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博讯2003年5月23日消息】    【世界日报】社论  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纽约时报记者四月廿五日从北京发出的一则检讨「天安门大屠杀」的长篇报导,开头就说:「坦克车和机关枪扑灭了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运动六年之后,当年鼓舞全国展开六周抗议活动的学生领袖们,现在为了造成这段血腥历史的导因发生争议。」我们读了这则报导最初感到突然和愕然。当年领导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们,有的仍留在或陷身中国大陆,有的流亡海外散居各地;流亡海外者有的为生活奔波挣扎,有的找到机会求学进修,他们怎么会在此时此际,集中针对将近六年之前的天安门大血案如何造成的问题,发生争议呢? (博讯boxun.com)

     我们强调「此时此际」,是指当年调动军队、下令镇压的邓小平已旦夕不保、行将就木之时,而被冠以「反革命」罪行的天安门学生运动要求平反的问题,势将随之到临之际。值此时此际,我们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在中国大陆及海外,没有激发对天安门学生运动要求平反的声浪?以及对主使天安门大屠杀的中共决策当局要求负起历史责任的声浪?有些人反而回过头来,检讨学生领袖们当时的领导策略,为什么不能躲过大屠杀的发生?这不是舍本逐未、避重就轻、转移目标、卸责嫁祸吗?

     当时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领袖们,现在并未主动挑起所谓的争议,而是有些人对两部有关的纪录片「移山」和「天安门」所叙的事实,所勾划的形像,发现有分歧与不一致之处,而学生领袖也有激进派与稳健派之分,最后稳健派居于下风,激进派在大军包围之下仍不同意放弃天安门广场,认为如果示威的学生群众能在军队开枪,坦克冲进广场之前撤退,不就可以避免一场大流血吗?我们对这种论调不能苟同!因为群众的情绪一经燃起,又经过了六周的僵持、对立、苦撑,情绪很难控制的。尤其是学生运动,青年学生血气方刚,为了真理,为了,正义,为了理想,更会不顾一切的。结果不幸造成千百名和平示威学生死伤枕藉、血流成渠的悲惨局面,为什么不去谴责下令屠杀的共党头子?为什么不去责备那些拨动机关枪扫射的、驾驶坦克车前冲的刽子手?却要埋怨所谓的激进派学生领袖们,没有劝促示威学生赶快撤出广场以保全性命。这样不是说风凉话,或是表现事后有先见之明?

    诚然令人匪夷所思。

     在此我们更须指出当时事实发展的一个关键之点:天安门示威的学生群众没有武器装备,他们不是武装叛乱!亦非如「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红卫兵进行「武斗」,他们只是要求与当局对话,希望当局采纳他们的意见,实施民主改革。但中共决策当局为保持独裁专政,将学生群众视为敌军,挥动大军围剿,冲锋陷阵,大肆杀戮。像这种行径,天理何在?人性何在?造成这样一椿残酷事件,造成这样一段血腥历史,百分之百的、完完全全的,是指挥屠杀者、执行屠杀者的责任,没有一丝一毫理由来归罪于一些学生领袖的处置不妥。

     至于引述当年学生领袖柴玲接受一位美国记者录音访问的部份内容,影射在天安门广场上发号施令的柴玲「让别人流血而自己求生」,姑不论这段引述是否如柴玲所说有断章取义之嫌,一个不能改变的事实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那一天,在被机枪与坦克包围的天安门广场上,柴玲与大约五千名同学坚守到最后一分钟,当她带领同学们撤离广场时是走在最前面的一排。柴玲没有被枪弹击中,没有被坦克辗过,已经是九死一生了,已经是劫后余生了,还忍心从她情绪激动时对外国记者访问所说的字眼里找碴儿?影射柴玲「让别人流血而自己求生」,岂非欲从根本上破坏柴玲的人格?想想看:破坏柴玲的人格,毁掉天安门学生运动的一位出色的领袖,无形中也可折贬了天安门运动的价值。值此下令军队动武的邓小平奄奄一息之时,值此天安门学生运动势将提出平反之际,这样做法不是企图为邓小平盖棺论定留下一隙回转的空间吗?

     历史不容被掩饰、被扭曲,也不能被掩饰、被扭曲的。大暴君犯下的滔天罪行,已深深刻印在历史上,别人无从为之缓颊,也无法冲淡。邓小平没入历史之日,就是天安门死难烈士在追求民主中国的曙光中翻身出头之日。现在如有人想要推诿或转嫁六四事件的责任、想要延宕天安门学生运动平反的时间,显然是狂人说梦!

   原载:【世界日报】日期:1995.5.8

   自从六四大屠杀以后,中共的一切宣传机器和其在国外的明的暗的走狗特务们,一直在费尽心机,出尽八宝地制造谎言,来抹黑民运学生领袖们。当年制造了成箩的无耻谣言,集中攻击王丹,柴玲和吾尔开希。亏得王丹有超凡的记忆力,曾有机会选文将那些共产党爪牙们控空心思编出来的谎话一条条地批驳得体无完肤。吾尔开希和柴玲虽然逃了出来,不得不接受文化的震荡,在异国它乡,挣扎着学习、谋生,每一步都是严峻的考验。对攻击他们的那些谎话根本无法顾及,而且有时候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我记得不止一次,有心态卑劣者在牛肆网上嘲笑吾尔开希以自己的劳力谋生。那些嘲笑他的人不明白的是,这种不择手段的对学生领袖的人身攻击,只能显示亲共者的无知与可卑。

   觉得某些中国人的思路,实在奇怪。譬如说:要批评主子的短处是不可以的,除非你是完美无缺的完人,或则就不能对主子「说三道四」。此种奴才逻辑,居然还让一些以「精英」自居的党奴们再三引用,作为为虎作伥的依据。

   又有一些说法:认为辩论民主是不是适合中国的国情是最迫急的前题,而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会不会很快将中国带到「同归于尽」的不归路绝对可以押后讨论。

   也有人扬言:只有完美者才有资格来推广民主,否则的话,没有人可以有资格来争取和行施民主的政制方式。

   更有不少人经常提醒我们,那些学生领袖当时绝对应该让大家在广场上撤了下来,学生们被杀都是因为学生领袖们不肯撤的缘故。难道就没有人有这个弱智再问一下:如果学生领袖们下令,他们就能说服广场上的学生吗?我知道的就有包括戴睛在内的一些著名「精英」们,也包括一些教授们,他们也曾尝试过劝告学生撤出广场,他们有没有成功?

   这些「精英」们的威望难道还输于那几个才在不久前刚过了二十岁生日的毛头小子的学生领袖们?!

   当然,大义凛然地谴责学生领袖们不需要冒险,是零险度的美事,也绝对适合聪明人的所为。而要批评那个杀人放火的当政者,则是损人不利己的笨事,应属只有恶人谷中的白开心才喜欢做的事,聪明人不屑为也!

   这些奇怪的言论似乎在向世界呼唤,看哪!有我们这样的奴才,才会有忍心向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学生开枪屠杀的主子!

   海生怒涛于枫叶之国.屠龙之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两名"六四"学运领袖获释
  • 呼吁平反六四 作家王万星被关精神病院11年(图)
  • 赵紫阳同情六四学生 软禁至今
  • 姜平: 一份绝密文件!更大规模的六四屠杀正在筹备(图)
  • 外国传媒:SARS危机如六四
  • 黑客联盟推出“六四”反网络封锁软件
  • "六四"难属联名上书人大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因卡在六四平反前拒访中国
  • 流亡的「六四」工运领袖赵品潞证实罹肺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