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博讯4月13日消息】 在现代中国人的历史观中,一直把“五四”当成民族“反封建”觉醒的开始,和决定追求“民主、科学”现代化的光辉起点。正是这种认识下,“五四”成了那里後来所有朝野政治力量争相抢扛的大旗、或必须据为己有的“社器”,或者它又好象是战国时代、那可以用来“挟以令诸候”的“周天子”。尤其到了共产党执政以後,更是把自己说成是继承“五四”的长房嫡系,导致“六四事件”中,被举着这块“牌位”、却比五四时代没有多大长进的学生,逼得露出了和那里历代统治者并无区别的原形。

八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人在这个“民主”问题上,简直就象祖传世袭的“乞丐”,始终只知道或硬或软地伸手向自己的政府、领袖、甚至向外国人去乞讨“民主”,至今不明白这其实就是人类能够形成特有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的“遗传基因”,只有尚未发现,却从来没有失去过。(理由见拙文《论民主》

今天那里对“追求民主”的表现,和一个稚儿看到别人能把假牙拿上拿下,就以为自己没有“牙”,而叫喊要“牙”的表现并无区别。这就是自满清王朝垮台以来,那里“朝代”换了两个、制度变了三次(三民主义、新民主主义和现在的“初级阶段”主义),理论上天差地别、可社会和政府的风气却“九九归一”地回到同一个腐败、无能、混乱的原点。那里发生的现象,也许用下面的例子来描述是合适的:

国家象一个家庭,民众是主人,政府官员是雇来替主人做事的佣人。从常识就可以知道,尽管佣人自身的能力和品性会对这个家的生活品质产生一点影响,但起决定因素的还是主人。在主人素质高的家庭中,佣人受到有形约束和无形的影响,必然会有较好的表现,把这个家料理得井井有条。反之,如果主人素质很低,自己都管不好自己,那就不要指望佣人会有什麽好的表现(因为有好表现反而会被认为是跟主人“对着干”了),不拿你、偷你的东西,或吃里扒外拉人来欺负你,就算不错了。唯一一种特殊情况,就是来了一位能力超强的“恶仆”,因为吃透、掌握了主人的缺点和弱点,“反仆为主”地命令和指挥起主人做这做那,以及不准这不准那,甚至要主人去跟来捣乱的地痞流氓干架。那个吃软怕硬的主人不敢不听,更得去照做。一段时间後,倒也把家变得象那麽一个“(国)家”了,虽然要受点佣人的“窝囊气”,不过来到外面也算有个人样,别人还真得刮目相待,不敢怠慢。最後恶仆回了老家,主人觉得松了一口气,雇来了新佣人,只记得谆谆告诫新佣人不可学上一个的“犯上造次”,却忘记自己这个还象个家的“家”是怎麽来的?结果新佣人心领神会地百般奉承并“投其所好”,甚至在炒菜时还偷偷放了点“罂黍花壳”,吃起来滋味无穷,让主人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可惜时间一长,那原来被迫暂时形成的一点好习惯逐渐退去,一切老毛病又故态复萌,更早前有过的那些不顺心的事情,正开始一天比一天多起来。这时才又不免经常想起老佣人的好处,而淡化他在自己脑袋上敲出来的“疙瘩”、或在屁股上拧出来的“乌青块(瘀血)”之痛,甚至晚上在被窝里,会开始讨论起“什麽样的佣人好”的问题来了。结果,那个家就在“恶仆”和“庸仆”的交替中,“螺旋形”地发展下去,续就了一部总是翻来复去的“家史—中国历史”。

中国人本应该最能够理解民主的真谛,最不容易受西方“民主”蛊惑的。因为上世纪四十年代的那场“国共之争”,国民党政权在握,名正言顺,还有美国在经济和武器上的直接支持,而共产党靠的只是一批连“抽水马桶”为何物都不识(进上海後为此闹出过笑话)、仅有“小米加步枪”的“土八路”。要是按今天那里流行的“落後挨打”“贫穷受气”的高论,共产党当时就只有挨打被消灭的份。但是结果共产党绝对地胜利了,这曾经让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至今也只不过达到认为是因为腐败的原因,使国民党“自己打败了自己”这样的层次。其实用真正民主的观点来认识,是一点疑问都没有的:那是一次民主选择的结果,是那里绝对多数的民众,通过那里历史上习惯常用的“武力选举”形式,用比“选票”更真实、更不容易造假的实际行动,决定了共产党的胜利。没有人可以怀疑,那时要是“上帝”(没有其他人有此公平和能力)去中国组织一次“全民票决”的话,国民党输得绝对比上次台湾总统选举的结果,还要惨得多得多!而台湾今天的现状,更证明就算把“武力选举”改成“票选”,也解决不了中国历来就存在的任何问题。

今天,那个国家的相当一部分人,在庆幸摆脱了毛泽东造成的梦魇20多年後,终于发现前途未必十分光明,同样充满艰险,似乎也有走不下去的可能。其实,这是只要比较客观而又有点近代史知识的读书人,早就应该看到的。因为其思路和方法,和一百多年前的“洋务运动”并无本质区别,连“内困外侮”的表现都差不多,只不过又“螺旋形”地提高了一圈而已(中国要能因此而强大,一定是历史也会犯“错误”,要承担起一百多年前没有让中国强大起来的责任)!这不,连今天反对派的嘴脸都如出一辙,居然又怀念甚至鼓吹起毛泽东“文革时代”的“正确和必要”来了,其强词夺理的程度,足以让他们自己以为别人会“张口结舌”,却不敢面对正面的质疑(笔者曾经去某“左坛”上贴,试图探讨相关问题,结果被粗鲁的“臭骂”,甚至後来索兴“删贴”)他们和毛泽东时代的革命家比起来,水平实在远不是同一个数量级,象一批想继承黄鼠狼大业的“耗子”。不过应该承认,他们的能量是不可忽视的,因为他们和那里的共产党先辈一样,代表了民主(或选票)意义上的大多数。无论下一轮的选择是“武力”或“票选”,一旦进行的话,都很可能取得胜利,但中国却毫无希望,因为主人没有改变,历史宿命也一定相同。

上述对民主的误会,跟中国人对“科学”的一知半解也有关系。他们至今没有认识到真正的“科学”,是指客观的立场、慎密的思维、逻辑的推理和追求真理的目的,这样一个完整的精神体系,而不是具体的物理、化学或计算机、基因。掌握了这样的体系,用到物质领域,就会不断在深度和广度上扩大对宇宙自然的认识,并取得越来越多、越大的物质文明成果;用到社会领域,就能正确认识和分析各种社会现象,找到发生的原因、提高的方法或克服之道。可以认为,西方社会在物质领域里,充分发挥了科学的力量,所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可惜他们在社会领域里,却几乎没有运用(或没有正确发挥)科学的作用,以致对自己社会发生的不正常问题(如校园暴力之类)一筹莫展,甚至想回过头来再找“上帝”。中国人就更惨了,不仅看不到自己文化中本来就有的科学(不是指什麽“四大发明”之类的东西),却把科学下的“蛋”(如电脑)、拉的“屎”(如“水变油”)当成“科学”,使得那个社会中“高科技”和“高愚昧”(如还有不少人会为“信仰”而自焚)并存,“和平共处”得令人为他们感到难为情。正因为精神上没有科学,让迷信和盲从成了上下一致的“法宝”,迷信领袖、伟人、名人、洋人、甚至装神弄鬼的人,直到迷信科学下的蛋、拉的屎。而迷信的必然结果,就是行动上的盲从。正是这种不科学,使中国人无法分析和判断自己国家和民族的问题的真正原因,也不能避免对根本不科学的理论的盲从。举例来说,有一种理论,说中国人现在是处在“夹缝”之中求生存,所以只能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初听起来好象有点道理,仔细想来整个一“胡说八道”,因为这样的理论用在诸如新加坡、南斯拉夫那样的小国家,以他们的绝对实力和影响力来跟整个国际相比,这样形容还是说得过去的。但是怎麽能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能够让13亿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家躜得进去的“夹缝”呢?或者说只要中国能“躜”得进去的地方,还能叫“夹缝”吗?这样的“夹缝”,就象阿基米德要用来撬起地球的“杠杆”一样—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可能。正是这种不科学的理论,误导了中国人,使他们养成一种近乎变态、压抑的心理。一方面在别人面前自惭形秽、妄自菲薄、忍气吞声地直不起腰杆。另一方面只能在私下从弱者或自己人身上找机会发泄一下,或借跟自己八杆子打不着的华裔的“荣誉”来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以及明里暗里为自己捞点实惠。在这样的心态影响下,怎麽能指望那里的政府和官员会有亮丽的表现?更糟糕的是,由于没有科学的思想头脑,根本无法创造性地去寻找出路,只能不是从外国人那里批发尺寸不合的“二手货”,就是回头从过去经验中找借鉴,形成中国历史的无尽反复。说得好听一点,叫“螺旋形”上升,说得难听点,就是一匹只知道吃“回头草”的“窝囊马”!

有一句谚语曰“一个好的开头,等于成功的一半”。这句话从反面来说也是同样有道理的,那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头,将永远不会成功”。是到了用这样的判断来为“五四”重新作结论的时候了,因为自那以後,经过两朝三制、八十多年来的实践,中国至今没有走出困境,甚至找不到的确光明的出口。明显的事实是:中国不需要激情,而是需要良知!因为13亿人的激情,只能产生疯狂的灾难(看看大跃进和文革就知道了);但13亿人的良知,却能凝聚成不可战胜的力量。

所谓“良知”者,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正确的判断,一是正确的决策。

就中国人而言,首先,要认识到自己其实从来就是那个社会的主人,只是长期以来一直受到“佣人帮(统治集团)”的欺诈蒙骗和读书人的误导而自己不知道罢了。事实上那里从政治到社会的表现,都是民族整体价值观和精神面貌的镜象反映,所以最後总是心不甘、情不愿又赖不掉地承担由仆人“拆烂污”造成的一切灾难、损失。因此,要想改造自己的社会,只有先改变民族群体,使之具备负责任、有担当的主人公气质,否则没有成功的希望,就象不能企图改变镜子来让自己变得高贵、英俊、美丽一样。这也是无论封建王朝、三民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都救不了中国的道理。

其次,要看清文化和民族的不可分割的关系,认识到真正决定民族属性的,是文化而不是生理遗传特征(要不中华民族怎麽能包括五十多个不同的种族群呢)。中华民族的所有“优秀品质”,其实都是来自于那个优秀的文化,而不是生理的遗传(真正能够遗传的,就是所有人类共同的那部分诸如自私、贪婪、母爱之类的“天性”)。同样那一切被人垢病的“劣根”,也都来自于文化中不小心被掺进去的糟粕。所以,中国人的前途,要麽全体跑出去拿绿卡,或索兴当外国人;否则,只有先冷静坐下来整理自己的文化,完成“去其糟粕,留其精华”的工作而已,任何的拿来主义,只能象把各种颜色的确都很好看的颜料一起放进“染缸”一样,结果只有一个“黑”。何况中华文化中,本来就有足够应付一切“强国”或“现代化”必要的精神元素,只不过因为那里部分读书人的无知抵毁和有意误导,才让大众产生以为中国文化落後的错觉,和笔者因为自己水平不够,用不好Windows95而以为它不如DOS一样,“愚蠢”和“自以为是”的本质并无区别。

一旦这两个问题厘清之後,中国人将很容易发现,今天流行的“落後挨打论”“制度决定论”“改革开放万能论”之类的论调,对解决中国问题根本无济于事,最多只不过让中国人再“螺旋形”地多转一圈而已。到那时,正确的决策也就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了。道理也很简单,言论应该自由,但最後结论肯定一致,这跟做算数题一样,错误的答案可以无数,但正确的答案只会有一个!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