大成最终以4600万元胜出,算下来地价高达382万/亩。在现场众多开发商质疑的目光中,该公司总经理曾善柱告诉记者,该地区不仅5万多师生消费力惊人,现在3000元/平方米的房价已使该区成为高档住宅区,他们看准了目前这里商业配套紧缺,拿地后将立即开始建设。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拆迁问题引爆中国大陆社会危机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南京副市长戴永宁就城建拆迁热点问题接受专访
  • 受害者投书胡温:强制拆迁是“彻底的灾难”(图)
  • 农民天安门自焚抗拆迁
  • 南京拆迁户自焚身亡 南京拆迁紧急“叫停”(图)
  • 南京拆迁“自焚者”翁彪遗体明日火化
  • 南京拆迁户「8-22」自焚事件再引波澜
  • 中国青年报:保护“拆迁户利益”是政府职责
  • 南京拆迁将减缓进度
  • 南京拆迁自焚者翁彪含恨去世
  • 南京拆迁“自焚”事件9月1日最新报道
  • 新民周刊揭露:南京拆迁队伍中的“黑恶势力” 欺压百姓造成自焚(图)
  • 陕西一男子因拆迁欲自焚 警方使用高压水枪喷射救下(图)
  • 他,为什么选择了自杀 --南京因拆迁而自杀不是孤立事件(图)
  • 南京一拆迁户主自焚而亡
  • 南京拆迁户揽官自焚(图)
  • 星岛日报:南京拆迁户集体自焚八死
  • 极其震惊:南京长江路邓府巷拆迁酿惨剧8人自焚身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