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114查号台独霸资源是滥用公权还是滥用私权(三篇)

【博讯2003年1月10日消息】    青锋:由114公共资源独霸看公权滥用

    拆分电信居然拆分出死角。这恐怕是信息产业部官员当初拆分电信时想都想不到的。可这死角偏偏就出现了,而且是在中国的第四大直辖市——重庆。中央台(2002年12月31日)的报道说,在重庆,向传统的114查号台查号,不仅查不到要查的电话号码,其自动回话还要告诉你:114查号资源为中国电信独家继承。言外之意,网通、铁通什么的用户概莫能用。这真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

    不用多说,拆分中国电信的初衷,是为了在中国的电信业构造一个良信的竞争环境,使得中国的民族工业在内部的竞争中练就一定的能力,以在中国入世之后,中国的电信业能够更好地应对外来资本的冲击。可拆来拆去的结果,不是联通不能同中国电信互联互通,就是铁通不能同中国电信互联互通。而如今,又发展到了刚刚分出家来的网通这个亲弟弟不能同电信大哥哥共享114查号台了。 (博讯boxun.com)

    114是什么?是公共资源。而公共资源要一家独占,分明不甚合理。

    可话说回来,个别公共资源被一家独占的不只中国电信一家。而且还有更加恶劣地发展到滥用公权。

    司法部门暂且不说。单单从一个小小的商场或者超市就可以看出现今中国公权滥用的泛滥。笔者曾亲眼看到郑州某商场的保安对待几个中学生的事。这几个中学生因做课件的需要,到该商场拍摄一些画面,还未拍几下,就被该商场保安以保护商业机密为由,将几个孩子带到了保安室。尽管几个孩子一再声明,只是课外活动需要,并无恶意。但该商场保安还是强行将几个孩子拍摄的内容销毁,才肯放行。一个并无执法权的保安,竟如此大胆地剥夺公民的权力,真可谓肆无忌惮。

    这绝不是个案。比这个商场滥用公权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一些超市的保安随意对顾客的搜身。尽管媒体不断地对此现象加以关注,一些法治观念较强的公民也通过法律手段讨回了公道。可超市对公权的滥用,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不断升级,如今已到了成都某超市公然贴出告示,称如发现小偷可当场打死,也即“就地正法”(2002年12月29日《江南时报》)。由此可见,小小超市对公权的滥用,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再说司法部门。查查媒体,歹徒在逃跑时被警察当场击毙这样的报道,会不断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且不说击毙歹徒前鸣枪没有鸣枪,合不合规定。但从对一个罪犯的认定程序上看,这一点就让人担忧。法律规定,不经法定程序审理并判定一个人有罪,该犯罪嫌疑人就不能称为罪犯。就是说,在判定一个人有罪之前,任何人、任何单位都不能剥夺该人的任何权力,更不用说,剥夺其生命了。据说,为了交警的人身安全,不少地方都为交警佩了枪,这会不会使个别人对公权的滥用更加扩大化?我真担心。

    前不久,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我国首部民法典草案首次提请审议。我觉得对公民的保护已经非常到位了。可有人说,新民法对公民的保护还不够。如是,若照搬公安部门为保护交警的人身安全给每个交警佩枪的方法,为了全国百姓的安全,恐怕得给每个百姓佩枪了。这显然不可能。于是,我想,要从根本上遏制公权的滥用,还是让人大制定出一部遏制滥用公权法最为有用。

   陈俊丰:114独霸查号资源是对私权的滥用

    114独霸查号资源、超市杀人告示与警察击毙逃犯,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还有那么点噱头。把这三者联系在一起,是青锋先生《由114公共资源独霸看公权滥用》的文章(《人民网》2003年1月3日观点频道)。文章由重庆中国电信114独占查号资源的不合理,联想到滥用公权,并列举了成都某超市发现小偷可当场打死的告示,近来频频发生的警察未经鸣枪便击毙逃犯等例证,表达了对目前“公权”被滥用及有扩大化趋势的担忧,提出了要立法机关制定一部根治滥用公权的法律之对策等等。作者心系民众公共权利,鞭挞时弊,忧天下人之忧,无疑值得赞赏。但读罢全文,犹似哽喉,令人有不吐不快之感。文章未能厘清公权、私权的界限,对几个事件的定性归类并不妥当,值得商榷。

    公权,又叫公权力,是公共权力的简称。公权与私权(私权利,私人权利)是一对概念范畴。公权和私权的关系究竟怎样?我国宪法确认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政府是由代议机关选举或任命产生的,它的权力是人民让渡的。人们组织政府,就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权利需要一种强制力量的保护,这正是社会公共权力之所以产生的根本动因。以权利保护为本位,也便成了公权行使的前提、归宿和必然要求。这也是倍受现代法治国家(政府)推崇的“社会契约说”理论。

    显然,公安部门是公权机关。作为公权机关雇员的警察,未经鸣枪便击毙逃犯,除合法情形外,否则,性质非常严重,构成犯罪。这是各国刑律明令禁止的故意杀人行为,有例可考。无可置疑,这类事件的发生,是公安机关个别工作人员滥用公权的典型。知法犯法,应当严惩不岱。这些年,随着我国法治的进步,警务人员的业务和思想素质均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但必须承认,离权利本位的要求尚有很大差距,例子也实在太多了。究其原因,除体制方面的不在此赘述外,主观上与对公权与私权本质关系的认识模糊,甚至本末颠倒分不开。有必要加强教育,让干警端正并树立权利本位的意识,这样才能使公安队伍执法水平有根本的转变。

    重庆中国电信和成都某超市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法人,是法律意义上的“人”,有私权主体资格。可并不是公权机关,也未见有授权行使公权之托,哪来滥用公权之说?独霸114查号资源,系垄断经营,乃是违禁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应予取缔。铁通公司等可采取法律行动,公众也可提起公益诉讼,维护私权。当然,事件还暴露出作为公权机关的信息产业部当初拆分电信时的缺陷,有悖决策初衷,个中的教训应好好总结。因为行政主管机关的决策就是在行使公权,决策科学与否,分明折射出行政管理水平的层次。决策不当,必然妨害公众权益,损害私权的实现,必须慎重。特别与老百姓日常息息相关的供电,供水、电信等公共行业的资源配置,管理模式的抉择,方案的出台,决策一定要充分酝酿,进行听政,科学论证。

    超市贴告示,属于现代营销中格式合同的格式条款性质,是法人在行使合同法上的私权。但合同法有明确规制,禁止滥用,这也是各国立法无一例外地采取既允许其存在、又严加管制的态度。成都市某超市用告示来约定剥夺小偷的生命权,就太离谱了!是公然倡导行私刑,故意杀人。公民的生命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即便是正在实施盗窃犯罪的小偷,在对他人并不构成生命威胁情况下,哪怕公权机关也无权立即剥夺其生命。商家此举不但违反合同私法,还叫板国家刑律,滑向了犯罪的边缘,十分危险,十足法盲,实在荒唐!当然,也不排除其中有策划炒作之“阴谋诡计”。可任何漠视生命,对抗私权的炒作,其极端做法不但于事无补,最终还免不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可见,重庆中国电信和成都某超市的行为,都是对私权的滥用,但却不能归入滥用公权之列。两者虽都是滥权的“难兄难弟”,但之间有着本质的不同。

    在中国这样一个以公权力秩序为核心的社会,私权领地常常遭遇公权的不法闯入,一些地方和部门公权滥用的势头还未能得到遏制。究其根源,问题不在于无法可依,我们的法制已日渐完善。关键在于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出了事情,公权部门遮遮掩掩,轻描淡写,纯粹走过场。甚至于包庇袒护,串通一气,徇私枉法等等。这与权利保护本位原则背道而驰,为现代法治所不能容忍,必须彻底根除。

    私权自由和责任义务是对卵生兄弟。在权利本位氛围日益浓厚的法治社会中,私权的行使也不能无序,跟着学滥权,也有必要防止私欲膨胀,矫枉放纵。

   争鸣:再说“114公共资源独霸”并与陈先生商榷

   陈俊丰先生在其《114独霸查号资源是对私权的滥用》(1月6日人民网观点频道)一文中,把本人《由114公共资源独霸看公权滥用》(1月3日人民网观点频道)中所述的114独霸查号资源、超市告示杀人与警察击毙逃犯,称为风马牛不相及,还有那么点噱头。指出文章未能厘清公权、私权界限,对几个事件的定性归类并不妥当,值得商榷。本人愿在此借用人民网观点频道,就陈俊丰先生的观点再作一番论述。

    什么是公权?什么是私权?陈俊丰先生已作了相当准确地说明,这里不再赘述。我要说的是,陈俊丰先生并未参透本人文中之意,只是在概念上翻来覆去地予以廓清。对此,本人十分尊敬陈俊丰先生扎实的学问和对做学问的认真。但本人不能不声明,《由114公共资源独霸看公权滥用》一文中,并未将114独霸查号资源、超市告示杀人与警察击毙逃犯并列,或者说将其相提并论一概为公权的滥用。只是想通过类比向人们说明,公权的滥用到了必须立法才能遏制的地步。同时,还想通过类比向人们说明,公权滥用的最大祸根或者说酿成公权滥用泛滥的基础,就是人们司空见惯的类似114独霸查号资源、超市强行对顾客搜身与超市告示杀人等等此类泛权力的使用。可能上文因篇幅所限,未将此观点表达得更清楚,而引起陈俊丰先生的歧义。

    不过,陈俊丰先生的担心不无道理。笔者日前在古都南京短暂逗留时注意到,在当地出版的《江南时报》1月4日的新闻时评版上,刊发了一篇同本人观点相似的《从114的归属看公权的行使》。该文倒是将114由中国电信独家继承,作为了典型公权私用或公权滥用的例子。署名张继荣的这篇评论说:“在我国现阶段这种不公平和不正常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比如一些超市中并无执法权的保安对可疑顾客进行肆无忌惮地搜身,比如闻名全国的‘黄碟事件’中警察以执行公务的名义破门而入,至于一些‘特殊性’的行业造成的公权滥用就更让人心痛了,民航的垄断‘租金’每年多达75亿至100亿元人民币,最大的垄断行业电力拆分之前每年造成‘租金’损失占我国大约8万亿元GDP的0.75%至1.5%。凡此种种,都说明防止和杜绝公权被私用滥用已经成了当务之急,它不但给个人带来损失和伤害,也给社会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和破坏。”或许陈俊丰先生不经意间将此文和本人的文章误认为同一篇评论,方才有了商榷。

    也的确应该商榷。一个时期以来,人们对私权不可侵犯的呼声已经够多的了。可为什么我们还会常常听到公权滥用的消息?比如“处女嫖娼案”、“夫妻看黄碟案”等等。以笔者所见,这都是我们几千年传统文化中有毒成分酿成的。如现实生活中,老子打儿子、丈夫打妻子等等都是对私权的滥用。可这些私权的滥用不仅许多人熟视无睹,还以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的认同植根于人们的潜意识中。而当这些潜意识在一些人行使公权时得以爆发时,就会使个别人公权滥用一发而不可收。如上述的逼处女承认卖淫、破门而入居民家抓看黄碟夫妻等等,就是我们个别警察潜意识中打击嫖娼卖淫、扫黄打非是正义之举,而不计程序、手段不合法所带来的社会成本,以致形成了滥用公权现象的泛滥。对这种潜意识中起作用的东西,仅仅靠思想教育、提高个人职业素质,恐难彻底遏制。解决这一顽疾的办法,只有也只能靠具有强制力的有关法律。不知陈俊丰先生可以为是?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