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玄文:监察委是政治机关,监察权是政治权力、具有政治目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4日 转载)
    
    准确把握监察机关的政治属性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体制改革。作为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监察委员会是政治机关和国家反腐败工作机构。全面、系统、准确理解监察委员会的政治属性,对于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对推进监察工作开展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监察委员会是政治机关。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体制改革。监察法第三条规定,各级监察委员会是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明确了监察委员会在国家机构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监察委员会作为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与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从而实现党对国家监察工作的领导,是实现党和国家自我监督的政治机关。它既不是行政机关、也不是司法机关。我们用否定排除法来分析,首先,它不是行政机关。行政机关是指按照国家宪法和有关组织法的规定而设立的,代表国家依法行使行政权,组织和管理国家行政事务的国家机关。从广义上讲,它是一级政府机关的总称,即国家政权组织中执行国家法律,从事国家政务、机关内部事务和社会公共事务管理的政府机关及其工作部门。从此定义可以看出,监察委员会由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并对其负责,显然完全不同于原来的行政监察机关,也不再隶属于各级人民政府,自然不是行政机关。其次,它不是司法机关。司法机关是指依法行使司法权的国家机关。在我国,司法机关是指法院、检察院,在处理刑事案件时参与司法活动的公安机关等。从司法机关的定义可以看出,监察委员会在职权、性质等各个方面与司法机关有着根本区别。改革之后,监察机关不是行政监察、反贪反渎、预防腐败职能的简单叠加,而是在党的直接领导下,代表党和国家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督,既调查职务违法行为,又调查职务犯罪行为,通过“依托纪检、拓展监察、衔接司法”,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这是中国特色的自我监督路径,是中国所独有的“知识产权”。
    监察权本质上是政治权力。监察机关的监察权是政治权,而不是司法权,其在主体、程序、对象、内容、过程等各方面都与之不同。首先,从政治权力的定义来看,政治权力是政治主体对一定政治客体的制约能力。政治权力是权力现象和权力行为在政治领域中的表现,它是一种政治力量,其所要实现的目的与政治相联系。论证监察权的本质是政治权,我们可以从“监察权不是司法权”的否定排除法来分析。司法权是指特定的国家机关通过开展依其法定职权和一定程序,由审判的形式将相关法律适用于具体案件的专门化活动而享有的权力,司法权包括审判权、检察权和侦查权。首先,监察权不是审判权。法院是审判机关,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审判权是法院所专有的一种排他性的基本权力,除法院之外其他任何机关不享有这种权力。其次,监察权也不是检察权。检察权是国家赋予检察机关对国家的宪法、法制的统一、正确地执行进行监督的权力,其着重解决的是行为的合法性问题,而监察权重点解决的是公职人员的廉洁问题。第三,监察机关的调查权也不同于侦查权。从对象来看,监察对象是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而不是普通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从内容来看,监察机关调查的是职务违法行为和职务犯罪行为,不是一般刑事犯罪行为;从过程来看,监察机关的调查既要严格依法收集证据,也要用党章党规党纪、理想信念宗旨做被调查人的思想政治工作,而不仅仅是收集证据,查明犯罪事实。从对比分析可以看出,监察委员会不是司法机关,其监察权也不是司法权。监察法的一系列规定在制度设计上形成了“监委调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审判”的协同工作机制,体现了党内监督与国家监察的内在一致和高度互补。
    监察工作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监察委员会作为政治机关,从事的是政治活动,执行的是政治任务,政治属性是第一属性、根本属性,在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过程中,必须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始终把讲政治放在首位,始终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看问题,用政治眼光、政治立场来分析、解决问题。既要加强日常监督、查清职务违法犯罪事实,进行相应处置,还要开展严肃的思想政治工作,进行理想信念宗旨教育,做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努力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法纪效果和社会效果。第一,从监察机关的工作原则来看,监察法第五条规定,国家监察工作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宽严相济。这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在监察工作中的体现,是监委开展工作的重要遵循。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作为我们党的一贯方针,达到这一目的,必然要求将“四种形态”运用到监察工作中,不断增强反腐败斗争的政策性、政治性。将“四种形态”基本原理运用到监察工作中,本身就体现了讲政治的要求。毛泽东说:“政治就是把支持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审查调查中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做人的工作;根据被审查调查对象的认错、悔错态度和改错情节进行“四种形态”之间的转化,就是争取人心的工作。在监察工作中运用“四种形态”就是讲政治的具体化。第二,从监察机关的职责来看,监察法第十一条规定了监察委员会监督、调查、处置三项主要职责,这不只是调查,不光是针对“第四种形态”、查处腐败案件。也就是说,监察机关的首要职责是监督。监委的监督和纪委的监督在指导思想、基本原则、理念立场上是高度一致的。监察委员会的监督职责体现在“代表党和国家,依照宪法、监察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监督所有公职人员行使公权力的行为是否正确,确保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确保权力不被滥用”上。监察委员会不是单纯的办案机构,必须综合分析政治生态整体情况,把握“树木”和“森林”关系,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防止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第三,从监察对象全覆盖来看,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是我们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在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的背景下,坚持党的领导,整合分散的反腐败力量,在实现党内监督全覆盖的同时,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有力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贺夏蓉)
    
    出处:《中国纪检监察报》2018年6月14理论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521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桃花源记的丑陋
  • 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灾难的呼吁书
  • ACallforaUNInvestigation,andUSSanctions,ontheHumanRigh
  • 搴熷瀮鍔犲簾鍨冭繕鏄瓑浜庡簾鍨
  •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毕汝谐(纽约作家)
  •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 赛昆老蒋在1947年唯一出路是听魏德迈的话:割让东北“缓冲
  • 罔顾事实的王国忠
  •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 鑹炬.璞▉灏斾负浠涔堟薄钄戠編鍥
  •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 移民秘笈绿卡申请迟迟不批怎么办?起诉移民局
  • 谢选骏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 曾节明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 张杰博闻中南海火拼:李克强拂袖王岐山垂帘邓朴方反目
  • 谢选骏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 苏明张健评论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 谢选骏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 明暗經緯錄蔣經國行政院長必需向立法院報告施政方針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破虏湖与中共军人的价值观国家魂(民主中国网)
  • 谢选骏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 李芳敏14400012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
  • 藏人主张《自由在落日中》就是蒙古民族追求自由命運的史詩
  • 孙宝强每年八月一号里的幽灵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 陈泱潮2018北戴河会议必读:中国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惟一上策
  • 藏人主张藏人支持美国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旅游团肯尼亚遇河马一死一伤 后遭车祸15伤
  • 遏制塑料毁生态 法国出台处罚措施
  • 土耳其里尔崩盘 埃尔多安指美国背后插刀
  • 土耳其里拉崩盘谁之过?
  • 百余文化界名人联署呼吁释放乌克兰绝食导演
  • 蔡英文访南美过境美国:没有人能磨灭台湾的存在
  • 北京加紧对台施压
  • 北京驳联合国专家指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洗脑集中营
  • “爱国华人”把美国华人推入险境
  • 韩国与朝鲜商定9月在平壤举行双边首脑会谈
  • 东亚奥委会拒绝台中市所提申复 台中将寻求国际仲裁
  • 蔡英文出访拉美过境美国备受关注
  • 香港寂寞芳心处处上半年堕网上情骗损失逾亿港元
  • 贸易战吃紧中国银行大开水龙7月新增贷款猛升75%
  • 昆明圆通寺可助亡灵投胎美国竟有“强国人”深信不疑
  • 中国P2P暴雷潮引民怨 官方宣布拟定10项对应举措
  • 华盛顿白人至上主义者集会 警方如临大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