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美国洛杉矶居民李奇观被诬陷美国间谍,在回国航班上被下毒

【博讯2003年6月30日消息】     回国更多文章请看回国专栏

    以下来自文章作者,博讯没有核实,希望读者和有关人士能提供更多消息。 (博讯boxun.com)


中国政府必须严惩在飞机上对乘客下毒的元凶

    美国洛杉矶居民李奇观,出生于上海市上海县陈行乡李巷村,他年迈的父母和唯一的弟弟还住在老家。他因为被诬陷成打入中国最高层的美国超级间谍而被中国政坛上的一帮法西斯份子迫害得惨不忍睹,决定去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并于2000年9月9日搭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5984航班去北京上诉。想不到在飞机上被空务人员下毒。事发后,他连续不断地向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国家安全部,中国民航总局,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上海市公安局申诉,要求惩办凶手,但都没有回音。他又连续3次通过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向它的合作伙伴-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交涉,在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沟通以后,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给了他3次明确的回应:1。对此事深表道歉(APOLOGIZE)2。确信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会马上回音(CONFIDENT YOU WILL BE HEARING FROM AIR CHINA SOON)。

    匪夷所思的是,他至今还没有收到中国方面的任何回应。


一.下毒经过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5984航班于9月9日3点30分自洛杉矶飞往北京。李先生坐在靠走道的位子,所以第一个向伺候他这一排的空姐叫了饭菜,叫的就是餐车上的普通饭菜,但奇怪的是,这位空姐没有理睬他,却给了他旁边的乘客饭菜,直到这一排服务完了,也没有给他。最后,很怪异地由餐车那一端,正在伺候后一排的那位空姐给了饭菜。他吃了这个饭菜以后不久就肚子疼,他知道食物出问题了,因为他任职美国PrincessLifestyle制药集团总经理,具有医药常识。他就拿出他们公司生产的排毒药来吃,并不断喝水,希望通过排便来减轻症状。他连续吃了几次药,也排了便,但痛得更厉害了,头上直冒汗,旁边的两个男人则不动声色地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后来他痛得无法坐下,就蜷缩在走道地板上痛苦地呻吟。一位空姐看到了,马上说:“我帮你去广播叫医生”。在飞机上用广播叫医生是常理,想不到这一次是例外,女领班过来对他说:“不能叫医生”。他实在痛得厉害,就哀求其他路过的空姐叫医生,但她们都作不了主,最后来了一位乘务长模样的男子对他说:“你的问题是肌肉受冷引起的,不能叫医生”。渐渐地他已痛得无法讲话了,浑身是汗,精神也开始恍惚,好象要死去一样。这时他突然连续几次呕吐,把吃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吐过以后,轮番有几批人过来看,过了一会儿,女领班走来对他说:“我们帮你问过医生了,是肌肉受冷收缩引起的”。但医生自始至终没有来看他。以后他又忍着痛苦连续不断地喝水,并继续服用排毒产品,才逃过一劫。李先生在国外15年,从来没有生过病,平时注意营养,坚持锻炼,搭乘飞机无数次,也从来没有出过事,这次去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就出事。


二.对李奇观的弟弟行凶

    2000年8月15日,李先生停掉了在美国的一切工作,为去中国最高检察院检举做准备。这帮法西斯份子侦探到这一消息以后,他们先对他唯一的弟弟下了毒手。2000年8月31日晚上,他们用国家和人民的钱,高价收买了5个流氓,手执铁棍,打断了他弟弟的手,打破了他弟弟的头,这帮丧心病狂的歹徒,还打碎了他弟弟的头颅,差一点把他打死。


三.这是一起发生在改革开放年代的世纪大冤案

    中国高层的这帮法西斯份子之所以用这么毒辣的手段对付他,缘于改革之风起于青萍之末的上海。他和当时的上海市领导有些工作上的关系,就被这帮反动份子谎报军情,伪造罪证,当成美国间谍,而且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高层次的间谍来侦办。为了取得他做间谍的证据,以便铲除政敌,他们对他的亲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尤其是从权力重组的1992年起,许多亲友遭到了关押和杀戮,政治斗争之残酷,莫此为甚。由于查不到证据,他们给他设置了形形色色的陷井,但他都避开了,如果他因一念不慎而陷入其中,一部现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也许就要重写。

    改革和保守之争,一直是中国历史进程中的一个绵延不绝的主题。李先生当年被人们称为是一个有远大理想有深度思想的改革奇才,他一直潜心于政治和经济改革的研究。中国报章曾经介绍过上海市市长徐匡迪是一位远见卓识的市长,早在1992年就提出了不喜欢计划经济的观点,后来被朱熔基延揽入阁,主管上海市的计划经济,还留下了一句至理名言:“我就是要让不喜欢计划经济的人做计委主任”。李先生不但从理论上提出了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的真知灼见,而且还在1984年以大无畏的气概实践了他的理想王国。譬如他首先提出土地要让国内外种田高手承包,反对小国寡民、自耕自足的小农经济,政府可以通过税收、规划、质检、环保和反托辣斯来管理农业,通过加强农业科学研究和培养农业人才来支持农业。他在反复研究资本主义经济、苏式鸟笼经济、和中国古代经济的沿革以后,在早期提出了自由生产、自由买卖、自负盈亏、自由竞争、市场调节,政府宏观控制的市场经济理论。他首创第二职业,技术有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提倡商贾无界,知金(知识和资金)下乡,农民进城,呼吁拆除城乡户口藩篱,以城带乡,建立大经济共荣圈,促进经济的平衡发展,加快国民经济总体水准的提升。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但是一个有着闪光思想的改革理论家,还是一个为理想而不怕牺牲,勇于试验的改革实践家,1984年,他冒着犯法坐牢的危险,在上海郊区农村作改革试验,并在解放日报、文汇报、上海电视台、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等中国一流媒体上为改革开放摇旗呐喊。尽管在保守派的无情打击下,他成为中国唯一的一个象1957年那种因文字而惹祸的右派,也是中国唯一的一个不领报酬为改革事业无私奉献的牺牲品。但二十多年的实践证明,他提出的改革理论至今仍然充满着生命力。


四、希望大家帮助他讨回公道

    下毒事件发生以后,李先生曾数度向中国民航及所属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提出和解的要求,但杳无音讯;他也写信给下至上海市公安局局长吴志明,上至国家主席江泽民,请求中国政府干预,仍然没有反应;最后他请求和中国合作的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居中斡旋,以期和解,除了西北航空公司之外,仍然没有得到中方哪怕是例行公事式的回应。2002年5月13日,他联名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国务院总理朱熔基,希望两位领导严惩凶手,但除了见到5月22日中国民航局长刘剑峰被撤职之外,还是没有见到任何惩办凶手的举措。他已做到仁至义尽,现在只能公诸于众,让人民来审判这帮法西斯份子。

    航空公司是服务行业,服务顾客是它的天职,但中国民航对顾客的申诉既不解决,也不回应,这在国际航空界是绝无仅有的。

    天灾不可避免,人民也会谅解;人为下毒,就天理难容。作为中国民航局长,法西斯份子要你执行下毒的任务,你应该拒绝,因为保护乘客是你的神圣职责;如果不行,你可以退而求其次,拒绝他登机,以保护你的一方净土;如果还是不行,你可以辞职抗命,只不过丢个乌纱帽而已,但你得到了人民的尊敬,维护了国家的声誉。如果你这样有人格又有思想,国之栋梁,舍汝其谁?

    中国这帮高级法西斯份子为了把李先生打造成打入中国最高层的美国间谍,他们不惜动摇国本,对他侦查和迫害,在世界范围内追查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用卑鄙的手段安插中国公安住在他家,搞坏他的房子,搞垮他的餐馆,搞掉他的工作,打烂他的车子,直到在他去中国最高检察院的飞机上对他下毒。他已被害得家破人亡,痛不欲生。

    李先生希望人民声援他,呼吁中国政府惩办凶手,并向中国政府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索赔。由于他没有能力负担庞大的法律诉讼费,所以希望各界善心人士能伸出援手,帮助他讨回公道,来函请寄:

    P。O。BOX 4876,EL MONTE, CA 91734-9998, U。S。A。或来电:(626)452-0980

    李先生一直情系改革,他会把全部赔款用来建立一所现代化的学校,一方面为中国培养改革进取的WTO国际人才,另一方面为在中国投资和工作的外籍人士的子女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