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媒体 请不要再做冷漠的看客

【博讯2003年3月14日消息】    [千龙传媒]因不熟悉道路,不慎跌入深深的水井中溺水身亡,这样的事摊到谁身上都是非常不幸的,毕竟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没有了。可这事却被《大连晚报》的通讯员狠狠的挖苦了一番。

    据3月12日的《大连晚报》报道,长海县某地的3名民工在当地一口水井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报案后,尸体被警察打捞上来,经确认,死者也是一位民工。从死者身上,民警找出了几本有淫秽内容的VCD光碟,而尸体已经高度腐败,估计死亡时间在10天以上。那么导致民工死亡的原因是什么呢?写这篇报道的通讯员是这样说的:“而死因却出乎大家的预料,竟是为了看几本“黄碟”,而掉入水井,命丧九泉。” (博讯boxun.com)

    情况真的是这样吗?其实只要稍微有点思维能力的人都知道,民工的死与所谓“黄碟”没有直接联系,更不是一种因果关系。显然不是“黄碟”导致了民工的死亡。在这件不幸的事件中,“黄碟”只不过是一个道具,是通讯员挖掘卖点的话头,是死因的替罪羊。真正的死因很清楚:处于小道中央、且没有井台的深水井要了民工的命,加之天黑,不熟悉道路,使得跌入水井的几率加大。不单是来自外地的民工,对任何一个不熟悉当地地形的人来说,只要是晚上走那条小路,都有掉入水井的可能。这与掉入水井前民工干了些什么没有任何关系。

    报道之所以硬要把民工的死与黄碟联系起来,很显然,是因为出去借“黄碟”的民工的溺水暗合了某些人对民工的偏见。在这些人眼里,民工是一个自由散漫、没有个人尊严、没有素质和品位、追求低级趣味的群体。如果你读了这则报道的原文,一定可以感受到作者和媒体那种居高临下、尖刻冷漠的态度。从这则报道,看不出作者、媒体对生命的关爱和尊重,看不出他们对民工的同情和理解。对那位遭遇不幸的民工,甚至都不愿意称他为民工,而是直接以“打工仔”相称,调侃、挖苦的语气充溢于字里行间。只差没这样在报道里说了:居然借黄碟看,这样的人死于非命,真是活该!其实犯得着这样吗?只不过借了几张黄碟,又没违法,顶多有点格调不高罢了。可这也不能怪民工,他们为社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有谁真正关心过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

    我在想,假如,那天晚上,这位不幸的民工不是到老乡家借“黄碟”,而是去借“科学种田”的书,不知道这则新闻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再进一步,如果这位民工是为护送一名素不相识的病人去医院,不慎踏入水井中,那么这则新闻又该怎么去写?假如真是那样,我敢肯定,在媒体的生花妙笔下,这位不幸的民工就不再是一个倍受挖苦的负面形象,而是一个可歌可泣的新时代的好民工典型!

    死的地点一样,死的方式一样,甚至死的原因都一样,只是因民工外出的目的不同而使事件的性质产生质的变化,媒体的态度也截然不同。你说,我们所看到的新闻报道到底是客观的揭示了事物的真相呢,还是别有用心的混淆了受众的视听? 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肩负着社会守望、宣传教化、文化传承等功能的媒体?天天呼吁要对民工进行人文关怀的媒体?看来,在这些人的眼里,人文关怀只不过是某些时侯用来应应景的装饰品,其骨子里,依然还是见风使舵、落井下石、急功近利的意念!(梁勇)

   新闻链接 想看“黄碟”不料先赴黄“泉”

    一外地打工仔来到距自己居住地几里远“老乡”家租借“黄碟”,结果因不熟悉路径,不慎掉入“老乡”家门前的水井中淹死,后来井内一条烟引起了民工的注意,才将他捞了上来。

    3月8日傍晚,长海县大长山岛镇塞里岛3名民工来到塞里岛一口水井边打水,却发现水面上竟漂着一条未打封的“美登”牌香烟,他们用扁担捞了很长时间,可由于井太深,怎么也捞不上来。吃完晚饭后,3人仍不死心,又拿着工具和手电筒来到井边捞“美登”烟,谁知用手电一照,竟看见“美登”烟旁居然还漂着一个人。

    3人吓得惊慌失措,一路连滚带爬来到附近一户居民家中,打电话报了案。接到报案后,刑警们迅速赶到现场,将尸体从井中捞了上来。从死者身上,民警找出了几本有淫秽内容的VCD光碟,而尸体已经高度腐败,估计死亡时间在10天以上。

    通过调查,死者的身份很快被查清,死者名叫赵芳,现年36岁,黑龙江望奎县人,在塞里岛一养殖场内打工。而死因却出乎大家的预料,竟是为了看几本“黄碟”,而掉入水井,命丧九泉。

    2月28日18时,辛辛苦苦干了一天活的赵芳来到附近一家商店,买了一条“美登”烟,百般无聊的他这时忽然想起“老乡”张某家有几本“黄碟”,何不借来一阅,以消除寂寞?于是,赵芳就来到张某家向其借碟,出于情面,张将“黄碟”借给了他。目的已经达到,张某连声称谢,赶紧告辞,急急忙忙往外就走,回去看碟。张某家门前七八米处的小道中央,有一眼没有井台、深达10余米的水井,附近的居民都靠这眼水井吃水。赵芳走时,天已经黑了,他本想抄近道,没想到却正好掉入了这眼水井中。掉入水中后,赵芳曾经数次顺着井壁向上爬,可由于井壁太滑,最终溺水身亡。(大连晚报 王志东)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