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揭中国体坛黑幕 原国家队队医逃至德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1日 转载)
    揭中国体坛黑幕  原国家队队医逃至德国


    资料照片:原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
    网络照片
    
    (法广RFI 安德烈)原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坚持不懈揭发中国体坛使用兴奋剂丑闻而长期遭到迫害。近日,薛荫娴及儿子一家已逃亡至德国,薛医生之前已设法带出68本记载使用兴奋剂黑幕的工作日志。*
    
    薛荫娴现年79岁,曾经担任中国国家体委训练局首席运动医学专家兼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九日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中国体育1978年起开始进入兴奋剂时代,八十年代,体育官员在内部会议上公开发出全面使用兴奋剂的指令。
    
    薛荫娴指出,1978年10月11号,国家体委副主任陈先在大会上说外国运动员都使用兴奋剂,中国运动员为什么不能使用?79年4至6月,官方派陈章豪大夫来法国学习如何使用兴奋剂。“80年代到90年代,全国范围都在用。国家队当时有11各队,国家队训练局局长、党委书记李富荣说全体都吃,你反对他就是反对政府、反对党,吃兴奋剂利益集团的头子就是他。他们成立了兴奋剂研究小组,组长就是陈章豪,他就说吃兴奋剂叫吃特殊营养的”。
    
    薛荫娴站出来反对服用兴奋剂,结果被撤销了她的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但是还让她留在体操队。“我想为了运动员的健康我得守住体操队,1988年我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但我想得太天真了。80年代,90年代得牌的人都被李富荣和陈章豪用兴奋剂管住了。国格没了,人格没了。”
    
    薛荫娴指出举重、游泳、田径、体操等金牌项目是兴奋剂重点领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队的五朵金花,排球运动员巫丹等曾被检测出兴奋剂。
    
    中国体育官员一面强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一面研究规避药检方法。薛荫娴对自由亚洲表示,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选手李玲蔚爆出使用兴奋剂丑闻,国家体委为掩盖真相以误服感冒药为由搪塞,并将责任推至随队护士黄美玉身上,导致黄美玉差点自杀。
    
    薛荫娴认为中国体坛服用兴奋剂的真相远未全部晒到阳光下。她以2016年奥运会个别中国游泳运动员反常表现为例,认为中国体育仍未彻底摈弃使用兴奋剂。
    
    薛荫娴挺身而出,揭露中国体育界使用兴奋剂黑幕,不但本人遭到持续的打击报复,连她的孩子也被株连。薛荫娴还表示,国保和警察多次到家中搜查,企图查抄她数十年保存的68本工作日志。在她和儿子杨伟东、儿媳杜兴逃亡前,他们已经这些日志和其他资料安全转移到德国。
    
    杨伟东表示,他会和母亲亲自到国际奥委会提交这些资料。他们也愿意出来作证。 (博讯 boxun.com)
34718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英国亦曝出大规模兴奋剂丑闻 “公平竞赛”何处觅 (图)
·报告显示俄罗斯体育部门掩盖兴奋剂丑闻 (图)
·国际田径比赛再陷兴奋剂丑闻 约146块奖牌将被查
·意大利竞走名将爆发兴奋剂丑闻 (图)
·中国前奥运随队医生爆料兴奋剂丑闻
·女足世界杯曝兴奋剂丑闻 朝鲜队员踢翻药罐子 (图)
·全运会曝出兴奋剂丑闻
·巴西爆最大兴奋剂丑闻 田径选手6人药检未过
·美体坛再曝兴奋剂丑闻 奥运冠军承认曾长期服药
·德国之声:中国兴奋剂丑闻规模不小
·暨南大学的“兴奋剂丑闻”何时了?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谁发动了美中贸易战?
  •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
  • 论皇权或绝对权力——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 读“明史”的感概
  •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 光荣的荆棘路——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开幕短片(Openning
  • 小平被起底,近平却挨讽
  •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 Forceddisappearances
  •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 张成觉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东海一枭仁心经
  • 廖祖笙廖祖笙:国殇——漫山遍野的衰世苟且
  • 曾节明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谢选骏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 蔡楚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 谢选骏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 吕洪来-自由谈为秦永敏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86期)
  • 谢选骏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 金光鸿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 吹綿集讀書扎記
  • 三鞠请安习近平造神运动的主要推手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
  • 悠悠南山下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藏人主张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论坛最新文章: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 周克希翻译的普鲁斯特《追寻逝去的时光》
  • 哈梅内伊:与美之外世界各国建立更多联系
  • 日本媒体热烈报道法国夺得世界杯冠军
  • 世界杯港酒吧餐饮商场丁财两旺收入近百亿
  • 《香港六七暴动始末》出版 免历史被歪曲
  • 小米遭中证监封杀未获纳入港股通 开市跌
  • 北京为何谣言满天飞 专家认为局势严峻
  • 德媒:德国没有和中国联手抗美的意愿
  • 普京:为俄成功举办本届世界杯“感到骄傲”
  • 特朗普抵达赫尔辛基将与普京举行峰会
  • 马克龙与法国蓝球员换衣间共庆胜利
  • 法国蓝再次得胜 巴黎又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 时隔20年法国再夺世界杯冠军 全法狂欢
  • 中国疑派军舰窥探“环太平洋军演”?
  • 朝美在板门店讨论美军遗骸归还事宜
  • 法国大战克罗地亚20年之后再捧世界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