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博讯5月10日消息】 周莉

  北京告急!北京正在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北京的拆迁中到处都有残忍的逼迫行为和血腥暴力!北京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的受益集团,自中央上层、北京市政府内部的某些黑暗势力(北京首推贾庆林,其妻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在北京参与圈地),至昔日的房管员和某些高干子弟,到拆迁办公室工作人员,为著满足各自的贪欲,仍在逼迫著数不清的百姓签字,"买房"(贪污拆迁款后再逼迫居民借钱"买房"),搬家,令多少老人急得病倒或活活气死,又把多少人逼疯。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北京有三起强暴老百姓私宅的政府行为是在中外记者众目睽睽下发生的:第一起是对居住在东城区大格巷的张婉贞家(1999年4月8日),第二起是对居住在东城区美术馆后街22号院的赵景心家(2000年10月26日),第三起是最近四月二十七日的西城区新街口四条55号赵宗寅家。

  然而这几宗案件只是由于一些特殊的因素令记者们有目睹的机会而己,更多同样发生的成干上万的案件却是在黑暗中偷偷进行著的,很少人能看得见,或者看到了也不明白究竟在发生著什么。

  这些案件的实质都是在借用所谓"危改"、"拆迁"掠夺北京老百姓的合法财产,无论是针对私房主的祖传家产(房产和土地使用权,均有依法律规定的明码标价),还是通过对公房房客拆迁补偿款的大肆贪污,或是通过强迫老百姓掏空存款"购买"所谓"经济适用房"的行为,其起点又是在九二年至九四年间北京市政府对土地的非法批租上。

  根据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在一九九九年三月提交人大的北京被拆迁居民的"特级举报信",仅至一九九九年年初,众房地产开发公司(绝大部份为政府背景或权势人物背景)侵吞的北京市民财产已达952.7亿元人民币(以被拆迁居民的名义做假账再转入小金库等),另外还有侵吞的国家土地出让金差价434.5亿元人民币!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刑事犯罪,已被两万两干北京市民以集团行政诉讼的方式告到了法院,却被非法拒绝受理。

  另外有关的巨量个人行政诉讼案虽被受理也几乎全部"败诉"。可以说,近十年的京城"拆迁史"和"建设史(大部份楼盘都是陷阱,经常可以在网上看到业主的呼救声)",便是北京市民悲惨的落难史。

  而直到此时此刻,已经结成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的受益集团,自中央上层、北京市政府内部的某些黑暗势力(北京首推贾庆林,他是党委书记,其权力远远大于市长刘淇,其妻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在北京参与圈地),至昔日的房管员和某些高干子弟,到拆迁办公室工作人员,为著满足各自的贪欲,仍在逼迫著数不清的百姓签字,"买房"(贪污拆迁款后再逼迫居民借钱"买房",),搬家,令多少老人急得病倒或活活气死,又把多少人逼疯。

  不久前北京被选中主办2008年奥运,使受益集团更找到了"拆"的借口并大大加快了"拆"的速度,也因此令早已逼得无路可走的北京市民更加感到窒息,但被牢牢控制的官方媒体却拿市民中最多百分之二十的拆迁受惠者(其中又有半数为非法受惠者,比如在被拆迁区临时安插自家亲戚的街道主任一类和文革时期侵占私院的人)替换百分之八十的无处说话的落难者,以前者的欢喜掩盖事实真相,欺骗世界。

  对于这种大规模侵犯人权的严重事实,刚从北京回来的奥运协调委员不知是否有所察觉,还是全然蒙在鼓中?总之,他在北京记者招待会上对北京市政府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赞赏,但这种言论必定将起到为虎作伥的作用,不知他是否意识到这个"快"字包含了什么?!笔者希望奥委会立刻派一位人权观察员去北京直接到老百姓中间进行调查!

  北京强制性拆迁中对老百姓的迫害有著多种的形式,以下揭露的仅是一小部份直接表现出的暴力,许多间接表现的迫害事实将在今后陆续发表。

  北京近年拆迁暴行举例如下:

  1996年5月10日上午,在东直门外中中街,"华建房地产开发公司"派了三十名手持镐、锹的民工和一名警号为11-117997的东直门派出所警察,来到私房主冠润玉家里,不由分说上去就砸房顶。当时不在家闻讯赶来的冠家父子上前阻拦,被几位民工撅著胳膊架住无法动弹。之后年近七旬的老母亲过来阻挡,又被当胸一拳打倒在地。然后房子被拆被砸,砖瓦不断落在屋里的家具上。邻居们看不下去前来劝阻,被民工们用拳脚、棍棒和砖头打伤。西中街14号的私房主赵兰英也遭同样厄运。

  1995年11月1日和11月23日,西城区"金融街房地产开发公司"调派一百多名手持冲锋枪或手枪的防暴警察和两百多名公安警察,强行拆毁顾玉琪、刘振德等十一户私房主的四合院,当时所有的院门和各个屋子的门上都挂著锁,被撞开后屋里财产给装进了四五十辆卡车并运到农村土房里。

  其中一户有一位八十多岁老人(私房主张长录之父)因事先没有得到通知,还在床上睡觉,他被从屋里架出去时一边哭一边呼叫:"共产党万岁!"(意思是干这种事的不会是共产党)

  1997年10月,首实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海淀区"善家坟"逼迫一私房主搬迁,见他坚持维权,便趁他上班时把房子和家具都放火烧了。烧后拆迁人员对房主说:"烧都烧没了,这回你该搬家了。"

  1995年10月,西城区"兆泰房地产开发公司"派了二十几个人拿著刀子,恐吓住西城"十八半截胡同"的一位老师,逼迫他迁走。

  1995年6月14日傍晚,西城南半壁胡同11号晋尚荣一家老少五口人到"兆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拆迁办公室抗议野蛮拆迁,遭该公司指使的十来个民工使用铁锹、铁镐和铁棍等暴打。五人中有一个鼻部被砍成重伤,造成鼻子贯通性骨折,当场昏倒。该公司的人并嚣张地嚷叫:"你们愿上哪儿告就去哪儿告,我们不怕,各有关部门我们都打点到了!"

  1996年9月11日,"华远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为原商业部副部长之子任志强)调派两百名防暴警察和两百名普通警察,在西城区皮库胡同强行拆除两户私房,同来的西城区建委主任许燕生当时对其中的一个房主人说:"今天你们就都死在这儿,该推也得推。"

  1998年5月20日,宣武区富卓房地产开发公司强行拆毁了东椿树胡同13号王兴华(小学音乐老师)的私宅,夫妇俩在强拆时只因口头表示不满便被凶狠地按倒在地上,并被戴上手铐拉到法院强迫写"检查"。

  1997年12月23日晚上十点左右,在阜成门外"华远大厦"大堂内,"华远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华远")"拆迁办负责人耿烈克、尹惠军,纠集了二十多个华远员工,堵住大门,手持不锈钢护栏铁托,殴打手无寸铁前来要求解决住家被非法停水停电问题的刘明香女士一家。带头人当时咆哮著:"上,打死他们!"殴打后致使其中两人头部缝了六针,全家人均全身受到不同程度的打伤,还导致视线不清、头晕恶心等征状。

  (注:刘明香在赵登禹路9号院内有两间私房,因与"华远"发生拆迁纠纷上诉至中级法院,然而在法院尚未做出最终判决的情况下,于23日傍晚下班时发现院墙被推倒,窗玻璃被砸,水电被停。刘女士去派出所报案后多次传呼拆迁办经理丁丽,却不予理睬,只好于晚上八时前往"华远"总部,等了两个小时后竟惨遭殴打)。

  1999年3月中旬,"华远"以上万元雇佣了四个流氓,令他们在天黑时闯进西城新皮库胡同和辟才胡同剩下的私宅里进行威胁。流氓当中有一个外号叫"镖爷"和"疤痢眼",是刚劳改释放出来的。

  1995年7月,在高义伯胡同,"华远"在派人把常忻明的私宅拆毁时,还令警察揪著他的头发把头按在墙上进行威胁。

  自1994年7月至1996年底,住西城中京畿道一号的私房主周志新老师一家不断受到非法拆迁的"华远"的各种迫害和刁难:断水断电和在周围日夜施工,其间有一天有地下顶管在房子底下顶,导致三间屋子地陷屋塌。96年底强行拆毁私宅后房主在外寄宿,无家可归(注:在京城到处都有因被开发商迫害导致家破人亡的私房主。)

  1999年8月31日凌晨一点,东城区谢家胡同27号和32号的十几个居民向夜间非法施工的"京湘房地产开发公司"表示:"每天至少应该让我们睡四五个小时。你们今晚别再干了。"然后居民们往回走了没有几步,工地上的照明灯便突然全部熄灭,黑暗中冲出七八个打手,将32号的居民金超林扑倒在地上,用棍棒铁锹暴打,令他满脸流血瘫在地上。当时现场有两名安定门派出所片警,就站在旁边一言不发。从此工地继续昼夜扰民,没有居民再敢说话。

  1998年6月9日,东城区史家胡同88号院居民杨润福与其儿子杨洪,由于劝阻野蛮施工(拆房的土攘到他们正在炒菜的锅里),被为"合力物业房地产开发公司"效劳的中兴发拆迁公司暴打:七八个人围住父子(指挥者为"中兴发"的田某)两人,手持带棱的安全帽等硬器,把他们打得浑身是血,杨润福的牙也被打坏,打时还喊叫:"往死里打!"临走时又扬言:"今儿就打了你了,怎么样?打了你们也是白打,我们有人,有根,看咱们最后谁把谁整了!"杨润福自此脑袋经常疼痛,右手哆嗦,并且因牙坏而吃不好饭,告到法院后因司法不公(竟判此打人事件为"职务行为",因此败诉)心里憋闷,于一九九九年一月一日突发心梗去世。

  1998年春夏之际,"西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在西城大茶叶胡同的拆迁中多次殴打居民,其中举例如下:

  1,98年5月16日晚九点多,一伙人闯入大茶叶胡同29号强行拆除该院院墙。住户张恒祯父子出来劝阻,却被他们用砖头、棍子暴打,还用皮鞋拼命的踢。张恒祯的女儿见此情景当场晕倒,被救护车拉到医院。

  2,98年5月29日上午,大茶叶胡同7号居民张跃新到拆迁办公室抗议民工把拆下来的建材堆在他家门口阻碍他家人出行,却当场遭到拆迁办一群人的野蛮殴打,带头人叫刘□。打完后得知张的母亲已去报警,便打碎了办公室的玻璃以制作假现场。

  3,98年5月底,大茶叶胡同29号刘毅与拆迁办来人张太龙讨论安置房时有不同意见。

  此后一个半月之内拆迁办无声无息。然后在7月3日夜里三点钟,一只盛满人粪的塑料口袋从敞开的窗口飞到他的床上(胡同里另外一家也在半夜里接到同样的口袋,是从墙外扔到院里(这家为私房))。接著在7月15日晚上九点,刘毅正背著身洗衣服,两个人推开门闯进屋里,用铁锹棍棒对他兜头痛打,打出脑震荡(在医院里缝了二十几针)并打断了右手的三个指头。此胡同曾有国内记者前去采访,居民均捂住脸不让拍照。

  2000年4月6日,崇文区东茶食胡同34号布环江(其职业为民警)的七十平方米私宅被"崇裕房地产开发公司"非法强行拆毁。

  女主人和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只有十六岁)上前阻拦,被压倒在地并把手剪在背后戴上了反铐,警察并边踢她们边用电棍抽打著把她们押上了警车,其后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了数日。

  之后布环江一家四口借住在金鱼池的一间十四平方米的屋子里,患有严重风湿的布环江每天忍痛爬到三楼。接著不久金鱼池又遇拆迁,再不知此一家人下落。

  1992年7、8月间,为建"御京花园公寓","东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把东城北河沿地区的大批私房(占拆迁范围内的百分之六十)强盗般拆毁,使这片绿树成荫的宅院区眨眼间变成残垣断壁。

  当时宣布拆迁是7月28日,十二天以后该公司便带著警察、开著铲车和推土机开始大规模的行动。北河沿大街51号和59号首当其冲,住房一下子夷为平地,房产主被困在住房内的家俱什物,不是被砸坏,就是被哄抢。

  开发公司现场指挥拆迁的人还嚷叫:"对这些人(房产主)不能手软!"其中31号的产权人是在偶然乘车路过北河沿时才发现自家房屋(被外人长期占住)已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拆掉。受害者当中有相当数量的教授、工程师和军队离休干部等。 --1996年3月,"西单商业区开发公司"(雇用"F2区拆迁公司"拆迁)有一天突然来到西城区末英胡同高东亚家,二话不说就来拆她家院墙。高东亚爱人上前阻拦却被来人朝胸口重击致伤,并诱发了高血压。后告到法院,竟判为"职务行为",不予追究。

  1998年5月,"东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又称为"天石恒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始对紧邻国子监街的永康胡同及大格巷胡同的567户居民非法实行拆迁,其中私房主的家产一律被掠夺和摧毁。住大格巷5号的私房主张婉贞老太太把违法行政的东城区房管局和该开发公司告到了法院,却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判"败诉"。之后张婉贞的二十一间房于99年4月8日被强行夷为平地,分文未给地和其家人一起被轰到角门租房。身体本极为硬朗的八十多岁老人自此在忧愁中度日,以至不久前出现脑梗,曾在几个月之内经常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2001年7月至8月底,"东方康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东城土儿胡同和香饵胡同和附近临街一带进行非法拆迁,一方面侵犯私房主的财产权,一方面逼迫根本无偿还能力的低收入居民贷款买"享受优惠价格"的回迁房(其实是拿这些老百姓"垫背",以掩饰其它的非法商业炒作。同时"购买"这些回迁房都是用房屋做抵押,"房主"也拿不到房产证,而且回迁房的质量基本上都是不合格的),一方面对临街铺面的经营者拒绝进行任何补偿。整个拆迁片至少有二十多人被打伤,其中一个满面流血的居民凑巧被几位外国记者撞见。

  2000年10月底至12月中旬,"富华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东城区红星胡同、遂安伯胡同和东堂子胡同进行非法拆迁,居民为维护生存权和财产权而上街抗议,却遇该公司雇佣警察向人群放催泪弹。这里大批房地产权利人的土地使用权被侵犯,遂安伯胡同10号的私房主刘世民一家为维权而抗争到底,于12月15日被押送到五环外的清河马房村,令他们住在一个类似文革时代"牛棚"一般的连玻璃都没有安装的水泥仓库里。现这房子里到处发霉长毛,有腰痛病的刘妻在这种环境中病情日愈严重,并且还要经常长途跋涉进城看望强迁后不得不寄放在城里亲戚家的小女儿(为了孩子上学被迫骨肉分离),每次搭公共汽车还要忍痛先走半个小时的路。

  最新暴行:

   2002年4月1日公布拆迁令起至今,在东城区南小街(北京火车站对过的国际饭店北面)一带至少发生了三起暴力行为:

  1,四月十五日下午,在金宝街东口北侧与南小街交界处,一位过路的年青人见到野蛮拆房影响老人行路,说了一句:"慢点拆!别碍老人走道。"仅这么一句话就招来横祸,被开发公司叫来的警察揪住头发押上警车,并非法拘留了几个小时。

  2,四月十七日下午,在上述地点旁边,有三兄弟因抗议拆房爆土而被十来人围打。

  3,五月一日晚上,家住小雅宝胡同99号的一位少女正上公共厕所时,见突然有铲车的大铁爪从厕所屋顶插下来,吓得腿软,爬著回到了家,之后在居民们的强烈要求下派出所把民工带走了。

  然而在五月二日下午,头一天当时就被放回来的民工伙同拆迁办派来的其它民工一起,共二十多人,冲进了99号院,用镐头砸碎了正在屋内睡午觉的苑国树夫妇(少女邻居,头一天打抱不平者之一)家的窗玻璃,夫妇俩起身抗议,却遭到民工用粗铁棍野蛮殴打头部,打得他们全身是血,地上和屋里摆的自行车也都得是血。

  苑国树夫妇是特困户,每月靠政府的救济金生活,根本无钱治伤,急救车把他们送进医院后是院方暂时垫的钱,现二人正躺在家中床上呻吟。

  2002年4月27日上午,西城区新街口四条55号赵宗寅(退休前为北京画院的古典中文教师,其父赵寿龄为鲁迅挚友)的私宅被"西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强毁。几十名警察用利镐砸破门后冲了进去,把当时在家的七名产权人像对"罪犯"一般粗暴地扭送出来,连任何日常用品和换洗衣服都不得取走,包括其中患糖尿病的长兄赵马乘(注:此两字应并为一字,但在电脑里没有),每天必须按时服用的药物。现全家十七口人中十五人没有住处,赵马乘因极度愤怒和没得吃药致使生命出现危险,被送进医院,几天内抢救了两次。在场围观的群众中有一位妇女只因照相便被警车押走并随后被宣布拘留十天,她在上车前昏倒在警察身上。

  作者所知仅沧海一栗。

  紧急后补:就要发稿时,又得知刚刚发生的一场暴力事件:昨天(5月5日)下午近五点时,由东城区政府直接雇佣的拆迁人员,在事先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和贴出任何公告的情况下,提著镐来到南小街404号正在营业的私营"峥峥电视修理铺"(同时住家,为私有房产)门前,上来就砸玻璃。

  店主拿起菜刀自卫,被带到派出所放出来后,又在店铺的广告牌上挂上了一个横幅,写道:"暴力拆迁!还我人权!"

  到了晚上七点钟左右,东城区某副区长(男)带著大批警察和二十几辆警车来到现场,其中一个警察凶狠地当胸一拳把店主打成半昏状态,然后他就躺倒在人行道上,家人又在他身上铺了一张白纸,也写上了:"暴力拆迁!还我人权!"。当时附近上千名居民全都围拢过来保护店主,怒声谴责警察:"你们是土匪!"并制止他们把坚决不肯上警车的店主带走,齐声嚷道:"不许动人!"之后僵持到今晨三点,店主被亲戚开来的一辆车接走,随之一直等在旁边的一辆大型铲车便在几十分钟内把"峥峥电视修理铺"和主人的家夷为平地。当小小百姓面对的抢劫犯和暴徒就是政府本身时,他如何能保护住自己的财产呢?!

  此暴力拆迁在今晨四点钟结束,整条南小街交通堵塞近十一个小时。据悉,整个南小街的铺面全部都是在拒绝依法补偿的情况下拆除的,两边胡同里的民宅和铺面亦然,但像"峥峥电视修理铺"这样敢于依法自卫到底的(都被污称为"钉子户")是很少的,因为人们都联想到文革的经历,又身处在密布警察和地痞流氓(拆迁办工作人员中有大量的这种恶棍)的恐怖气氛中。

  北京近年来所有为强暴拆迁张贴的"法院公告"和"政府公告"都是违法和无效的,但现在为了"主办奥运"求速度,便连这么一个形式都"省略"了,直接就上手打砸抢。

  北京政府有意把到处都是雕梁画柱的四合院与文革中插建在其中的临建混为一谈,有意把珍贵的建筑文化遗产说成是不能让2008年的外国人看到的"破烂儿",声言要在五年之内把胡同基本拆光(以这种黑社会打砸抢的阵势和所造就的"速度",大概连一年都用不了)。

  其实奥运活动场所与胡同根本无关,在北京的很多外国人眼睁睁看著胡同被毁也都痛惜不己并表示无法理解。况且,既使是"破烂儿",这里还有干干万万老百姓的财产、生命和情感,怎可以如此大规模地践踏呢?是不是"主办奥运"仅仅成为一个得以更加疯狂掠夺北京市民财产的口实了呢?

  请北京市政府不要忘了,主办奥运的资格不是不可以取消的!

  周莉 2002年5月6日于北京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石家庄公安局警察殴打无辜市民成重伤
  • 海口霸道警察惹众怒
  • 16岁少女被警察关男囚室受尽屈辱
  • 福清市警察诬陷嫖娼逼供害死两人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被警察百般侮辱、折磨的少女尚伟丽跳楼致残,获赔35万
  • 因公致残双目失明,讨公道再遭法官、警察的毒打!
  • 流氓警察----“人民”警察殴打侮辱人民纪实:随意抓人、毒打侮辱妇女
  • "枪口下的选举"评论:选村委会干部为何要动用警察
  • 警察命令少女头挨地屁股朝天跪着 用手抠尚伟丽的乳房和阴部
  • 海口公园枪杀案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警察否认故意杀人、并认为是“自首”
  • 警察抢劫建筑材料被制止 怒而拔枪重伤保安
  • 杜培武案:警察遭警察刑讯逼供 违心认罪险被冤杀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 乌鲁木齐逞凶的奥迪车司机确系警察:出租车司机似乎先动手?
  • 我和军车、警察的一次交手过程的真实记录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老娘被警察撞伤,儿子找警察挨打受起诉
  • 中国警察是变形金刚?
  • 警察斗殴命丧美容院"因公殉职"
  • 山西割舌事件后续:警察刑讯逼供被判刑
  • 江苏壹警察“经侦大队办公室主任”开车撞死19岁女孩,故意逃窜
  • “处女嫖娼案”七大焦点:恶警察的逼供记录竟作“证据”
  • 恶警察为所欲为: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卖淫案”开庭
  • 一个高中生的遭遇:是警察还是土匪毁了他一家?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警车当街连撞五人 警官说驾车的不是警察:难道是流氓?
  • 福建晋江警察强行抢走男婴
  • 处女被告嫖娼续:可怜19岁女孩二验处女身,警察逍遥法外
  • 中国又一起处女卖淫案:在警察的淫威下,处女变妓女
  • 掏证自称兰州警察 车压下岗工人又打人谁也不怕
  • 中国的网络警察:“虚拟世界的保护神”
  • 三彪形大汉按倒女生施暴 危难时路人警察伸出援手
  • "我被警察雇佣当嫖客" 看公安如何为抓嫖罚款雇嫖客诱惑卖淫女
  • 白沙洲:书记加警察 -- 治理乡村最大奥妙
  • 白沙洲:是警察还是土匪?
  • 群众怕警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