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0003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六四真相另一章

【博讯2003年5月20日消息】            中国的悲剧    中岛岭雄著

         第一章  「血腥的星期日」和恐怖政治 (博讯boxun.com)

          天安门广场的大惨剧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深夜,也就是六月四日凌晨一点四十分,十万共军戒严部队,在坦克和装甲运兵车保护之下,开始进驻天安门广场,使用仿苏联AK47冲锋枪改造的中共制五六式冲锋枪向广场的学生和市民开枪平射,就这样一场永被历史记载名叫「血腥的星期日」的大屠杀,在来自全世界的新闻记者面前展开出来。

     广场的学生和市民、许多的新闻记者们以及关注北京情势演变的全世界的人,都料想不到怎么有可能发生这样的惨剧。

     凌晨二点三十分左右,学生的自主广播中,大声疾呼「最后斗争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但是,已经疯狂的戒严部队,不但没有松懈镇压,反而更加残暴,终于在五时三十分,摧毁了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所构筑的「民主女神像」,坚持到最后一刻的留在周围的勇敢的学生们,遭受十数挺机关枪的扫射,全部被杀害了。

     长达五十天的「人民的浪潮」之高潮局面,完全被平定下来,天安门广场流著大量的血,毫无分别地被射杀的学生和市民的怒号与惨叫声,向四面八方激起回音之后消失了。

     四日清晨,中共的中央电视台报导说:伤亡人数有四千人。但是,不久,传播机构在戒严部队军事管制之下,对于「血腥的星期日」的事实真相,再也不加报导。根据中共红十字会有关人士的说法,单在六月四日清晨的枪击中,有二千六百人死亡,一万人受伤。

     被称为「人民军队」之「人民解放军」,对手无寸铁、完全没有抵抗的进行非暴力「和平请愿」,要求彻底民主化的学生和市民,竟不分清红皂白地开枪射杀,并用装甲运兵车和坦克车碾死东跑西窜的学生和市民,这种暴行,就连希特勒和史达林也不敢尝试过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社会主义强权下镇压群众运动的有过一九五六年六月的波兰暴动以及同年秋天的匈牙利事件之前例。但是,这些都是政府当局和挺身而起的民众互相冲突的结果所造成的悲剧,或是因苏联对外国的军事介入所引发的。此外,一九六八年「布拉格之春」和一九八○年波兰对「团结工联」运动的镇压等,虽都被刻在史册中,但是像这次「人民军队」对完全没有抵抗且非暴力的学生和市民施以武力镇压的暴行,无论是在中共的历史或是其他任何社会主义强权体制下,都是史无前例的。

     史达林的流血整肃虽然也是个悲剧,但是它是使用秘密警察暗地里进行的、可是,中共这次的武力镇压却在全世界瞩目之下,趁著黑夜所进行的,不得不说是极其超乎异常的暴行。希特勒的奥斯威辛惨剧和部份日军的暴行已成为历史的事实。近年来,波尔布特政权在柬埔塞境内惨杀大量民众一事也是众所周知的,或许可以加上一九八○年的韩国光州事件。这些事件,全系在所谓战争和革命的极限状况下的一种残酷暴行,或是民众和当权派的暴力冲突所引发的,而与对静坐在那里要求民主化的学生和市民进行单向的杀戮行为相较,不得不说是层次完全不同的悲剧。

     于是,邓小平阵线(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邓小平,首相李鹏,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兼国家主席杨尚昆等强硬派领导人)自己撰择了与民众为敌而永远遭到谴责的立场。

        学生、市民的亡人数约三千七百余人

     北京惨剧的状况,从陆续明朗化的诸多事实来看,在道义上是绝不能给予容许的。首先,报告中指出从六月四日「血腥的星期日」的前几天起,北京几处的火葬场已事先被军事管制;更早在几天前,在戒严令体制下负责维持北平治安的中共当局频频放出天安门广场因在酷热天之下进行长期绝食抗议和静坐,导致卫生状态极度恶化.传染病正滋生蔓延著等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传说对直接执行射杀任务的戒严部队二十七军所属的士兵们以注射传染病预防针为名打了兴奋剂,是相当可信的。

     六月四日午夜零时二十分,有人发现三辆战车并排自长安街由西向东开往天安门广场。其实,战车是个幌子,当人民为战车轰隆声音吓得发抖,陷入恐惧状况时,中共部队一齐向天安门广场进攻,回想当时学生和市民的惨叫声,如今犹萦绕耳际。当天,正巧本人担任NHK卫星广播的评论员,在摄影棚里观看全部状况,在部队一齐开枪平射时,NHK特派员的悲痛声,令我难于忘怀。他是我研究所的学生大崎雄二,这回他勇敢地在天安门广场作一连串的现场采访报导。中共戒严部队的暴行激怒了西方诸国,尤其经美国电视摄影记者的勇敢采访,将此一极其残暴的场面,向全世界作了报导。

     二十世纪即将结束,就一般而言,当全世界远离战争,裁军有了大幅度进展的今天,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首都北京竟然发生此一军事惨剧,我们相信,大陆的民众自不待言,连全世界的人民都将永远无法忘怀的。

     更加遗憾的是中共当局为掩盖其残暴行为,竟作了与事实完全相反的报导,以颠倒是非的手法作了反宣传。中共政权发言人向海内外作以下的狡辩:「六月四日,在天安门广场没有一个人死亡,学生们已解散,没有人被打伤或被战车碾毙,暴徒在别的地方掀起暴动,暴徒自部队偷取步枪,企图颠覆国家,在这个战斗中有三百人死亡,牺牲者的半数是士兵,其余是暴徒及属于坏份子的旁观者」等等。

     当然,上述说法与邓小平素来主张「实事求是」的精神相违背。四日上午,军事管制下的北京广播电台,播放了以下戒严部队司令部的谈话:

     「昨夜,在首都发生重大的反革命动乱,暴徒以疯狂举动袭击解放军的官兵,放火烧毁军用车辆,设置路障,掳走解放军官兵,图谋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根据上述中共官方的说法:有一小撮反革命暴徒多么毒辣,他们先袭击人民解放军,结果造成了多数人的伤亡,人民解放军的行动是正当防卫。

     质言之,中共对于无法经由电视和新闻报导获知惨剧场面情况的广大中国人民作单向的报导,企图将其暴行正当化,这种手法,可以说是又另加一层的罪行。这种中共当局的行为,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在混乱的情况下,究竟有多少人死亡,在大肆屠杀之后,虽历经时日,但仍无法正确得知,不,或许将永远无法获知也说不定。

     有一位正在北京留学的日本学生,在天安门惨剧之后,不得已急忙返回日本。根据他的报告指出:位于郊区的北京外语学院的后校园里,挖掘了大坑洞,一辆辆满载尸体的卡车开进校园,将尸体丢进大坑洞中燃烧,以湮灭证据。另根据一位西方记者指出:戒严部队将倒在广场的民众,包括还活著的也一齐用火焰喷射器予以烧毁。经由香港成功脱逃到西方国家的学生运动领袖吾尔开希(维吾尔族)六月二十八日在香港等地所放映的录影带中说:「我的同窗好友多位在天安门广场被战车给轧得稀烂,尸体用铲子扒在一处,我们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看见士兵们将尸体扒进塑胶袋中,放火给烧了」。总之,靠偶而所降下的寒冷的雨水帮忙,第二天早晨起,天安门广场已被匆匆地清洗得一乾二净。

     既如前述一般,在实施军事管制以前的中共新闻媒体,曾经报导学生、市民的伤亡人数达四千人或者是数千人。另,据在事件发生之后,北京大学治葬委员会所招贴的大字报报导:学生、市民的死亡人数在四千人以上。香港的『争鸣』杂志(一九八九年七月号)则报导:死亡人数六千人,并有数万人受伤。六月七日晚间,英国广播公司(BBC)广播指出:有七千人死亡,其中一千人是士兵。

     相对的,六月六日中共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则说:军民死亡人数不到三百人,学生仅有二十三人牺牲;六月三十日北京市长陈希同报告说:非军人的死亡人数二百多人,其中三十六名是学生,受伤人数有三千多人,如加上军警死亡人数和六千人以上的受伤人数的话,合计死伤人数为九千二百多人。

     一方面,对这次事件付以最大关切的中华民国.台湾方面则指出,三千七百多名学生、市民死亡,九千六百多人受伤,当握了相当具体的数字。

     但是戒严部队司令和中共当局却公然宣称在天安门广场没有一个人死亡,发布骇人听闻的子虚消息,力图将事件予以正当化。六月九日北京广播电台播电台播报中共北京市委员会宣传部「北京发生反革命暴动的事实真相」一篇文章中,宣称「在广场静坐的学生,包括最后被强制撤退者在内,没有人死亡」。

     盖在广场静坐手无寸铁的学生们和民众的伤亡,要较之出动装甲运兵车,坦克的机械化部队,手持机枪扫射的戒严部队几千人的伤亡来得少,这种荒唐的说法,说得过去吗?中共当局在实施军管之后,不得不频频使用上述反宣传本身,正反映当局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危机情势。

   摘自:《中国的悲剧》植字 海生怒潮于枫叶之国 屠龙之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两名"六四"学运领袖获释
  • 呼吁平反六四 作家王万星被关精神病院11年(图)
  • 赵紫阳同情六四学生 软禁至今
  • 姜平: 一份绝密文件!更大规模的六四屠杀正在筹备(图)
  • 外国传媒:SARS危机如六四
  • 黑客联盟推出“六四”反网络封锁软件
  • "六四"难属联名上书人大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因卡在六四平反前拒访中国
  • 流亡的「六四」工运领袖赵品潞证实罹肺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