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永州12岁女孩被强奸 凶手却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派出所

【博讯2002年12月07日消息】     12岁的女儿被人强奸了,但犯罪嫌疑人却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这对于受害者的父母胡九夫妇来说,是实在难以承受的事实。胡九夫妇弄不明白:法医都鉴定了,女儿有被强奸后留下的伤痕,派出所为什么不将可恶的歹徒绳之以法?于是,弄不明白的他们一见到记者就泪流满面地问:“谁能为我女儿讨回公道?”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令这对夫妇悲愤而又无奈呢?

   5毛钱牵出奸淫幼女案 (博讯boxun.com)

     2002年8月2日,家住永州市芝山区某镇的农民胡九、雨英夫妇一大早便起床了。昨天,他们割了一丘田稻子,正急着赶季节插田,但家里的化肥用完了,需要到镇上去买化肥。

     吃过早饭,胡九去犁田、锄草,雨英则拿着扁担上街买化肥。刚走出家门,12岁的女儿玲玲就跟了出来。雨英怕带着孩子赶路是个累赘,便叫玲玲呆在家里看鸭子,她出去一会儿就回来。玲玲不从,闹着要上街,并从口袋里摸出5毛钱,说要到街上买冰淇淋。雨英发现玲玲手里的钱后感到很惊讶,因为他们平时从不给孩子零花钱。雨英问玲玲:钱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偷了爸爸的钱?玲玲不吭声,雨英因急着上街就没有再细究,忙自己的活儿去了。

     中午回到家吃饭时,雨英突然想起玲玲手中的钱,便问胡九是否给了孩子零花钱。胡九说没有,也许是孩子从柜子里偷的。说完,胡九便进屋去查看家里放钱的柜子,却发现钱分文未少。“难道孩子偷了人家的钱?”胡九心里也不安起来,他决定找玲玲把事情问清楚。

     面对父母的查问,玲玲一会儿沉默不语,一会儿吞吞吐吐说是路上捡的。父母追问她在什么地方捡的?玲玲突然低下头哭起来。雨英隐隐感觉到女儿心里似乎有什么委屈,便单独把玲玲领到内屋,柔声细语地说:“玲玲,不要怕,有什么话跟妈妈讲,妈不骂你,也不打你。”这时,玲玲哭得更凶了,还哽咽着说别人不准她讲,否则会挖她的眼珠。雨英愈觉蹊跷,经再三相劝和追问,玲玲终于哭着说出了被邻居大叔胡日强奸的经过。

     原来,8月1日傍晚,正在田里割禾的胡九见天快黑了,便吩咐女儿先回去煮饭、喂鸡,他们要把剩下的一点禾割完再回家。

     玲玲拿着钥匙回家打开门,先淘好米放在煤炉上,又舀了一碗稻谷出门喂鸡。这时,邻居胡日过来叫她:“玲玲,你过来,叔有好东西给你吃。”玲玲应声并毫无戒备地走过去。胡日突然抱起玲玲飞步来到屋后的茶林里,然后将她按在地上,任凭她哭喊和反抗,强行奸淫了她。胡日发泄完兽欲,见玲玲仍躺在地上痛哭,害怕事情败露,便从身上摸出5毛钱塞在玲玲手里,并威胁她:“叔只是逗你玩玩,你回家后不要告诉你爸妈。如果告诉了,你爸妈会打死你;也不要跟其他人说,要是让我知道了,我挖掉你的眼珠,再把你丢进石灰窑里烧死。”

     就这样,不谙世事的玲玲慑于胡日的恐吓,一直不敢告诉家里人。要不是父母一直追问,她也许永远也不会说出这5毛钱的来由。

   证据不足,凶手逍遥法外

     雨英听完女儿的哭诉,犹如一个晴天霹雳,把她炸得头昏目眩。稍稍定神后,她忙唤来丈夫商量这事怎么办。

     胡九知悉女儿被胡日强奸后,气得脸色铁青,怒冲冲地来到胡日家找他算帐。胡日矢口否认自己强奸玲玲的事,还振振有词地说:“我有妻有儿,与你又是邻居,我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呢?要不,你们可以去公安局告我。”

     这倒是提醒了胡九。他知道胡日不是什么好人,平时在村里逞凶霸蛮、恃强凌弱的事没少做过,既然他不肯承认,就去报案吧。于是,胡九夫妇当即带着女儿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第二天,他们又带女儿到芝山区法医门诊进行检查鉴定和治疗。经法医鉴定,玲玲确实被奸污过。

     当地派出所接到报案后,立即派出民警前往该村调查取证,并依法传唤了被指控的犯罪嫌疑人胡日。

     由于案发当天晚上下了大雨,作案现场已被毁坏,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加之案发时没有第三者在场,同样找不到目击证人;而玲玲案发时所穿的衣服、裤子也早已被换洗过,这一重要的物证也被毁掉了。因此,给破案工作带来了困难。

     民警试图从胡日这里取得突破,但狡猾的胡日自始至终矢口否认自己奸污玲玲的事实,还头头是道地给民警讲了一通他不可能作案的道理,请民警给他主持公道。

     由于只有受害者被强奸的指控,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胡日有作案的嫌疑,当地派出所对胡日拘留7天后,只得以证据不足将其释放。

   “谁能为我女儿讨回公道?”

     年仅12岁的女儿被人强奸,这本就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而更令胡九夫妇无法接受的是,他们指控的凶手胡日因证据不足而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至今逍遥法外。因此,近3个月来,胡九夫妇都在为女儿玲玲的事不停地奔走,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去当地政府、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妇联等部门上访、申诉,强烈要求依法严惩犯罪嫌疑人,并赔偿女儿因此而蒙受的精神损失费。然而,他们每一次满怀希望地上访,到头来却是失望而归。

     2002年11月29日,在胡九夫妇家采访时,胡九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谁能为我的女儿讨回公道?”他告诉记者,玲玲被人强奸给他们一家子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出事后,他们夫妻俩再也无心侍弄庄稼,收割的稻田错过了秋播季节,被荒芜了;收回来的稻谷没有及时晾晒已发生霉变;夫妻俩不断地上访、申诉,家里的存款几乎都耗在上访路上。更大的伤害是精神上的,这3个月来,他们沉默寡言,内心非常苦闷,夫妻俩常常夜不能寐暗自垂泪,特别是雨英,几乎哭哑了嗓子。

     胡九悲愤地说,最受伤害的是玲玲。玲玲是个听话的孩子,一向胆小、内向,反应比较迟钝,且记忆力差,可能在智力方面有些障碍,今年12岁了,还在读小学二年级。但他们都非常疼爱玲玲,从不打骂她,怕挫伤她的自尊心。自从出事后,玲玲更沉默了,几乎整天不说话,经常在梦里哭喊“我怕”、“快放开我”。她的胆子也更小了,她不敢同其他人去学校,一定要父母每天来回接送,现在只好辍学在家。“这种伤害将影响玲玲的一生。”胡九说,“我担心她长大后会不会成为一个精神或心理上有障碍的人,那样的话可就苦了我们玲玲,也苦了我们一家了。”说着,胡九不禁悲从中来,涕泪涟涟。

     站在门外的玲玲听说家里来了客人,便瑟瑟缩缩地走进屋来看热闹。当听父母谈起她的事情时,她的眼睛就红了,泪水忍不住落下来,天真无邪的脸上写满了恐惧。父母极力安慰她,要她把那天的事情经过讲一讲,她沉默了半晌也只挤出两个字———“我怕”。她的母亲雨英流着泪说:“那天要不是叫玲玲一个人回家做饭就好了,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此情此景让记者也不禁黯然神伤。

     在当地派出所采访时,一位所领导无奈地对记者说,派出所对这起强奸幼女案是非常重视的,已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侦查工作。他们对玲玲一家非常同情,也相信受害人的指控,怀疑犯罪嫌疑人就是胡日,但法律不能凭感情用事,必须讲证据。这位所领导还表示,负责此案的专案小组目前还在侦查,他们没有放弃对犯罪嫌疑人的指控和追究。

     目前,胡九夫妇仍在为女儿受辱一事不断地上访。他们表示,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在告别他们时,记者的心情异常沉重,但愿法律能为玲玲讨回公道。

   预防和打击性犯罪已成当务之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强奸案发案率呈上升趋势,已成为当今刑事犯罪的一个特点,并已引起政法部门的高度重视。以永州市芝山区为例,近两年来,芝山公安分局立案侦查的强奸案共有38起,其中奸淫幼女案9起,目前已侦破30起,还有8起仍在侦查之中。由于一些受害者不愿报案、不敢站出来指控以及取证难度较大,给公安机关打击性犯罪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据芝山公安分局黄爱保主任介绍,近年来,性犯罪呈现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农村特别是偏远山区的案发率有所上升;二是青少年犯罪和未成年少女被侵害的比例增大。因此,打击性犯罪成了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

     怎样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伤害?怎样更有力地指控和打击性犯罪?芝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蔡明光先生告诉记者:首先,作为女性要提高自我保护和防范意识,不给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如不要在深夜或人流稀少的地方单独行走,不要随便接受陌生男性的饮料等食品,以防受骗上当。其次,女性在遭受不法侵害时,要机智勇敢地与犯罪分子搏斗,不要让歹徒轻易得手,因为色狼往往利用一些女性胆小软弱的特点而使施暴得逞的。大多数色狼都是心虚的,无论他的外表多么凶恶、强悍,一旦受害者大胆反抗或积极呼救,他们就会闻风丧胆。第三,要保留证据,并及时果断地向公安机关报案。有的女性在受到性侵害后,或怕丑或怕报复而迟迟不报案,既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又给公安机关办案带来了困难。因此,及时报案是打击性犯罪的有力手段。强奸案的证据容易丧失和难以取证的特点,受害者应注意保护现场和保全有关物证。针对强奸幼女案增多的趋势,公安民警还特别提醒家长,要提高警惕,注意看管和保护自己的孩子,并加强对孩子的性教育,注重提高孩子的性保护和防范意识。

    相关链接

    ●强奸罪

     根据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违背妇女的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同时,我国有关刑法司法解释对未满14周岁的幼女的性权利给予了特殊的保护。规定,与未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不论采取何种手段,不论幼女是否同意,均以强奸罪论处。 湖南在线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