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宇:我所认识的许艳
请看博讯热点:709大抓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09日 综合报道)
    许艳是谁?
    
    几个月前,可能没多少人知道她,但现在可能就很少有人不知道她了。
    
    许艳是著名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
    
    余文生律师和妻子许艳,曾经幸福地在一起
    王宇:我所认识的许艳


    
    我认识许艳还是在四年前。
    
    2014年10月,香港“占中”事件在国内引起很大的反响,一大批公民朋友因喊出“风雨中抱紧自由”声援香港同胞而被当局抓捕,余文生律师在代理其中一位公民朋友时,为维护律师的会见权,抗议看守所违法不予会见,而被抓捕,成为当时因涉及声援“占中”而被抓捕的唯一一位大陆律师。
    
    余律师被抓捕的第二天,他的妻子许艳就给我打电话,要聘请我代理余律师的案件。当时我正在丰台看守所会见另一位也是因声援占中而被抓捕的公民:韩颖。为了节约时间,我就约许艳在余律师被关押的大兴看守所门前见面签委托书等手续,同时,许艳聘请的另一位余律师的辩护人——张维玉律师也从山东乘火车赶到北京,当时是我们三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往同一个地方赶。但是到大兴看守所的时候,看守所已经下班了,不给安排会见。在这里,我们和许艳见面了,她看上去就是一个娇小瘦弱、神态可人、温温柔柔的邻家女孩,但她一双大眼睛里透出了她的坚定。
    
    这时,许艳接到办案单位,石景山区公安分局八角派出所的电话——他们让许艳到派出所,说找她有一些关于余律师的事。我说这么晚了,就不要去了,明天白天再说。但许艳很坚定的说,只要是关于余律师的事情,不管多晚,她也要去。看上去是那样弱不禁风的许艳却是那么的坚定。我们担心她一个人去会出现什么状况,所以决定陪许艳一起去派出所。
    当我们打车返回到八角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一群警察等在那里,看到我们,他们问许艳我们是什么人?许艳说这是我聘请的律师。那些警察说只让许艳一个人进到里面的办公室谈话,不让律师进去。派出所的办事大厅旁是一个有门禁的大门,只有刷卡才能进入,进入到大门里边是办公区。那大门里面看上去景况森严的样子,我不放心让许艳进去,就和张律师要求陪同许艳一起进去。警察说只能许艳一个人进去,如果要律师一起,那今天就不要去谈了。许艳说那就一个人去!一定要了解到余律师的情况!让她一个人进去,我们都很担心,但她坚持要去了解余律师的情况,谁也无法阻挡!
    
    这就是第一次认识许艳,让我感受到了许艳和余文生之间的夫妻情深,那种她要为她的丈夫余文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坚贞承诺,这是最让我感动的。
    
    那一次,我们律师代理余律师的案件,却一直无法会见到他,而许艳把她刚刚九岁的儿子交给母亲照顾,她自己一直配合律师为余律师积极奔走呼吁,展开各种申诉和控告以及相关的政府信息公开等等司法救济途径,同时也在自媒体上发布相关余律师的即时情况通告,直到后来2015年1月20日余律师被非法关押了99天后,最终无罪释放,期间余律师遭受了非人的酷刑和虐待,并因酷刑而患小肠疝气,出狱后不久就做了手术。那一段时间,许艳一直陪伴在余律师的左右。虽然在余律师被抓期间,她付出了太大的辛苦,但余律师释放后因身体健康被损害很严重而需要更多的照顾,许艳也因此付出了更多的辛苦,那使得本来就略显瘦小的她显得更加羸弱了。
    
    不久后,就是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事件”,我们夫妻都被抓捕,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
    
    2018年5月底,默克尔访华期间,会见许艳等维权律师家属
    王宇:我所认识的许艳


    
    2016年8月我们夫妻取保后被送回内蒙古软禁起来,因没有通讯工具,仍然无法与外界联系,直到2017年7月,余律师冲破层层阻力来到我们被软禁的乌兰浩特市,见到我们,我们才了解到一些我们被关押和软禁期间的事情。这次余律师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乌市,也仍然带着他最亲爱的妻子许艳,而许艳也仍似以前一般小鸟依人的随在余律师身边。我们夫妻两都惊诧了,惊诧于:这样冒险的事情,余律师竟然带着他妻子来了,而许艳居然亦淡定从容的跟随着余律师,就在跟从我们的警察面前毫无顾忌的与我们亲切交谈。我们笑道:你们两个也太冒险了,或者你一个人来还行,不应该带许艳一起来这里。余律师仍用那种豪气干云的语气说:“没事!”而许艳也淡淡的笑着轻轻的说:“他一个人来,我不放心。”
    
    而那次我才知道,2016年10月他们两个已经冒险一起来过乌市了,但因为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来,并且我们被国保提前带离了我们的住处,所以,他们没有见到我们。那次我们还了解到在我们被关押期间得到了海内外大量朋友的关注和支持。
    
    2017年9月我们解保回到北京后,得知余律师和许艳曾在我们刚刚被抓捕后的2015年7月19日率先发出了《关于王宇律师被刑事拘留的声明》并就709事件发出多份信息公开申请及控告函,并因此受到传唤,但余律师也以此形式打破了“709大抓捕”刚开始时的萧杀氛围。
    
    在“709”期间,余律师被李文足聘请作为王全璋的辩护人,并被李和平太太王峭岭聘请作为“诉官派律师委托无效案”的代理人,直到2017年底余律师被注销了律师执业证。这期间余律师为709被抓捕的同仁做了大量的法律工作,而这时余律师因2014年底的酷刑和2015年的手术还根本没有完全恢复,许艳就一直陪伴在余律师的左右照顾他的生活,同时也帮助照顾709家属和孩子们。这时,她再次展现了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的温柔和细腻,她对家属们的帮助总是那么古道热肠,就似一股暖流涌流身旁,可说是润物细无声的毫无声息,又令人倍感安慰。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再次被抓捕,许艳再次放下了小鸟依人的生活,再次扛起了照顾孩子,同时为余律师维权的重任。看守所、公安局、检察院、监察委又成了她常常光顾的地方,她一次次的陪同律师前去公安局、看守所要求会见余律师,一次次的去检察院、监察委控告相关部门的违法,又因余律师被关押在徐州,她时常往返于北京和徐州之间,她几乎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但她从不气馁,反而越来越有勇气和毅力,而她也受到了更严厉的打压。从余律师被抓捕之后,警察多次去她家敲门骚扰,还多次进行搜查,并三次以涉嫌“煽动颠覆”的罪名传唤她,有一次甚至超过十九个小时,还把她绑在审讯椅上虐待。但每一次,许艳都坚强的面对,用冷傲的态度直面审讯她的警察,毫无惧色!
    
    许艳第一次被传唤的第二天下午,刚好我之前和她约好了那天要去帮她照顾孩子,没想到进门就看到许艳的母亲和儿子相拥而泣,孩子一见我就说:“阿姨,我妈妈被警察带走了!”我一惊忙问:“什么时候?”他说:“昨天晚上九点多警察就来了,在家里搜查了半天,大约十一二点把妈妈带走的。”我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他说:“警察吓唬我们,不让告诉别人。”我赶紧把这一消息发给朋友们,并考虑要找律师代理许艳去要求会见。这时,许艳开门进来了,一进门她就搂住我大哭,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们的!”然后,她断断续续的告诉了我事发的经过:原来,昨天晚上,她家突然停电了,她打算去物业充电,刚一出门就被事先等在楼道里的警察抓住了,收缴了手机,连孩子的手机都被搜走了。到了派出所后,警察威胁她,让她不要再为余律师维权,还威胁也要抓她,并把她关起来!我问她,你是怎样回答的?她说:“我坚持要为余律师维权,别的他们问我什么我根本都没有理他们!我在警察面前一点都没有哭!”我搂了搂她那羸弱的肩膀,告诉她:“你太棒了!你怎么会这么勇敢?”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特别害怕,但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有多害怕,我都必须坚持为余律师维权!”她再一次在我面前表露了为她丈夫余文生赴汤蹈火的坚贞。
    
    王宇律师、包龙军律师,和余文生、许艳夫妇
    王宇:我所认识的许艳


    
    而之后的两次被传唤,她一次比一次更坚强,更有经验,最后一次她更是坚决回绝了警方的非法传唤,及时得到了朋友们的关注,最后令警方无地自容,只能草草了事,灰溜溜的离开了!
    
    在为她丈夫余文生维权的过程中,许艳也帮助了更多的被打压的伙伴。她不止一次的持续的为她丈夫曾经代理的、至今已1090余天还杳无音信的王全璋律师呼吁;她帮助因声援李文足而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的李美青、陈岳秀找120救护车送到医院,并为她们支付了1000元医务费;她还支持被吊销律师证的隋牧青律师、文东海律师,并不远千里去广州和长沙参加他们的听证会······
    
    在余律师被抓后半年多的时间里,原本是完全依靠余律师生活的全职太太许艳用她那柔嫩的小手撑起了她和她丈夫的一片天空!她用她那羸弱的肩膀扛起了她的家庭和为她丈夫不懈维权的重担!她曾不止一次的和我说过:“王律师,不知道为余律师维权的路还有多长?但无论如何,我都要继续坚定的走下去,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长多难多险,我都会矢志不移!”
    
    我们都在期待着不久的将来的某一天,余文生离开监狱,满脸笑容的向我们走来。
    
    我总是看到一幕温馨的画面:余文生律师和他同样历尽沧桑的妻子许艳及刚上初中的小儿子,一家人又亲亲热热的在一起,文生依然豪气干云的对我们说:“嗨,没事!”
    
    此文的结尾,我和文生的朋友们一起为他们的家庭祝福,希望文生早日恢复自由!并真心的感谢他那柔弱而坚强的妻子——许艳!
    
    谨以此文纪念“709大抓捕事件”三周年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221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余文生律师案件进展情况:辩护人声明
·高洪明:向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隋牧青吴有水致敬!
·高洪明:坚决支持余文生律师提出要求国家赔偿
·写于王宇律师被关9个月整之日/余文生妻子许艳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被囚生涯纪实调查:人权律师余文生(下) (图)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被囚生涯纪实调查:人权律师余文生(上) (图)
·无眠:对余文生被带走我有话要说
·余文生、许艳夫妇:关于王宇律师被刑事拘留的声明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我所认识的王宇律师
·为法治行公义他恪尽职守——记公义维权律师余文生/吴金圣
·感恩之行(三) ——709三周年探望余文生律师 (图)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赴全国律师协会维权
·谢阳等律师到全国律协为余文生维权 (图)
·709家属许艳: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2018年6月8日)
·才见梅克尔 余文生妻遭中国限制人身自由
·见默克尔 余文生妻子许艳被限制出行 (图)
·余文生律师妻子徐艳被限制人身自由 (图)
·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余文生妻子许艳
·取保申请被驳回,家属申请对余文生案法律监督 (图)
·取保申请被驳回 家属申请对余文生案法律监督 (图)
·余文生取保申请被驳回 许艳申请对该案法律监督 (图)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5月16日一天,余文生律师情况综合通报
·辩护人继续要求会见余文生仍遭拒绝 (图)
·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谢阳、常伯阳继续要求会见
·余文生汇款迟迟不到 妻子忧狱中“缺衣少食” (图)
·辩护人声明——余文生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余文生解除辩护律师 余妻视频见丈夫:余文生瘦了 (图)
·徐州警方拒绝律师会见余文生核实解聘律师真实性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案情通报:不相信那个纸条 (图)
·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态时曾写过声明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87期)
  • 谢选骏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 槟郎假药的背后
  • 东海一枭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 李芳敏144000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
  • 思考中国居心叵测郭文贵——你的路在何方?
  • 曾节明“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 谢选骏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 中国战略分析洪深(述介):习近平恢复终身制的可能后果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 谢选骏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 生命禅院共产主义旗帜依然在这里飘扬/雪峰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力争千人联署反对给予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
  • 明暗經緯錄致中國國務院有關一統江山
  • 谢选骏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