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博讯2002年12月27日消息】
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区分局刑警大队办案中徇私枉法的事实

   1、 刘爱国致死李定申事实清楚、过程简单:2002年7月17日13:30分,李定申因感冒独自步行跟随刘爱国到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爱国诊所就医,刘爱国在未量体温、血压,未问病人既往病史,未开药方的情况下,直接开始输液,随后邀人打扑克(共三人),输液过程中,李定申可以正常说话(要水喝,对刘爱国说:“我有糖尿病,不能打葡萄糖,我不舒服 ”。刘爱国说:“没事没事,我也有糖尿病”),左手注射处渗漏肿大,告知刘爱国,刘边打扑克边说:“没问题”。15时输完两瓶药液后,当即出现双手发抖(像鸡爪抓地一样乱抖)、不能说话、无法站立等症状,随后三次呕吐大量咖啡色液体,不能用鼻呼吸,左眼渐渐闭合,小便失禁,口吐白沫(21:30分后为血沫),深度昏迷,体温42℃(19:30分开始,持续不退直至病人死亡),经两家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22:50分死亡(脑、心、肝、肺、肾、胃、脾、胰全部坏死)。

   2、 7月19日李卫东去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区分局刑警大队肖港中队报案。刑警队在拿到湖北省卫生厅关于非法行医、致死人命的处理办法(见图1、2)、孝南区卫生局医政股证明刘爱国系非法行医的书面证明(见图3)后,刘爱国非法行医、致死人命的事实已不容置疑,刑警队为何不立案?不立即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必要措施?不立即追查有关线索?甚至在死者家属强烈要求并提供重要线索的情况下仍不追查! (博讯boxun.com)

   3、 8月19日与7月19日相比,证据方面没有任何进展(刑警队根本未查),为何又立案?推迟1个月立案的直接后果是:给刘爱国充足的时间转移财产、四处活动、疏通关系,动用其能量巨大的关系网销毁罪证、恐吓证人、收买证人、为其开脱罪责伪造所谓的证据、随时掌握死者家属到各部门申诉的情况(阅读甚至拿到申诉材料)并采取相应对策、阻挠立案(或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孝南区从7月22日开始全面打击非法行医的情况下继续非法行医,威胁广大人民的生命安全。

   4、 8月13日上午,在孝南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李卫东当着蔡主任的面指出:刑警队仅仅7 月20日查了一天。刑警说:我们是查了一天,因为我们认为掌握的材料够了。真的够了吗?因为死者家属要求进行尸检,7月20日刑警队录了曹三春的笔录(死者家属看完笔录,指出其中有一些遗漏和不准确之处,刑警说:没事,只是了解输液过程。死者家属要求刑警找目击证人调查,刑警说:现在不用,等立案后再去调查。死者家属要求刑警找其他目击证人的线索,刑警说:肖港这么大,几十万人,我们怎么查?你们自己查,等立案后告诉我们。)、肖港镇中心卫生院和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李定申时值班医生的笔录,复印了肖港镇中心卫生院的所有病历资料(共5页)。这就是刑警自认为“够了”的材料。其中遗漏了最重要的材料:抢救时间最长、记录最详细、李定申临终的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为什么刑警没有复印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这一遗漏导致了两大严重后果:一、提供给同济医科大学的医学资料太少(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只有一份值班医生的笔录),不利于教授分析李定申的真正死因。二、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有人与刘爱国内外勾结,篡改、伪造病历(有关证据另文叙述)。

   5、 在许多疑难案件中,为了寻找一点线索和证据,刑警往往不辞辛苦、四处奔波、决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可在本案中,一件事实清楚、过程简单的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案中,有人提供多条线索(有助于迅速查清事实真相的关键线索),刑警竟然置之不理,对于事发现场和事发前后的许多目击证人,刑警也不进行充分调查(绝大多数证人根本未查)。

   6、 9月2日之前,李卫东经过调查陆续向刑警提供了十余条线索,并将其中九条汇总为《对公安机关侦破刘爱国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案的几点建议》(以下简称建议)。9月5日下午3点,李卫东将该建议和《对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病理学检验报告的疑问》、《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存在的疑点》汇总为《刘爱国非法行医、治死人命案若干疑点及建议》(原文见本文最后)交给孝感市政法委办公室王琴主任(女,50岁左右)。

   7、 该建议中第1、2、3、4、5、6、7、8条皆为本案的关键线索,其中任何一条被查清,都将使本案的侦破取得突破性进展。9月19日,李卫东问刑警: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篡改、伪造病历的事查清了没有?刘爱国假处方所列药物名称是怎么出现在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中的?刑警说:没查,我不是给你说过找卫生局吗!李卫东建议立即查封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以防再次篡改。刑警说:我们没权查封。李卫东问:您是什么时候复印病历的?是8月1 9日之前?还是之后?刑警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印的(难道没有工作记录?刑警去复印病历应该有公安局的介绍信,开介绍信的日期可以查到,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也应该有记录,但存在篡改的可能)。

   李卫东问:自7月17日15时以来,刘爱国家固定电话、手机、小灵通等通话记录,尤其是与公、检、法、卫生、医疗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通讯、来往情况查了没有?刘爱国及家人在银行的资金流动情况和经济往来情况查了没有?刑警说:没查,这是人家的自由。有很多疑难案件都是通过电话记录和资金流动情况查到重要线索的。结合历史和本案的发展过程,刘爱国和其庞大的关系网为了毁灭证据、掩盖罪行、阻挠立案肯定通讯频繁、经济往来频繁,

   7月 17日15时以来,和刘爱国通讯频繁的政府工作人员具有很大的嫌疑,接受刘爱国及家人资金的政府工作人员同样具有很大的嫌疑,刑警为什么不查!

   李卫东问:其财产冻结了没有?刑警说:我们没有办法冻结刘爱国的财产。可是刑警大队办公大厅一进门左边墙上贴着有关规定,赫然写着经批准可以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和汇款。李卫东问:调查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内一科胡良云(男,30多岁)没有?刑警说:没有。以往刘爱国治死、治残病人后,经常向胡良云请教,胡良云说应该怎么治疗,刘爱国就对死者家属说自己是怎么治疗的从而推脱责任。找胡良云调查,不仅能使本案的侦破取得突破性进展,而且可以掌握过去十年刘爱国致死人命的大量证据(原肖港镇党委副书记连云华的弟媳妇翟汉征(女,40岁左右,原肖港棉纺厂医务室医生)也知晓许多详情)。如此重要的线索,刑警为什么不查!

   第8条所列四人,有两人在12时至13:30分见过李定申,其中一人跟李定申说过话,一人看见李定申独自步行跟随刘爱国去爱国诊所就医,有三人是李定申吐血现场的目击证人,刑警为什么不去调查!刚刚发生的案件,历历在目的场面,放着现场目击证人不查,难道要等目击证人或者受到恐吓、或者受到收买、或者记忆淡忘、或者流动他处,再去调查?李卫东说:刘爱国亲属四处威胁证人,是否应该对证人提供必要的保护?刑警说:不用!证人受到威胁可以报案。试想:10年来,许多死者家属鸣冤告状,没有一次有结果,甚至连案都没有立过一次。肖港镇中心卫生院的执法人员被打伤后,还得忍气吞声,眼睁睁看着被取缔对象洋洋得意、继续作恶而无能为力。刘爱国在肖港镇甚至孝感市的势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非死了人,谁敢告刘爱国?谁敢去肖港镇派出所告刘爱国?李卫东因为其父无端惨死,从北京赶回后,7月19日便去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区分局刑警大队肖港中队报案。结果如何?发生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奇怪事情!?刘爱国丝毫未受影响。一直到8月19日,在部队领导的多方呼吁下才立上案。直至9月5日,孝感市政法委和孝南区公安分局仍然坚持认为“李定申之死,刘爱国没有责任”。

   一件事实清楚、过程简单的非法行医、治死人命案,为什么会查不清楚?为什么会变的错综复杂?为什么!……

   图1、湖北省卫生厅文件正面(7月19日复印件)

   图2、湖北省卫生厅文件背面(7月19日复印件)

   图3、孝南区卫生局医政股证明(7月19日开)

   附:9月5日下午3点,李卫东交给孝感市政法委办公室王琴主任的《刘爱国非法行医、治死人命案若干疑点及建议》全文如下:


刘爱国非法行医、治死人命案若干疑点及建议

   对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病理学检验报告的疑问

   1、 胃出血未反映:导致胃出血的因素有4种:

   a、 外伤,此因素可排除。

   b、午饭食物:病人每天按时吃饭,当日中午有3人同时吃饭,另二人无任何不良反应,此因素也可排除。

   c、自身疾病过程:病人平时自我保健意识很强,因知道自己患有糖尿病,平时十分注意饮食,每天坚持用尿液试纸查尿,并服用降糖药。7月8日患者前往同济医院看病,也仅仅是看腰、腿专科,此因素亦可排除。

   d、用药:地塞米松用量过大,导致急性上消化道出血。糖尿病人多数患有脑血管硬化,100 ml氧氟沙星输液时间应大于60分钟,刘爱国用不到20分钟输完,导致脑水肿、脑溢血(输完液不久,病人出现不能说话,无法站立,双手象鸡爪抓地一样乱抖,可能是大脑受损所致),脑水肿、脑溢血负反馈引起心肌梗塞和上消化道出血,脑溢血病人都有胃出血,大脑损伤病人或多或少会引起心脏、冠状动脉功能改变。

   病人13:30分独自步行跟随刘爱国进入诊所,15时左右输完2瓶药液,不久便出现胃出血(应激性溃疡导致吐血时间应大于8小时,故可排除),应该是2瓶药液所致。

   2、 42℃超高温的成因未作解释:

   42℃是因为体温中枢受损所致,导致体温中枢受损的原因有:

   a、 脑水肿、脑溢血。

   b、输液反映(输液器具消毒不彻底)。

   3、 胰腺自溶是何原因导致:大量地塞米松(糖皮质激素)引起胰腺急性损伤,导致糖尿病高渗性昏迷或酮症酸中毒,引起多器官功能衰竭(MOF)。地塞米松加葡萄糖,也可引起糖尿病高渗性昏迷或酮症酸中毒。

   4、 注射部位(左、右手)葡萄糖含量为何低于非注射部位(右腿)。

   5、 左手鉴定结果葡萄糖含量为0.7mmol/L,右手注射了一瓶10%葡萄糖,为何鉴定结果为0. 3mmol/L。

   6、 检测左、右手及右腿皮下组织葡萄糖含量,使用送检物解冻后渗出的液体进行检测是否有效?与使用皮下组织进行检测有多大差异?

   7、 7月23日提取送检物,8月2日送到同济医科大学,此时的送检物是否还有检测价值?8月 12日开始检测,已出现溶血,溶血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在此基础上进行检测是否有效?


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存在的疑点

   1、 内科住院病历现病史一栏(见附件1):写有“患者于昨天冲凉后”,患者仅仅因为天热用手沾凉水在胸口拍拍,随后用毛巾擦干,洗澡也是用温水洗的,“冲凉”一说从何而来? “感咽部不适,咳嗽,咳黄白粘痰,恶心”,病人根本没有上述症状,为何这样写?8月19日,本栏有三个自然段,第一自然段“具体用药不祥”处用红笔插写“先锋、地塞米松、氯化钠”;第三自然段一开始用红笔插写“肾功能衰竭”。9月2日,第三自然段不见了,第一自然段红笔插写内容改为“用药可能为先锋霉素、地塞米松等”,且插写符号较8月19日短小、平缓,病历上方装订处出现多余的4个订书机订过的孔迹。先锋、地塞米松、氯化钠是刘爱国假处方(见附件2)中所列4种药物的3种。7月18日8时许,此处方由刘爱国交给病人家属,7 月19日17时左右,病人家属将此药方交给孝南区公安分局,7月22日此药方送往同济医科大学,8月16日此药方随鉴定结果回到孝南区公安分局,肖港卫生院和第一医院均未使用先锋,用红笔插写病历的人是怎么知道先锋等药物的,是何人、何时、何地、出于何目的,随意篡改、伪造病历?!

   2、 心电图(见附件3)应有姓名、时间,病历中未反映。7月17日19:30分医院给患者用了1 g氯化钾,心电图诊断高血钾。

   3、 19:30分使用10U胰岛素(见附件4),输液2000ml生理盐水加林格,对II型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病人应该是有效的,为何病情不见好转。心电图提示心衰(心律150次/分),19:30分至 21:30分输液总量2120ml(更加重了心脏负担和肾脏负担),为何没用强心药。

   4、 肾功能不全,庆大霉素、丁卡(氨基甙)应慎用或不用,19:30分用了6万单位庆大霉素冲洗膀胱(见附件5),19:30分用丁卡0.4g静脉滴注。

   5、 病历中有一张表(见附件6)特别注明:本表一式二份(患者家属及病案各一份),为何病人家属始终未见此表,患者或家属签名一栏也是空白。

   6、 常规生化(见附件7、8)、心肌酶谱(见附件9)、血糖报告单(见附件10)用手写收标本、发标本时间是否规范?病人在进入重症监护室之前,曾提取过一次指血,家属还用棉球按住采血点,防止出血,进入重症监护室不久,从胳膊抽了一次血,黎主任到场后询问化验结果,医生说还未出来。后来,病人家属和三个实习医生(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二个女医生,其中一女在后来运送死者前往太平间途中,脚腕扭伤,黄姓门卫知晓此事)不断催问结果,主治医生也在等待化验结果出来后,好对症下药,等待期间,只能进行降温处理,直至病人口吐血沫后,化验结果才出来。前后总共抽过两次血:一次指血,一次胳膊血。一张常规生化报告单上手写22:18分收标本(见附件8),护理记录记载22:00分抽血复查血糖(见附件4),从何而来?既然复查血糖,为何只有一张血糖报告单?

   7月19日11:00时左右,李卫东在第一医院拿到刚从计算机中打印出来的常规生化报告单、心肌酶谱报告单各一张。检验科刘曙平主任解释说,除了检验日期是7月19日以外,所有的内容都是7月17日的原始记录,并特意写了个“补”字作为证明(见附件11),9月2日,病历中所附心肌酶谱报告单的编号为4,乳酸脱氢酶数值为478 lu/L,谷草转氨酶数值为164 lu/L,手写收标本时间20:50,结果发出21:40(见附件9),计算机打印的心肌酶谱报告单的编号为2 ,乳酸脱氢酶数值为164 lu/L,谷草转氨酶数值为478 lu/L(见附件11),两份报告单为何编号不同?两项指标为何数值不对?是否有人蓄意篡改?9月2日病历中所附两份生化报告单,编号同为15,检验医师同为晏争亚,一张手写收标本20:50,发结果21:40(钠的含量为11 6mmol/L)(见附件7)一张手写收标本22:18,发结果22:40(见附件8),内容由计算机打印的生化报告单分离出来,计算机打印的生化报告单编号为14,检验医师为王定宝,纳的含量为118mmol/L(见附件11),为何将一张报告单分为两张报告单?且编号相同,为何检验医师姓名被改?为何钠的含量数值不同?

   7、 李卫东先后四次前往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要求复印其父的所有病例,内一科杨主任一直不予合作,9月2日10:30分左右,当李卫东要求杨主任解释三种药物时,杨主任居然勃然大怒,张口骂人,为什么?


对公安机关侦破刘爱国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案的几点建议:

   1、 追查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篡改、伪造病例的人是如何知道刘爱国假处方所列药物名称的。与刘爱国有什么内幕交易?

   2、 检查自7月17日15时以来,刘爱国家固定电话、手机、手灵通等通话记录,尤其是与公、检、法、卫生、医疗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通讯、来往情况。

   3、 检查自7月17日15时以来,刘爱国及家人在银行的资金流动情况和经济往来情况,同时冻结其财产。

   4、 7月23日8时,同济教授电话通知法医提取关键证据,法医为何接近10:30才到现场,其间为何不通知殡仪馆暂缓李定申遗体火化;7月23日提取送检物,在家属和教授的催问下,直至 8月2日才将送检物送往同济,是何目的?注射部位葡萄糖含量低于非注射部位,是否与此有关?!

   5、 以往刘爱国治死、治残病人后,经常向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内一科胡良云(男,30多岁)请教,遇到此类病人的处置方法。原肖港镇党委副书记连云华的弟媳妇翟汉征(女,40岁左右,原肖港棉纺厂医务室医生),知道刘爱国以前治死、治残病人的一些详情,请公安机关沿着这两条线索一查到底。

   6、 肖港镇民间风传刘爱国用药剂量较大,属激素针,请尽快查清刘爱国一贯的用药风格、进药渠道、药品使用情况和保存方式。

   7、 8月16日同济鉴定结果出来前,刘爱国停止营业数日,为何鉴定结果出来后,刘又开始正常营业?是否有人通风报信?

   8、 肖港镇中心小学路口往肖邹路方向数路南第三家,朱群芳(女,60多岁,其子李文清卖水果),中心小学附近的麻将馆胡老板(58岁男子),租处此处的董姓妇女(30岁左右,其夫姓唐,职业木工),肖港镇开殡葬车的陶云南,上述四人知晓李定申在刘爱国处输液情况的状况,并可能提供新的线索。请公安机关前往调查。

   9、 93年6月某日晚上,肖港镇永建村余家桥湾涂银安、叶红珍的儿子(1岁3个月)发低烧,次日一大早前往爱国诊所就医,出门时,小孩还能喊“爸爸、妈妈”,开始刘爱国欲用青霉素,因小孩以前打青霉素过敏,其姑妈坚持不让打青霉素,刘爱国说“换先锋”,配了一小瓶10%葡萄糖(非500ml),收费25元,输液一半时,小孩双眼乱翻,口吐白沫,双手象鸡爪抓地一样乱抖,小孩父亲请车送往地区医院,不到2小时死亡。前肖港镇计委干部曾双成的侄孙(当时年仅4个月),因上呼吸道感染,前往爱国诊所就医,一小瓶药液还未输完,小孩当场死亡。请公安机关尽快查证上述两命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