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新一代讨厌打麻将“国粹”在香港恐式微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6日 转载)
    新一代讨厌打麻将“国粹”在香港恐式微


    香港街景
    REUTERS/Tyrone Siu
    
    (法广 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根据一项调查发现,香港每50个年轻人之中,去年只有一个人每星期至少打麻将一次,相比5年前每12个人有一个,足可反映打麻将这种“国粹”,已在香港逐渐式微。
    
    南华早报引述这项调查指出,就算包括从18岁到64岁阶层人口计算,2017年也只有18%港人每个月打麻将一次,2012年这个数字是28%。
    
    一名麻将雕刻师傅归咎现在流行各式各样的玩意,造成打麻将风气凋零,不过有个在学校成立麻将学习学会的大学生却不同意此说。
    
    过去多年来,凑够4个人然后开桌打麻将,是最普及消磨时间的玩意。中国社会普遍视此为联络家庭成员之间感情的活动,尤其在中国人的节日庆典期间,例如农历新年,或婚礼喜庆宴会,更为普及。
    
    但位于法国巴黎的市场研究公司易普索(Ipsos)最新的调查却发现,打麻将的风气恐怕已经逐渐式微。
    
    易普索从2006年开始在香港收集港人的消费和生活习惯数据,特别是休闲活动的喜好。最新的调查有5074人在2016年4月到去年3月接受了电话的访问,在分析了这些数据之后发现,去年只有6%的港人每星期打麻将一次,之前一年的数字是10%。
    
    调查又发现,年龄越大的人打麻将的次数也越多,55岁至64岁年龄阶层的港人,有9%每星期打麻将一次,而18岁至24岁的,则只有2%。
    
    报道引述一名麻将牌雕刻张姓师傅表示,他感觉到雕刻麻将已经是一门黄昏事业,“我今天下午4点钟才做了第一宗生意,已经没有人买麻将牌了”。张先生从1960年代已经在九龙佐敦道开了一家麻将牌的店铺到今天。
    
    张先生的店指出售手工雕刻的麻将牌,每一副麻将牌售价动辄要数千港元。今年64岁的张先生说,他的生意比较10年前,已经下跌了五成,“现在年轻一代消闲时间实在有太多不同的玩意,手机电玩就非常方便,试问有谁会坐在麻将桌旁几个小时搓麻将?”
    
    但报道却引述一名22岁的中文大学学生工程系吕卓仁(译音)说,他决意要将这个中国传统玩意继续下去,他去年在学校创立了一个麻将研究学会。学会到了今天已经有200个学生成为会员,他们每星期都在校园打麻将一次。
    
    吕去年8月还更进一步,组织了一个有9家大专生参加的第一届香港高校麻将比赛,总共吸引了300个人参加,去年12月举行的第二轮比赛,有64人晋升第二圈。
    
    当被问到为何越来越少年轻人打麻将,吕同学承认有些初学者恐怕会输钱,而且打麻将因为有赌博成分给人的印象不好。
    
    2016年中文大学有学生因为午夜之后还在校园打麻将因而与保安发生口角,当时的校长沈祖尧批评学生未能做到社会有教养的人的典范,但吕同学坚持,他在校园提倡打麻将,绝无赌博成分,“我们只是为了兴趣”。 (博讯 boxun.com)
13719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BURMA-缅甸风云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 郑恩宠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
  • 独往独来袁立:我的苏醒与救赎在复旦大学的主题演讲
  • 谢选骏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9-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两首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生命禅院《传道篇》四十:雪峰传道(六)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称刘霞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然其下落不明
  • 法国政府放弃南特机场修建计划
  • 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年后权钱勾连仍不清
  • 黄之峰:身可被囚 精神不可
  • 平壤冀参加残奥 板门店拟为奥运第一通道
  • 为何必须谨慎看待中国经济增长数字
  • 法国出生率连降三年 将靠移民补充人口?
  • 中舰进钓鱼岛毗邻区日本反应为何如此强烈?
  • 中华爱国同心会将五星旗插民进党中央党部前
  • 温哥华峰会决定加强对朝鲜的海上封锁
  • 北京空气污染有缓解但仍被重污包围
  • 谷歌在深圳新开办事处 京沪广的规模也骤增
  • 中共人事布局在即港媒估汪洋升李克强再降
  • 赵紫阳逝世13周年祭 骨灰仍未入土为安
  • 世界报:法国婴儿高出生率正在成为过去
  • 加泰新议长任命大战 西首相续採司法手段
  • CIA中国卧底疑向北京爆料致在华线人遇害被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